仙子不想理你
仙子不想理你

仙子不想理你

云芨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4-05-05 21:44:01

白梦今当了上千年的女魔头,到死都让整个修仙界如鲠在喉。 当她意外回到少年时,忽然不想做魔头了。 如此道貌岸然的修仙界,有她这样茶里茶气的仙子,也挺合理的吧? —————— 有男主且言情,不升级走剧情 不合适请点叉,有很多满足您要求的作品可以看
目录

17天前·连载至第497章 有东西

楔子

  紫微遗迹已经开启好几天了,徘徊在入口的修士不减反增。

  有新来的修士兴冲冲赶到,被热心的同道及时拉住。

  “道友留步,现在去不得啊!各大仙门正合力剿杀玉魔白梦今,小心被无辜波及,遭了池鱼之殃。”

  刚刚抵达的年轻修士大惊失色:“玉魔也在此处?这女魔头又想干什么坏事?”

  “自然是抢夺仙宫之宝了。听说紫微遗迹里有一样上古至宝,名唤轮回镜,有移山倒海、逆天改命之能。要是落入心怀不轨的人手里,怕是要尸横遍野,生灵涂炭。”

  这话说得年轻修士心都提起来了:“如此至宝,要是被那女魔头夺走,修仙界岂不是要再起风雨?”

  “谁说不是啊!所以各大仙门派人把守住入口,力求将白梦今击杀于遗迹之内。”

  那些不敢进秘境,又不舍得离去的修士们都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这女魔头坏事做尽,恶贯满盈,早就该杀了。”

  “可不是?听说她幼失双亲,多亏家族照拂才能平安长大,谁知道后来功法大成,第一件事就是回去将家族夷为平地,一家老小连家里的狗都没放过。”

  “还记得七星门周月怀吗?早年那女魔头还在丹霞宫的时候,与她引为知己,结果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竟被灭了满门。”

  “要说惨还是丹霞宫宁仙君最惨,好端端的被这女魔头缠上,不愿屈从于她而被暗算得经脉逆行,险些走火入魔,到现在还未清除病根,日日忍受煎熬。”

  桩桩件件恶行,概括起来就四个字,罄竹难书。

  其中一名年长的修士听到这里,长叹一声:“说起来,早年她还是玉仙子的时候,我曾见过她。丹霞宫掌门爱徒,天分出众姿容绝世,名号里这个‘玉’字真是恰如其分,谁知道后来……”

  玉仙子成了玉魔,曾经前赴后继的狂蜂浪蝶们,再不敢提昔年的仰望爱慕,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杀之后快。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大概要从白梦今拜师丹霞宫说起。

  “……白梦今成功闯过通天路,被岑掌门看中,收为关门弟子,当时真是风头无两。丹霞宫的通天路,平均十年才闯出来一个,无一不是资质心性俱佳的可造之才。后来这些弟子,也都成为丹霞宫的中流砥柱。”

  “果不其然,白梦今入门筑基,二十年金丹,几乎追平了宁仙君的记录,人人都以为她会是丹霞宫又一位天之骄子。”

  “那她后来怎么会入魔?”年轻的修士好奇问道。丹霞宫乃是上三宗之一,她还是岑掌门的关门弟子,前途何等光明,根本没有理由入魔。

  那年长修士感慨:“只能说是孽缘,偏偏叫她遇上了宁仙君。”

  “所以说,那桩传闻是真的?”有知情的修士表情微妙,“这女魔头与宁仙君曾经……”

  话刚起了个头,就被人打断了。一名宁仙君的崇拜者喝道:“宁仙君与她可没有关系,全是她一厢情愿罢了!”

  “不错!她自己不要脸肖想宁仙君,与宁仙君何干?少来攀关系!”

  丹霞宫现任掌门宁衍之,天生剑骨,当今第一剑修。从少年时,他就是修仙界人人向往的天才。对他敬重的、仰慕的、钟情的……男男女女不知凡几,岂容旁人有半点不敬。

  “哎,别激动,咱没这个意思,就是说说旧事。”

  “是啊是啊,宁仙君持身端正谁人不知,断没有诋毁的意思。”

  打过圆场,无聊的修士们继续闲话。

  “白梦今入了岑掌门门下,便与宁仙君成了师兄妹。宁仙君何等风采,日夜相处之下,她便动了凡心,苦苦追求。可宁仙君一心修成大道,对她不假辞色。一来二去,白梦今心生魔障,竟然对宁仙君下了情蛊。”

  “幸而宁仙君警觉,揭穿了她的丑事,请岑掌门逐她出师门。白梦今大受刺激,假作忏悔,趁机打了宁仙君一掌。这一掌击中宁仙君的剑心,就此种下了病根。”

  说事的修士长声叹息:“经此一事,宁仙君剑心破碎,险些走火入魔;白梦今趁乱逃出丹霞宫,就此成为叛门之徒。岑掌门差点痛失两位爱徒,伤心之下,没多久就坐化了。”

  这些陈年往事,对比现状,不免叫人唏嘘。

  “情之一字,当真害人不浅。倘若白梦今没有心生妄念,今日丹霞宫会是何等盛景?宁仙君不受剑心之伤,修为更上一层楼,如此,丹霞宫必为上三宗之首。”

  “倘若两情相悦,也不失为一桩美谈。一个旷世之才,一个天人之姿,神仙眷侣啊!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呸呸呸!别瞎说,就这女魔头的心性,她也配?!”

  “如此说来,白梦今岂不是更可恶了?丹霞宫的基业,差点毁在她手里。”

  “女人就是成不了事,满脑子情情爱爱,就为了这个入魔,也不嫌丢份!”

  这话立时引来几位女修的围攻:“姓白的自己人品低劣,关女人什么事?”

  “白梦今再怎么劣迹斑斑,也是魔道魁首,你又成了什么大事?”

  “说得好像你们男人不会精虫上脑一样,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我看也没少干啊!”

  吵吵嚷嚷中,忽然一阵地动山摇。

  “不好,禁制要破了!”

  修士们停下斗嘴,抱头鼠窜。

  那些守在遗迹入口的仙门弟子纷纷奔过去,在长老的调度下出手,加固禁制。

  但这并没有用,遗迹上方的光罩一阵摇动,轰然碎裂。

  一道紫色遁光冲天而起,很快被几人拦截。

  遁光散去,露出一名紫衣女子的身影。

  只见她身段婀娜,面容如玉,负手立于半空,衣袂翩然飘飞,仿佛天人临世。这风采气度,怎么看都不像个魔头,倒应了她早年的名号,玉仙子。

  “白梦今,”青衣竹冠的俊秀青年拦住她的去路,“叛门之徒,还不束手就擒,随我回丹霞宫谢罪!”

  刚刚经过一番苦战的女魔头并不狼狈,袖口沾的些许血迹,反倒显得洒脱随意。

  她的目光在青年脸上顿了顿,嘴角一挑:“霍师兄,原来今天带队的是你。宁师兄呢?杀我他不亲自动手吗?”

  “担不起玉魔阁下一句师兄!”丹霞宫掌院霍冲霄沉声道,“杀你何需宁师兄出手,何况他也不想见你。”

  白梦今呵了一声,似笑非笑:“我料想他也不会见我。”

  不等旁人琢磨言下之意,她袖口一拂,身上灵光大爆,一面金光灿灿的古镜飞了出来。

  “说来说去,你们不就是想抢这个吗?东西就在这里,有本事来拿。”

  随着这句漫不经心的话,雪花般的碎玉漫天飞扬,天地间仿佛骤然刮起了暴风雪。

  “琼玉功,这是琼玉功!”

  有见识的散修大叫起来:“快躲!”

  但见“雪花”飞舞之处,沾到的草木、山石褪去颜色,化为灰白色的玉石。

  琼玉功,化物为玉,断绝生机。

  一位仙门长老大怒,喝道:“妖女住手!胆敢滥杀无辜!”

  说着仗剑而起,伴随着长啸的剑光挟带着强大的威压,向白梦今扑去。

  有人打头阵,仙门弟子俱都冲了上去。白梦今实力强横,为人又狡诈,这次机缘巧合将她重伤,错过了未必有下次。

  漫天都是剑光术法,夹杂着无处不在的碎玉。实力够不上的散修们,别说参与这个层次的大战,连看都看不清楚,更无法分辨谁占上风谁落下风,一个个忙着找地方躲避。

  最终,一切结束于百无聊赖的低语:“不玩了,你们这些人,真是无趣得紧……”

  话落,那面古镜陡然放出光华,瞬时所有人都定住了。

  霍冲霄的剑光刚刚飞出,下方弟子们布的阵亮到一半,各自找地方躲避的修士们脸上还残留着惊恐,一切在这瞬间都被冻结。

  天上风云倒转,已经破碎的禁制回到它原来的样子,被击毁的山石又重新出现。仿佛有一只笔,轻轻地划过去,时光留下的痕迹被一点点抹掉,最后连人也消失了。

  只有紫微遗迹,仍然安静地矗立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