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冥府直播精神分裂后爆红了
我在冥府直播精神分裂后爆红了

我在冥府直播精神分裂后爆红了

锦瑟鲤

悬疑侦探/恐怖惊悚

更新时间:2024-06-20 21:13:40

冥府大火的恐怖游戏空降了一位新人玩家,一看就是个脆弱短命的小白兔。

看着刚开局精神值就狂降的陶奈,鬼观众:这样的小白兔在副本里活不过一天。

下一秒,还在瑟瑟发抖的陶奈的精神值忽然暴涨,把恶鬼NPC耍的团团转,直接逃出生天。

第一个副本结束,陶奈不单没狗带,还成为了该副本NPC里所有恶鬼信奉的神明。

鬼观众们:这只是D级副本,小白兔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但是接着每个副本,陶奈的操作一波比一波逆天,把反转玩出天际。

《天山殡仪馆》副本中,数名活尸围剿陶奈把她逼到绝境,原本被吓到发抖的小白兔忽然战斗值暴涨,把那些活尸通通踩在脚下:要么臣服于我,要么灰飞烟灭。

《幻爱之城》副本中,妖孽迷人的海妖把陶奈圈在怀里,见她为自己沦陷,刚刚露出嗜血的獠牙,却被怀中的少女来了个黑虎掏心:这招骗骗小女生还行,姐不吃这一套。

……
眼看着陶奈搞崩了一个又一个副本,征服了一波又一波恶鬼成为她的信徒,鬼观众们:陶神,你还有多少面是我们没有见过的?
目录

18小时前·连载至第853章 不让离开

第1章 青山44号疯人院

  短暂的眩晕之后,陶奈终于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面镶嵌在墙上已经开裂的镜子,还有满是血色污垢的洗手池。

  不管是墙壁还是地面的瓷砖上都像是腻着一层油渍,肮脏不堪,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极其难闻的臭味,就像是排泄物和某种腐烂的气味交织在了一起。

  从破损的镜子中,陶奈隐约地看到了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变了,不再是之前的小熊睡衣,变成了一套白色的护士服。

  这是什么情况?

  她不是在宿舍里准备和舍友一起玩游戏,怎么忽然间会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伴随着陶奈脑海中冒出的疑问,她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机械化的女声。

  叮-

  【检测到新玩家入场,现在载入玩家基础的资料。】

  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电子光屏出现在陶奈的眼前,上面显示着她的个人资料。

  【玩家姓名:陶奈。】

  【原始身份:普通大学生】

  【性别:女】

  【年龄:18】

  【剩余寿命:10天】

  【生命值:60/100】

  【体力:45/100】

  【精神值:50/100】

  【智力:90/100】

  【幸运值:10/100】

  【个人技能点:3】

  【初始积分:0】

  【鬼币:0】

  【个人天赋:阴阳眼(拥有阴阳眼血脉的你可以用眼睛和血液了解鬼怪,感知鬼怪,受到鬼怪们的青睐哦)】

  【个人综合评分:D(通过玩家的身体素质,精神素质,体能素质综合评定)】

  看到最后,陶奈皱着眉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终于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之前她听到的舍友的议论声,不是她的错觉。

  记忆回到了十分钟前。

  今天是周末,没有课要上,陶奈在宿舍里睡懒觉。

  隐隐约约的,她似乎听到了她另外两个舍友,苏小小和车蓓蓓说话的声音。

  “蓓蓓,你真的打算让陶奈和你一起进去?她可是个精神病,之前在精神病院里住了几年,身体还弱,你让她进去不是让她找死?”

  “我也是被逼无奈,如果没有人替我,那么死的就是我了。陶奈是个孤儿,她死了没有人伤心。可我不一样,我爸妈肯定会很难过。”说到最后,车蓓蓓哽咽了。

  苏小小和车蓓蓓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陶奈睡得迷迷糊糊,听得不真切,一时间弄不清楚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之中。

  直到车蓓蓓的声音很清晰地在她耳边响起。

  “陶奈,你醒醒。”

  陶奈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车蓓蓓灿烂的笑容。

  她还是第一次见车蓓蓓对她笑得这么友善。

  虽然之前一直都和车蓓蓓很少有交流,但是陶奈向来性子绵软,出于礼貌,还是问她有没有事情。

  “是这样的。我最近在玩一款游戏,现在缺个一起玩的队友一起做任务,你能不能帮我一起做?”车蓓蓓说着,直接将那个游戏APP小程序分享到了陶奈的微信上。

  “我先看看,我不太会玩游戏。”陶奈拿出手机,打开了和车蓓蓓的聊天对话框。

  一款名为“冥府直播”的APP,强势地闯入了陶奈的视线。

  APP的图标是一个非常俊美妖异的男人的脸。

  男人的五官线条卓越深邃的就连AI建模都自愧不如,肤色雪白,留着一头墨蓝色的碎发,血红的眼睛如同淬了血的宝石。

  盯着男人的眼睛,陶奈莫名觉得有些诡异。

  明明只是个图标而已,可她却有一种灵魂都被图标上的那双漂亮到极致的血眸盯紧了的感觉,根本无从遁逃。

  “这确定不是诈骗APP吗?”陶奈艰难地把目光转向了车蓓蓓。

  她实在是想不通,这么骚包的图标和冥府直播有什么关联。

  车蓓蓓直接抓起了陶奈的手,强行地按在了APP图标上,“是不是诈骗,你玩玩就知道了。”

  陶奈还来不及挣脱,眼前就是一黑。

  然后再睁开眼睛,就是面前的场景了。

  拉回飘远的思绪,陶奈皱起眉头,目光再次环顾了周围一圈。

  现在看来那个app果然是有问题的。

  而车蓓蓓也是故意把她诓骗到这里来的。

  可是这里究竟是哪里?

  【下面将为玩家载入直播副本资料。】

  甜美的女声再次把陶奈的目光吸引到了光屏上。

  【直播间编号:9210】

  【直播间等级:小透明】

  【当前直播间鬼观众数量:0】

  【当前直播副本为D级副本,《青山44号疯人院》。】

  【当前副本资料完整度为:30%,(几乎没有参考价值呢,可点击详情查看。)】

  【参与人数:7+1】

  【存活要求:①7天实习期内完成主线任务。②做一名合格的好护士。③遵守医院的规则。(温馨提示,在副本里死亡的话,现实也会死亡)】

  【主线任务:需要玩家亲自触发任务条件,现在开始倒计时120分钟(若是超时还没有触发任务,将会视为任务失败。)】

  完美隐匿在各个角落里的眼睛形状的摄像头对准了认真看资料的陶奈,将画面输送到了演播大厅。

  刺目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大厅,足足几千平方米的演播厅墙壁上镶满了正正方方的小液晶屏,每个小屏幕的左下角都有冥府直播APP几个字。

  数不清的小屏幕里都是游戏玩家的实时直播,血腥而又暴力,有的甚至是在直播玩家被鬼怪做成菜的过程。

  大厅里挤满了来观看直播的鬼观众,它们有的比较礼貌地保持着生前的状态,看上去和正常人无异,但是有的比较随意地就保持着死时的状态,千奇百怪。

  其中左面墙上最靠北的一个刚刚亮起的小屏幕吸引了不少鬼观众的注意力。

  “奇怪!我记得《青山44号疯人院》这个副本明明只有七个玩家,怎么忽然间又多了一个玩家?”开口的是一个把大肠挂在脖子上当项链的鬼观众。

  “看看这个多出来的新人的资料,竟然是在精神病院长大的小可怜?哈哈哈,我赌一个鬼币,她在副本里活不过一天。”接话的是一个无头鬼观众。

  “咱们冥府可真的是太与时俱进了,天知道我等投胎等的有多无聊,看着那些活人受虐,我心里就有亿点点平衡!”

  液晶屏幕上显示着的是外面演播厅的情况,那些鬼观众兴奋扭曲的样子被高清地显示出来。

  不同于大厅的嘈杂,演播厅的后方,豪华如宫殿的客厅内,超大的液晶屏幕几乎占据了整个墙壁。

  暗红色的沙发上坐着一道修长的身影,他大半个身体都隐匿在黑暗之中,只能隐隐看到那双叠放在茶几上的修长笔直的腿。

  “距离直播开始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先生,BUG已经来不及修复。”一只黑色的猫趴在茶几上,金黄的猫瞳闪烁着幽暗的光,嘴巴继续一张一合,“那个多出来的玩家,系统无法抹杀。”

  “无法抹杀?”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仿佛天外而来的靡靡之音。

  黑猫那张猫脸上出现了罕见的难以理解的表情,“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派NPC进去直接杀了那个玩家。”

  “一个小玩意罢了,倒是不必兴师动众。”男人调整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低沉的嗓音听上去情绪不明,“把多出那个新人的直播间调出来,随时准备送我进副本。”

  黑猫的爪子按在了旁边的遥控器上,液晶大屏幕的画面立刻被切换到了陶奈那边。

  Ps:深思熟虑后还是选择开了一本自己不从来没有触碰过的,在此平台又相对于冷门的题材。希望看书的宝贝可以多一些耐心,我会努力一个副本比一个副本写的好。已经预想到会写的很难和辛苦,但是一切为了热爱,有人看就会一直坚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