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眼
罪恶之眼

罪恶之眼

莫伊莱

悬疑侦探/推理侦探

更新时间:2024-05-22 18:00:11

没有天生的犯罪人, 也没有无故的恶行。 有人看透人性,仍存善念在心中。 有人蒙蔽双眼,任由贪念吞噬灵魂。 罪恶如同深渊, 走向它的每一步, 都是万劫不复。 【不要被一本正经的简介吓跑, 这是一本阅读体验轻松愉快的小说哟~ 看我诚恳的脸!(づ。◕‿‿◕。)づ】
目录

11小时前·连载至第六十八章 有鬼

第一章 放映厅惊魂

  面前的长廊在黑暗之中无限延伸,仿佛是永无尽头的一般。

  一个长发女人,穿着曳地长裙,披散着一头黑藻般的头发,赤着脚行走其间。

  她的脚步有些凌乱,被包裹在粗线毛衣外套下的身体不停战栗着。

  忽然之间,一股的无形压迫感自背后袭来,她的脚步变得愈发急促起来,逐渐从走变成了赤足奔跑。

  急促的呼吸声,凌乱的脚步声,其中还夹杂着砰砰的心跳声。

  这些声音混在一起,在黑暗的长廊中来回碰撞交织,变成了一张无形的网,将这个女人和她的恐惧紧紧束缚在一起,无法挣脱哈

  忽然,四周静了下来,突兀的,异乎寻常的静……

  女人也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什么,她的面颊肌肉因为紧张而抽搐颤抖,黑暗中仿佛有一双手扳着她的肩膀,硬生生止住了她狂奔的脚步,让她缓缓转过身去。

  在她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与她贴得很近很近,几乎鼻尖碰着鼻尖。

  那人有着和她一样的长发,一样的毛衣,一样的裙子,只是面色铁青,紧紧闭着眼,上扬的嘴角透着那么一丝诡异的微笑……

  就在此时,那道魅影豁然睁开双眼,露出了如黑洞一般的空空眼眶……

  伴随着一声让人不由心跳加速的水琴音,大银幕中的长发女人,发出了惊恐的尖叫,而大银幕外,放映厅里的观众也都不由自主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这个不算大的放映厅里,二三十个年轻人正聚精会神地观看着影片,神经绷得紧紧的,情绪随着剧情的发展而起起落落,时不时便会被突如其来的剧情转折或者音效吓一大跳,忍不住发出紧张的低呼。

  在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银幕上的电影剧情逐渐走向了尾声,直到放映厅内明亮的灯光再次亮起,观影的人们这才终于从紧张地气氛中脱离出来,带着意犹未尽松了一口气,议论着方才的剧情,起身三三两两离开这间不算大的放映厅。

  没有人注意到,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一个长发女子仍旧瘫坐在椅子上,身体以古怪的姿态扭曲着,惨白的一张脸微微扬起,歪向一边,俨然已经没有了一丝丝生气。

  ……………………………………………………………………………………………………

  春寒料峭,W市警察局刑警队的走廊里,两个身着便装的刑警正急匆匆要去出现场。

  “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你怎么会跑去跟董大队主动请缨,说可以负责带新同事的呢?”一个中等身材,长着一张圆脸的男警察一边跟上同事的脚步,一边忍不住感到疑惑,“听说前阵子你还硬是跟着人家练体能来着?挨了不少累吧?这可实在太不像是你的作风啦!”

  说话的刑警名叫赵大宝,被他问到头上的是他同组的女警宁书艺。

  宁书艺是刑警队著名的“四朵金花”中最独特的一个,因为脑子聪明,过目不忘,并且博览群书,宛若一个行走的知识小百科,被队里其他同事戏称为“警队王语嫣”。

  至于为什么是“王语嫣”,主要是因为宁书艺除了理论知识异常扎实之外,其他但凡与体能沾边的东西,一律都是低空飘过。

  体能考核,往返跑及格线14分01,宁书艺就能将将跑出14分。

  800米及格线4分20,宁书艺的成绩必然锁定在4分19。

  纵跳摸高及格线2米3,宁书艺也绝对摸不到2米4!

  打从她入职到现在的几年时间里,队里同事早就对此习以为常,需要动脑子的事情尽管找宁书艺,绝对错不了!

  要是需要重体力的差事……就别太指望她了!

  之前队里分来了一个军转枪神,名叫霍岩,身高一米八,气场八米一,听说是擅长远距离狙击的神枪手,转业的时候好几个地方抢着要,那叫一个炙手可热!

  这样的一个能耐大的新同事,要找谁来带,也是个不小的难题。

  找个软性子怕带不动,找个也能耐大的吧,又怕双方个性都太强了,一山不容二虎。

  董大队还在考虑到底让谁来带一带新同事的时候,宁书艺竟然自己跑去主动提了申请。

  董大队一想,霍岩实战经验没得说,军体技能样样一级棒,而宁书艺则是知识小宝库,脑子聪明得很,这两个人各有强项,谁都不弱,又互不冲突,倒还真行得通,于是便同意了。

  至此,这件事还没有发展到最离谱的阶段,最离谱的是,那位新同事对董大队的安排并没有欣然接受,而是认为宁书艺体能太弱是个问题,觉得不大合适,除非她能把体能提上去。

  队里人都以为一贯将体能训练视作洪水猛兽一般的宁书艺,必然是要知难而退的,结果这一次她竟然一口答应下来,并且还真咬牙跟着人家足足练了四五个月,从晚秋练到了初春。

  那位新同事因为刚入职就帮忙执行了一次营救任务,成功击毙劫匪,立了功,之后又是心理疏导,又是入警培训,除了跟监督宁书艺训练体能之外,跟其他人鲜少打交道,这一次出现场还是他入职以来第一次要跟着他们一起行动。

  队里都说这个霍岩性格极为内敛,不苟言笑,又因为初来乍到就对董大队的工作安排提出异议,着实不知道这个人好不好相处,也难怪赵大宝的心里头要犯嘀咕。

  面对赵大宝的疑惑,宁书艺叹了一口气,扭头看了看他:“这个问题哪还用我告诉你,你看看我,再照照镜子,就找到答案了!

  平时工作中遇到配合度高的倒还好说,你自己想一想,咱们两个之前哪一次遇到那种不配合还耍无赖的滚刀肉,不是费半天口舌还得惹一肚子气!

  要是匪徒,好歹咱还可以直接制服,偏偏有的那胡搅蛮缠的还就是受害者家属之类的群众!软的人家不吃,硬的咱们两个又没那气场,你拿人家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要想做事能够事半功倍,就得有霍岩那么一个’钟馗’在,才能镇得住那些难缠的’小鬼’!”

  赵大宝一听她这么说,也咧嘴笑了,有些无奈,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宁书艺说得切中要害。

  宁书艺之前咬牙跟着霍岩练了几个月的体能,比过去显得黑瘦了一点,饶是如此,和大部分人比起来依旧算是肤色白净,在这之前她简直白得好像瓷娃娃一样,脸上带着几分没有褪去的婴儿肥,怎么看都是个乖巧可爱的邻家妹妹。

  至于他自己么,用队里同事罗威开玩笑的话来形容,生得“慈眉善目”,就好像泥人阿福减了肥一样,这种样貌的亲和力自然是不在话下,然而也不可避免的拉低了威慑力。

  “书艺啊,那你也给赵哥透个底!这个霍岩到底好不好相处?”既然宁书艺的考量很在理,赵大宝就转而打听起让他比较关心的问题,“这人来队里这一段时间又是培训又是什么的,都没怎么打过照面,听说挺有个性的,不能是个刺儿头吧?”

  宁书艺想了想,脚底下的速度一点没减:“怎么说呢……有距离感,但是赏罚分明。

  哦,对了,他的时间观念非常强,你要是想以后同事间相处和睦,做事就一定要守时讲效率,所以现在咱们还是走快点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