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头草可不好吃
这回头草可不好吃

这回头草可不好吃

是温鎏啊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10-11 20:16:21

白靖屿堵在烤肉店门口问陈汝安:“复不复合?” “不。” 在海边为她放了一场盛大烟花,问她:“复不复合?” “不。” 有人说那两位祖宗都是好马不吃回头草的主,可白靖屿上来啪啪打了那人的脸, 烤肉店的老板娘貌美如花,追求者比来吃烤肉的人还多,白靖屿急了, 两年前的不欢而散,如今的再度重逢,已然成了追妻火葬场。 破镜重圆,he+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完结

第一口

  每年临近春节的时候,烤肉店的生意是最忙的,天色微微暗淡下去,欧尼烤肉店的门牌早早亮了起来,门口高高挂起的红灯笼增添了几丝节日的色彩,

  门外寒风四起,店内热气腾腾,门口玄关有不少人在排队等桌,时不时还会抱怨上几句:早知道我们也预定了,也不至于现在看着空桌不能吃。

  店里确实有一桌空着,但上面放了预定的牌子,老板娘不发话,没人敢安排其他客人就坐,

  叶琳是这家烤肉店的老板娘之一,到了饭店,看着门口等待饿客人越来越多,心里也是越发的着急,直接打了电话给自己的合伙人,也就是这家烤肉店的另一位老板娘:陈汝安,

  “白靖屿到底来不来啊,不来的话把餐桌给别的客人,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老板娘,你开得是公共厕所吗?还让不让人吃啦?”

  叶琳说话太糙了,而且是当着客人的面说的这话,听得客人五味杂陈,面对色香味俱全的烤五花都难以下咽,

  电话那头的陈汝安语气淡淡,“他爱来不来,人多就先把预定拍撤了,我等会就到。”

  说实话,自己的合伙人不发话,叶琳也不敢撤预定牌,不是怕陈汝安生气,是怕误了那两位老神仙的事,

  结果也就叶琳一个人替那两位着急,他们好像看心情,想来赴约就来,不想来的话,放了彼此的鸽子彼此都不会介意,

  “琳姐,预定牌撤不撤啊?”忙得热火朝天的服务员跑来问叶琳,叶琳叹了口气,挥挥手,

  “撤了吧。”

  看来今晚那两位又完美的错过了,

  在A市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里,欧尼烤肉店声名远外,出名的不是她家烤肉,是她家的两位老板娘,

  很多人排队来吃烤肉都是为了看一眼店里的老板娘,有的是为了看陈汝安,有的是为了看叶琳,

  两位老板娘风格完全不同,陈汝安是冰山美人,不爱笑,身高一米七,肤白貌美,典型的高冷女神,

  叶琳和她相反,热情好客,整天龇着大牙笑,要说陈汝安是淡颜系美女,那叶琳就是浓颜系美女,深邃大眼笑起来满是亲和力,

  有时候叶琳常说这个店要是没有她,早就倒闭了,就凭陈汝安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任谁都不会联想到她是开烤肉店的,

  快要晚上十点的时候,陈汝安才姗姗来迟,这时候店里的客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这个点来是准备来刷盘子的吗?”叶琳坐在收银台望向她,笑着打趣她,

  让陈汝安刷盘子是不可能的,那双手肤如凝脂,修长细嫩,哪里是干活的手,

  当初筹备烤肉店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陈汝安负责出资金,叶琳负责店里生意,后面的分红陈汝安三,叶琳七,不存在朋友之间的利益不均等问题,

  “我饿死了,中午只吃了两块排骨,让后厨帮我弄个炒年糕吧,懒得烤肉了。”陈汝安脱掉身上的外套,从冰箱里翻出一瓶可乐灌了两口,

  叶琳和后厨说了一声又回到收银台,看着陈汝安欲言又止,陈汝安知道她的想法,抬了抬眼皮,“有话就说。”

  “白总今晚不来了?”叶琳开口问,

  那位爽约的白总身家过亿,是A市有名的人物,年少有为,三十而立的年纪硬是把自己的名声打响了,

  在外人看来,白靖屿高不可攀,但在陈汝安那里,是别人不能在她面前提起的人物,

  今天叶琳刚到烤肉店的时候,店员悄悄和她说陈总给白总预定餐桌的时候,叶琳震惊到五雷轰顶,

  之前听说过白靖屿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两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说物是人非有些夸张,但心里的一些记忆和痕迹经历两个四季的轮回也变淡了很多,

  突然想喝酒,

  陈汝安拎着可乐瓶子,只觉得嘴里没味,“爱来不来,等我吃完,找几个弟弟去酒吧坐坐?”

  夜生活刚刚开始,心里蔓延上来的情绪需要酒精压制下去,这两年的时光,酒精救了她的命,

  叶琳心如明镜,这两年陈汝安什么样子她都知道,所有人都以为她走出来了,其实只有她叶琳知道,她把自己封闭起来了,

  这次白靖屿回来,对陈汝安来说是福是祸,没人敢妄下定论,

  可乐在胃里混杂着胃酸,那滋味比喝了酒还难受,炒年糕的师傅是不是被年糕黏住了?陈汝安起身准备去后厨看看,

  起身的瞬间,店门被人打开,店员条件反射地喊了声欢迎光临,

  欢迎什么啊欢迎,这个点怎么还有人来吃烤肉,陈汝安微微蹙眉转头看向门口,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陈汝安心头一震,又很快镇定下来,

  倒是叶琳被吓了一跳,“白靖屿?你居然来了?”

  “我来晚了,抱歉,临时有个应酬推脱不了,店里还营业吗?”白靖屿上来先道歉,这话明白人都听出来是说给陈汝安听的,

  还营不营业这种事,叶琳做不了主,一个劲地给陈汝安使眼色,陈汝安饿得快晕倒了,抬手一挥让店主安排餐桌,自己则转头进了后厨,

  一直站在门口的白靖屿这才抬脚往店里走,他挑了一张靠近收银台的餐桌坐下,叶琳和他是老朋友,

  两年前陈汝安能和白靖屿相识,也是叶琳在中间牵线搭桥,老朋友相见,难免得寒暄,

  “最近又发展了什么新项目啊?白总。”叶琳坐在白靖屿对面,脸上多少有些尴尬,

  白靖屿给自己倒了杯水,又给叶琳倒了杯水,瓮声笑了一声,没有回答叶琳的问题,接着刚才应酬还没消退的酒意打趣叶琳,“两年不见,你胖了啊。”

  看到白靖屿还是以前那副死德性,叶琳也不跟他假客套了,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我是胖了,那你看小陈呢?”

  一句小陈把白靖屿堵得死死的,

  她瘦了,瘦了不少,

  店里的温度陡然下降,白靖屿喝了口水,视线移向后厨方向,看样子是在躲着他,

  叶琳知道戳了他的心,她也不愧疚,这是他应得的,他给陈汝安带来的痛苦远不止几句话所能办到的,

  “吃什么,这顿我请你。”叶琳不想再提往事,过去的就过去吧,既然人家来了,就尽一次地主之谊,

  “不用,你帮我个忙。”

  后厨因为最后一个客人的到来重新起火,陈汝安端着自己那份炒年糕出了后厨,

  出来一看发现店里只剩白靖屿一个人,她愣了一下,不明白是什么个情况,

  准备给叶琳打电话,却听见白靖屿说:“我拜托叶琳她们下班了,后边我会替他们收拾。”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偏偏叶琳就乐意别人帮她收拾店面,陈汝安无奈,只好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打算吃完炒年糕也甩手走人,

  白靖屿视线一直没离开她,借着酒意肆无忌惮地观察着她,以至于陈汝安开始不耐烦,要是换做别人,她早翻脸,但现在她只想无视他,

  厨师从后厨端了烤盘出来,准备放到白靖屿面前的桌子上,白靖屿摆手示意让他放到陈汝安面前的桌子上,

  可能厨师也想早点下班,也没征求陈汝安的同意直接放过去了,陈汝安挑眉冷笑,端着炒年糕准备走人,却被跟过来的白靖屿拦住,

  “安安,陪我吃点好不好。”白靖屿眼神恳切,还带着一丝可怜,陈汝安知道,这是他惯用手段,

  “抱歉,没空。”陈汝安想推开他,却推不动,紧接着又听他说:“刚才空腹喝了很多酒,不舒服,就当可怜我。”

  堂堂白总,还需要别人可怜吗?

  有时候陈汝安又会在想,放下是不是意味着放过那个人,她也会想象再次重逢的场面,是冷眼相对还是会像朋友一样平淡相处,

  现在看来,不管心里做了多充足的预演,也抵不过当下的情绪和反应,

  思虑三秒,陈汝安重新坐回去,白靖屿没有坐在她旁边,走到她对面坐下,

  燃烧正旺的碳烤得脸发烫,陈汝安低头吃自己的炒年糕,刚才找弟弟的心思消失殆尽,

  但喝酒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一碗炒年糕下肚,食欲得到了满足,但内心的黑洞渴望酒精填充,

  两个人没话可说,最近过得怎么样这种话问出来就像得逞的凶手返回来问受害者死透了没,

  陈汝安起身去收银台那边拿了两瓶二锅头,熟练地开瓶给自己倒上,

  察觉到白靖屿在观察自己,陈汝安抬起眼皮看向他,“店里没有茅台,凑合喝点?”

  “好。”

  她知道白靖屿已经喝多了,但她没有体贴地为他着想,既然要喝,那就好好喝,

  酒精顺着喉咙滑进食道,微微灼烧感刺激着五脏六腑,大脑似乎被转移注意力,没工夫去管那点小情小爱,只顾着去对抗酒精的侵蚀,

  对面的白靖屿没有去动面前那杯倒满酒的酒杯,他将烤盘上快要烤熟的五花肉剪成小块,等熟了沾上调料,用生菜包住递到陈汝安面前,

  陈汝安没有接,摇头自己夹了块烤肉,也没沾调料,直接放进嘴里,

  “这样吃好吃吗?”白靖屿收回手,料到自己会被拒绝,也没有吃手里的肉,

  陈汝安扯着嘴角笑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吃法,没有哪条规定说烤肉非得用生菜包着吃。”

  说得没毛病,白靖屿点头表示认可,就说话的这么一会功夫,白靖屿眼睁睁地看着陈汝安喝了三杯白酒下去,

  以前知道她能喝一点,但没有现在这么能喝,白靖屿嘴里发苦,想说什么却死活说不出口,只能端起面前的白酒一饮而尽,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