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宗上下皆反派,卷王师妹杀穿天
全宗上下皆反派,卷王师妹杀穿天

全宗上下皆反派,卷王师妹杀穿天

我爱肌肉猛男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4-05-11 03:11:45

【团宠+攻略反派+门派经营流】 初桑一觉醒来穿成狗血修真文中的炮灰女配,万人迷小师妹的对照组。 为了苟活,她连夜跑路最差宗门,却发现这新宗门……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大师兄天才剑修,却为情所困,沦为人人可欺的废人。 三师兄残腿美人,心理扭曲,传言他的傀儡全都用活人所炼制。 四师兄是被遗弃的半魔之子,对女主爱而不得,大结局被正道魁首男主一招斩于剑下。 原来……她竟一不小心跑入反派窝?满门上下不是疯批就是舔狗! 初桑默默看向脑海中的【我是好人·属性加点面板】,这不,专业对口? “大师兄你听说过一句话吗?”她语重心长,“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 “……”有点道理? 【大师兄黑化值-1,宿主可随机分配属性值+1!】 【加点成功,资质:1】 “三师兄别怕,我知道哪里有治你腿伤的药,快,咱们抢先一步拿到手,卷死他丫的!” 【加点成功,悟性:10】 “四师兄你怂什么?人魔双修天下无双!你那老子快升天了,快去捡漏搞事业啊!” 【加点成功,气运:100】 从今往后,师兄们改邪归正,兢兢业业当起好人,却见柔弱善良的小师妹反手刀了男女主。 师兄们:……? 我们不是好人吗? 还有,师妹每天摆烂,怎么还这么强?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362章 尘埃落定(结局)

第一章 关注炮灰命运,拒当大冤种!

  “跪下,还不知错!”

  “你小师妹何其无辜,被你残忍推下山崖,如今她身受重伤、生死不明……师门平日里对你的教诲,你全当耳旁风了是吗?”

  “再问你最后一遍,你为何要唆使汐雪去禁地,还不如实招来!”

  大殿上,长老们一声声严厉的呵斥震耳欲聋。

  初桑刚睁开眼,还没从眼前的场景回过神来,一声嘶哑至极的辩驳含着满口的血腥味,似意识残留的肌肉记忆般,先她一步脱口而出,“我没错!”

  “孽徒,还敢狡辩!”

  一袭白衣清冷出尘的男人终是动了怒气,挥袖将她掀翻了数十米。

  轰!初桑身子狠狠撞到石柱,“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晕染了胸前大半的雪白衣襟,乌发散乱,狼狈至极。

  “咳咳……”

  也正是这份疼痛,令她如梦初醒,她居然又穿回来了!

  初桑本是天衍宗的二师姐,却阴差阳错穿越到现代看了一本玛丽苏狗血小说,发现原来自己只是这本书中的炮灰女配。

  《娇软小师妹:全修真界的大佬都为我神魂颠倒》,这土狗又吸睛的书名足以阐述文章整体格调,女主秦汐雪是天衍宗千娇百宠的小师妹,百年难遇的极品火灵根,随手一捡就是千年仙草,神兽灵宝上赶着门契约,更是马甲多多,剑丹双修。

  一个经典套路的修仙马甲打脸无脑爽文,秦汐雪更是狗血万人迷的集大成者。

  她一边和清冷师尊上演禁忌虐恋,一边和妖族少主来一场你追我赶的跨种族恋爱,冷酷禁欲的魔尊也对她各种掐腰眼红按墙亲……甚至就连天衍宗首席大弟子也折服在女主的魅力之下,为了她,手刃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好巧不巧,初桑就是这位未婚妻,兼具一个彰显女主美丽善良美好品质的大怨种工具人。

  昨夜她发现小师妹偷偷摸摸跑出去,身为天衍宗的二师姐,初桑怕秦汐雪遇到危险,肯定是要跟过去看一看。

  却发现小师妹居然偷偷跑去了天衍宗的禁地!

  相传万年前,修真界和魔族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此地乃是那场大战中万千修士的埋骨地,其中不乏大能留下的传承法宝,但禁地中更是封印了许多难以想象的邪祟妖魔。

  就连掌门长老平日里都不敢随意接近禁地,更是严禁门派弟子前去禁地。

  但昨夜,小师妹却仿佛鬼上身般非去不可,她拗不过,只好陪着一起去。

  却没想到秦汐雪一到禁地就跳下山崖,长老们听见禁地阵法被触动的钟鸣赶来,刚好看见这一幕,众人不分青红皂白,笃定初桑把秦汐雪推了下去。

  秦汐雪被救上后奄奄一息,不管喂了多少灵丹妙药,都没有苏醒的迹象,凶多吉少。

  初桑叹气,堂堂女主怎么可能会死?这可是女主的大机缘哎。

  在禁地得到了残留着白胡子老爷爷魂魄的玉牌,为女主日后开启凤傲天剧本打下良好开端。

  而初桑就是一个背黑锅的大冤种,本是天衍宗万众瞩目的二师姐,火系天灵根,十二岁就修炼到炼气后期大圆满,距离突破筑基只差一步之遥。

  然三年前,她却在一次宗门任务中受伤昏迷,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灵根受损难以修炼,沦为废柴。

  天之骄子跌落尘埃,备受冷眼,她因此变的自卑怯懦,唯独师尊长玉和新进门的小师妹却对她始终如一。

  初桑当年不知真相,心怀感激,更是对小师妹格外的偏袒疼爱,宝贝机缘拱手让人,还勇争“背锅侠”荣誉称号。

  这次的事件和从前无二,又是秦汐雪闯祸,初桑来扛黑锅。

  私闯禁地乃是重罪,会被赶出师门,如果不处罚弟子又会降低长老们的威信。所以事实究竟如何早已经不重要了,她只不过是一个必须被推到风尖浪口的替罪羊罢了,替团宠小师妹女主揽下这个罪名。

  “明明都是火灵根天才,小师妹才刚入门三年就已经突破筑基,日后必定是修真界首屈一指的天骄!”

  “反观二师姐入门十年还是练气后期,三年来更是没有一点长进,这辈子也就废了……”

  殿外的弟子看热闹不嫌事大,有人言语间带着奚落嫉妒,落井下石冷哼道,“即便她当年天赋再高又如何,如今她灵根受损,无法修炼就是一个废柴,还白白占着亲传弟子的位置,凭什么?”

  “秦小师妹平日里听话又乖巧,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禁地是严令弟子进入?她又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私闯禁地?还是和初桑一起?”

  “定然是初桑暗中挑唆的!”

  “要我说,肯定是二师姐自己突破不了筑基,便记恨上了同为火系天灵根的小师妹,所以她才趁此机会,将单纯的小师妹诱骗去禁地,还把人从山崖下推下去!”

  也有弟子同情道,“不过二师姐也是可怜,明明她也是百年一遇的极品火灵根,当年门派万众瞩目的天才,三年前她才十二就已经突破到炼气后期大圆满,比小师妹修炼的速度还要更快,倘若不是三年前那场意外…哎……”

  知情人只道一句世事无常。

  有人咦了声,接茬,“说来倒也巧,小师妹入门之后竟也测试出极品火灵根,那叫一个风头无限,而且还先初桑一步突破了筑基。”

  “这,换做谁也会心里不平衡吧……”

  立刻有弟子反驳,冷哼道,“嫉妒也不应是她残害同门的理由,如此心肠歹毒之辈,就应该逐出师门!以儆效尤!”

  众人谴责厌恶的目光纷纷落在跪坐在大殿中、一身是血的少女身上。

  掌门脸色也是愈加难看,沉声斥责,“暂且不提你们两人一同前去禁地,为何只有汐雪受伤了?你却安然无恙?”

  “你身为师姐,理应有看好师妹的职责,为何当时没有拦下她?”

  没有尽到师姐的职责,无论如何都是她的错,百口莫辩。

  初桑眼前飘过一角绣着精致云纹的月白衣角,她抬头,伸手擦去唇边的血,“师尊……”

  眼前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男人乃天衍宗最年轻的长老,长玉仙尊,不足半百便已化神,是她和秦汐雪共同的师尊,同时也是和秦汐雪开启师徒禁忌恋的后宫之一。

  自己偷偷放在心尖上的小徒弟如今生死不明,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可以看出长玉忍得很辛苦,他袖中的手掌捏紧,泛起骨白,那张清冷出尘的俊脸难掩愠怒,“冥顽不固,反骨难驯,若你道出实情,我可以从轻发落。”

  如碎玉击打珠盘的清冷嗓音,好听,却冰凉无情。

  跪在大殿上,初桑的膝盖被磨的生疼,还有喉咙,喉咙也干哑发涩混合着锈铁一般的血腥味,脑海中两道记忆交缠产生的刺痛感也让人难以忍受,嗓子眼难以发出连贯的声音。

  众位长老掌门都以为她是供认不讳,沉声道,“弟子初桑,不顾门派禁令私闯禁地,残害同门,按照门派规定当以处以三十敇魂鞭,同时逐出师……”

  “且慢。”

  长玉却皱了下眉,冷声打断。

  他居高临下,垂眸看着一言不发的少女,抿唇淡声道,“若你肯承认错误,我可以看在往日的师徒情谊上从轻发落,十五敇魂鞭,闭门思过三个月,你可愿意。”

  并非询问句,而是高高在上的施舍,等待着少女谢恩。

  初桑心底冷笑,装的这么冠冕堂皇,不就是不想白白放走她这个“免费血库”嘛。

  不知是何原因,她的血对于治疗秦汐雪的身体一直有十分显著的疗效。

  在原著中,就是因为此次事件,她承受了十五魂鞭后奄奄一息又在极寒陡峭的思过崖关了三月禁闭,陷入昏迷,长玉则趁机暗中取走了她的心头血,给女主服下。

  第二天,女主的伤势就恢复如初,没过多久又觉醒了一丝传说中的鸿蒙之气,从此之后可谓是道途通天,令人艳羡。

  而她灵根受损,身受重伤,又被挖了心头血,彻底沦为了又残又伤的废人,刚黑化为恶毒女配,就被她青梅竹马的大师兄也是未婚夫一剑穿心,惨死在了乱葬岗,被野狼分食。

  原来她从小到大敬仰的师尊之所以将她捡回门派,师门十年来如一日对她辛勤教导,合着是把她当猪来养,养肥了就宰!

  妈的,她要下山!

  远离女主和她的极品舔狗们,拥抱美好生活!

  初桑打定主意,忍住喉咙的血气,看向眼前神色淡漠的白衣男人,嗓音艰涩,“师尊。”

  众人的目光皆落在她身上。

  长玉眸色微动。

  “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师尊了。”她扶墙摇摇晃晃站起,随后当着众人的面,脱下了身上这件血迹斑斑、象征着亲传弟子身份的道袍。

  扔在地上。

  “这么多年师尊的心思总放在小师妹和大师兄身上了,也没给过我什么好东西,我平日里做的宗门任务应该也够偿还师尊和宗门这么多年的教养之恩……哦对了,我的任务积分之前记在了小师妹的玉牌那里,如果各位不信,大可以去查,玉牌中都有记录。”

  她将跟了自己十年的身份玉牌扔在了地上,掷地有声,“初桑甘愿被逐出师门,绝无怨言!”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冲微怔的长玉伸出右手,屈起四指,中指180度向下,

  “煞笔玩意,拜拜了您嘞!”

  丢下这句话,她头也不回溜出大殿,直奔山下。看不出一丝悲伤,怎么好像还很高兴?

  殿内一时寂然无声,众人万万没想到,初桑居然真的主动放弃了亲传弟子的身份?

  真是、愚蠢!

  还有她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众人没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骂的屈辱感??

  另一旁的黑衣少年眸色一紧,本能迈步想追上去,却被长玉冷声制止,“清沉。”

  墨清沉双脚似有千斤之重,他紧了紧拳,收回目光垂下头颅,嗫喏着唇,“可,师尊,师妹她……”

  众人又闻声看向少年,心中皆是惋惜。

  墨清沉,修真界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剑修天才,而且还是纯度极高的变异冰灵根,不过十八岁就已经突破到筑基后期,距离突破金丹也不过就是这几月的功夫了。

  此等天赋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长玉长老。

  可惜就是这么一位惊才绝艳的瞩目天骄,从小绑定了一桩婚事,令家有爱女的各大宗门掌门长老和各大家族族长纷纷扼腕叹息。

  这位未婚妻不是别人,正是方才被逐出师门的初桑。

  两人原本同为天骄,这一桩亲事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的喜事,可如今初桑早就成了不能修炼的废柴,自然是配不上墨清沉了。

  两人不同的天分,注定了两人日后的云泥之差,也注定他们未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墨清沉却迟迟没有解除婚约的打算,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几年墨清沉和初桑的关系早已不如当年,甚至担得上一句形同陌路,相反宗门新来的这位天才小师妹秦汐雪和墨清沉倒是越走越近。

  两个郎才女貌、势均力敌的天之骄子走在一起,谁见不说一声般配?

  墨清沉心中万分不是滋味儿,他怅然失神捡起地上的令牌,握紧。

  他和初桑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共同拜入宗门……明明在他印象中娴静温柔的师妹,自从小师妹进门后,好像总是喜欢闯祸,性情也变得古怪孤僻,方才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面不给师尊情面,昨晚居然还私闯禁地,莫非、真的是她推下了秦汐雪?

  他真是越发看不透她了。

  “她近些年来行事愈加放肆,今日敢擅长禁地,明日就敢擅闯魔窟,若是不给她一点教训,只怕她会在路上栽更大的跟头!”

  被当众打脸,心高气傲的长玉面子也有些挂不住,冷呵,“是该治一治她的坏脾气了,为师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你应当能理解为师的良苦用心吧。”

  “……是,弟子明白。”

  长玉冷了眸子,思忖初桑身无分文,又无亲族接济,在外难以生计,

  “不必管她,她还会回来的。”

  “玄灵玉芝拿到手了吗?”长玉想起要事,难得有些急迫。

  墨清沉心不在焉点头,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掩袖将令牌收入须弥戒指,又拿出一个木盒,盒中装的就是从魔涧涯拿到的万年份玄灵玉芝。

  魔涧涯乃是魔族人的领地,可想少年费尽了千辛万苦,他的手臂上都多了几道缠绕着黑气的血痕,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不错。”

  长玉很是满意,接过木盒,给了他一瓶疗伤丹药,“随我去看望你小师妹吧。”

  墨清沉却深深看了眼殿外,半响,才收回目光,迈步随长玉去了翠玉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