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娘娘宠冠后宫
贵妃娘娘宠冠后宫

贵妃娘娘宠冠后宫

三只鳄梨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3-07-31 00:02:47

新书《表姑娘她弱不禁风》已经上线更新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相府嫡女林晚意,容貌倾城,才情双绝,却为了安生立命,一直在后宅小心谨慎。

原以为会择一平顺人家,得一世顺遂,却在收到进宫圣旨的那年急转而下。

家中父兄不给力,入宫位份又只是区区末流的答应,而她除了投靠长姐贵妃似乎并无其他出路。

本想要关门闭户过自己的清净日子,谁料冷心冷面的九五至尊却来得比谁都勤快!

外人皆道林氏媚宠,却不知道强势而隐忍的少年皇帝只一眼就乱了方寸……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第31章 圆满一生

第1章 皇命难违

  夜幕降临,戌时的梆子声响起不久,盛京城的热闹就逐渐散去,原本白日里围得水泄不通,此刻却只剩下官府名下洒扫之人在收拾街道。

  坐落在皇城以南最近的长安街上,林相府中,此刻丫鬟仆妇们正有序的在后院掌灯。

  精致的羊角宫灯一盏盏被点亮后,整个相府中都透着安谧祥和的气氛。

  偏偏东跨院的正屋里头,大夫人董氏正低头垂泪,却压低了哭声,不敢太过喧哗。

  旁边坐着的是同样紧皱眉头的林家大爷林光祖,拳头攥了松松了攥的,到头来只能长长的叹息一声,看向自家夫人的时候,欲言又止。

  “老爷,这可怎么办呀?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竟要送她入宫做什么劳什子的人上人!西跨院的人倒是说得好听,说穿了不就是眼看着他们女儿入宫多年都只育有一个公主吗?要浅浅入宫不就是为她固宠吗!”

  想到自家女儿那般懂事的模样,大夫人更加克制不住自己的哭声,死死的揪着手里的帕子,巴不得即刻去撕了那让女儿入宫的圣旨才好。

  “原想着留她两年慢些成家的,没成想竟被荣合堂的那婆子给算计上了。早知要送她入宫,我们就该在她及笄的时候早些订下亲事的。”

  悔不当初的林大爷一拳砸在自己的腿上,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打得也倒不痛。

  只是一向最重孝道的他竟然会开口称呼自己的继母为“荣合堂的那婆子”,让旁边坐着的大夫人不由停住了哭泣声。

  一句句的抱怨着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

  “咱们的行之如今已是二十有三的年纪,却还只是个无品级的侍卫。说出去怕是旁人都不信,堂堂林相爷的嫡长孙连个最低阶的七品宫廷侍卫都混不到,徒惹人笑话。”

  “牧之如今也是十三岁上下的儿郎了,大名鼎鼎的国子监进不去,只能请了个秀才先生在家中教学,纵他有鸿鹄之志也无搏空之翼呀。”

  越说越是难过,那哭红的眼睛此刻都揉肿了。

  眼看着一家子都已经沦为隔壁西跨院的陪衬了,没想到竟连他们唯一的女儿也不放过。

  听着自家夫人的痛斥,想到这几十年来,大房要么被忽略,要么被排挤,林大爷就忿忿不平。

  可他除了对着空气里比划几拳,旁的什么都做不了。

  谁让他的继母是出自湛王府的荣康郡主,几十年的积威下来,不但府中由她全权把持着,更是在宫里头,朝堂上都有说得上话的人。

  而她真正的嫡亲孙女,林相爷的嫡长孙女林晚舟如今可是宫里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娘娘。

  也怪不得下人说西跨院才是相府里头的主子。

  而他们东跨院的人,若无夫人娘家董氏的接济,只怕早都成了荒院一座,或者要被赶回老家守祖宅去了。

  长叹一声,林家大爷既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又为孩子们感到委屈。

  投身在他这一房里,当真是看似风光实则艰难。

  烛火拉长了夫妇二人的影子投射在窗下,门外头,原本端了甜汤要送给父母尝尝的林行之和林晚意兄妹二人,将这些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林晚意有些错愕,拧着眉头在思考此事。

  林行之端着木托的手捏得青筋暴突,脸色也十分难看。

  他今日才刚下值回来,回房路上就遇见了妹妹,这才一并来给父母请安的,没想到竟然意外偷听到西跨院要送妹妹进宫一事。

  着急的他想立刻破门而入,却被一旁的林晚意给挡住了。

  对着他轻轻摇头,拉着他的手臂低声说道。

  “大哥随我来。”

  说罢,就生拉硬拽的把人从主屋拖到了自己的小院中。

  “浅浅,你干嘛不让我去进去问个清楚?”

  林行之对于任何涉及到妹妹的事情都表现的无比激动,尤其在听到进宫一事还与西跨院和荣合堂的人有关,心里那压抑许久的邪火都要爆发出来。

  林晚意看着哥哥这样子,不用想都知道父母该如何心疼和难过。

  这一路走来,凉风早已让她清醒。

  “大哥进去想问什么呢?说再多也改变不了我要进宫的事实不是吗?反倒惹得父亲和母亲更加难受,何必呢?”

  “可这是你的终身大事呀!西跨院的未免欺人太甚!”

  一拳砸在梨木的桌子上,连上面放着的青瓷杯盏都跟着晃了又晃,发出哐当的响声。

  林晚意上前看了看他的手,只是有些微红,倒不碍事。

  于是才缓缓开口说道,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落寞和为难。

  “木已成舟,皇命难违。我们这一房在家中生存本就艰难,若是为着我的婚事再惹恼了郡主和西跨院的人,叫母亲在后院之中如何安生过日子?前些时候祖父才给父亲寻了差事,要入钦天监的,所以若是我进宫能换得咱们一家子的平安顺遂,大哥,我是一万个愿意的。”

  林晚意满眼真诚,更多是对家里人的挂念。

  看到妹妹如此懂事,林行之颇为难受。

  明明她才十七岁,明明她可以寻个普通人家过些太平日子的,偏偏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入宫,看着是无上荣耀之事,可背后呢,又有多少荆棘路要走?

  西跨院的林晚舟都做到贵妃娘娘了,也不见她过得多如意,自家妹妹这一去,还不知过得是什么日子呢。

  “浅浅……”

  林行之想劝,却不知从何说起。

  这一夜,东跨院的众人都睡得不安稳。

  第二日一大早,才刚云破初晓。

  荣合堂的刘妈妈就亲自入东跨院来请大夫人董氏和林晚意过去叙话,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和气。

  “二小姐好福气,眼看也要入宫做贵人了呢,大夫人尽可宽心就是,里头有咱们的贵妃娘娘看顾着,二小姐是吃不了苦头的,说不定一去就能得享富贵,这不也是大房的福气吗?”

  一边走还一边讨好的劝慰着。

  大夫人董氏的眼眶还是有些微红,嘴巴抿得紧紧的。

  宽大的衣袖下,拉着林晚意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林晚意也回握住母亲略微颤抖的手,想要将自己的平静传递给她,让她宽心些。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