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归来:那个病秧子我罩了
满级归来:那个病秧子我罩了

满级归来:那个病秧子我罩了

帝歌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12-26 21:28:20

徐星光被高空坠落的镜子砸中,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   她昏迷后,各路牛鬼蛇神纷纷显形——   富翁男友卸下伪装,将她当做移动血库,数次抽血只为拯救真爱白月光?   亲娘车祸离奇身亡,渣爹高调迎娶昔日旧爱,还凭空冒出来一对比她大的私生儿女?   亲爹还说要拔她氧气罩,等她死了,送给霍家那病秧子?   ...   醒来的徐星光:“感谢诸位厚爱,小女子一定加倍奉还。”   没人知道,卧床昏迷的那几年,徐星光魂穿十世,在不同世界搅弄风云。   昔日的璀璨明珠,早就修炼成了一块刚硬的金刚石,谁敢欺她,她就砸死谁。   *   这是一本女主魂穿十世归来,花式虐渣,带着个病秧子小跟班,凭借十世经历走上人生巅峰的大爽文。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番外 夫妇环球游

001章 沉睡三年,一朝苏醒

  长康疗养院3楼,是植物人病房区。

  最西边的病房中,只孤零零地摆着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一名陷入深度昏迷的女患者。

  她叫徐星光,三年前被一块高空坠落的镜子砸中脑袋,成了植物人,只能依靠呼吸机的帮助维持住生命体征。

  一众专家都曾断言,她能苏醒的可能几乎为零。

  事实上,徐星光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她的灵魂一直在不同的世界轮回,体验着各种匪夷所思的人生。

  窗户没有关紧,寒冬的风灌入病房,吹得女子额前发丝狂舞。

  突然,女子紧闭了三年的双眼,很微弱地颤动了起来。

  费力睁开双眼,徐星光还没看清所处的环境,一阵脚步声传入徐星光的耳朵——

  哒、哒、哒。

  静谧的夜晚,阴寒的医院,这刻意放慢的脚步声就像是勾命的黑无常。

  脚步声在徐星光的病房门外戛然而止,却没有立马进来。

  轮回十世,徐星光对危险有着敏锐的感知。察觉到对方来者不善,徐星光继续装睡,耐心地等待对方露出马脚。

  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那人径直地走到病床旁,低头打量着徐星光,迟迟没有说话。

  是谁来了?

  “...星光。”一道浑厚男音,落入徐星光的耳朵。这声音听着既陌生,又有种熟悉的感觉。

  是爸爸!

  徐星光迫不及待想要睁开双眼,给爸爸制造一个惊喜。可眼皮还没睁开,就听见徐泽清说:“星光啊,你别怪爸爸心狠手辣。你是植物人,这么活着也是受苦,还不如用你的死,给咱们徐家换个荣华富贵...”

  闻言,徐星光满腔喜悦,立马荡然无存。

  爸爸竟然要用她的命,去换取荣华富贵?

  她的爸爸,儒雅仁厚,怎么会做出卖女求荣这种事?

  可十世轮回让徐星光见识了太多背叛跟伤害,没有谁比她能清楚‘人心隔肚皮’五字的重量。

  她眼里宅心仁厚的父亲,说不定也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徐星光很快便恢复冷静,她继续装睡,倒想要看看徐泽清接下来会怎么做。

  真到了要结束女儿生命的这一刻,徐泽清却又迟疑起来。

  他从没杀过人,更何况要杀的这个人还是他的亲女儿。可转念想到徐家如今面临的窘境,徐泽清的心又狠了几分。

  “星光,爸爸也是逼不得已的。要怪,就怪姜恒那个狗东西。”提起姜恒,徐泽清语气中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怨毒。

  姜恒?

  徐星光还没能从模糊遥远的记忆中,翻出姜恒的身份信息,就听见徐泽清咬牙切齿地骂:“那姓姜的畜生,根本就不爱你。当初我就纳闷,他身为西洲市首富的独子,怎么就被你迷得五迷三道。感情他当初花样百出地追求你,只是为了哄骗你结婚,好通过婚姻关系控制你,想要用你的血去救他的真爱!”

  “那女人是他高中时期就认识的初恋,叫白璇。白璇患有再生性障碍贫血病,只有通过长期的输血治疗,才能维持她的生命。她跟你一样,都是世间罕见的P血型。”

  “如果不是因为你那身血,姜恒哪里会看得上小家小户出生的你?你成为植物人后,他为了逼我们同意让你做那女人的移动血库,处处打压咱们公司。因为他,咱们公司都破产了!”

  经徐泽清这一提,徐星光终于想起了姜恒是谁。

  姜恒算是她的初恋男友。

  成为植物人前,徐星光就是颇有名气的少年作家,再加上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她成了渝江城公认的最艳丽夺目的那株玫瑰。

  渝江男儿,谁不倾慕她?

  姜恒便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

  姜恒并非渝江城人,他是西洲市首富的长子。西洲市是夏国南边最繁华的一座都城,姜恒身为西洲市的太子爷,其家世背景,学识财富,在一众富家子弟中都是最拔尖的。

  徐星光17岁那年给一位学姐做伴娘,跟前来参加婚礼的姜恒遇上。

  姜恒对徐星光一见钟情,追求她的招数更是花样百出。鲜花美酒,钻石玫瑰,豪车名包,应有尽有。

  更难得的是,身为大忙人的姜恒,却坚持每周都搭乘私人飞机前往渝江城,只为陪徐星光吃一顿饭,看一场电影,或是听一场音乐会。

  这样的日子,他坚持了两年。

  可徐星光也不是恋爱脑,她是个难得的清醒人。她知道自己长得貌美,的确有俘虏男人芳心的资本,但姜恒可是西洲市首富之子,他什么美人没见过,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又怎会轻易对她一见钟情?

  只是因为对方的攻势太高调也太猛烈,徐星光好奇对方肚子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才假意答应了对方的追求。

  倒霉的是,她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姜恒的阴谋,就被高空坠落的玻璃给砸成了植物人。

  啧。

  没看出来,姜恒竟然是个情种。

  但,你当你的痴情种,为何要拿我的血去表真心?

  呵。

  敢拿我的血,你就得做好流尽全身血液给我赔罪的准备。

  知道了姜恒对徐家的所作所为后,徐星光还以为父亲之所以要拔掉她的氧气罩,是因为承担不起高昂的治疗费。

  她心里虽然难过,却也并非不能理解。

  但徐泽清接下来说的话,又狠狠捏碎了徐星光的一颗心。

  “你知道神隐岛的霍家吧?霍家那个病秧子突然倒下,可能熬不过今晚了,他妈想给他找个背景简单,身子清白的好姑娘配婚。”

  “星光,你是少年作家,还是处子之身,美貌更是有目共睹,你就是霍夫人最完美的人选。如果你能跟霍闻安同一晚死去,霍夫人更会认定你跟霍闻安是天作之合。”

  徐星光:?

  什么玩意儿?

  配婚?

  如果她没理解错的话,徐泽清之所以想要拔掉她的氧气罩,就是要让她死在今晚,好送去霍家跟那个病秧子配阴/婚。

  徐泽清得有多无情,才能狠心将亲女儿弄死送去给人配婚!

  看来,她还是把这个父亲想的太仁慈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