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神藏
金玉神藏

金玉神藏

星野十七

玄幻言情/远古神话

更新时间:2024-02-07 23:36:45

昔日,苍梧山下一朝帝女诞生,太平盛世,携上古神脉为诸神所忌惮。一朝命劫所感,银衡落入凡尘,见到了那惊艳绝绝又宿命短暂的小医师,又落入北冥海底,与那伽蓝圣子有了天生的一段缘。 造化捉弄,生而为神次次为九川万众献祭,只为了度过为神的生劫。 嫏嬛化境中,日日整理道藏三千将前尘忘个干净,却不想在时空转换的尽头,有人将她的过往一一珍藏。 ”银衡,能不能不要再死去了。能不能为我活下去。“ ”可是殿下,我的宿命是这样的。“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羽国

嫏嬛

  那一年我还是个嫏嬛阁中打扫书库的小仙,尚未有足够强悍的仙阶和法力四海遨游,整日与嫏嬛老祖的三千道藏独家术法奇花异草相伴,日子过的委实无趣些。

  老祖外出回来,常与我讲些九川天渊的秘闻,诸如天帝唯一的女儿其实是为九川诸神所不容的上古神脉,诸位仙家凌厉些的都想把她赶尽杀绝;又诸如北冥鲛人族触犯神规,几百年后将不再归于神族。

  遗闻轶事多如牛毛,唯一可惜的是老祖年事已高嘴里探不出虚实,再是我整日困于嫏嬛福地,不得出,无法去得知事件的真假。

  “阿衡,外间儿现如今可危险着呢。不知何时,就变了天了,你可别为了热闹,把小命丢了。”

  老祖说的外间儿不是什么神界之外的什么地方,那年头就在神界,神心惶惶,正是上古诸神神迹尘封天地重开的时节,遑论人间,神界都不是太平年月。

  按说,望帝率众仙家荡涤妖孽邪祟得令四海升平,已是无上的权力和神威,天渊也应是一派祥和,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出了何事,神界神仙都缩头缩脑的成了怕死之徒。

  “老祖,天渊的神仙都这么怕死吗。”

  “不是神仙怕死,若是你知晓神灰飞烟灭是何其容易,就清楚他们为什么怕了。”

  谁还能奈何的了神仙,然而那时节,天渊当真出了个弑神。

  是那一日老祖拂了北冥圣子伽蓝的新婚请帖,上水虚化境寻菩提真人下棋去了,回来的路上见宫娥侍女四下奔逃,捉住一个询问方知,圣子伽蓝的婚礼出了大乱子,也不知是哪里出来的不得道的堕神,红了眼睛四下杀人。

  说起这北冥圣子,无非就是嫏嬛老儿口中念叨了几万年的九川难得一见的奇才,不光神力术法极有天赋,还是北冥海中天渊神界排得上号的美男,长了一张魅惑众生的好脸。我虽自小被困于嫏嬛福地不得见那圣子是何模样,知道他要大婚时,也和天渊众神女一样神伤过几时。

  北冥海是鲛人一族的聚居之地,只因这伽蓝要娶的是龙族的女儿梵幽,两大神族皆是屈于望帝之下的强大神脉,故望帝有心足了鲛人龙族两家面子,为其在天渊太液池畔设宴款待九川来宾。

  我跟在嫏嬛老儿身侧,也听得不少仙家秘闻,只说这伽蓝原先要娶的并非龙女梵幽,为何现今还是娶了梵幽,嫏嬛老儿却也是说不清了。他有心避了鲛人族的联姻,奈何却撞到从太液池逃出来的小宫娥。

  小宫娥吓得眼里噙着泪斗如筛糠,冲撞了他都没回过神来,我师尊嫏嬛老儿隐居惯了,虽天渊无神不尊敬,但鲜少有人认得他,只因那小宫娥素日曾来嫏嬛阁取过经卷,故有幸认得,急急佛了身向这白胡子老儿说,“北冥家圣子大婚,本是三界同辉,可方才不知哪来的陌生模样的女神,大杀四方,现下太液池畔已是一片血雨了。”

  宫娥灵力浅薄,吓成这样言辞难免有夸张之嫌,我师尊往太液池边赶,据他说,他原想去救人的,那么多仙家怎会无一人制伏,结果一赶到那里,方知为何众仙家宁愿牺牲伽蓝的婚礼,也要逃命,也方知为何那伽蓝宁愿让龙族失了颜面让梵幽伤心,也不愿对那半路杀出的神仙出手。

  谁敢呢。

  据后世的诸多版本传说,事情是如此的。

  当日,从南天门到太液池天渊哪一处都晶莹辉煌张灯结彩,这是神界初定的头一件大好事,结亲的两家又都是有头有脸的,天渊很是重视。

  龙女梵幽自万年前就对北冥圣子伽蓝芳心暗许,如今就要嫁了,怎会不喜,正当梵幽穿着七彩龙鳞锦衣走向伽蓝时,天渊震动,众仙细寻,原是苍云宫青鸾殿内传来的异响。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