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金枝
辞金枝

辞金枝

冬天的柳叶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3-26 09:05:25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436章 是结束,也是开始

第1章 错认

  炊烟袅袅,阡陌人家,偏僻祥和的小山村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宁静。

  那是一群外来者,为首的中年男子散了一把铜板,轻易打听到想要的讯息,直奔村尾一户人家而去。百无聊赖的村人见状赶忙跟上,一边走一边说着猜测。

  “是那小娘子的家人寻来了吧?我早就说那小娘子定是大户人家的姑娘,果然没错!”

  “啧啧,这下老王头老两口日子有着落了。”

  ……

  那群外来者顾不得村人的跟随与议论,匆忙敲开一户人家的院门,道明来意。

  “叨扰了,敢问老伯,前两日是否救了一个小姑娘?”中年男子冲开门的老汉拱了拱手,神色间难掩急切。

  老汉一愣,中年男子一行人的气势穿着令他不敢怠慢,忙点点头:“老汉前两日去捡柴,是救了一个小姑娘,您是——”

  中年男子微松口气,目光一边往院中扫一边解释:“我家丫头前两日登山游玩,意外坠崖,家人一直四处寻找,今日听闻贵村一位老伯进山时救了个小姑娘回来,便寻了来……”

  中年男子名叫段文柏,乃是少卿府的二老爷。他口中的丫头并不是他的女儿,而是他的外甥女,姓寇,闺名青青。

  寇青青两日前与少卿府的三位姑娘登山玩耍,不料失足坠崖,才有了今日之事。

  老汉把人请进堂屋,一指挂着破旧门帘的西屋:“那孩子在里边——”

  跟随段文柏来的人中有一位丫鬟打扮的少女,听了这话飞一般冲进去,一见躺靠在炕上的少女,扑过去眼泪簌簌而落:“呜呜呜,姑娘,您吓死婢子了……”

  听到婢女的哭喊,段文柏抬脚跟进去,等见到少女彻底放了心,神色是如释重负的放松:“太好了,青青你没事……”

  靠坐着的少女青丝如瀑,衬得脸色苍白如雪,一双墨眸微起涟漪,心头生出几分疑惑。

  眼前自称婢子的女孩儿,她不认识;唤她“青青”的中年男子,她亦不认识。

  她哀恸娘亲的死,赶路时一个失神滑落山坡陷入昏迷,再醒来就在这对老夫妇的家中了。老夫妇心善,把她照顾得很好,本来再养两日她便会辞行,没想到冒出了这些奇怪的人。

  他们把她认成了一个名叫“青青”的女孩儿,如果不是确认自己没有变化,她甚至以为娘亲口中那些借尸还魂的离奇故事成真了。

  见少女不语,婢女慌了神:“姑娘,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段文柏亦面露关切问询。

  无论是婢女,还是中年男子,神情皆不似作伪。少女略一犹豫,开了口:“你们认错人了。”

  “姑娘,您说什么啊?”婢女先是一怔,而后似是想到什么,神色骤变,“姑娘,您该不是像话本子中说的那样,碰到头失忆了吧?”

  大夏朝安定已久,京城尤是。上至勋贵下至百姓,消遣之物中少不了话本子这一物事,近两年更是有全民痴迷之势。

  “我不是你家姑娘。”少女心中疑窦丛生,语气却平静。

  段文柏仔仔细细打量少女,确信是外甥女无疑。不管是这丫头脑袋摔出了问题,还是闹起了脾气,都不宜在这小山村久待下去。他叹了口气劝道:“青青,随舅舅先回府看过大夫再说,你外祖母这两日因为惦记你,饭都吃不下几口。”

  少女摇头:“你们真的认错人了——”

  “那你说你是谁?”段文柏打断辛柚的话。

  “我是——”少女一顿。

  满地尸体的画面在眼前浮现,令她不觉闭了眼,再睁开时那双眼宛若深潭,透不进一丝光亮。

  她是为了找出杀害娘亲的凶手进京来的辛柚,却不能说。

  “青青,脑袋磕碰到了一时记忆混乱不是稀奇事,你不要觉得难为情。”段文柏眼风一扫,沉声道,“还不扶表姑娘起来。”

  一个身材壮实的婆子上前来,在婢女的帮忙下把辛柚背起。

  辛柚身体还没恢复,微微垂眸,暂且接受了这容不得拒绝的现实。

  段文柏从钱袋子中取出两锭银元宝,答谢老夫妇。

  老汉连忙推辞:“使不得,使不得——”

  一直局促不语的老妇人亦摆手拒绝。

  “老伯若不收,倒显得我们不知恩了。”段文柏把银元宝强塞入老汉手里,抬脚往外走去。

  院外站了不少看热闹的村人,视线纷纷落在被仆妇背着的辛柚身上。

  “也不知是哪家的姑娘,让老王头给救了。”

  “老王头运气好啊。”

  村人的想法很简单:老王头救了富贵人家的姑娘,姑娘的家人随便给点酬谢都够老王头发一笔横财了。

  这些低声议论传入辛柚耳中,令她转了头。

  “王爷爷,王奶奶,等我养好身体,就回来看你们。”

  娘亲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对心善的老夫妇若是因她惹来歹人眼红,便是她的罪过了。

  老夫妇连声道:“姑娘安心回家去吧。”

  一辆青帏马车静静停在村口,随着辛柚被扶入车中,马车缓缓驶离了小村庄。

  沿路遥山叠翠、奇花绽锦的风光渐渐转为商铺林立,人流如织,等到马车停下时,托婢女坚定认为自家姑娘失忆的福,辛柚知道了青青的大致情况。

  这位叫寇青青的女孩儿是知府独女,四年前父亲意外死于调任途中,本就生病的母亲听闻噩耗病情恶化,拼着一口气安排人把年仅十二岁的女儿送去京城娘家便撒手人寰。知府爱女成了少卿府上的表姑娘,这一住快要四年了。

  婢女名叫小莲,是寇青青从家中带来的丫鬟。带人寻找外甥女的段文柏是寇青青外祖母的庶子,支撑少卿府的是她的大舅,太仆寺少卿段文松。

  “可担心死外祖母了,我的青青啊……”辛柚进了一处屋子,还没看清屋中众人,就被一个衣着富贵的老太太揽入了怀里。

  陌生的气味,陌生的人。

  辛柚不适动了动,总算被老夫人放开。

  “青青,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开口的是位不到四十岁的妇人,穿一件浅咖撒花褙子,面上挂着关切的笑,辛柚猜测这应是寇青青的大舅母乔氏。

  另一位妇人看起来比乔氏年轻些,碰上辛柚的视线,冲她点了点头以示安慰,这应是寇青青的二舅母朱氏了。

  再远处站着四个女孩儿,没等辛柚一一打量,老夫人就发了话:“小莲,先扶姑娘回房,大夫这就过去。”

  “是。”小莲屈了屈膝,来扶辛柚。

  辛柚目光下意识落在小莲面上,忽地抬手,遮住眼睛。

  先前还没有异样的,可就在刚刚,她看到一双手抓着软枕用力压在一名女子头上,等那女子停止挣扎枕头移开,露出一张脸来。

  那是……小莲的脸。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