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月光
偷吻月光

偷吻月光

匪匪有意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04-07 17:29:44

【医学生VS神经外科医生】 云糯在二十岁这年喜欢上了周崇月。两人年龄、辈分和阅历的差距,让她一次次望而却步,以至于在一起后,迫于各方压力,她强烈要求地下恋。 面对女孩的坚持,男人嘴上答应,实则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某次团建,科室新来的实习生云糯抽到真心话。 同事问:“在场所有男性中,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云糯说:“没有。” 同事点头正准备继续,坐于角落的周医生却淡声打断:“刚刚那个问题,让她重新答。” 众人:?? 团建结束后,云糯路过洗手间时,被同科室的一名规培生师兄拦住表白。她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还没开口,旁边男厕就走出来一人。 周崇月一边洗着手一边警告:“最好死了这条心,她家长不许。” “她家长?” “我。” 云糯:…… 众人眼中的周崇月:医术高超,为人正派且自律。 云糯眼中的周崇月:年纪大,会疼人,就是心眼小。 但无论哪一面,云糯觉得,有些人从一出生起,就注定要成为她的英雄。 *大叔和少女,年龄差12岁。 *双C,无虐,暗搓搓的甜。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番外:且行且看且从容(全文完)

第001章:周崇月

  外婆说近些天总是头晕,视力还模糊,小姨和姨父一家都在临江,远水解不了近渴,只能叫云糯先带着老人家去医院看看。

  小姨特意叮嘱,让她直接挂周崇月的号。

  这位素有‘脑科圣手’之称的医学界大佬,在南大附属医院几乎已是传奇般的人物。

  但对云糯而言,周崇月却还有另一层身份,就是她姨父的亲弟弟。

  上午,抵达医院刚好九点。

  在导诊台登完记,扶着外婆在等候区坐下,看看墙上的屏幕,前面排着三个号,应该快了。

  不出二十分钟,叫到外婆的名字。

  进去前,云糯犹豫着要不要摘掉口罩,她不太确定周崇月是否能认出自己,毕竟前后算起来,两人真正意义上只见过两次。

  第一次是在五年前的临江,小姨带着她和表妹去周家老宅吃饭,彼时周崇月一身灰色休闲服从楼上下来,表妹喊了声三叔,她愣在原地,可能是从没见过这么年轻的叔叔,所以有些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第二次是在她的升学宴上,周崇月代表周家出席,当时父亲拍着对方肩膀,笑着跟她介绍:“糯糯,这是你周家三叔。”

  怔愣的功夫,脸上的口罩仍旧纹丝不动地戴着,人已经踏进了诊室。

  电脑前,周崇月抬起头,目光稳稳地落向她和外婆。

  身着白色大褂的男人,面容温和,清隽眉目间,透着一股冷玉沉金的气质。

  他跟外婆微笑颔首,然后看向旁边的少女:“糯糯?”

  云糯稍显意外,顿了顿,摘下口罩:“您记得我?”

  “我们三年前才见过。”周崇月示意两人先坐,起身去饮水机前接了两杯水过来。

  男人问诊很仔细,且富有耐心,最后开检查单要做个核磁共振,临走前外婆道:“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应该的,您客气了。”

  周崇月将祖孙两人送到门口,抬腕看了眼时间。

  这会儿上午十点,等做完核磁出报告估计已是两小时后。他说可以让外婆先回去,到时云糯拿着片子过来找他。

  对方考虑周到,这样避免了老人家来回奔波,云糯欣然点头:“好。”

  放射科排队的人果然很多,做完检查把外婆送回家,她再折返回医院,前后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在十二点前捧着热乎乎的片子奔去了门诊七楼。

  候诊区还有好几位病人,云糯没去打扰,一个人来到走廊尽头,拿出手机拨通父亲的电话。

  里面响了好一阵,无人接听。

  云糯像是早已习惯,没再继续打,将手机揣回兜里。

  大约过了半小时,等最后一位病人从诊室出来,她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电子表,显示刚好十二点半。

  “糯糯。”

  诊室门口,周崇月叫了她一声。

  云糯连忙起身走过去。

  “刚才怎么不进来?”他问。

  云糯叹气:“我看都是老年人,不好意思插队。”

  周崇月笑了一下,没说话,接过她手里的片子放在观片灯前,仔细看起来。

  静默一阵,云糯有些坐不住,忐忑地问:“怎么样,问题大吗?”

  “轻微的脑血栓,暂时无大碍。”

  周崇月取下片子,在系统里开药,叮嘱她一些事项:“平时要让老人家注意饮食平衡和适量运动,控制好血压。”

  “药物治疗对这种程度的血栓预后良好,但容易反复发作,需要定期随诊。”

  说完见她不作声,男人笑道:“如果记不住,我可以写下来。”

  云糯一愣,反应过来说:“不用,我好歹也是学医的。”

  堂堂一南大医学生,连简单的两句医嘱都记不住,岂不是白活了。

  周崇月点点头,看面前女孩提起学医时满腹自豪的样子,眼底不禁划过丝柔和的笑意。

  在诊室坐了几分钟,周崇月脱下白大褂,示意云糯,说带她去吃饭。

  “你们下午几点上班?”

  “下午我不在门诊,住院部那边是两点。”

  她跟在男人身后出了诊室:“那会不会耽误您下午工作?其实我还不饿,可以回家再吃。”

  周崇月回头看了她一眼,可能考虑到时间确实有些紧,提议道:“想不想去食堂?”

  “好吃吗?”

  “因人而异,我觉得还不错。”

  云糯长这么大,从来没在医院食堂吃过饭,一时感到新奇,便点点头说:“可以试试。”

  两人下楼,电梯里碰到同科室的一位男医生,笑着跟周崇月打完招呼,目光落向旁边的女孩,眼神询问这位是?

  周崇月介绍:“亲戚家的一个小侄女。”

  亲戚家,小侄女。

  云糯有些晕乎乎的。

  其实仔细一想,男人说的挺对。亲戚不一定要有血缘关系,按照辈分,她也的确算是他的侄女。

  电梯门打开,双方各自点头分道扬镳,云糯一路敛神,没有说话,跟着周崇月来到食堂。

  饭菜出乎意料的合她胃口,她口味偏重,面前这道微辣中带甜的红烧排骨,完美满足了她的味蕾。

  云糯吃的认真,偶尔抬起眸子瞟一眼对面,周崇月吃相很好,动作斯条慢理,面前的不锈钢餐盘似乎都因受他磁场的影响,而变得不那么接地气。

  当然,同样不可忽略的,则是周围人来人往,时不时落过来的打量目光。

  三十岁出头的男人,外表优越,性格又好,重要的是,年纪轻轻就坐上神外副主任的位置,尤其关于附属医院官网对其的介绍,云糯至今记忆犹新。

  毕业于全球最顶尖的医学院,海归博士后,精通六国语言……

  据说周崇月当年回国,南大附属医院院长亲自登门,直接破格聘入,接手的第一台手术,便是成功率极低的颅内髓母细胞瘤切除术,当时一战成名,成为西南地区神外领域最年轻的主刀医师。

  关于他的传闻实在太多,整个南大医学院,一提起周崇月的名字,没有谁不崇拜的。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她。

  不过当下,面对周围投来的形形色色的异性目光,云糯更想知道的是,这位周家三叔有没有女朋友。

  做小辈的,这种事不好直接问。

  云糯打定主意,决定等今晚得了空,在微信上问问她表妹。

  没别的意思,纯粹好奇而已。

  或许是鲜少见周崇月带医院以外的人来食堂吃饭,刚吃完,就又有熟人过来找他寒暄。

  这时,恰巧兜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来电显示是云柏渊。

  她朝周崇月扬了扬手机,说自己去那边接个电话,男人点头。

  云糯来到通往食堂二楼的楼梯口,按了接听键。

  云父的声音传来:“糯糯,上午你打电话爸爸正在开会,怎么了?”

  “没怎么,孟阿姨呢?”

  若非打不通保姆电话,她决计不会主动去联系云柏渊。

  孟阿姨家里老人生病,请假半个月。

  说完这事,云柏渊又道:“你不会做饭,先去你外婆那儿住几天,我在纽约这边还有些工作要处理,过阵子就回来。”

  “酒店夜会女明星也算工作?”

  云柏渊愣住,随即老脸一红,呵斥道:“胡说什么!不要听信网上那些新闻。”

  云糯冷笑,撂了电话。

  挂断后,云柏渊也没再打过来,她后知后觉,才想起忘记把外婆生病的事告诉父亲。

  算了,说了又怎样,云柏渊不过就是做做样子,打点钱过来尽尽女婿的‘孝心’而已。

  思绪落地,手机震动两下,拿起一看,短信提示银行卡入账十万块。附加留言:“你小姨过几天要来南市,我不在家,你替我好好招待他们。”

  云糯:……

  气得想摔手机。

  在楼梯口站了一会儿,觉察到身后有人。

  她转头看去,是周崇月。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