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空间:糙汉的病美人她野翻了
年代空间:糙汉的病美人她野翻了

年代空间:糙汉的病美人她野翻了

眼泪很咸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4-06-21 12:26:50

富三代沈知欢莫名其妙的穿越了,从肤白貌美大长腿的病秧子变成了一副行走的人体骨架…… 原主的未来公婆要退婚? 退!!! 男人这玩意儿,她沈知欢不不不不需要。 抢原主未婚夫的小白莲闺蜜想又当又立? 啧!!! 看她的降婊十八式。 巨额债务? 呵!!! 她一个富三代会差钱? 当她度假村的水果是摆设吗?
目录

2小时前·连载至第1055章 全票通过了

第1章 开局一把刀

  刚入伏,气温陡升,太阳卯足了劲儿烘烤着大地,炙烫的热浪耀武扬威的在磐石村角角落落逞凶。

  知了更是没完没了的在桐树梢头叫嚣。

  村东头的大桐树下,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摇着手里的小竹扇,兴致盎然的唠着磐石村近来最热门的八卦。

  那嘈杂的声浪将知了的叫嚣声无情碾压。

  “你们昨天去瞧了吗?”一个身材矮胖的大妈眼神复杂的朝村西头的方向瞄了一眼。

  “瞧了,脖子都快勒断了,沈家那丫头看着蔫不吭声的,没想到性子那么烈,退个婚能咋滴?怎么就能寻短见?”

  “苏长河两口子就不怕李屠户从地底下爬出来找他们算账!”

  “只要能捧上徐会计家的臭脚,将徐会计最宝贝的闺女徐娇娇娶回家,他才不管李屠户的棺材板能不能压得住。”

  “其实也不能怪人家王春梅势利,一个是富得流油的会计家千金,一个是死了爹,家里就剩下些孤儿寡母,连个壮劳力都没有,穷得叮当响,还有个幼弟需要拉扯的病秧子,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了。”

  众人正唠得热火朝天,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在众人的左后方响起。

  “苏长河、王春梅你们两个挨千刀遭雷劈的,老娘今天和你们拼了……”

  不等众人反应,说话的女人已经拎着一把磨得锃光瓦亮的杀猪刀冲进了不远的一处院门。

  片刻,便听到院墙里传来一声尖叫,随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

  悬着蜘蛛网的茅草屋顶、黄泥混着稻草杆夯的土墙、泛黄的老式纯棉蚊帐、结构简单做工粗糙的架子床……

  沈知欢看着眼前的一切,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不是在外公外婆留给她的花果山度假村……

  视线扫过因为年代久远边缘已经开始氧化变黑的镜子,沈知欢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过去。

  镜子中的少女,十三、四岁的模样,没有肉的双颊深深的凹陷,就仿佛骷髅头上罩着一层黄褐色的人皮,两条大辫子又干又黄,像极了秋收时田野里的稻草。

  上下打量了一眼镜中人,沈知欢一言难尽的皱起了眉头。

  这妥妥就是一副行走的人体骨架。

  看着镜中人也跟着一言难尽的蹙起眉头,沈知欢放空的脑袋嗡的一声,仿佛有什么炸开,震得她猝不及防。

  她僵硬的举起右手,镜中人也同时举起……

  手???

  沈知欢见鬼般的盯着自己举起的右……

  皮包骨也就算了,这黑不溜丢……

  这哪是手?分明就是一个鸡爪子。

  还特么是乌鸡的!

  呆愣了片刻,沈知欢试探性的拧了一把自个儿的大腿。

  痛!

  不是在做梦!!!

  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了她的脑海。

  沈知欢!!!

  这身子的原主人居然也叫沈知欢。

  原主的爹沈建国是逃难来的磐石村,不知道怎么就和李屠户的小女儿李秋华看对了眼。

  后来就有了沈知梅、沈知兰、沈知欢、沈卫东四姐弟。

  眼瞧着被十里八乡称为绝户的李屠户家也开始了人丁兴旺。

  哪知道一场天灾……

  李屠户两口子、沈建国和临村一同进城赶集的村民都没了。

  据住在山体垮塌附近的村民讲,那日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就是地动山摇,等半梦半醒的村民们跑出屋子的时候,村北边通往县城的两座大山已经垮塌得不成样子了。

  前些年,唯一能搭把手的沈知兰也嫁了出去。

  这一来二去,沈家就剩下两个肩不能挑背不能扛的女人和一个只会打酱油的小子。

  男人上一天工挣九到十工分,再差也有八工分,可女人累死累活一天撑死也就六、七工分。

  原主又是个早产儿,打小就体弱,沈建国、李秋华和李屠户两口子格外疼她一些。

  与她同岁的女孩都下地帮家里挣工分了,就她和徐会计的女儿徐娇娇背着书包与一群半大小子在学校里读书识字。

  原主虽说性子有些闷,却也是个争气的,年年考第一,家里的奖状都快糊满一面墙了。

  如果没有这场运动,如果李屠户两口子和沈建国这三根顶梁柱还在,原主说不定能一直念到高中,甚至是大学。

  没有了壮劳力,原主身子弱又干不了什么活,一家三口就靠李秋华风里来雨里去的七工分。

  工分挣得少,一年到头分到手里的钱和粮食自然也就少。

  壮劳力多的人家口粮不够还可以花钱买,原主家拿到手里的那几张毛票子连平常的日常花销和人情往来都摆弄不明白,哪里还有余钱去买口粮。

  这也间接导致家里稍宽裕点的人家见到原主一家都是绕着走,生怕原主一家找他们借口粮。

  这样一个明晃晃的大坑,傻子都知道要避开,更何况苏长河、王春梅这一家子沾了毛比猴还精的。

  沈知欢试探性的轻轻触碰了一下脖颈。

  “嘶……”

  剧烈的疼痛让沈知欢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主还真是个狠人!

  为了那么一家子背信弃义的渣渣,对自个儿下这样的狠手。

  “三姐!你醒啦!”

  小心翼翼捧着一碗药汤进屋的小卫东发现沈知欢坐在床上发呆,迈着小短腿快步凑到了床边,仰着瘦削的小脸高兴的看着沈知欢。

  “三姐,你以后不要再为苏子杰那王八羔子做傻事了,小胖说了,他以后长大了娶你。”小卫东一边说一边将凉得刚好的汤药递到沈知欢面前。

  要不是亲姐弟不能结婚,他也不能便宜了小胖。

  一颗大白兔奶糖……

  想想就亏得慌!

  改天,一定得让小胖再给他一颗。

  他三姐可是这十里八乡最聪明最好看的姑娘。

  “……”

  刚咽下一口汤药的沈知欢差点将嘴里剩下的汤药喷了出来。

  这年代的小孩都这么老成的吗?

  如果原主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小子口中的小胖貌似同他一般大吧?!

  “三姐,你放心吧!我已经同小胖说好了,八百块的彩礼,一分都不能少。”不等沈知欢言语,小卫东又接着道。

  沈知欢屏住呼吸喝完最后一口药汤,将空碗塞还给小卫东,重新躺了回去。

  “你确定要叫一个比你还小两个月的小胖子三姐夫?”

  还八百块的彩礼。

  这俩臭小子见过八百块钱吗?

  一个家里连十块钱都拿不出来的人家,让人家拿八百块钱的彩礼……

  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应。

  苏长河的大哥,磐石村的村支书苏长江年前嫁闺女,三百块的彩礼已经算是顶破天了,据说新郎还是机械厂的干部,吃商品粮的。

  “……”

  小卫东一愣,随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沈知欢挑眉看着小卫东纠结至极的软萌小脸,心里早乐翻了。

  虽然不知道怎么就来了这,但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她便会替原主照顾好寡母和幼弟。

  “娘呢?上工去了吗?”

  想到这,沈知欢睨了眼空荡荡的门口。

  按照原主娘二十四孝的慈母人设,不是应该眼泪汪汪的守在床前,寸步不离的吗?

  她醒来至少也有个把钟头了,原主记忆中的慈母居然面都没露,这明显有些不符合常理。

  “娘把药给你熬上,让我看着火,她就出去了。”小卫东如实道。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