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空间:救了反派后我被赖上了
农门空间:救了反派后我被赖上了

农门空间:救了反派后我被赖上了

聂泠笙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3-08-20 22:30:11

来自30世纪的军医喻卿宁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一个走两步喘三喘的病弱农家女。 天生体弱,不怕,她有医药空间,保准能够活蹦乱跳,上山下海无所不能。 家徒四壁,不怕,她做美食,办作坊,一不小心成了全国首富。 她创办的医馆,成了全国连锁,被无数大夫奉为偶像。 她上战场,医治了无数将士,被誉为神医。 只是,喻卿宁想不明白,她当初因为贪图美色而救了的人怎么赖上她不走了。 这人又怎么成了大周赫赫有名的定北王?什么,这人要娶我做王妃? 喻卿宁想了想,貌似这人还不错,要不就嫁了他吧,至少他是个大帅哥,自己不亏。 某妖孽男子挑了挑眉,心里傲娇,看来长了一副好容貌还是很好的。 从白骨累累中爬出来的舒堇白不再是过去那个纵马轻狂的少年将军,他身负血海深仇,心中只有滔天的仇恨。 可是后来,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生命垂危之时被一个姑娘所救,然后,遇到了他此生想用命来爱的人。 又美又飒假体弱真大佬vs撩人腹黑隐忍复仇少将军 小剧场: 某天,被喻卿宁打成半死的人向舒堇白告状。 舒堇白挑了挑眉,无辜道:“我家娘子最是心善,而且身娇体弱,怎么会打人?” 喻卿宁语带诱惑:“乖啊。” 舒堇白乖乖道:“嗯。” 告状之人:卒。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第268章 养了一只小白虎

第1章 穿成了天生体弱的农家女

  喻卿宁醒来时,整个屋子里哭声震天。

  有男人女人的,有小孩子的。

  几道孑然不同的声音,震耳欲聋的哭声,回荡在她的耳边。

  哭丧呢?谁死了?

  喻卿宁被吵得头疼,刚想出声,就发现自己的嗓子干的说不出话来,喉咙处像针扎一般的疼。

  她只能忍着喉咙的疼痛,嘶哑着声音说了一句:“别吵了。”

  这声音很是粗砺,就如同沙子摩擦般刺耳。

  喻卿宁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的嗓子...她的嗓子怎么这么嘶哑?

  这一瞬间,她特别想来一句某传中的经典名句。

  话音刚落,两道大人的哭声戛然而止,只余两道小孩子稚嫩的声音,仍然在不知疲倦的哭着,他们的嗓子已经哭的哑了,可是却哭的停不下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两个小孩子伤心的低泣声,喻卿宁觉得她的心里竟然微微发疼。

  “宁宁”,一个震惊的男人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喻卿宁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的情景。

  一对穿着破旧衣服脸色蜡黄的夫妻,大概三十多岁。

  还有两个哭的像两只小花猫似的瘦瘦小小的小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大概是龙凤胎,长的很相似,尤其是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很好看。

  两个孩子脸颊瘦削,没几处肉,个子也比一般的孩子矮上许多。

  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别人穿过的旧衣服,有的地方破了又被重新打了一块补丁,但是很干净整洁。

  这个房子也很破,土屋的墙上布满了裂缝,摇摇欲坠。

  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几个黑色的坏了的柜子,柜子中放着几件洗的很干净叠的整齐的衣服,简陋的很。

  “宁宁,你...你...”,中年男人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她旁边的中年女人也怀着期待和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她,眼中却又带着一抹害怕和彷徨。

  “我没死。”喻卿宁低垂着头,被遮掩住的眼底却飞快的闪过了一抹震惊。

  此刻,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让她的大脑罕见的出现了几秒钟的卡顿。

  脑海中的记忆清楚的告诉她,她穿越了,从30世纪,穿到了这个不知名的朝代。

  她,30世纪狂战部队的军医喻卿宁,因为在战场上被能源炮轰中了,死翘翘之后穿到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子身上。

  喻卿宁现在脑海中天雷滚滚,满屏都是“我了个去去去”的艹蛋想法。

  怎么她就是被炮轰了一下,就非常赶时髦的穿越了。

  逗她玩呢!!

  这里,是大周国的溪喻村。

  这个村子中的大多数人家,都姓喻。

  面前的这对夫妻,是她的爹喻文州和娘宋田暖,是土生土长的溪喻村人。

  那两个小孩子,是她的弟弟妹妹喻卿安和喻卿蕊,是一对龙凤胎,今年八岁。

  原主喻卿宁今年十三岁,是家中的老大。

  原主当年早产,天生体弱多病,可她的爹娘没有抛弃她,她这些年来喝药不停,一直靠源源不断的药物才吊住了这条命。

  只是,原主家并不富裕,这些年来供她买药喝药找大夫早就掏空了家底。

  这些年来的生活过得越来越苦,但是喻文州和宋田暖有什么好东西还是都尽量的给原主。

  原主一直因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反而拖累家中而愧疚,这次又无意中听到喻文州和宋田暖商量要把家中的地给卖了,然后要继续给她买药。

  在这个时代,那几亩地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全部的财富。

  原主知道全家的收入都依靠那仅有的几亩地,万一卖了地,家中没了收入,那样的话爹娘和弟弟妹妹怎么活。

  原主为了不继续拖累家人,让自己的弟弟妹妹过的更好一些,于是趁着家里人不注意就跳下了村口的一条河中。

  原主本就体弱,更受不得溪水的寒凉,所以没撑过去。

  因此当她被人从河里给救上来时,她已经活不成了。

  在原主离开了之后,她穿到了她的身上。

  喻卿宁抿了抿唇,苍白着一张脸哑着声说:“爹,娘,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喻.演技.卿宁上线。

  听到她的话,宋田暖强忍着的情绪终于决堤,她大声的哭了出来,比刚才的哭声听起来更加的悲伤凄凉。

  宋田暖上前来,紧紧的抱着喻卿宁,大颗大颗的泪从她略显苍老的脸上滑落,滴落到喻卿宁的脖颈之上。

  温热的眼泪在喻卿宁的颈上肆意横行,烫的喻卿宁的心微微发涩。

  她自己对宋田暖并无多少感情,可是这具身体的反应却是发自内心不由自主的。

  而且,有这样一对如此疼爱她的父母,喻卿宁觉得原身是幸福的。

  喻卿宁眼角湿润,她轻轻的双手环住宋田暖的脖子,回抱住宋田暖,然后哽咽着说道:“娘,我没事了,不要伤心。”

  她的单薄的身子微微颤抖,像是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为了不让喻文州和宋田暖怀疑自己,她还是要表现的像是经过了鬼门关一样的害怕。

  她真是太辛苦了。

  宋田暖边流泪边点头,说:“是,娘不伤心,宁宁,以后千万不能那么傻了知道了吗?”

  宋田暖今天知道女儿跳河的消息,当场就被吓的晕了过去,宁宁的身子如此弱,哪里能承受的住那溪水的冷呢。

  喻文州也泪眼婆娑,他怎么会不知道宁宁是为了什么,这时候,他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窝囊没用,连自己女儿都保护不好,也不能让全家人过上好日子。

  喻卿宁点点头,还泛着丝丝的哭腔说道:“爹,娘,你们放心吧,我再也不会随意的轻生了。”

  能有重活一次的机会,她定然会好好珍惜她这一条命的。

  毕竟,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喻文州和宋田暖将信将疑,他们实在是被今天的事给吓怕了,生怕宁宁再做出了什么傻事来。

  “爹娘,我累了,你们和安安、蕊蕊去休息吧。”喻卿宁疲惫的和喻文州说了一句,她能够感觉得到,这具身体是真的很弱,她只是醒了这么一会儿竟然就觉得疲累不堪。

  看来,她这个身体还要好好的调理一段时间啊。

  怎么穿越也不给她一个好身体,这狗屁的穿越。

  除此之外,她十分的想要静静。

  喻文州和宋田暖其实还是很担心她,不过看见女儿脸上的疲色,又不忍心看她累着。

  喻卿安和喻卿蕊停止了哭泣,一直乖乖巧巧的待在他们的身后,虽然见到姐姐醒了过来,很想抱一抱姐姐,但也很懂事的没有上前来打扰她。

  两人知道自己的姐姐身体不好,所以平时一般都不会来烦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