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满级玩家
末日满级玩家

末日满级玩家

王家老姨

游戏竞技/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4-04-23 14:58:18

作为「末日游戏」第一个满级玩家。 云晓开齐职业目录,集食谱,刷制作图,凭借高超的游戏技术,成为末日游戏中的传奇人物。 只可惜游戏风光现实残酷,云晓早已骨癌晚期,肝完游戏正要闭眼等死。 不料一夜之间,末日游戏降临现实,所有人都成了lv1玩家。 丧尸潮来袭,物价200%上涨,人们只有拼命升级才能活下去。 …… 弥留之际,云晓感觉身体疼痛消失,面前也弹出了熟悉的账号面板! 细看之下,满级属性,高级材料,全部装备,除了钱,一样不少。 重活一次,云晓尤知生命可贵。 她决定隐藏实力苟起来,她要在这末日游戏里,靠着满级属性赚大钱!跟这游戏苟到底!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220章 抹除记忆

第一章 网吧风波

  云晓吃着泡面翘着二郎腿,窝在网咖玩一款新出的「末日」网游,游戏画风十分写实精美,就连丧尸的哈喇子都看得一清二楚。

  很多人对这个新出的游戏趋之若鹜,云晓不眠不休肝了一个月,硬生生肝到了全服第一个人物全属性满级。

  看着背包里全满的物资,云晓舔了舔嘴唇,心说这要是真能拿出来吃就好了。

  可惜虚拟终究不是现实,不过这个号马上就要被自己卖掉换生活费了,到时候痛快地吃顿炸鸡是肯定可以了。

  云晓一边截图发给买号的老板,一边欣赏自己充足的物资背包和仓库。

  那边收号的老板是个属性全服第二的工会老大,他们工会在全服争霸赛一直稳居第一。云晓曾经临时加入过他们工会,替他们打了十来场比赛,报酬是一些比较珍贵的升级材料。

  他这人每次都提前预付,又听说也在这个城市,云晓觉得找他交易应该还算靠谱。

  等了许久,那边耳机里旧不死心的问,“真的不考虑加入我们工会吗?”

  云晓继续吸溜面条。

  “不加,你不买我就给别人了。”

  “你的操作意识很厉害,卖号退游太可惜了。”

  面对夸赞,云晓满不在乎地又喝了口汤。

  这款丧尸游戏画面写实精美,玩法多样,喜欢刺激的有各种战斗副本,喜欢养成系的可以盖房子布置庄园,喜欢网恋的可以带着网恋对象去各种末日地图拍照打卡。

  而像云晓这种喜欢钱的,就各种薅材料卖装备做生意。

  眼下账号被她玩到了全职业满级,说不舍还是有的,但是不舍不能当饭吃。

  云晓和别人不一样,她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

  从那地方跑出来后,她一直都是有上顿没下顿的。这网咖会员卡都是她捡来的,眼下再不赶紧把号卖了,她可就真饿死了。

  对方犹豫半天,问道:“真的只要1000块钱?怎么支付?”

  只要?

  1000块钱能买多少盒泡面了都,难道还少吗?

  云晓眯起眼想了想,这游戏她肝了一个月就能满级,这号能有多值钱啊?

  云晓看了一眼时间,都五点半了。

  六点要是能交易上,自己还能拿钱去隔壁买个10块钱的炸鸡奢侈一把。然后花200块钱办个假身份证,这样就能去打工赚钱了。

  “那这样,你来星火路十一街,这有个W网咖。来了咱们再聊价格。”

  见面再加个价,不为过吧?

  对方沉默一会儿,回复道:

  “好,我就在附近网咖,六点到,白色大衣。”

  云晓刚要退出语音,突然屏幕一黑,就见一旁网管黑着脸走了过来。

  他一把推开云晓的椅子。

  “死丫头,偷刷别人的会员卡是吧?”

  云晓闻言赶紧端着泡面把剩下的面汤喝光,喝完一抹嘴。

  “我……我没偷啊。”

  网管瞅着云晓这寒酸样,拎起着云晓的领子就往外拖。

  “还嘴硬,今天要不是赶上人来上网,发现自己卡上开一台机子开了一个月了,前台都不知道你是盗刷!还有你那泡面火腿肠卤蛋可乐,全都刷的人家的账吧!”

  “不是,那真是我捡的卡,他说他不要了的。”

  云晓还要解释,网管才不管那么多,拎着她就往外走。

  门口收银台一个五大三粗带着金链子的光头男人正在那拍着桌子指着收银小妹骂人,他身边还有几个同样一脸凶相的男人靠在收银台边,骂骂咧咧着要说法。

  见那边收银台小妹快架不住了,这边网管直接把云晓丢到了他面前。

  网管一脸讨好:“大哥您别急,就是她盗刷了您的卡!”

  云晓抬头一看,正是那天在收银台和人打架,把卡丢到地上说以后再也不来打游戏的光头。

  收银台的小妹指着云晓立马道:“对对,就是她用的这张卡!”

  云晓看着那群人围了上来,脸上挂着笑:“误会,真是误会大哥。我看您扔了我以为您不用了……”

  那为首的光头看云晓面黄肌瘦的,头发都不知道几天没洗油得直打柳,浑身上下又脏又破,鞋子还破了个洞,瞬间气笑了。

  “老子随手一扔,你就真敢捡?”

  “您都说您不要了的,我才……”

  “别废话,今天老子是来退钱的,没想到卡上的钱都让你这臭丫头给花了!赶紧赔钱!一个月愣刷了老子一千多,你特么就逮着你爷爷我薅了?!”

  云晓一愣,一千多?怎么会这么贵?

  云晓赶忙道,“大哥,我现在真没钱赔您,要不您等等我,我有个号很值钱,我卖了就能……”

  “我去你的吧,忽悠谁呢?你个臭要饭的,玩个游戏能卖出几个钱?别跟我废话,现在立即给钱!”

  云晓咬着嘴唇,一把拉住身边的网管。

  “网管大哥,要不我给您打工还钱吧,我不要工资,就给口吃的就行,你帮我把账平了,我保证能还上……”

  网管一脸离谱的看着云晓:“疯了我们找你打工?”

  “没钱?好呀,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钱!”

  说着那光头一拳便挥了下来,砸的云晓眼冒金星。

  四周小弟也叫骂着围上来踹,云晓在地上被揍得直打滚,而不远处还在打游戏的人纷纷探头看。

  大家见这群人看着像是混社会的,又默默坐了回去。

  云晓原本骨头就隐隐作痛,此时混合着四周迎面而来的拳头,感觉整个人都意识不清了。

  就在这时,网咖大门被人推开,吹进了一股冷风,云晓蜷在地上被吹的抖了一下。

  混乱的叫骂声中,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开台机子。”

  云晓意识迷离间,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那群人根本没搭理身后进来的人,继续手脚并用的往云晓身上招呼,云晓挡住额头,微微眯着眼,看到杂乱的皮鞋间,一双黑靴停留在收银台旁。

  收银小妹恭敬道:

  “陆先生,您的机子开好了,还是之前的vip预留房间。今天圣诞节,店里给您准备了圣诞蛋糕。稍后会给您沏壶茶一同送过去,您要普洱还是铁观音?”

  那人没回答,云晓感觉身上的疼越来越麻木,逐渐失去知觉之际,那个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喂,110吗,星火路十一街W网咖,有人聚众斗殴,人数?我看看……一个,两个三个……”

  嗯?

  说着,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身上的拳头停了。

  云晓睁开眼,见原本围着自己的人,全都走向了那个收银台前的男人。

  旁边网管见势不妙,赶紧上来拦。

  “哎哎哎,这不是陆老板吗,别别,多大点事,千万别报警啊……”

  那男人没理他,视线扫了全场一秒,继续对手机里讲道:

  “一共七个人,被打的是个小女孩,我吗?我姓陆,对,陆北希。手机号就是这个……”

  云晓撑着一口气抬眼看去,这人还真报警了?

  警察来了,查到自己的身份岂不是又要把自己送回那吃人的孤儿院?!

  想起那孤儿院里见不得光的事情,云晓心头一慌。

  孤儿院的院长手眼通天,即便警察去了他们也能伪装的很好。

  不行,得赶紧跑!

  云晓拼力挣扎着想起来,却浑身巨痛,一丝力气都没有。

  眼前光头上去抓起那男人的领口。

  “你小子找事是吧?还报警?这死丫头是个小偷,盗刷我卡刷了一千多!你他妈在这充什么好人!”

  云晓透过人群,看到那人身形高挑,披着一身纯白大衣。

  白色大衣……

  云晓目光一暗,不会这么巧吧,难道是他?

  完了,这种情况要是自己跳出来卖号还涨价,他能同意吗?

  她本来还想坐地起价,眼下被他看到这一幕,怕不是还要坐地降价吧。

  云晓只觉得浑身疼痛阵阵袭来,连带着脑仁都疼了起来。

  他闻言,下颚微微仰起,清冷的眸光随即扫了过来。

  他似乎对目前以少敌多的状况毫不在意,甚至被光头抓着领子的时候,眉头都没皱一下。

  似乎察觉到云晓探究的视线,男人目光下敛,云晓却下意识别开了眼。

  许久,男人缓缓抬起手,分明的指节发力一扣,竟直接将光头的手指头一根根地从自己领口掰开。

  “有事好说,别伤人。”

  光头也被男人淡定的反应搞得有点发怵,看这人打扮和气质,不像是好惹的样子,光头悻悻得后退几步:“行,那你说,怎么办?”

  那男人看向收银台小妹。

  “她刷了多少钱都记我账上,蛋糕打包,再泡一壶菊花茶送给他们,消消火气。”

  云晓闻言惊愕的抬起头。

  收银小妹闻言也愣了一下,她看了一眼网管,网管心说真是走大运了还有人能买单平息这事儿,立即朝她瞪眼。

  “愣着干嘛,快去办啊!”

  收银小妹赶紧利索的操作电脑。

  那个光头看他把钱赔了,还请自己喝茶,这才气顺了点,他扭头踢了一脚还在地上的云晓。

  “算你这死丫头走运,网管,去给我们哥几个也开几台机子,今天真够晦气的。”

  “今天的网费全由店里出,不走您账,真是不好意思了哈!”

  那网管讨好的哄着几人远去,回头见云晓还在地上趴着,赶紧拎起她。

  “走大运了你啊,还不赶紧滚!”

  大门再次被打开,云晓像被丢垃圾一样直接被丢了出去。

  猛地被摔在冰冷的地面上,云晓被寒冷的空气刺的一激灵。

  她刚从化了雪满是泥水的地上缓缓爬起,没一会儿,就听大门吱呀一声再次推开。

  云晓下意识蹲下抱住头,意料中的拳头没落下来,却见到那双黑靴出现在面前。

  云晓抬头看去,是刚刚那个人。

  陆北希低头打量着云晓,云晓抬头呆愣的看着他。

  面前这个人精致的衣领被光头揪的有点皱巴巴的,时刻提醒云晓刚刚发生了什么。

  网咖大门外,到处霓虹闪烁,一片片雪花落下,街头还在放着欢快的圣诞歌曲。

  两个人如同静止了一般站在原地沉默着。

  这一瞬间,那一身刺目的雪白大衣与满身泥泞的云晓,仿佛两个世界的人。

  陆北希目光扫过云晓一身泥泞脏兮兮的灰色帽衫,似乎以为她怕自己,陆北希只好将纸袋放到云晓面前的地上。

  “他们不会再找你麻烦了,外面冷,快回家去吧。”

  说完他环顾四周,又低头看了眼手表,再也没多留,转身推开门走进了网咖。

  云晓见他走了,这才动了动,她低下头赶紧拉开纸袋子一看,竟然是巧克力蛋糕。

  这就是刚刚那个收银小妹说的圣诞蛋糕吗?

  云晓搓了搓双臂,看着漫天大雪,拎起袋子一瘸一拐的在街上走着。

  刚刚他是在找自己吧?

  云晓嘴角一扯,自己这样的人,他还会交易吗?

  这一次,云晓为了脸面,失去了一份可观的收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