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轮回荣光
无限轮回荣光

无限轮回荣光

九四或跃在渊

诸天无限/无限

更新时间:2024-03-31 14:31:02

重振中洲队荣光,吾辈义不容辞! (活过生化二就算成功) 文艺复兴式的元祖无限同人,也不多说啥了,文字上见真章罢。 (作者是个玻璃心,见不得喷,不喜右上点×,APP左上退出)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完本感言

第一节·苏醒

  水。

  无穷无尽的水。

  水覆盖了躯体,填充了肺腑,死亡本应早早到来。却并没有伴随那致命的窒息。

  ——我还没死……还活着

  ——我……正泡在水里?

  知觉被冰冷所覆盖,而压强的变化随即映照在感知之中……躯体正在上浮,正在跃升,正在从低处抵达高处,正在从里侧抵达表面。

  ——我在上浮?为什么……为什么在上浮?我不是在马路上……

  好烦躁……

  上浮的速度越来越快,失重和失速的感觉同时到来。耳边逐渐传来繁杂的噪音,像是无数追逐者的呐喊,又像是行驶的列车正在轰鸣。

  冰冷,抖动……

  声音稳定了下来。姜玉在这一刻知晓自己正处于一辆货车,卡车,列车……或者别的什么高速在地面运行的交通工具上。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四肢,感觉到了皮肤。感觉到了风的触感,感觉到了心脏的跳动。

  ——眼皮好重……得醒来……我这是在哪?

  “……你是这次的人中资质最好的一个。”——有一个声音传来,忽远忽近,带着饱经风霜的成年男人特有的沙哑。

  有点熟悉的感觉。

  “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健壮,带着一点迷茫,语气比较礼貌,像是个白领。

  ——白领……?

  吸气声。

  “仔细想想,主神应当已经把一切都植入了你的大脑。”

  ——主……神?

  念头是一个钥匙,它开启了一道门户。当思索开始的时候,信息的洪流便也同步地在认知深处爆发绽放。

  无穷世界,无限战争……在轮回的生与死中,渺小的生命将得以升华。跨越那无尽的伤痛和战火,即便是神祇和魔鬼也将俯首称臣……

  知识,文字,记录,图像——巨量的资料在脑海中回滚,川流不息,而只要是对心理学稍有涉猎之人,都将知晓这种现象绝非梦境可有。

  已经可以确定了,已经可以证明了。这个世界就是【无限恐怖】的世界,而自己正作为不请自来的乱入者,参与到了最初始的环节。

  ——搞……什么鬼?

  ——这都2202年了,还来这种老掉牙的古典穿越?

  ——我是谁笔下的人物吗?还是哪个高维叙事者弄出了一条新奇的世界线?

  无限,无限恐怖的世界观与众不同。在最初始的剧情中,作者设定了正面者和反面者两个高维叙事者,而在无限世界——主神空间这个平台中的一切变化衍生——都源自于这两位高维叙事者之间的冲突博弈。理论上说,在这个故事中出现的任何人物,都无法逃离这两位高维叙事者的拿捏,就像是一群可悲的傀儡一般,出演着滑稽的戏剧。

  当然,这是早期的设定。而伴随着那位原作者在新作中增加的诸多补充,两位高维叙事者也已然变成了两枚‘世界’碎片。而‘无限恐怖’的剧情也分散出了诸多类似于平行世界线一般的‘偏转态’展开,而某些神棍角色的逼格也越来越高,设定也铺得越来越大并且也越来越散。

  姜玉的内心激荡着,如果是穿越到其它的——哪怕是更古典的斗气风狼位面中——他都不会有这种自己是‘笔下人’的感觉。然而问题就在于,无限体系中还真就有这种玩意,并且安排起来还非常随意!

  ——妈的,把我塞到这鬼地方,还不如让我去隔壁40k当屁精!至少屁精还能够WA

  GGGGGGH一把……还是说这是什么整蛊节目,因为我平时看了太多无限同人?

  ——我倒希望这次真的是被人整了啊……淦,如果真的有正面者反面者,我岂不是当场就突出一个寄?就我这智商,怎么都做不到像是那些同人主角一样瞒天过海……说不定再过一会儿,我就会被‘作者’随便的杀掉了也说不定!

  ——可我还他妈的不想……不管了!WAGGGGGH一把!反正总归要凉,不如先他妈的爽上一把再说!

  而下一刻,姜玉猛地睁开眼睛。像是个刚刚从噩梦中醒过来的人一般,发出声嘶力竭的尖锐咆哮。

  “姓张的你知不知道你那本宝贝书被人偷了那人还是你兄弟!你不信我你接下来有得是坏事情撞上头!!!”

  全场寂静。

  ——真……真他妈刺激……

  姜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说出‘姓张的’,而不是‘张恒’算是他在开口前最后一瞬间的灵机一动。他看见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而在距离自己大约三五米远的那个地方,一个嘴上叼烟的刀疤男和一个健壮白领在他的视线中格外清晰。

  列车之外,高速掠过的地下隧道拉长成连续的光影。

  ——干,还真是无限恐怖……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话已经放出去了,要是真的有正面者反面者什么的。接下来要么杀我,要么救我。但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再当个路人小角色了……但如果没有……谁会在意一个新人刚醒来时吼出的梦话呢?

  ——干!我他妈的是不是忘了张杰也姓张……

  脑袋里刚有了这个念头。

  下一刻,额头和身体,便一起感觉到了冰冷。

  枪。

  冰冷的枪。

  冰冷的沙漠之鹰,枪口顶在姜玉的脑袋上。

  “看得出来,你在来这里之前,经历了糟糕的一天。”张杰猛地拉近了他,一只手便提着姜玉的领口,把他从半坐的姿态拖到站立。

  “但是,能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这样。”张杰转了个枪花,将不知从什么时候从衣服里掏出的沙漠之鹰插回腰带上。

  “就算是做梦也要管好自己的嘴巴和手,如果你想要在这活下去,这便是忠告。”

  “最后,我叫张杰。下次再说……这一类话时,别对着我。”

  姜玉僵直地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口嗨归口嗨,但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张杰会扣下扳机。

  ——他……他妈的。我,我这是被当做立威的对象了?

  身后,几个才醒来的新人噤若寒蝉。原本应当享受同款待遇的小胖子,如今安静得像是一个乖巧的鹌鹑一样。

  一只宽厚的手突然拍上了他的肩膀。

  “嘿,伙计。回魂了。”健壮的白领青年笑呵呵地搭住姜玉的肩膀,一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香烟出现在青年手上。“要不要来一根,放松一下。”

  ——我,我刚刚差点——

  “我大学没毕业……”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拒绝的举动。姜玉无疑是一个好学生,抽烟喝酒啥的他是一样都不靠。

  而青年见他不要烟,便也没继续劝。而是自顾自地点起烟,重重抽了一口,吐向没人的旁边然后掐灭。

  “哈,大学啊。怀念的日子……被弄到这地方来也算是我们倒霉。我叫郑吒,上了几年班了。兄弟,怎么称呼?”

  “姜玉。生姜的姜,玉石的玉。”

  “姜~玉,好名字。刚刚那位大哥应该没有恶意,你注意到了吗,我们在这里闹出这么多动静,那几个外国人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姜玉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那是主神护罩的隔断效果。在护罩失效之前,这里的一切动静都不会传达给外界。

  ——主神护罩……

  姜玉冷静了下来。他向郑吒点点头,举手表示自己没有事。而下一刻,他便轻易地挣开了郑吒的手,走向那几个正在整理枪械的安布雷拉雇佣兵。

  ——我活着,没有被灭口,也没人对我所提到的‘姓张的’感兴趣,看来,要么正面者和反面者皆不存在,要么……我还有一段观察期。

  ——以及……呼,刚刚那下子还真刺激。不过要是再来一次,我肯定不会再脚软了。

  姜玉想到,他觉得自己这想法可能有点危险。但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反而对这种情况有些期待。

  该说是脑袋有病呢,还是闷骚呢——姜玉感觉自己应该是闷骚。毕竟他一个正经大学生,平时不开黑,不把妹,不泡图书馆反而天天看小说,那内心必然是要在闷骚和中二间二选一的。而他选择前者,所以就是闷骚。

  而且……

  ——我知道太多了啊……就算正面者反面者什么的真的不存在。这主神空间里也有太多东西可以乱杀我了。谨小慎微地苟命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和郑先生抢队长夺权什么的,更是要归类于不自量力。而等到楚先生来后……我觉着我要么被耍得团团转,要么就是哪天突然去当炮灰的命。

  ——没办法,普通人的自知之明,我还是有些的。

  所以……

  姜玉走到雇佣兵的队长面前,他已经靠得足够近。

  ——在完蛋之前,多尝试一些新东西。岂不比苟到无路可逃时黯然离场要强?

  他抬起手,戳向佣兵队长的鼻子。

  而下一刻,姜玉的手指便像是戳入一团果冻一般凝滞在空中。而以手指的接触点为轴,一道金色的波动,环绕着主神的光罩转了一圈。

  “能量护盾,了不起。”姜玉咂了咂嘴,表示赞叹。

  而这毋庸置疑的证据,更是让其它的新人们惊叹不绝。

  倒是省了张杰不少时间——他看了姜玉一眼,轻轻地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表达厌烦,还是赞赏。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