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犹怜是盟主
我见犹怜是盟主

我见犹怜是盟主

月出云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4-01-26 16:29:22

姜画角是伏妖师,却披了妖的皮囊,成了胆小如鼠、动辄流泪的朏朏妖。 * 在烈狱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她誓要拉着虞太倾同归于尽。 虞太倾:说好的胆小如鼠呢? 画角一把推开他,捂眼尖叫,怕怕。 虞太倾:??? 我的脸比烈狱还可怕? * 暗地里诛妖,她玉指拨弦,伏妖曲奏得妖物生不如死。 妖:说好的动辄流泪呢? 画角望着赶来的众人,收招藏起琵琶,将事先收集好的露水滴入眸中,哭得涕泪交加。 妖:??? 为什么死前让我看这个? …… 那年九绵山上,虞太倾最狼狈无助时,遇到了姜画角。她夺了他的吻撩了他的人,逃之夭夭。 其后,她换了张脸赖在他身边。 她对他笑靥如花甜言蜜语,哭起来也我见犹怜,有事黏他没事也黏他。 他知她心有所图,冷眼旁观,却不知心已在不知不觉中沦陷。 直到有一天…… 她孤袖揽月,单刀伏魔,闯摄魂阵,一双素手,一把琵琶,杀得天地变色。最后,她伏妖刀回指,对着他冷冷一笑:伏诛吧!妖孽! 哦呵,他终于知她所图为何,却也——痛不欲生。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331章 尾声

第01章 借脸

  张二花不过是弯下腰采了株草药,再起身时,天光已暗,朔风卷着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而下。

  自煦暖的春日至隆冬,不过一俯仰间。

  手中刚采下的龙胆草肉眼可见地冻结,寒意自四面八方袭来,适才还嫌厚重的春衫,这会儿裹紧了也不足以抵御寒冷。

  明明是晌午,天色却诡谲如夜。

  张二花脑中忽然浮起阿娘常说的那句话:天色有异,妖物出没。

  她慌忙提起药篓,向山坳外跑去。雪花癫狂飞舞着,犹如迷路的白蝶儿,扑到脸上,冷意沁人。

  忽然,“咣”一声巨响,什么东西自山崖上跌下,砸落在她身前不远处。

  张二花猛地顿住脚步。

  山坳里雪落无声,一片死寂,唯有她的心跳声,急促而慌乱。

  那是一辆马车,镶金饰玉,可惜已经散架了。车夫和一名仆妇摔落在地,生死不明。

  九绵山距京城阑安城不远,一些京城贵胄都会在山中建别苑,闲时来此游玩。听闻,静安公主近日要在山中别苑开桃花宴,想来,这辆马车的主人便是前来赴花宴的。

  张二花着实不懂世家贵女的浪漫,只道桃花固然好看,可也不能当饭吃,驱车数里前来赏花,大可不必。

  如今车翻人亡,图什么呢?

  她这般想着,正欲绕过去,忽见倾翻的马车车帘一动,一名华服女子自车中钻了出来。

  形容虽有些狼狈,张二花还是看傻了眼。

  这便是阑安城的大家闺秀?

  那张脸毫无疑问是美的,但吸引张二花的,却是织锦华丽的服饰、精雕细琢的簪环,还有鞋面上的珍珠,闪耀着晃瞎眼的光芒。

  不过,为何她竟毫发无伤?

  女子看到了张二花,惊得花容失色,颤声问道:“你……你是谁?”

  张二花正不知如何答话,不远处有一点灯光亮起。

  那亮光犹如鬼火,穿透雾气摇曳而来,让张二花心头平添惧意,忙避到车厢后。

  亮光渐近,张二花看清,那是一盏风灯,银红色细纱面,映出的光也是淡红色的。提灯的是一个红衣女子,她的脸隐在暗影里,看不甚清眉眼,但灯后的身段风流袅娜。

  “可要我相助?”提灯女子问。

  极美的嗓音,慵懒中带一丝清寒。

  风灯摇曳,光影流转,映出女子半边脸庞,美得不似凡尘女子。她像是话本中的狐女,又如屈子笔下的山鬼,天生三分妖气三分鬼气,余下四分,大约就是清气了。

  至清至妖,在她身上融合得如此丝滑。

  荒山野外,幽魂般出现的女子,又不是山里人,张二花不敢再想下去。

  提灯女子向前伸了伸灯杆,朦胧的光晕映在华服女子的手上。

  玉指纤纤,宛若白瓷雕琢般细腻,这样一双手,张二花看了不免羡慕。只是,葱白的中指上,却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红线。

  提灯女子吃惊地蹙眉,伸指欲要抚上红线。

  “你……你要做什么?”华服女子吓得不轻,以袖掩住手指,后退两步靠住车厢,稳住一直在打颤的身子。

  “你这张脸已被妖物看中,马车跌落山坳,他们都受伤,偏你无事,便是妖物所为。”提灯女子瞥了眼昏迷不醒的车夫和仆妇。

  “你……你浑说,怎……怎会有妖?”华服女子颤声说道。

  提灯女子淡淡的目光瞥过去,嗓音清寒:“若无妖,你手上的红线又是谁牵的?”

  红线?

  华服女子低头看到红线,用力去扯,却发现红线似是黏在了她中指上。

  “这是什么?为何取不下来。”

  提灯女子不语,只上前一步,抚上女子手指,一道白光闪过,那道红线竟挪到了提灯女子手指上。

  她低语:“你这张脸,我暂借一用,你可愿意?”

  张二花只觉一股寒意自脊梁骨升了上来。

  脸……脸也能借吗?

  她长于山林,儿时最爱到山里疯跑。阿娘为了让她不到山里去,常给她说一些鬼话,什么狐妖魅人、小鬼抬轿、妖怪画皮……

  她因从未见过,对阿娘的鬼话半信半疑。可今日,她怎么觉得提灯女子就是画皮妖,是在骗华服女子的脸。

  张二花躬腰缩肩,悄然后退,忽听得华服女子一声惊呼,张二花吓得脚下一崴,整个人扑倒在雪地里。

  一角绣着雅丽花纹的绯红裙裾飘然而至,提灯女子已然站在她面前。

  张二花吓得埋首在雪中,不敢吭声。提灯女子的声音飘来,问了一句让张二花越发胆寒的话。

  “小丫头,这山里,可有模样俊俏的郎君?就是那种模样极好,与那位小娘子一看就很般配的。”

  啥?还要找模样俊俏的郎君?

  张二花拼命摇头:“没……没有……”

  这也是实话,山间村落皆是粗汉。

  提灯女子失望地哦了声:“小丫头,既是都看到了,还不去唤人来救她们,自是少不了你的好处,倘若不救……”她俯身,伸出纤细的手指,挑起张二花的下巴,眼波轻转,“你这张脸,我瞧着也不错。”

  张二花吓得一迭声答应:“我救,我救,我这便回村让阿爹阿叔们过来救人。”

  提灯女子这才满意一笑,放开张二花,转身离去。

  雪地上留下两行脚印,许是鞋底上有花的绣纹,踩在雪地上步步生花,比过年时,张二花阿娘剪的窗花还要好看。

  张二花却无暇欣赏,跳起身来向村中奔去,仓皇间掉了一只鞋,刺骨的冷意透过布袜钻入脚心。

  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其实,她只晓得提灯女子很美,模样却没看太清,但华服女子的脸,她却看得清楚明白。

  方才,提灯女子挑起她下巴那一瞬,她看到,她的脸已然换成了华服女子的脸,清丽温婉。然而,那双好看的眼眸深处,却好似藏了一个晦暗不明的世界。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