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神话:大唐
黑神话:大唐

黑神话:大唐

独孤欢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4-03-11 09:56:44

新书《神佛竟是我自己》已发布,求兄弟们支持~ 大唐初年,仙佛已死,妖魔乱世。 一本《荡魔天书》,让李道玄斩杀妖魔可以获得灵丹妙药、法术神通。 二郎天眼,如来金身。神霄五雷,法天象地…… 从贞观到天宝,他是李世民亦师亦友的国师,是武则天苦苦追寻的仙尊,是李隆基御笔亲封的神威至圣无上降魔天师,是杨玉环…… 大唐烟云三百年,谱写一代天师传奇。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新书《神佛竟是我自己》已发,求支持~

第一章 彭祖谷仙卧引功

  贞观初年,大唐洪州,新阳县,小砂村。

  傍晚。

  “三位法师,请进棺材里吧。”

  小砂村中最有钱的王财主拱手说道,脸上笑眯眯的,活像一只成了精的黄鼠狼。

  在他身后,除了家丁奴仆外,有三个模样打扮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人,分别是一个老和尚,一个老巫婆和一个年轻的道士。

  年轻道士名叫李道玄,虽然身上的道袍有些破旧,但难掩俊朗的容貌和挺拔的身姿,长发梳成道髻,用根木簪扎着,目光湛然明亮,颇有几分清雅出尘。

  他来自后世,因为一本名为《荡魔天书》的古籍穿越而来,成了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小道士,以捉鬼除妖为生。

  是的,这个世界虽然是大唐贞观年间,却有着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妖魔,对此李道玄倒也很快接受了,毕竟他脑海中的那本《荡魔天书》,就是最不可思议的存在。

  此时,李道玄看着那三口阴森森的棺材,眉头微皱,退至众人身后,没有先选。

  其实他也知道,因为年龄的原因,这里的人并不是多么看重自己。

  与他相比,长须白眉的老和尚和那个脸上涂抹着神秘图案的老巫婆,卖相就可信多了,让人一看就觉得专业。

  老和尚扫了一眼李道玄,呵呵一笑,道:“小娃娃,你才几年道行,也敢捉榜来降妖?”

  说着他昂首挺胸,神情自若地躺进了最左边那口黑色的棺材中,还伸了个懒腰。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家丁们将棺材盖上的那一瞬间,李道玄似乎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紧张?

  老巫婆四下打量了一翻,没有先进棺材,而是先小心地掏出一个骨灰坛子,放在院子中的东南角,念叨了几句听不懂的咒语,这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骨灰坛子突然剧烈颤抖了起来,然后又慢慢恢复了平静,仿佛是在回应老巫婆的话。

  晚风袭来,带来一股逼人的寒意,从人的尾椎直冲头皮。

  看到这一幕,王财主和他的家奴们纷纷后退几步,有些不敢看那个老巫婆。

  老巫婆冷笑一声,也不说话,镇定地走进中间的那口棺材中,闭目躺好。

  家丁们在王财主的催促下,才小心翼翼凑上来,将棺材盖给盖上。

  然后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望向李道玄。

  李道玄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了门口,面对众人的目光,他淡定一笑,默默将记好的逃跑路线在心中复原一遍,然后走向最后一口棺材,躺在里面。

  棺材并不大,李道玄躺进去空间刚好,仿佛是量身定做一般,就是有股霉臭味,以及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随着棺材被缓缓盖上,光线一点点消失,到最后陷入彻底的黑暗。

  在几声闷响过后,外面的脚步声也迅速远去,周围的一切仿佛陷入了死寂,只剩下李道玄自己的呼吸声。

  他运转微薄的法力,凝聚到双目之中。

  下一刻,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四周变得清晰起来,当李道玄的目光扫过头顶时,突然停住了。

  他目光一凝,因为在头顶的棺材盖上,有着许多干涸的血痕,那是被人用手指抓出的痕迹。

  李道玄推了推棺材盖,纹丝不动,宛如磐石。

  月上中宵,这座漆黑的小院中,静静摆放着三口棺材,而棺材板上,都被压了一块四四方方的大石头。

  ……

  王财主回到家中卧房,遣退众人,然后打开墙壁暗格,露出一个被供奉的神像。

  那神像青面獠牙,背生双翅,看起来凶神恶煞。

  王财主取出三根血红色的香,点燃后插在香炉中,叩拜道:“祭品已备好,请尊神品尝!”

  “望尊神继续保佑我王家,财源广进,大富大贵!”

  ……

  确定了自己被困在棺材中,李道玄却也并不是特别紧张,他闭上双眼,脑海中一本古书大放光明,封面处有四个古篆。

  荡魔天书!

  这是他的金手指,也是这本书,让他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了这个妖魔横生的大唐世界,并且还获得了一些降妖除魔的本事。

  只要斩杀妖魔鬼怪,便能获得相应的奖励,从穿越到现在已经过了近半年,现在的李道玄,也算是有了些手段。

  他手捏道印,屈膝,挺腰,心沉深谷,守静去念,全身肌肉彻底松弛,整个人柔软的仿佛一团棉花。

  李道玄的呼吸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慢,悠长如冬眠之蛇,就连心脏的跳动也越发缓慢。

  “取坎填离,盗天欺命,运南方离宫之火,以炼北方水中之金……”

  李道玄在心中默念口诀,这门功法名为《彭祖谷仙卧引功》,是他穿越后开启荡魔天书时所赠,据说乃是那位活了八百岁的彭祖所创。

  也正是这门功法,才让他修出了法力,有了安身立命的本事。

  渐渐地,李道玄体内浮现两股气流,一股经过心脏,变成温热的心火之气,对应口诀中的南方离宫之火;一股经过肾脏,变成温凉的肾水之精,对应北方水中之金。

  两股气息于丹田口龙虎交汇,阴阳相济,化为一缕精纯的法力。

  乾坤交媾罢,一点落黄庭。

  新修炼出的法力连同李道玄之前的法力一块,汇成一股细流,撞向下丹田。

  然而下丹田的入口堵塞,宛如一座石门,横亘其间,任由李道玄的法力冲撞而纹丝不动。

  睁开眼,李道玄眼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修炼小腹处就隐隐作痛。

  荡魔天书虽然将这门功法的修炼经验都灌输给了他,但李道玄是道家门外汉,或许他在不自觉中犯了什么修炼的忌讳?

  看来等有空了需要找专业的道士去请教一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寂静的四周隐隐响起呼啸的风声,凄厉如鬼哭,让人毛骨耸立。

  与此同时,响起老和尚惊恐的呐喊。

  “快放我出去!”

  “我是骗子,我根本不会降妖!”

  “我就是想骗点钱……”

  “走开!走开!你是什么怪物!”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老和尚的声音戛然而止。

  李道玄眼中精光一闪,迅速掏出一张符篆,手捏印诀,心中默念。

  “音女六丁,护我其身,旸男六甲,护我其魂,急急如律令!”

  下一刻,李道玄手中的符篆化为一道金光,遁入他的体内,让他剧烈跳动的心脏终于有了些安全感。

  这是六丁六甲护身符,使用后在受到妖邪攻击时会自动触发,目前以李道玄在这道符上的造诣,只能维持一刻时。

  但李道玄还不放心,他继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六丁六甲护身符,一连使用了十张,才停了下来。

  毕竟活着才能有输出!

  这时,他隐约听到,那老巫婆的棺材也被打开了,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仿佛有鬼婴在哭泣。

  李道玄手捏符篆,不再是护身符,而是威力极强的五雷符,符纹极其复杂,十分难画,他也没有几张。

  他没有立刻出手,那老巫婆看起来有些本事,不如让她先消耗一下妖怪的体力。

  但仅仅是过了几个呼吸,老巫婆便发出一声惨叫,再也没了动静,鬼婴的哭声也不见了。

  李道玄脸都黑了。

  他现在有点搞不清,到底是队友太弱,还是妖魔太厉害?

  然而没等他多想,李道玄的心开始快速跳起来,因为他清楚地听到,有个脚步声停在了他的棺材前。

  棺材盖,正在被一点点推开……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