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宦官
无敌宦官

无敌宦官

真与幻

玄幻/高武世界

更新时间:2022-09-20 12:45:00

昔日夏国战神李西风功高震主被陷害身死。

一觉醒来,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成了扬武大陆上的一个目盲乞丐,身份还是一名潜藏民间的杀手。

前世受到的教训告诉他,不要做好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于是江湖上一位臭名昭著的大反派就出现了。

正值他春风得意时,猛然发现前世杀他之人,他最喜爱的师妹,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当师妹带着滔天正意又一次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他该怎么办?

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李西风咬牙切齿一刀!

没想到吧,他进宫做了太监。
本书杀伐果断,该出手时就出手,男主很无情,不脑残,毕竟爱情不能当饭吃。感谢诸君收藏。支持!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章端倪

第一章楔子之疏林竹海

  夏国,暑月,暑日,疏林竹海。

  天空灰蒙如同被一块抹布遮住,有风,微微的风,但更多的是闷热。

  这种闷热如同被人掐住脖子,身体被压制的难受。

  时间为午后,疏林竹海,稀疏的几颗大树,被一望无际的翠竹包围。

  到处绿意葱葱,仔细听还能有水流的声音,闷热的天气让竹海内的草儿都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头。竹海内比外边更觉得闷热。

  “轰隆!”

  大地似乎颤抖一瞬又恢复平静,一股微风透过竹子缝隙在竹海内转了个圈又静静消失,像是从未来过。

  一瞬间的凉爽让翠竹都舒服的抖擞起身子的叶子,哗啦啦的声音如同是赞歌又像是饥渴的催促:“再来点风,还没过瘾就完了。”

  看来不止人类感觉闷热,竹子,小草都是一样的体验,只是可惜它们不能言语,只能用特殊的行动表达。

  “铛铛铛!”

  一阵刺耳的金铁碰撞声传来。

  “噗噗噗噗噗!”

  频繁急促的脚步声带着一阵风自竹海穿梭而过。

  “呲!”

  一道锋利而速捷的光线从身后蔓延,一颗颗翠绿的竹子应声而倒,平滑如镜的切口遗留着一丝丝竹子体内的水儿。

  随着竹子倒地,三四道人影从它们身边急驰而过,话语在空中残留:“李西风是真能跑!”

  “放心,他身上有伤,跑不了多远。”

  “嘿嘿嘿,更何况,咱们还有她呢。”

  “他往小溪那边跑了,快追!”

  风起,落叶不知几许,竹海外灰蒙蒙的天空一道白练稍瞬即逝。

  一位背着药筐,头戴斗笠的老者抬头望着天空轻声道:“风起云涌,山雨欲来。”

  老者摇了摇头,缓步踏入竹海,在他身后,一蒙面白衣女子亦步亦趋:“师尊,师兄他?”

  老者如枯皮般的脸庞一凝,面色复杂难明:“清霜,你是他唯一的软肋。”

  白衣女子眼眶通红,有些难以置信:“师尊,难道师兄真的叛国了?”

  老者停下脚步,随即继续往前走,只留给女子一个略显萧索的背影:“事到如今,真不真,假不假,又有什么可争执的。”

  女子清霜痛苦的闭上双眼,泪水自清冷的脸庞滚落,她看着前方的师尊,曾经感觉能顶天立地的背影如今也被至高无上的王权压制,无奈充满着心田。

  老者停住脚步看向了泪流满面的清霜,他没有劝阻什么,苍老的脸庞抬头看向竹海上空,郁郁葱葱的竹叶让他的脸庞有些阴暗:“功高震主,真是可笑!”

  清霜痛苦的摇了摇头,无奈无助无力的感觉在两人身上浮现,清霜看向师尊:“师尊为何不向王上言明,师兄对大夏可是忠心耿耿。”

  苍老的眸子对上清霜红红的眼睛,疲惫的声音自师尊口中传出:“咱们天山派一千二百条人命,与西风一人相比,孰轻孰重?”

  清霜心如死灰,两人路过成片的断竹,看着光滑的竹面,一滴凝聚深红色的鲜血静静躺在一颗断竹之上。

  老者叹气:“这是本命精血,西风应该撑不了多久,清霜,或许,或许用不着咱们了。”

  清霜没有回答,她沉默着看着那一滴殷红,这是她师兄李西风的血液,看着它,清霜似乎看到了昔日青衫少年。

  回忆在脑海中走马观花,清霜淡淡的笑意挂在了嘴角,老者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去,清霜洁白的手掌轻轻触碰着血滴,如水,印在手掌。

  “蓬蓬蓬!”

  一阵激烈金铁之声震颤竹林,

  “轰隆!”

  溪流汇聚的净水被强大的外力控制着轰隆作响。

  风,让竹林飒飒作响,空气更加压抑。

  “砰!”

  空旷之处,溪流之上,一道青衣昂然而立,长发披肩,面色英伟,双眼狭长威严直视。

  在他对面四个不同年龄的男子御风站立,年龄不同,相貌不同,身材不同,但杀气相同。

  青衣男人左手负后,右手轻旋,溪流之水如同水龙乘风而起汇聚到男人手中。

  “李西风,快随我们回去见夏王,方可免你一死。”

  青衣男人嘴角流出一丝乌黑血液,冷笑一声言道:“免我一死?真是可笑,想我李西风为夏国征战一生,任劳任怨无惧无悔,却落到如此地步。”

  他看向对面四人问道:“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堂堂夏国四位护国长老,竟然会在酒中下毒,如此下作的手段让李某佩服的紧。”

  四人中一白发老者笑道:“西风,莫要动气,现在夏王正在调查是谁在酒中下毒,你消消气,随我们回去。”

  竹叶声更响,李西风手中的水球飞速旋转:“大长老说得好,此毒乃是散功散,这个贼人可真是会下毒,满朝文武无一人酒中有毒,偏偏只毒李某一人。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大长老刚要开口,李西风继续道:“大长老可曾听闻贼喊捉贼的典故!”

  “蓬!”

  水球携溪流之势飞掠当空!大长老眉头一皱,四人当即分散躲过一击。

  二长老脾气暴躁:“李西风!大长老给你好生说话你不听,真当是给脸不要脸!”

  三长老附和道:“你已身受重伤,随我们回去,可免你一死!”

  李西风不屑一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李某巅峰时,你们四人可曾如此叫嚣,一群跳梁小丑尔!”

  “三位哥哥莫急!李西风已中散功散多时,他越动功,就会废的越快!先让他叫嚣一阵,待发作时再看他!”

  李西风眸子看向身材瘦如枯竹的四长老:“四长老好智慧,不知你是在自夸你们四人,还是有些看不起李某,你觉得就凭你们四人的实力,能撑到我散功之时?”

  四人脸色难看,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他们惊疑不定的看着李西风,这位是让全夏国武者都仰望的男人,中了散功散还能发挥出平常的实力吗?

  李西风摇头,英伟脸庞平静而坚毅:“看来,你们还是对力量一无所知!”

  说话间,竹林飒飒作响,灰蒙的天空变的漆黑,风,不知所起。

  所有虫鸣,蛙叫,蝉声全部消失,夏国四位长老惊恐的发现,他们四人如同进入了一片陌生的空间,这里漆黑一片,死寂而枯躁。

  大长老脸色难看神色不安,他打量着四周:“这是域!这是李西风的武道领域!”

  另外三位脸色一变,四长老嘴唇哆嗦:“他居然突破到了领域境界,这,怎么办!”

  脾气暴躁的二长老,三长老现在如同被霜打的茄子一样,俱不敢言语。

  他们四人位列夏国护国长老,本身都是武道顶尖强者,一直在这片大陆上镇压其他各国,可万万没想到,李西风竟然已经成为了领域境强者。

  整个天元大陆,李西风可谓是一枝独秀,四位长老脸色难看,猛然间感觉眼睛一阵刺痛,一道白光闪动。

  四人凝神,只见一身青衣的李西风缓步而来,四人眼神惊恐,白光伴随着李西风而动,在他身后,一道如魔似神的巨大背影将他包裹!

  大长老呐呐无言,李西风开口道:“四位长老,不知可有信心等到李某散功之时?”

  四长老明知已经落入领域之中,心中惶惶嘴巴仍旧强硬:“三位哥哥!咱们都是巅峰境!对上他一个半废的领域境,也算是半斤八两!”

  三长老深呼一口气:“他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此言一出四人眼睛一亮,快速接近李西风,李西风摇头笑了笑:“不知死活!”

  “破魔掌!”

  “明王刃!”

  “虎兵之怒!”

  “水漫千山!”

  李西风双手紧握,微微闭眼中披肩长发飘扬而起,背后巨大黑影同样作态:“天魔乱舞!”

  “砰!”

  “砰!”

  “砰!”

  一道道黑影瞬间弥漫整个小小领域之中,四位长老纷纷跌飞出去!

  李西风睁开双眼,一双眸子已经成了漆黑颜色,如同夜色暗涌,难以形容的漆黑。

  双臂一振,李西风双手划破空间,身影如同轻烟袅袅消失原地,一瞬间化出道道残影,四大长老各自戒备,领域中传来淡淡的声音:“天魔巡城!”

  “噗!”

  四长老整个人被击飞,他的面前缓缓出现一道黑影,与此同时,三长老胸口血流不止染红灰色长衫。

  一个照面,李西风回到原地,四位长老各自败退,李西风咳嗽一声摇头苦笑,身中散功散,果然还是影响发挥,若是平时,三长老四长老就会被一击必杀。

  如今只是受伤,他的实力已经十不存八了。

  大长老面色通红,二长老以内力渡入他体内,大长老双手合十做僧状怒吼:“大光明!”

  一瞬间的的亮光充斥个领域,李西风也不阻止,只听得一阵密集而频繁的啪啪声。

  四位长老冲出了领域,李西风昂然立于半空,四位长老落于地上各个身负重伤。

  李西风轻抬手,片片竹叶飞掠半空,若漫天之剑,密集且锐利。杀机锁定,地上四位长老如同锋芒在背冷汗淋漓。

  “师兄!”

  一声轻悦声音让李西风停顿半空,大长老眼睛猛然一亮轻推了一下四长老,四长老看着旁边近在咫尺的清霜心中大定!

  “尔敢!”

  四长老在李西风的怒吼声中敏捷而快速的站起身来一手就捏住了清霜的脖颈。另一只手指向李西风:“哈哈哈!李西风!你看看这是谁!”

  清霜猛地一愣,她师尊刚想来救却被二长老封住穴道只能呆立在原地。

  李西风皱眉问道:“师尊,清霜,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清霜看着那一袭青衣,她面色苍白,心中复杂难以抑制,泪水滑落脸颊。

  这时李西风师尊开口:“你大胜归朝,紫霄殿中庆功宴时你伤了夏王,咱们天山派的一千二百名弟子被扣押囚禁,我与清霜没有办法只能逃出来,追兵四伏,无处可藏恰巧今日来到疏林竹海。”

  李西风皱眉,他本是中毒而逃出紫霄殿,可何时伤了夏王?随即一想,明白这是夏王的阴谋。

  这时大长老笑道:“西风,随我们回去,一切都会安然无恙。”

  李西风看向师尊:“那些同门如何了?”

  师尊摇头苦笑:“为师无能,护不住你那些师弟师妹,他们被囚禁于陪都之中,上次我与清霜悄悄打探,发现他们都身负重伤命在旦夕。”

  清霜通红眼眶透着疲惫疼惜,她开口,声音已经沙哑:“师兄,你为何要叛国?为何要行刺夏王,为何要让无辜的师弟师妹替你受过?”

  李西风昂然的身躯有些萧索,他没想到夏王如此狠毒,他看着清霜的眼睛,心中一痛,他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出口无言。

  这时旁边的师尊面色痛苦老泪纵横:“想我天山派名震天下,如今却断了传承!”

  此言一出,李西风心中痛苦,昔日在门派的种种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掠过。

  清霜定定的看着李西风,这个她爱了无数年的男人,从小时候学武,到如今的中年,岁月不断变迁,可她对他的心仍然没变。

  复杂痛苦的眼神让李西风心中惆怅,哪怕他已登临当今武学之巅,一个情字,仍然让他无法应对。

  “噗!”

  李西风嘴中吐出一口黑血,他的身形有些不稳,四位长老大喜,大长老笑道:“西风不必忧愁,只要你跟我们回去,夏王不仅会把你们天山派的人全部释放,你的毒,我们也会解。”

  李西风感受了一下体内,只觉得气息不稳,体内功力正在缓慢的被散功散消融,他看着笑意盈盈的大长老。

  李西风摇头一笑:“我知道你们的目的,只是没想到你们的心是如此狠毒,我李西风何德何能,让众多师弟师妹因为我而受此磨难。”

  他缓了一缓,看向清霜,伊人苍白的脸庞让他心中痛苦,自古情之一字最是伤人。

  李西风低头笑了笑,他用手轻轻拭去嘴角的黑血淡淡道:“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们,但你们需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大长老呵呵一笑,一张老脸竟然有几分和蔼:“好说好说,西风,你说说看。”

  李西风点了点头看向沧桑的师尊:“放出所有被你们囚禁的天山派门人。”

  四长老有些迟疑道:“这是夏王下达的命令。”

  李西风冷笑一声看向大长老:“都是老狐狸,就别在这里玩聊斋了。夏王要是想要我手中的东西,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

  他看向大长老:“如果我一时失手毁掉那件东西,大长老,你说是不是很可惜?”

  大长老忙道:“西风,莫要冲动,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说着他狠狠瞪了一眼四长老后又转头笑道:“放几个犯人老夫还是能做的了主的。”

  李西风看着他道:“那就麻烦大长老千里传书吧。”

  大长老忙点了点头,从袖子中掏出书信写完就让二长老找信鸽放出。

  清霜看着这一切,不知觉间她师尊已到了她身边,清霜扭头看了一眼师尊,师尊苍老的脸庞非常坚定,眼神深邃的让清霜不敢直视。

  清霜眼中有困惑,有挣扎,大长老似无意般瞥了一眼师尊,两个老者之间不知觉的完成了一个眼神与点头。

  当大长老再转过来头时笑道:“西风,你看我做的如何?”

  李西风点头说道:“还有第二个条件。”

  他指着被四长老擒住的清霜道:“放了我师尊与师妹。”

  大长老笑道:“西风,放了他们可以,但那件东西?”

  李西风笑了一声:“只要你们放人,我就会把东西给你们。”

  二长老虽然脾气暴躁,但他并不是蠢人,他冷哼一声:“若是我们放人,你又反悔,又当如何?”

  想起刚才的交战,三长老道:“二长老说的没错,你若反悔,我们可打不过你。”

  李西风点头:“也罢,那咱们一手交人,一手交东西。如何?”

  四长老点头道:“理当如此!”

  说着他带着清霜往前走了几步,三长老则带着清霜师尊在后边跟着。

  几人到了跟前,李西风自手上摘下一枚古朴的戒指,戒指如同流沙般流淌在李西风手中,不时变化形状,颇感神异。

  戒指递给了大长老,清霜与师尊也回到了李西风的背后,这时大长老手中握着戒指大笑几声:“终于得到了它!”

  李西风也不理会他们四人的兴奋,开口道:“既然东西你们拿到了,希望你们遵守诺言。”

  大长老笑道:“西风放心,天山派的弟子绝对一个不少的放出,只是夏王有令,西风还是得需要跟老夫回京都一趟。”

  李西风皱眉:“东西你们都拿到了,我去不去无关紧要。”

  四长老嘴角划出诡异的笑容:“李西风,你可比这戒指重要,夏王点名让我们带你回去,你就算不回去,尸体我们也得带回去。”

  “什么?”

  李西风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后背猛然疼痛难忍,一股钻心疼痛让他忍不住捂住了左胸。

  他慢慢的回头,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泪流满面满手鲜血的清霜。

  “师妹?为什么?”

  比起身体的疼痛,李西风感觉自己的心更痛,他不明白,看着眼前伊人,清霜泪水不断滑落,颤抖的手抚摸着她朝思暮想的脸庞:“师兄,我也不想,师兄,只是你为什么要叛国?”

  “叛国?”

  李西风惨然一笑,体内黑血再次溢出,他没有在乎身上的疼痛,而且目光坚定的看向清霜:“师妹,你相不相信我?”

  清霜懵懵的看着李西风,她的脸庞苍白的无一丝血色,她神色迷茫不安,面对那道坚定的目光有些不知所措。

  明明自己很爱他,可偏偏还是伤害了他,因为什么?清霜避开李西风的眼光而看向了师尊。

  李西风拔出后背上的匕首看向了师尊:“师尊,这是为什么?”

  师尊苍老的眸子不敢看向这个曾令他引以为豪的大弟子,他叹气道:“西风,为师无能,不能护你周全。”

  李西风的后背血液开始弥漫,慢慢的浸湿了衣衫,他摇头苦笑一声转变话题道:“师妹这一刀真准,正中我功法的死穴。真不愧是天山派的高徒。”

  师尊苍老眸子通红,他哑着声音道:“夏王以权利压制天山派,除非交出你的尸体,门派才会平安无事,西风,莫要怪我。”

  李西风感觉自身力量不断流失,滴滴鲜血落于土地,青色衣衫上开出了鲜红的花儿。

  他看向了清霜,这个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小师妹,这个刚刚捅了他一刀的女人:“师妹,我并没有刺杀夏王,也并没有叛国。”

  说着他嘴中的黑血涌出的更多:“师兄是不行了,师妹,好好照顾自己。”

  李西风看向四大长老与师尊,他瘫坐在地上有些疲惫道:“我已如此,那么天山派的弟子是否会平安出狱?”

  大长老目光赞赏点头笑道:“西风,你就安心离去吧,天山派的弟子根本就没有被抓。”

  李西风苦笑一声,果然如此,清霜不敢置信,她看向了师尊,师尊闭目,她又看向了大长老,大长老继续道:“清霜,你在陪都看到得只是一些死囚,至于相熟的人,则是你师尊给他们做的易容面具。”

  清霜如遭雷击,她呆呆看着已经瘫坐在地上的李西风,脑海中终于拼接出了事情的经过。

  李西风笑了,他艰难的用手鼓掌:“真是精彩,为了杀我,这个局真是让师尊您老人家费心了。”

  师尊的眼睛睁开,对于李西风的话他如古井般平淡:“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之前的付出也是很值得的。”

  李西风点头:“是啊,真是个好局。”

  清霜愣愣的看向李西风,李西风嘴角含笑:“只是可惜了师妹,被当做了刀。”

  “师兄。”

  二长老往前走出道:“就算知道又如何?李西风,我们还是要带你回去。”

  李西风头发飘扬,他凝神看向天空自语,脑海中浮现一个少年的形象,他笑道:“夏桀,不愧是你。”

  一口闷气在胸口徘徊不散,李西风单指指天,道一句:“好一个功高震主!”

  声音出,天空自灰蒙变成了乌黑,一道道乌云如同军阵。

  众人被这变化惊住,只见瘫坐在地上的李西风气息暴涨。

  “轰隆隆!”

  远处传来的闷雷声远在天边,随即就来到了眼前!

  “噼啪!”

  一道白练锋芒降下,劈在了李西风的身体之上。

  而众人再看李西风,他已经垂头气绝。

  只是这一道道闪电并未停止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快,道道如雷火相撞把李西风夹杂在里面。

  不知过了多久,乌云散开,众人只见得满目焦土一片狼藉。而李西风的尸体,已经寻找不到了。

  四大长老已经离开,清霜与师尊站在焦土之处。

  清霜看向师尊:“这样您就满意了?”

  师尊不置可否,古井无波的脸庞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清霜痛苦的看向焦土,因她之过而让师兄命丧于此。

  正痛苦间,却听得耳边师尊说道:“陪他去吧。”

  清霜难以置信的看向师尊,眼前突然出现一掌!

  “噗!”

  一掌落,清霜倒地焦土,七窍流血的她气息奄奄,

  她抓住一把焦土喃喃道:“风哥,霜儿来了。”

  许久,许久,风吹叶落,竹叶覆盖了躺在焦土上的清霜。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