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之路明非的新启之路
龙族之路明非的新启之路

龙族之路明非的新启之路

一只小桂圆

二次元/衍生同人

更新时间:2023-05-21 00:56:06

血与火的终焉洗礼。 无边黑暗重新降临。 掌握了至尊之权的路明非看着眼前残破空旷的废土世界。 海潮汹涌般孤独悲哀将世界淹没。 “哥哥,一切重来,我们还能掐住命运的喉咙,重临巅峰吗?” 小魔鬼的狂笑回荡在高天之上。 路明非低垂眼眸,于是世界重启。 多年以后,学院的后山别墅迎来一次聚会。 冯格尔和eva联手在麻将牌桌上大杀四方,夏弥则是揪着路明非的衣领怒斥他是猪队友。 凯撒和诺诺在一旁思索着待会泳池party到底该选用哪种名酒。 小魔鬼眼带笑意看向盯着电视机的零,紫罗兰永恒花园绽放其上。 绘梨衣看着和路明非的纪念相册,小心翼翼的在上边贴下“绘梨衣和明君の相册”小纸条,眼里满是欢喜。 楚子航带来了刚烤好的桂花饼,顺手塞一块到夏弥嘴里。 路明非见了眼泪汪汪说着,“为什么不是先给我尝尝,师兄你变了”这种白烂话。 在大家的欢笑声中, 路明非内心高呼:“这才是命运该有的样子!” Ps1:|路绘|,|楚夏|,|凯诺|。 Ps2:全文无刀,这是一条救赎之路,简介无力,感兴趣大伙移步正文(doge)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大姐姐篇(练手片段 感兴趣可看)

第一章 重新来过

  埋葬我吧。

  和这座已经虚无的世界共同覆灭。

  看着沦为废土的世界。

  路明非眼眸变得灰暗。

  ......

  “哥哥,还真是无情啊。

  逆臣终究为祂们的叛变付出了代价

  这座世界好不容易只剩下我们兄弟两个啦,你又想抛下我一个人走吗?哥哥。”

  小魔鬼出现在龙化的路明非身旁,总是很精致的西装变得破烂,但是口袋里的丝巾还如往日般洁白,他轻轻擦拭着路明非脸上的血痕,暗金色的瞳孔流露出无尽的悲伤,表情却依旧带着微笑。

  “孤独的王座之上只剩下你我,再无其他,这样的世界......没有意义。”路明非闭上眼睛,他想起和师姐长眠于世界树枝杈角落的老大,想起那个愿意和自己打爆婚车车轴却被全世界忘记的师兄,想起藏骸之井中,眼里带着明媚色彩的红发巫女用最后一丝力气举起枯瘦的手拉住自己...“Sakura,你来找我啦~”命运啊,真是该死。

  “过去我们即使被万人跪拜,也还是会感到孤独啊哥哥。”路鸣泽抬头说道。

  路明非睁眼,赤金色瞳孔中属于至尊的威严已然完全散去,他轻抚弟弟的脸庞,“高傲的太阳会投射光芒给皎月,怪兽也有怪兽做朋友,只要朋友在,我们就不会孤独。”

  小魔鬼沉默了一阵,脸上再次带上微笑。

  “魔鬼不懂友情和爱情,魔鬼只懂欲望。”

  “但是,哥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义无反顾支持你的,谁叫你是我最亲爱的哥哥呢。”

  “既然不想要,那就去打破它吧,你是这座世界的王,敢忤逆我们的都将化作飞灰,即使它叫命运。”

  “这是最后的权柄了,我们再来一次吧,哥哥!用胜利者的姿态重临这座世界,将这垃圾般的命运踩在脚下。”

  小魔鬼轻拍路明非的肩膀,瞳孔骤然亮起,璀璨的金光中,一切变得如梦似幻。

  当所有的事物都回归原初,世界的尽头响起小魔鬼的低语,

  那么这次的秘籍是:

  “Restart The World”

  路明非感受着灵魂传来的撕扯感,回想着过去的人生,感觉真是糟糕透顶。被冠以s级的自己,在一个个选择之中逐渐失去所有,可是身边的伙伴并没有对自己失望,反而予以坚定支持,校长,老大,师兄...他们都是这样。

  光影交错,时光化作流水在路明非眼前流逝。长久疲惫的灵魂在此刻放松下来,

  “能再来一次吗?真好啊...”

  伤痕累累的灵魂穿越时光,重新拥抱那年夏天的阳光。

  路明非猛然睁眼,喘着粗气,呼吸急促,窗外的蝉鸣断断续续,隐约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如同梦幻般的真实感将他逐渐拉回现实。

  “真的回来了...”路明非感受着空气中的燥热,他知道,这是他生活了将近十八年的家,那台老式的IBM笔记本就摆在他的面前,电脑上显示的画面正是路明非许久未见的星际争霸。

  看了下时间,路明非感慨一声,今天少年第一次收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邀请通知,也是开始悲哀人生的第一步。

  世界忽的停止了运转,有些聒噪的蝉鸣刹那停止,笔记本老旧的风扇转动也停下来,“哥哥,现在可不是感怀的时候啊。”

  还是这熟悉的出场方式,路明非很想吐槽路鸣泽是不是偷偷藏了一手“白金之星”咋瓦鲁多的时停技能没教给自己。

  “小泽子,可有事?无事退朝,别碍着朕感怀青春。”路明非学着电视剧里的皇,对着弟弟发号施令,许久未见的幽默细胞似乎也逐渐复苏。

  “哥哥,我们重启的世界出现了一些小意外,可能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路明泽变出一把雪白折扇,戴上说书先生专用的圆墨光眼镜,着一身灰色长马褂,还真有那么几分江湖说书小生的味道。

  “很正常,即使是我们启动全部的权柄,也不足以将整个世界全部重启,有些意外也在意料之内。”路明非叹息道。

  “不愧是哥哥,毫无压力就能说出这种毫无压力的话。”路鸣泽朝路明非竖起大拇指。

  “行了,别讲废话了,蝴蝶扇动翅膀卷起风暴,我们也要提前布局了,不能重来一次,还被他们绕的团团转,至尊的怒火,即使世界也承受不起。”

  “但是有一个必须的要求,我们身边的人要保护好,知道吗?”路明非摸了摸弟弟的头道。

  “等着我去救你,冰冷的十字架钉住我们太久了,久到几乎忘记了时间,这次我们要清算一切。”

  闻言,路鸣泽暗金瞳孔被暴怒填满,尽是疯狂之色,冰冷的似乎能将世界冻结,其复仇的怒火又可将世界化为灰烬,“哥哥,我们能重回巅峰一次,这次也必然会成功。属于我们的东西,谁也夺不走它。”

  “凡王之血,必以剑终,我们重临世界,诸逆臣皆当死去。”

  ...

  时间恢复流动。

  聊天频道里消息疯狂闪烁,一只熊猫头像正不断的发着消息,“兄弟你不会是连输6局被打傻了吧”。“我的这个玩法在高端局里很常见,说实话,兄弟你意识可以,就是微操有点差,等什么时候你向我求教,老哥我必然无所不授,哈哈哈。”

  路明非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对面这家伙正在眉飞色舞的打字。

  “老唐,下次向你请教。”

  路明非想起自己实际上习惯用笔记本电脑上的红点和老唐对战。如果拿起鼠标,老唐可能顶不住八分钟。可惜要不得,如果把老唐打自闭了,谁来陪自己玩呢?

  前世路明非很明白这个道理,毕竟他朋友本来就不多,愿意陪他玩的更是少之又少。

  “老唐,说好了这次我们还要蹲在在街头一边吃热狗,一边看美女”,路明非心里想到。

  路明非还在发愣,随之隔壁传来婶婶的怒吼打断的他的沉思,“路明非!别躲在房间玩游戏了!快去买一箱打折的牛奶,半斤广东香肠,还有鸣泽要最新一期的《小说绘》,把桌子上的芹菜给我摘了,下楼记得倒垃圾,真是的,自己的事情一点也不操心?去传达室看看有没有美国来的信,要是没人录取你,你考得上学校吗?你对得起在你身上花的那么多钱吗?”

  路明非收起感怀,连婶婶炸雷般的怒喝也那样亲切,连忙应和到“知道啦,知道啦,这就去。”

  连忙在对话框里打字“老唐,有事,下次再切。”

  打开门不急不缓的走出,阳光穿过斑驳的树影洒在路明非身上,微风拂动着翠绿的树叶,晾着的雪白床单也随风飘荡。在婶婶唠叨的抱怨声中,路明非再次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这世要掐住命运的喉咙,所有的事情都还来得及,一切美好等待着自己守护,这次又怎么能继续当那个衰小孩。什么变动,什么意外,我都不在乎。谁挡在我前面,我会将他毁灭。路明非眼里闪过一丝赤金色光芒,至尊的气息回荡在周围,起伏又缓缓消散。

  路明非双手插兜,影子在身后拉长,吐槽顺口而出,“说是这么说,我怎么记得上次夏天没有这么热啊...”

  ...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