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乱世,极道武夫
十方乱世,极道武夫

十方乱世,极道武夫

踏破关山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11-14 23:47:19

  王朝末年,天灾不断,妖魔频出,盗匪横行,豪强并起,平民百姓,命如草芥。
方胜携一尊炼妖壶穿越而来,面对世间不平事,怒而拔刀起,于更替的乱流中,做破局的强者。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可报天。
乱世横刀一武夫,天街踏尽公卿骨!
极道流+诡异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六十六章 临近四

第一章 乱世

  大乾王朝,元狩九年,初秋。

  扬州,青阳郡,四方城。

  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内,方胜安静的躺在床上,听着墙角不时响起的悉翠声,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穿越已经两个月了,可他还是只能躺平。

  想到这两个月来不堪回首的经历,方胜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

  他并非这个世界的人,而是蓝星的一名小镇做题家,身为土木狗的他毕业即失业,为了生活,被迫去工地做牛马。

  为了改变命运,他白天打灰,晚上拼命学习,想要上岸。

  但人生无常,就在他笔试通过,满怀期待地熬夜准备面试时,突发心梗,死后魂归天,就此结束了牛马的一生。

  等他再度睁眼,已经身处于另一个世界。

  据他这几天旁敲侧击所知,他所在的地方被称为大乾王朝,立国已有404年,此时正是风雨飘摇之际,盗匪横行,妖魔频出,邪教乱世,豪强并起,平民百姓,命如草芥。

  他的前身家是猎户,因遭了灾,被迫逃难到四方城,母亲也在逃难途中不幸去世。

  一家人好不容易在外城落下脚跟,父亲又被官府征召,至今未归,毫无音讯,只留下他和十一岁的妹妹相依为命,艰难维生。

  前段时间附近山林闹虎患,他身为猎户,又被官府征召参与围猎。虽然凭借一身本领,设置陷阱,重伤猛虎,但也在反扑之下受了重伤,功劳也被人抢走。

  幸好家里还有一点积蓄,不然连药都买不起。

  可谓不同的世界,同样的悲惨。

  从一个牛马,穿越成另一个世界的牛马,而且还食不果腹,朝不保夕,方胜无疑是崩溃的。

  好在,他也不是什么倚仗都没有。

  方胜低头看向胸口,就在他的心脏中央,印着一个残缺的青铜壶图案。

  从他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得知,此壶名为炼妖壶。

  其功能也很简单直接,一曰炼妖,二曰练气。

  炼妖,顾名思义,就是炼化妖怪。

  练气,则是把他日常进食中的一部分精华收集起来,转化为精气,当精气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便能帮他强化己身。

  现在,他能感觉到,炼妖壶距离精满就差一点点。

  可这一点点,好几天了,就死活满不了。

  有时他都忍不住怀疑,这炼妖壶是不是去拼夕夕进修过。

  就在他脑洞大开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哥,起来吃药啦。”

  房门被缓缓推开,发出磨牙般的异响,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缓缓走进来,双手间捧着一碗热腾腾的汤药。

  这个女孩,就是他相依为命的妹妹——方云。

  “哥,你吃完药好好休息,我去做饭。”

  方云小心翼翼地将药碗放在桌上,抬头向方胜笑了笑,然后急匆匆就要出去。

  “嗯,小心烫手。”

  方胜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方云是想趁熬药的火还没灭,赶紧做饭好省柴火。

  穷人家的日子,总是那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药碗上白雾升腾,破旧的房间内氤氲着中药的苦涩味。

  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苦涩,方胜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

  食物中蕴含的精华也有高低多少之分,以他这一个月来的经验来看,米粥蔬菜寥寥无几,鱼肉荤腥勉强可以。

  但这年头,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哪能天天有肉吃。

  所以起主要作用的,还是每天服用的补气汤。

  就是这药太他妈苦了!

  不过想到前身今世经历的种种苦难,方胜端起黑糊糊的汤药,屏住气,狠狠地咽了下去。

  药再苦,能有生活苦?

  一口汤药吞入肚,方胜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涌出,直接移动至胸口,本就所差不多的炼妖壶终于得到了满足。

  突然,方胜福至心灵,心念一动。

  炼化!

  只见他胸口处的炼妖壶微微一震,一道暖流从心脏缓缓流入四肢百骸。仿佛久旱逢甘霖,暖流经过处,身体的疼痛与虚弱缓缓消失。

  炼化的精气,正在对他的身体进行修复和滋养。

  良久,暖流消失后,方胜一把拉开被子,下床走了两步。

  久违的生机与活力终于又回到他的身上。

  就在方胜兴致勃勃地感受焕然一新的身体时,门外突然响起几声狗叫。

  他眉头一皱,一把操起身旁的猎刀,便推门出去。

  只见一个光头汉子站在院门口,院内一条大黄狗死死盯着他,狂吠不止。

  “牛二,你来我家做什么!”

  方胜面色一沉,抓紧手中的猎刀,大声喝道。

  这牛二,是附近有名的泼皮无赖,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以偷鸡摸狗,敲诈勒索周围商贩为生。

  自从他受伤后,牛二就经常在附近打转,没想到这次竟然敢闯进家来。

  “是小胜啊,你身体好些了?”

  看到方胜拿着刀走出来,牛二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满是横肉的脸上挤出一道笑容。

  “听说你身体一直没好,都是街坊邻居,我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牛二说着,眼神滴溜溜的四处打量。

  “不劳惦记,我身体好得很。”

  方胜握紧刀,蹭蹭往前走了几步,冷冷说道。

  “根据大乾律例,夜无故闯入他人宅院者,杀之无罪。”

  “马上天黑了,没事就赶紧回去吧。我病刚好,手脚不听使唤,都是街坊邻居,省的不小心再产生什么误会。”

  “是。”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放心了。”

  看着方胜手上明晃晃的刀刃,牛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打了个招呼,转身匆匆离去。

  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方白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心里只觉得一阵后怕。

  牛二这种泼皮无赖最是欺软怕硬,他今天敢闯进院内,绝对是心存歹意。

  他刚才说话这般客气,那是因为自己手上的刀。倘若自己身体没好,他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鬣狗一样,恶狠狠地撕咬上来。

  到时候家里两人,一个卧床养伤,一个黄毛丫头,毫无反抗之力,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方胜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要变强!

  大乾以武立国,崇尚武道,习武有成者,生撕虎豹,开碑裂石不在话下;更有传说中的至强武者,可飞天遁地,移山填海。

  生逢乱世,命如野草。

  只有变得足够强,才能保护自己,保全家人,才能够掌控命运,不任人宰割!

  沉思间,方云怯生生地从厨房走出来,看着方胜,又惊又喜。

  “哥,你身体真的好了?”

  “嗯,好了。”

  望着方云关切的眼神,方胜笑了笑,伸出手摸摸头。

  “放心吧,不会再有人敢随便欺负我们了。”

  “嗯!”

  方云用力的点了点头。

  低声安慰几句后,方胜拿着刀走向院门,正想关上,巷子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牛二这厮又杀回来了?

  方胜小心地探头向外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黑衣的陌生汉子快步走过来。该汉子高壮如铁塔,一人便将整条巷子堵的严严实实。

  黑衣汉子走到门前站定,居高临下的望着方胜,沉声问道。

  “就你叫方胜?”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