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聊斋种田的日子
我在聊斋种田的日子

我在聊斋种田的日子

妖颜不惑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3-03-26 23:59:25

一朝穿进书里妖灵精怪的世界,福多喜成了孤身小农女。结果穿越的第一天,她就发现了神奇的景象,野鸡看见她纷纷撞墙,小狐妖看见她乖乖做宠物打工崽……
  在村里的禁地开荒种田,福多喜过上了向往的生活。可是不想管事,却总有事找上她……  
  天下第一美男冷酷无情的大理寺卿;
十分注意穿搭的神隐门捉妖师;
护国神女小公主;
赤色萌妹小狐妖;
  憨憨镇国神兽大青龙。
  福多喜意外集齐了六人团,捉妖道,灭魔迹,匡扶正义,头顶闪着金光回归田园,还是种田好,种田香……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三百章荣耀之光(大结局)

第一章穿进了妖灵精怪的世界

  福多喜站在破茅屋门口,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按着胸口,两只眼睛扫向门前的荒地,又投向远山下连绵的农田和村舍……

  emmmm……我这是穿越了?!

  福多喜捶了一下胸口,还是无法相信穿越的事实。

  本来父母见她冲刺高考压力太大,送她到爷爷的农庄放松一下。她在爷爷的书房里一边翻看着一本泛黄的妖灵精怪异事录古书,一边嘟囔着爷爷身为文学院退休老教授,给唯一的孙女起的名字也太敷衍了,竟然直接用老古书里人物的名字。

  难怪总感觉福多喜这个名字与时代脱节,散发着浓浓的老古董气息。正准备拿着老古书去找爷爷讨一个说法,突然绊了一跤,等她重新站好,发现竟然出现在了书里的世界,成了书里同名同姓的福多喜……

  书里的世界有神魔,有灵怪,有妖精。

  福多喜机灵打个冷颤,双手抱紧纤薄的肩膀,提醒自己要淡定,必须得淡定。在这个世界她是一个孤身小农女,凡事只能靠自己。

  原主的记忆如潮水般漫满脑海,又缓缓退去。

  嗐,穿书的小说看过不少,倒也能对自己穿越事实保持住淡定。

  清了清嗓子,自言自语着给自己打气:“好吧,既来之,则安之!还有什么困难能比冲刺高考更难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坦然接受了命运的神奇安排,肚子这时抢戏不安分地咕咕叫了起来。摸了摸咕咕叫的小肚子,转身回屋准备做饭。

  泥巴和石头砌成的灶台打理得很干净。灶台上搁着小半罐猪油,和一碗见底的粗盐。后窗边立着一个木头架子,中间搁板摆着几只大碗和筷子。最上面一层放着蒸笼箅子和两只红泥坛子。最下面一层有半袋大米和一口袋玉米面。

  大米和玉米面都是乡邻们从嘴里省出一口,凑在一起接济她过年的。

  福多喜掀开大铁锅盖立到墙边,从水缸里舀出一瓢水倒进锅里,抓起丝瓜络熟练地洗刷起来。

  她虽然是个现代人,但对这种土锅灶很熟悉。爷爷家就是这种土锅灶。

  福多喜五岁时就喜欢蹲在土锅灶边看奶奶做饭烧菜,十岁时已经能烧一桌子菜。她希望高考结束以后注册一个美食博主帐号,把从奶奶手里学到的传统做菜技法发扬光大。

  她熟练地往灶膛里塞进柴禾,点上火。大铁锅里的水气很快散尽冒烟。把洗好的一碗大米倒进烧热的大铁锅里,用铁铲子飞快地翻炒着。

  大米粒顽皮地在大铁锅里跳跃,发出滋滋声,米香气渐渐变浓。

  炒米得小火慢焙。锅铲碰得锅沿嚓嚓响,炒米的香气更浓了,充满了整个屋里,从窗口门口向屋外散去。白米变得微微焦黄膨胀,发出的噼啪声渐渐消失,火候正好,可以起锅了。

  福多喜把炒好的大米盛出一碗,剩下的装进瓦罐里封好,饿了可以随时抓一把充饥。炒米泡热水拌上盐和猪油味道还是不错的。如果有鸡汤就更好了,炒米泡鸡汤那才是人间美味。

  福多喜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

  在这个一年到头也吃不到肉腥的家里,这已经是她现在唯一能吃到嘴的美味了。

  在大铁锅里烧上水,等水开泡炒米,这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动,福多喜走出茅屋。

  福多喜的出现,引得经过门前的一群野鸡嘎嘎叫了起来,扑棱着翅膀四下逃蹿。有几只野鸡朝土墙上撞去,啪嗒掉在地上,蹬了几下腿不再动弹。

  福多喜看着这新奇的场景,一时愣住了。

  还真是想鸡汤就来鸡……那还不赶紧捡回去,炖鸡汤!她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并没有发现野鸡有天敌,这些野鸡咋就突然蹬腿死了了呢?看样子也不像中了毒,一只只撞墙的野鸡皮毛都是锃光瓦亮的。

  福多喜把野鸡全拣进竹筐里,数了数有九只。今晚先炖一只做鸡汤,其他的放上盐腌一下再晒干制成腊鸡。可以保存时间长一点。

  她动作麻利地抓起一只鸡,浇热水褪毛剖内脏。嘴里哼着“今天真是好日子”,把洗巴干净的野鸡放进大铁锅里炖上。

  火苗呼呼充满灶膛,鸡汤的香味从锅盖边扑扑往外冒。拉出一把柴禾,转为小火慢炖。炖鸡汤急不得,心急吃不着醇鸡汤。

  估摸了一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揭开锅盖用木勺舀了一勺鸡汤,在唇边把鸡汤吹温,嘬嘴尝了尝。滋味是够了,但离福氏鸡汤的醇香浓厚还差一把火侯。

  福多喜先舀出两勺鸡汤倒进炒米碗里,先充饥解决眼下肚子的抗议,然后再慢慢品尝美味的福氏鸡汤。

  鼻息里渐渐有了鸡汤甘香浓醇的味道。

  福多喜看了一眼灶膛里的火,火苗保持着低调的姿态。坐在小板凳上,吹着鸡汤炒米的热气,滋溜溜把一碗鸡汤炒米全吃下了肚。受到美食抚慰的肚肠给大脑送来超满足,超幸福的感受。

  灶膛里的柴火快要熄了,还需要再加一把柴福式鸡汤就可以出锅了。灶间的柴禾都用光了,福多喜翻了翻原主的记忆,屋外墙根边还有柴禾,站起身往屋外走去。

  福多喜刚走出茅屋,破茅屋后的竹林里,一只赤色毛绒绒的小胖狐狸探头探脑地跑了出来。

  它用力吸着鼻子,确定香味来自前面的破茅屋,四只小短腿飞快地倒腾起来,直奔茅屋的后窗下。

  两只肥嘟嘟的前爪扒在了窗沿上,小狐狸立起胖身子,长尖嘴巴朝敞开的窗里探了探。

  “呀,是鸡汤呐……也太香了吧!”

  口水从小狐狸的嘴角淌了出来。

  小胖狐狸麻利地跃进屋里,兴奋地跑到灶台前,伸出爪子挪开大锅盖,鸡汤的香气扑着它的脸。

  它抹了一把口水,盯着大锅里热腾腾的鸡汤,眼睛在放光……

  与此同时,福多喜走到屋外墙边抱起一捆柴。一阵冷风吹过,浑身顿时浮起一层鸡皮疙瘩。

  春寒料峭,阳光还算暖和,背阴的地方就冷得紧。她扭脸看向破茅屋后的一大片荒地,寻思着明天得开荒准备种地了。

  屋门前的这么大一片空地可以修一个篱笆院子,有院子才有家的样子,也有安全感。一个人住安全感是必须的。

  这时灶间里忽然传来一阵哐里锒铛声。

  什么情况?

  福多喜赶紧抱着柴禾快步走进屋,一眼就看见了灶台边掀着锅盖的小狐狸。

  “小狐狸?!”

  福多喜也不知道她这一声是因为突然看见动漫里才有的可爱小狐狸感到惊奇,还是觉得这只在偷吃的胖胖小狐狸直立造型太像人,以至于忘了接下来的动作,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小狐狸。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