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我卡了扮演模拟器BUG
医生:我卡了扮演模拟器BUG

医生:我卡了扮演模拟器BUG

医用口罩

都市/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10-12 12:13:55

新书:什么叫名医风范 …… “发现一位【S级名医】。” “您使用模拟器,扮演并模拟该名医在未来30年的从医生涯。“ “收获模拟中【开创的新技术】和【30年工作经验】。” 张欣宽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医生,突然获得扮演模拟器,可以扮演任何一位名医,获得其未来实力。这不就是剽窃名医的未来成果吗?但他很快发现,他可以卡模拟器BUG,反过来无限套娃,快速“催熟”名医,同时让全球医疗技术呈爆发性增长…… 很快,他自身医术暴涨,一不小心还推动了整个医学行业的高速发展,震惊了全球医学界! PS:已有180万字医生文《外科艺术家》,书荒可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发布了

第1章 扮演模拟器

  张欣宽是个医生。

  今年29岁,工作三年了,处境却有些尴尬……

  QQ同学群里,同届毕业的医科大学同学,优秀的几位已经晋升成手术主刀了。最顶尖的一位,都成为某小医院的科室副主任的备选人了。

  次一点的,也都是各医院、各科室的年轻潜力培养对象。

  而张欣宽,却是今天,在呆了三年的省医院,混不下去了。

  从省医院离职,在表姐的安排下,来一家县医院报到。

  快到县医院时,手机响了。

  表姐打来的。

  “欣宽,你到了没?”好听的声音从手机传来。

  表姐佟丽茵,36岁,是市医学会的副会长,外面是一副女强人形象,冷冰冰的冰美人姿态。

  不过张欣宽知道,回了家后,表姐是可爱又迷人,完全是两幅面孔。

  “茵姐,我刚到县医院大门口。”

  佟丽茵:“欣宽,你不恨姐把你调来基层医院吧?姐……这也是救你,你之前在省医院,天天被二姨折磨。”

  表姐口中所说的二姨,就是张欣宽的母亲,是一位省医院心胸外科的名医。

  “二姨本身就那么优秀,还望子成龙,她自己水平高,名望大,就想让你也变得优秀,不给她丢脸……她太严厉,给你的压力太大了,你要是继续呆在她身边,还不知道每天怎么折磨你呢。”

  “我实在看不下去你的凄惨生活了,调你来县医院,一是随她愿,让你来基层,变得踏实一些。二是你也能躲开她,也自由点。”

  张欣宽道:“茵姐,我知道。”

  张欣宽之前三年,都在老妈所在的省医院工作。

  他自己的水平一般,还眼高手低,刚毕业进医院时,也是不想给老妈丢了面子,就直接申请进了实验室,做医疗科研项目。

  工作三年,他一味的求高求新求大,急于求成,结果,就高不成低不就,啥成绩都没有。

  张欣宽现在,内心里也承认自己的错误了,他这三年来,确实太心急了,反倒不踏实,不务实,太急于证明实力,反倒匆匆浪费了三年时光。

  表姐佟丽茵笑了:“你不怪姐就好!对了,县医院的副院长徐薇,是我闺蜜,你先去找她报到就行。”

  “等你入职后,先还是临床,积累基层工作经验,要是实在不行,再调你到后勤科室,也能安稳的挣一份工资……”

  说到后面,表姐都迟疑了,声音也小了下去,怕伤到张欣宽的自尊。

  听得出来,表姐不仅是真心想帮他,还处处为他着想。

  张欣宽把这份情谊记在心里。

  “对了欣宽,你刚到这边,还没住的地方把?等你晚上下班了,来我市郊的公寓,地址我给你发过去了啊。”

  张欣宽楞了下:“我去你那住……合适吗?”

  表姐到现在还没结婚,还是单身状态,自己住进去合适吗?

  佟丽茵:“没事,我这里租的公寓是两室一厅,有一间卧室空着呢,算咱俩合租,你得分摊房租啊,等你以后工作稳定了,再搬出去。”

  张欣宽心里感动,表姐这连他口袋里钱少,都提前想到了。

  实在是人美心善!

  这么好的表姐,怎么就到现在还单着呢?这没道理啊。估计,是表姐在外面太冰美人了,别人都不敢靠近!

  ……

  进了医院,来到行政部,打听到了副院长徐薇的办公室。

  县区医院的几位院长、副院长,都是五十来岁,唯独这个徐薇,才36岁,是表姐佟丽茵的同学、闺蜜。

  只因徐薇是某省医院的高材生,是下来基层医院挂职锻炼的,只会在这里“基层锻炼”一年,到期后,还会回到省大医院的。

  “咚咚咚。”

  张欣宽敲门,看到办公室里,坐着一位很有知性美、成熟美的女性。

  他开口道:“徐院长,我是张欣宽,来找您报到。”

  徐薇站起来,笑道:“你来了啊,你表姐都和我说你的事了。你来了基层医院后,要沉下心,好好干临床,厚积才能薄发!”

  她简单勉励了几句后,带着张欣宽,来到不远处的医务室、人事科,带着张欣宽办理入职手续。

  “徐院长好!”

  “徐院长好,这位就是我们新来的心胸外科医生呀?”

  所过之处,行政工作人员都纷纷和徐薇笑着打招呼,也多看了张欣宽几眼,把这个新来的长相暗暗记住。

  好像,还有点小帅呢。

  张欣宽心里明白,徐薇这是专门带他走一遍入职流程,就是让所有人知道,他这个新来的,是有背景的。

  越是这种小地方,越是人少事多,讲究人情关系,有了徐薇今天的有意而为,别人以后,起码也会卖张欣宽几分面子。

  张欣宽默默收下这份心意。

  办完手续,告别徐薇。

  张欣宽正要去科室报到。

  忽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他发现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

  “扮演模拟器?”

  一张半透明的屏幕,悬在脑海中,上面还有字迹。

  【扮演模拟器。】

  【您可以使用扮演模拟器,发现并收录医生的个人信息资料,消耗模拟点,进行一次模拟,收获在模拟中开创的技术和经验。】

  【当前剩余模拟点数:F级3点。其他等级0点。】

  【目前尚未收录任何一位医生的信息资料,无法进行模拟。】

  作为经常看小说,尤其是看过《外科艺术家》的他,顿时明白,这是金手指。

  “需要先收录医生的个人信息资料么?”

  张欣宽心里一动,如果所收录的医生,技术水平越牛逼……那扮演模拟的结果,不就越好么?那自己的收获不就更大么?

  先去收录名医!

  他环视一圈。

  这县医院里,一个名医都没有。

  张欣宽匆匆告个假,动身就朝着省医院、市医院去了。

  ……

  前往省城的城际高铁上。

  张欣宽手机响了,一看,是老爸打来的。

  “爸?”

  “欣宽,我听说,你从省医院离职了?”

  “啊对。”

  “哈哈,早该离职了。反正你也没编制,还不如回来继承你爹这个茶酒店,每天喝喝茶,月入就能有几万,不比你妈每天辛苦好?“

  张欣宽无奈打断道:“爸,我没考上编制,那是因为省医院竞争大,编制太难考,我那笔试面试分数要是换成考县医院,早就考上了。”

  “而且您那茶酒店,靠的是老关系老主顾,换了我哪能行啊。”

  老爸年轻时走南闯北,攒下不少人脉,那些老人脉看在老爸的面子上,经常买上个几万、十几万的茶酒,所以老爸的茶酒店赚钱很轻松,几乎是躺着赚钱。

  可要是张欣宽接手了,那些叔叔伯伯还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卖他面子呢。

  老爸:“行吧,听说你大姨家茵茵,把你调县医院去了?要不你先干着试试,要是觉得干不好,就回来,还是茶酒店好啊。”

  “知道了。”张欣宽挂掉电话。

  他知道,老爸打这通电话,实际上是安抚他,给他一条退路,让他别心急。

  从小,家里环境就是严母慈父,老妈向来要强,对张欣宽兄妹俩要求也严厉。老爸则完全相反,从小到大的欢声笑语都是老爸带来的。

  张欣宽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个厉害的医生。这点,和母亲倒是很像。

  一个小时后,城际高铁到站,张欣宽出了车站,直奔几家省医院、市医院。

  他发现,只要在某位名医旁边,呆上足够的时间,脑海里的扮演模拟器,就能收录。

  【发现并收录一位S级名医,谢宏源】

  【发现并收录一位A级医生,方应娥】

  【发现并收录一位B级医生,马斌】

  ……

  各个级别都收录了几名医生的个人信息后,张欣宽这才打道回府。

  刚获得金手指时,张欣宽心里并不是没想过……

  有了这么强力的金手指,要不,考虑回省医院那种大舞台发展?

  但是这一天下来,随着他摸清了这扮演模拟器的规则,发现还是去县医院这种小地方,反而能更快的起步。

  因为,他可能猜到了这模拟器怎样卡BUG!

  ……

  县医院,心胸外科,会议室。

  科主任把科里的中层医生,都召集了过来,这六名带队医生,每个人手下,都有一支三四人的团队。

  科主任拿着一份新入职人员的信息表,笑道:“这是咱徐院长,刚从省医院挖来的新人,你们谁想要?”

  众中层医生听了,眼睛顿时都一亮!

  “哪家省医院来的?”

  “履历怎么样?工作几年了?”

  “给我吧,我手下都是些新人,正需要一个资深老手中和一下呢。”

  一群中层医生,都挺想要,都有些跃跃欲试。

  科主任手里的“张欣宽信息表”,很快到了中层们手里。

  一看这份履历,众人刚才的脸上那表情,顿时就消失了。

  “老任,你这不是坑人嘛!这哪里是从省医院挖来的,这分明是又一个眼高手低、心思都不在这里的关系户来了啊,咋就安排在咱科室了。”

  这个中层,连“主任”都不叫了,直接称呼“老任”了。

  其他中层也喊道:“之前就来过这种人,天天不下临床,心大着呢,就一心想钻实验室,就想考去大医院。”

  又有人道:“是啊,这种人来了根本不干活,一心就想着考走呢,心就踏实不下来。”

  “咱县医院,最需要的是干活的,而不是这种‘理想远大’的。”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

  意思很明显,哪个都不想把这个张欣宽,安排到自己的团队里。

  县医院是基层医院,人手本来稀缺,一个萝卜一个坑。

  活多人少的情况下,所有中层都想要肯干活的手下,而不是这种随时想要考走,心思根本不在这里的。

  至于关系户?讨好徐副院长?

  那是科主任这位领导的事,领导又不用亲自带人,当然愿意收人了,讨好下副院长很正常。

  但具体到他们中层,他们可是真得亲自下场带人干活的,谁都不愿意自己队里多出个拖后腿的。

  尤其是……

  年终评比,只剩最后两个月的冲刺了。

  谁队伍里多一个这种拖油瓶,谁就要落后啊!今年一整年的那绩效,那奖金,那荣誉,那不就全没了吗?

  科主任指关节敲敲桌子:“这个新人,肯定是落到我们科了。”

  中层们互相对视一眼,最终,目光都落在了坐在最末尾,年轻中层,马柯身上。

  马柯资历最浅,才成为中层三年,和在场的其他人都PK不过。

  此时马柯看到所有人,甚至科主任的目光都看过来,只能硬着头皮道:“咳,那这个新人,就来我的团队吧。”

  科主任笑着竖了个拇指:”小马就是有大局观。”

  在他们看来,马柯本来也没有争抢“年终优秀”的资格,加个新人,无伤大雅。

  等散了会。

  科主任过来安抚马柯,道:“小马,这个新人,是徐院长的关系,你也知道,这种鸟儿一心想往外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考走了,也不影响你。等再过两年,科里的年终优秀评选,肯定会有你一份。”

  马柯笑容僵硬的点点头。

  他隐约听到,不远处离开的几位中层医生,低声笑谈今年的年终评优,又能少一个竞争对手了。

  “马哥。”

  马柯旁边,几名年轻医生凑了过来。

  这支队伍,整体都比较年轻,说得好听点是有青春朝气,有干劲。说得难听点就是资历都浅,经验少,上面也不会把重活大活交给他们。脏活、累活、杂活,却全都是他们的。

  马柯看了一圈:“张欣宽呢,来报到了没?”

  旁边女医生梁宁宁,也是马柯的副手,有点不高兴道:“他请假了,上班报到第一天就请假。”

  其他几个年轻医生,神色也都不太好。

  他们团队本来就机会渺茫,这下来了个大拖油瓶,就更没机会了。

  梁宁宁愤愤不平道:“咱就不该接收他,这才第一天就请假,哼!”

  她倒也不是对张欣宽有意见,而是他们这团队,平日里杂活脏活累活太多了,本来就忙不过来,结果这个张欣宽来了,占了位置却不干活,其他人就会变得更忙。

  马柯揉揉太阳穴:“先别对新人有看法,一切等见到人再说。等他来了,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