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空间:重生后被疯批娇宠了
末世空间:重生后被疯批娇宠了

末世空间:重生后被疯批娇宠了

谪仙七七

科幻空间/末世危机

更新时间:2022-12-23 14:10:45

新文《直播:我在无限游戏为国争光》已经开坑。
顶级杀手苍兰被队友暗算,穿越成异世少女李苍兰。

穿来的第一天,出现变异兽…
三天后出现变异种…
十天后出现异能者…

眼见着末世到来,帝国皇室却不做人,忙着宫变抢皇位,苍兰咧了咧嘴,露出个嗜血的笑:那就别怪我一网打尽了。

初见时,少年微驼着背,背着双肩包,戴着啤酒瓶底似的眼镜,俨然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
后来,他面无表情拧断碰掉了她一根头发丝的变异种的脖子。
苍兰:嘤嘤嘤,人家好怕怕,你藏得真深,奥斯卡影帝非你莫属…

心狠手黑满级绿茶vs表面弱鸡实际牛得一批的病娇大佬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结局

第一章

  “砰砰砰,砰砰砰…”

  苍兰猛地睁开眼睛。

  房间里黑漆漆一片,一丝光线也无。

  脑袋里又涌出无数个记忆碎片,让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

  她本来是国际杀手组织内的顶级杀手,运送物资的飞机上被队友暗算,醒来就穿到这个平行时空,成了十五岁中学生李苍兰。

  “砰砰砰”地撞击玻璃声还在继续,她利落的翻身下地,轻手轻脚走到了窗边。

  窗户上挂着厚厚的窗帘,保证外面一丝光亮都透不进来,她走到最外围,撩起窗帘的一个角。

  果不其然,那种怪物又来了,鸵鸟那么大长着人的脑袋拥有六只翅膀的蚊子,正用小孩手臂长的吸血针一下一下的戳着玻璃窗。

  脑袋上满了密密麻麻的眼睛,随着戳玻璃的动作还发出“咕咕咕”的声音,那声音让人浑身不舒服。

  还有很多类似于这种的稀奇古怪的怪物,这个世界统称为变异种。

  苍兰咽了口口水,放下窗帘没有再看,她现在感觉自己浑身毛毛躁躁,手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个满是眼睛的脑袋让她犯了密集恐惧症。

  轻手轻脚退回床边,从空间里摸出一瓶矿泉水,好不容易才把那股恶心压下去。

  不幸中的万幸,空间和她平时收集起来的物资还在,当时运送的那一飞机的物资也在空间里,也是这个金手指让她成了杀手界的天花板。

  而现在的身份,已知是一所贵族学校的高一学生,生母早逝,父亲是一名跛脚的退伍老兵,父女二人住在费罗城西区一栋独立小院里。

  这个世界在一周前,也就是苍兰穿过来的时候发生重大灾难,各种兽类发生异变,到处吃人,被称为变异兽。

  女人被变异兽咬伤或者抓伤后,短短三天时间就会怀孕生产,生下变异种。

  变异兽和变异种的区别在于,变异兽通常只是躯体变大,拥有兽类猎杀食物的本能,变异种个头较小,拥有一到多个人形脑袋,有一些甚至同人没什么两样,躯体形态会和它的父系变异兽挂钩,具备一定的思维能力,也就是说会像人一样思考,战斗力也比变异兽高了不止一个等级。

  换句话说,变异兽只是单纯的怪兽,而变异种是一种具有智慧的生物。

  变异种脑袋里会产出一种拇指大小的像水晶一样的物质,这种物质叫晶核,而晶核对进化出异能的人有大作用,可以用来升级异能。

  这些信息并不属于原身的记忆,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脑海里,沧蓝想不到原因,索性就丢到了一边。

  正想躺回床上睡个回笼觉,房门就被轻轻叩响。

  “兰兰,起床了。”

  跛脚退伍老兵叫李烈,四肢发达却性格温和,在原身的记忆里是个女儿奴。

  “起来了。”苍兰赶紧应声,去卫生间迅速洗脸刷牙。

  收拾好开门,就见到李烈正从走廊另一头李承德的住的房间过来。

  “阿爸今天做了你爱吃的烤肉,你先下楼吃,不然一会儿承德下来你抢不赢他。”见到女儿,李烈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李烈皮肤黝黑,身高将近一米九,站在门口像一座铁塔,穿着一件黑色背心,露出手臂上和肩膀上的肌肉,没有表情的时候看着挺吓人,一笑起来就莫名一股子憨傻。

  苍兰上前挽着李烈的手,撇了撇嘴,仰起头,嗓音甜糯的撒娇,“他敢,阿爸帮我教训他。”

  她上一世是孤儿,从小在训练营长大,穿过来这几天,在李烈身上体会到了从来没体会过的亲情,她愿意把这个健壮的男人当成自己的父亲。

  “那也只能偷偷教训,你爷爷奶奶还在呢。”看着女儿娇俏的小脸,李烈整个心都软了,给了她一个眼神,父女俩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一起下了楼。

  大伯大伯母都在帝国军队里任职,爷爷奶奶原本住在城中心大伯家的高档小区,这次堂哥从军校放假回来看望两位老人,带着二老来苍兰家里为她庆祝十五岁生日,结果遇到兽灾,滞留在了这栋二层小屋里。

  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食物,一篮子烤得香脆的面包片,一盘烤肉,一罐辣椒酱。

  爷爷奶奶已经开始喝起了粥,两天前他们就以牙口不好为理由,只愿意每天喝两顿稀粥,其他的一概不肯吃,多说两句还会生气。

  家里食物紧张,两位老人实在是用心良苦。

  “爷爷奶奶早上好。”想到这里,苍兰带着轻快的笑,坐到奶奶陈芳华身边,靠在了她肩膀上,“奶奶今天又美了一个度。”

  拥有原身的记忆,和家人们相处起来并不困难,作为杀手天花板,最重要的技能就是角色扮演。

  陈芳华听了她的话笑得合不拢嘴,伸手点点她的额头,“你这孩子一大早就喝蜂蜜水了。”

  陈芳华今年六十出头,花白的头发规规矩矩挽在脑后,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旗袍,脖子上戴了一串珍珠项链,看着就是极温柔的老太太。

  爷爷李春生是个不苟言笑的老头,前些年才从军队里退下来,穿着军绿色的短袖,看着就十分威严,此刻一身正气的老头正盯着粥碗发呆。

  苍兰知道老人在忧愁什么,出声吸引他的注意力,“是真的奶奶,不信你问爷爷。”

  李春生勉强扯出一个笑,点了点头。

  “看吧,爷爷也是这样认为的。”苍兰刚刚说完,面前就摆上了她专属的粉色盘子,里面放着一个荷包蛋,是李烈刚刚煎好的。

  抬头道过谢,她拿起刀叉把荷包蛋均匀分成了五份。

  “兰兰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己吃就行。”看到她的动作,陈芳华连忙出声,小孙女从小就孝顺,如果换成以前她肯定会欣然接受,但现在是特殊时期。

  苍兰没有回答,固执的把一块荷包蛋夹到陈芳华碗里,“长身体也不差这一块荷包蛋。”说着给李烈和李春生各自夹了一块,这才夹起自己那一块放进嘴里。

  父子俩没有说话,把鸡蛋夹到了陈芳华和苍兰的碗里,苍兰没有勉强,她总会找到办法把空间里的物资拿出来。

  在苍兰吃完第二块面包片的时候,李承德才“噔噔噔”下了楼。

  李承德和李春生穿着同款军绿色短袖,浓眉大眼,古铜色皮肤,头发推成平头,还没到餐桌就嚷嚷开了,“竟然有烤肉,太好了!”被困一周,眼见食物越来越少,没想到今天居然有烤肉。

  “今天跟我出去找找物资。”李烈说完把手里最后一小块面包塞进嘴里,拿起筷子给苍兰夹了两片肉。

  对于李烈的提议,李承德没有异议,毕竟确实快要断粮了,他作为目前家里唯二的壮劳力,这是他该做的。

  陈芳华忧心忡忡,却没有提出反对的话,李春生沉着嗓子嘱咐了一句,“万事小心。”

  苍兰把盘子里的肉夹给了李烈,“阿爸今天要出去,多吃点有力气。”

  吃完饭,陈芳华和李春生回了房间看书,他们只喝了粥,要尽量避免能量的消耗。

  李烈套上皮衣外套,拿出了自己的木仓。

  李承德也回房间换了作战服,拿上了配木仓。

  这个世界人人都可以购买木仓支,只要是帝国合法公民,就能够凭证件购买。

  苍兰将二人送到车库门口,忍不住皱眉,“阿爸和哥哥一切小心,安全为主。”

  李烈揉了揉她松软的长发,露出一个憨厚的笑,“阿爸一定会带着食物平安回来。”

  苍兰穿着洁白的睡裙,自然卷的黑发垂在腰际,小脸上挂着明晃晃的担忧,李烈再次在心里感叹,他一个大老粗,何德何能才拥有了这么一个白雪公主似的女儿。

  李承德跟着开口,“小苍兰你别担心了,我在学校可是优等生,教官都说我以后有望进皇室护卫队,我一定给你带好多好多你爱吃的东西。”他跟着抬手想摸苍兰的头,被李烈不客气的拍开,还得到一个没好气的白眼。

  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他有个漂亮妹妹,可惜只有他自己知道,二叔是个多么护女儿的人,他连妹妹软软的头发丝都摸不着。

  “行了,别磨蹭了,早点去还能早点回。”李烈开了连着车库的门,把李承德一把推了出去,回头冲苍兰摆摆手,跟着快步出去了。

  苍兰看着关上的门,握着的拳头紧了又紧。

  始终是放心不下啊…

  车库的门刚刚打开,一只半人高的螳螂就从天而降挡在车前。

  李烈定睛一看,没有人形脑袋,是只变异兽,问题不大。

  变异兽杀伤力不大,很好解决,难缠的是变异种。

  李承德一脚油门踩下去,螳螂还没来得及发起攻击就被撞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车子走远后,它翻身爬起,甩了甩脑袋,摇摇晃晃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苍兰趴在阁楼厚厚的地毯上,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斗篷里加了钢丝和防弹材料,是她上一世在组织里斥巨资定做的,现在正好拿出来用。

  狙击木仓的木仓口随着螳螂缓缓移动,随着一声轻响,螳螂猛地倒地,溅起一阵灰尘。

  所有人都以为变异兽和变异种很难被杀死,苍兰脑海里零碎的记忆却告诉她,要杀死变异兽只需要破洞穿们的脑袋或者破坏它们的心脏,变异种则会难一些,必须要破坏它们的心脏,否则不管伤到哪里,它们都能够迅速自愈。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