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星渊
来自星渊

来自星渊

深度绯红

游戏/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4-06-12 05:50:04

《星渊》资深玩家,【星降师】绝活哥李兹携带系统模板,穿越到游戏世界,来到游戏内测版本的时代。 这是最坏的时代。 宇宙势力和财阀勾结,致使通往宇宙的大门被关闭,星球资源耗尽,连阳光都被垄断。 这也是最好的时代。 所有的超凡体系才刚刚起步,在这个时代,只有他一名有着最终版本补丁的【星降师】。 人们沉醉于等离子枪炮的硝烟之时,李兹已经用引力撕碎了战舰。 异能者为他们觉醒的能力洋洋自得时,月光已经成为了李兹的仆从。 星际舰队跨越银河之际,李兹刚刚点燃了第四十二枚恒星,照耀整个宇宙。 “人们被困在地面上太久了,已经忘记这片星空本该属于我们所有。” ——面对不可名状的土著邪神,李兹手持黑洞,温和地说道。
目录

9天前·连载至277.虚空线:通往【白狼】结局(2)

001.渊神,启动!

  【网络连接无响应,请重新登入奇巧网络的服务器】

  “诶哟,真麻烦,又掉线了。”

  昏暗的视界逐渐消退,李兹一边叹气,一边下意识揉了揉额头,口中嘀咕抱怨着:

  “早知道我就该从这破地方里搬出去,跟工作室一起用专门线路搞直播,出租屋里的宽带实在不稳定,每次直播人数过十万就频繁波动。”

  全职主播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即便是作为时下最热门的全息游戏《星渊》的主播,流量庞大,真正做到从直播领域中赚到钱的主播,也寥寥无几。

  “这个月直播时长还差200小时,哎,掉线重连花了两个钟头,还得重新启动直播插件,今天又得加班熬夜了。”

  《星渊》这游戏哪都好,就是对于日渐更新的各类直播插件而言,优化稀烂,难以兼容,甚至干脆不兼容。

  管你是什么快音、抖手、虎鱼,还是什么比利比利,所有直播插件在《星渊》的游戏系统面前一视同仁,出现网络崩溃简直是家常便饭。

  奇巧网络的程序员修没修?如修。

  李兹直播了很久,也是把全部家当都投入进去,打造了现在的工作环境,事业才有所成就,目前已经以【星降师】的绝活哥身份,混出了一点名气。

  这年头就这样子,主播由于入职门槛太低,内卷的不行,要么你的内容比别人质量更高,要么你够勤快,持续加班,获得平台推流。

  游戏舱这会儿应该是在跟他的神经互联,将他的意识和数据同步,这是个极为漫长的过程,平时的话倒无所谓,但对于李兹而言,外界可正是直播的黄金时段,错过了这个时间点,流量就会大大减少。

  初入游戏时候的激情,伴随着游戏职业化后,逐渐衰弱下去,游玩变成了工作,就失去了趣味。李兹有时候也在想回到几年前的那个夏天,和好友们无忧无虑结伴玩耍开黑的日子。

  所有游戏都是刚入坑的时候最好玩,等到后面内容重复以后,就变成了索然无趣的打卡上班日常。

  如果可以的话,李兹真想重新再开个小号,好好重温一下从零开始的萌新生活。

  只可惜,事与愿违。

  成年人没有娱乐空间,不是工作内容繁重,还要负责经营粉丝群、剪辑视频、操办活动,就是要参加各类社交,拉赞助、博取关注、应酬,这是什么职业都避不开的。

  另一方面,李兹对于自己的事业也并不乐观。

  熟悉游戏直播产业的人都知道,一个主播的生命周期是跟游戏息息相关的。

  而作为《星渊》中,最终道途职业【星降师】的绝活哥主播,在没有达成破圈效应的时候,他面向的观众基本上面向【星降师】的玩家群体。

  简而言之,这是个水涨船高的道理。【星降师】的玩家越多,他的观众随之也会增加,收入越高,被广告商看重的概率也越高。

  【星降师】兴起,则李兹的直播事业也直接起飞。

  然而,事实并不乐观。

  在14.0版本,【星降师】作为一个后期发力的终极职业,由于前期高难度的操作和恶劣环境,让很多人敬而远之,间接导致了玩家群体数量远不如其他职业。李兹的收入长期稳定,很少波动,让他十分担忧前景。

  毕竟,伴随着生活压力加大,许多人渐渐不再玩游戏,转而去看小说和短视频,就连李兹也不敢保证,如果不是直播的事业收益,他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热爱《星渊》。

  “四肢神经链接,触觉模板激活。”

  神经链接启动,李兹不再思考那些有的没的事情。

  强调代入感的《星渊》很少出现游戏界面之类的视觉效果,在载入过程中没有提示,转而采用了逐步放开感官,给玩家不断加强刺激,适应进入游戏的过程。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网络波动导致游戏掉线,重连则会花费很长时间的缘故。

  李兹心里着急,但是此刻也只能顺应着游戏的进程来。

  作为《星渊》的资深玩家和【星降师】职业的绝活哥,他的心态调整很快,迅速平复心绪,按照官方专门提供加快神经链接的小窍门,精准地执行下来。

  “放空心神,逐步感应自己的身躯。”

  “先是从手指开始,不断尝试去动弹。”

  “将气流拂过肌肤的那种感觉铭记在心,不断地去思索、加强对其认识。”

  这技巧一直以来都很有效,从茫茫无际的虚空中,他的感官越发敏锐真实。

  阳光照射的温暖,衣衫传来的不合身感,额头上的伤口火辣辣的刺痛,血管破裂后汩汩向外流血……

  “嗯?什么情况?阳光?伤口?衣服不合身?”

  李兹有些诧异,他明明记得自己掉线前还在高危险地图【幽邃花园】中探索开荒,那里全程黑暗,根本没有阳光。

  不过也有可能,系统的下线保护把他传送回附近的人类殖民星。既然有阳光,那大概率是【瓦尔基里要塞】的人造太阳。

  伤口也能理解,很可能是其他玩家正在袭击自己,毕竟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主播,路过有粉丝观众希望互动也是正常的嘛。

  李兹疑惑真正疑惑的,是身上的衣衫不合身。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一身【白银之梦】法袍乃是用虚空龙皮专门定制的,自适应身材,加固十三重祝福,绝对不会像法师穿战士的铠甲一样不合身。

  而且身上衣物的质感,跟他印象里柔软舒适的法袍截然不同,更像是早期新手村时候穿的劣质化工材料。

  ‘有点怪。是水友给我搞恶作剧了吗?’

  身躯和意识逐渐同步,李兹视线虽然模糊,但基本上掌握了身体的控制能力,他立刻注意到自己似乎是瘫坐在地上,某些重物压在自己身上,隐隐约约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形。

  李兹没有多想,下意识抬起手就想把它推开,作为300级的【星降师】,即便力量不是他的主属性,绝对的等级碾压下,也足以推开一艘‘麦哲伦’级星际战舰。

  然而当他的手掌触碰到人形物体之上,酸软无力的手掌稍微发力就传来了些许痛楚,沉重的阻塞感却让他面色一僵。

  “什么情况?我这是被连杀六次后被套上了‘虚弱’的负面效果吗?”

  李兹皱眉,胸腹部位刚好被人形物体压住,呼吸变得急促艰难,再这么持续下去,他会陷入‘窒息’状态。

  他只好使劲晃动着身躯,好半天将那人形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噗咚。

  那人形的物体仰面朝天,李兹坐起身,瞥了一眼,神经链接恰到好处地完成了同步,瞳孔聚焦,迅速捕捉到了对方的外表。

  白人,身材高大壮实,穿着浅蓝色的保安制服,无生命体征。胸牌上写着“兰尼·约翰斯”的字样。

  “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穿传统纺织衣物,这都是前星际时代的东西了,内测版本都没有了这玩意儿吧。”

  李兹嘟囔一句,一具尸体而已,实在谈不上什么心理压力。

  当初他为了刷材料,从【恶魔学院】那种尸山血海里爬出来又钻进去,就算没有一千次,起码也得有九百九十九次了。

  他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装扮:同款的蓝色保安制服,腰间配备有一只手电筒,与此同时,额头上和脸颊上还有着血迹——他伸手摸了一下,大概是磕伤了额角,只是浅浅流血,并无大碍。

  “不仅被套了‘虚弱’,还把我丢到了不知道哪个新手星球去,到底是谁搞的恶作剧。”

  李兹毫不客气地撕扯下来保安身上的衣物,给自己止血,并且顺手从对方腰间取下来了橡胶棍充当武器。

  “鬼知道到底被丢到哪颗星球了,我得赶紧找面镜子,激活系统。”

  李兹嘀咕着,快速移动起来,然而他刚刚起步,立刻意识到不对劲。

  他转过头,从借着午后的阳光,眯起眼睛,仔细注视起来保安的尸体,目光聚焦在胸牌上。

  “兰尼·约翰斯,怪不得我认识,原来是蔚蓝星文字啊。”

  李兹笑出声,顿了顿,旋即瞳孔一缩:

  “这是,1.0到2.0版本,炎夏国玩家新手星球——蔚蓝星的文字。”

  “开什么玩笑,蔚蓝星不是2.5版本就被盖莱克西文明炸了吗?!”

  “五年前,我亲眼看到蔚蓝星爆炸,直播间五万多人一起见证了那震撼的画面,行星碎裂,天崩地陷,在‘达拉斯’星舰的主炮下缓缓熔化成了岩浆,文明在火焰和光辐中覆灭,最终整颗星球瓦解为破碎的石头,被庞大的星体吞没兼并,在冰冷的真空中,持续地闪耀并冷却下去……”

  “最关键的是,蔚蓝星是TMD我亲手炸的!”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