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济天下
医济天下

医济天下

我吃白饭

都市/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11-29 16:40:16

医圣陈子安遭遇不测,附体重生于燕夏,与儿子遭遇车祸暗算,瘫卧在床!   儿子刚登记结婚,不治身亡,留下善良娇妻。   孤女寡父,日子要怎么过?   他竟然还是亲家母少女时代的爱幕对象,她可恨他,可恨他,要怎么搞?   爱,有时候就是踏遍来世今生,因果轮回,千山万水,矢志不渝?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仇得报

第一章 真是好姑娘啊!

  蓝星,燕夏帝国,江州市。

  盛夏,天气热到限电。

  “爸,该喝药了。”林若曦端着中药汤碗,站在床边上细声温和的说。

  床上,绝世医圣陈子安满心憋屈、无奈。

  因为车祸,他全身瘫痪,表情跟老年痴呆一样。

  音窍受损,尚未恢复,也没法说话。

  眼前这个孝顺又漂亮的“儿媳妇”,让陈子安心生感激和怜悯。

  林若曦坐在床边,一勺一勺的喂他。

  来到这个灵气枯竭的世界,陈子安是瞧不起这些垃圾的药材和庸医的。

  但原来的世界回不去,这些药材还稍有点用处,也只能将就。

  魂穿附体重生受伤以来,儿媳妇林若曦给他喂药喂饭,刷牙洗澡,按摩理疗,孝顺有加。

  为了便于照顾,她甚至晚上都躺在床边的沙发上伺候着。

  小区邻居们风言风语,她都全然不顾,毫无怨言,也让陈子安难以拒绝这些劣质的药水。

  好在九转长生诀现在也能运转一部分,他很快就能站起来,能开口说话。

  其他的身体损伤,他自己开药调理,也能恢复得更快。

  吃罢中药,林若曦又熟练的给陈子安换了尿不湿,一点不脸红。

  反倒是陈子安有些尴尬、难堪。

  长此以往,也不是个办法,得尽快恢复起来。

  最后,林若曦抓起他有些粗糙的手,细心而专业的按了起来,防止因为瘫床而肌肉萎缩。

  唉,真是好姑娘啊!可怜我儿,已无福消受。

  陈子安内心一阵感慨,一股暖流像往常一样涌上心头。

  身为医圣,他能感觉到林若曦手碗上的守宫脉,以及眉宇间的云英气息,这正是姑娘家独有的。

  不能再让这好姑娘这么辛苦劳累了!她应该去追求属于她的幸福!

  陈子安暗下决心,疯狂运转九转长生诀,努力的修复身体脉络。

  就在按摩快结束的时候,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音窍脉络豁然贯通,嗓子一阵清爽。

  陈安子开口道:“丫头,为父这些天辛苦你了,委屈你了……”

  “啊爸……”林若曦双手停在他的脚面上,抬头惊喜道:“你……你能说话了?”

  漂亮的脸蛋上,灵澈的大眼晴写满了惊讶。

  因为最权威的教授说过,她公爹瘫痪了,智商受影响如同痴呆,而且不可逆的哑了。

  可现在,他简直就是个奇迹!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慈父般的温和。

  陈子安微笑道:“是的,能说话了,感谢你把为父照顾得这么好。过几天,为父还能站起来……”

  为父?

  林若曦心里很难受,感觉公爹是真的痴呆了。

  陈子安接着道:“到时候为父就搬出去。住此地已不方便,对你影响甚是不好。毕竟你一个姑娘家,还要嫁人的。”

  “啊?爸……”林若曦怔怔的看着这个年轻的公爹,内心涌起一抹难言的忧伤。

  “喜平是走了,可这房子是你大半生的积蓄买的,我没有权利继承。我只想替他尽孝,还你的养育之恩。”

  林若曦想起逝去的丈夫,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傻丫头,不哭,不哭……没有你,为父已经冻死在太平间。没有你的照顾,为父不能恢复得这么好,从来没这么胖过。房子是为父的心意,也是你从法理上应该继承的。”

  “爸,你什么也别说了,我不会要这房子的。我要上班去了,你好好躺着吧!”

  林若曦根本无法相信公爹还能站起来。

  公爹对她和陈喜平真的很好。甚至为了儿子上学,给人磕头下跪;为了学费,连血都肯卖。

  林若曦上大学和陈喜平被流氓欺负,公爹拿刀跟人砍过架,追砍三条街,轰动一时。

  林若曦只想替死去的丈夫好好尽孝,照顾好这个孤苦的瘫痪公爹。

  至于能照顾到什么时候,她真不知道,因为家里人迟早会知道这事。

  “且慢!若曦,你且去取笔墨纸砚,为父亲自开方下药,以作疗伤之用。”

  “爸,你这说话的方式……”林若曦感觉公爹能开口之后,说话都很怪异,但内心泛起无限的同情。

  她不禁认定了一个事实:说好听点公爹是痴呆了,不好听就是疯了。

  都是因为失去了儿子的缘故啊!林若曦心里无比难受。

  “哦……呵呵……”陈子安不禁自嘲的摇头笑笑,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了。

  “去拿笔和纸来吧,我说你写。下班回来照方抓药,能加速我的身体恢复。”

  林若曦到底是个善良的姑娘,还是取来了笔和纸张。

  她是中医医院理疗科的护士,知道这种情况下只能顺着病人。

  陈子安一口气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药物名字。

  林若曦听不太懂,都不知道他从哪儿知道这些奇怪的药名,但还是依言写了下来。

  最后陈子安道:“你去中医药大学附属大药房抓药吧,兴许那里能抓得齐。实在抓不齐,尽量找老中医开的诊所去找吧,辛苦你了。”

  林若曦点头离去,只当他是脑子真撞傻了,痴人痴语。

  看着儿媳妇离去的背影,往事一幕幕涌上陈子安心头,百感交集。

  原来的世界里,他是最年轻的医圣,30岁封圣。

  封圣第二日,原本打算和师妹新婚洞房,完成人生大事。

  岂知被人暗算,两人惨死,魂魄逆穿时空,来到这个灵气匮乏的世界,也是被称作遗弃的世界。

  师妹不知何处,而他重生到一个也叫陈子安的男人身上。

  这个陈子安时年39岁,是个出租车老司机。年少迷糊的青春时代,陈子安犯下了错误,于是有了儿子陈喜平,当时成为无数人的笑谈。

  陈子安本来聪慧,都在985大学上了半年学了。

  因为儿子的出生,他被迫辍学,背井离乡,当爹又当妈,至今未娶。

  为了养家糊口,他什么粗活累活都干过。清秀帅气的容貌,早都沧桑了。

  三个月前,儿子陈喜平满22岁。女友林若曦从家里偷了户口本,和他悄悄办了结婚证。

  陈喜平是江州中心医院年轻有为的儿科医生,林若曦是江州中医院的理疗护士。

  办证当晚,两人都加夜班。

  陈子安开着出租车先就近接上儿子,然后去接儿媳妇,一家三口准备去夜市吃个烧烤,简单庆祝一下。

  半路上,一辆拉土车把出租车撞飞了。

  陈喜平住了两个月的ICU,还是没能活下来。

  陈子安当时不治身亡,尸体都拉太平间去了。

  闻讯赶来的林若曦去太平间见一面,发现他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

  因为这个时候医圣陈子安附体重生,于是马上又进了抢救室,ICU 里躺了一个多月才脱离危险。

  想想那场车祸,此时陈子安内心愤怒不爽。

  他本天资聪颖,学习能力超强。

  三个月的时间,加上这一世的记忆,足够他完全了解这个最大的公平就是不公平的世界。

  陈子安永远记得车祸发生后,司机跳下车过来察看父子二人。

  当时陈子安还有一口气,意识还清醒。

  对方装模作样的报了120之后,才冷淡的说:“任务完成!陈喜平不死,邹公子何以娶妻?”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