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美人,次级替身
顶级美人,次级替身

顶级美人,次级替身

曲朝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04-30 22:07:48

姊妹篇《爽!恶毒女配看见弹幕后飒爆了》已开 在右繁霜眼里,陈晏岁只是把她当做白月光的替身。 而陈晏岁,鼎鼎大名的国大校草,一双鹤眸美得惊心动魄,堪称顶级绝色。 不知为何,他和右繁霜在一起,却对她百般刁难,连旁人看了都于心不忍。 可右繁霜始终顺从,从不反抗。 突然右繁霜毫不犹豫把他甩了,众人拍手叫好,留下陈晏岁一脸错愕。 直到看见她夹在书里的照片,她靠在一个和他有五分像的男人肩膀上,笑容如热烈明阳。 背面写着:阿言,我就是想捧起水中碎月,再碎都好,再假都好,我都想要。 那个男人的名字下写着死亡年月日,陈晏岁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替身 — 遇见苏忧言前,右繁霜想,这个世界没什么可留恋的。 遇见苏忧言时,他在心脏病的包围圈,她在孤立无援的深渊,本以为是在绝望中更深地沦陷,却没想到是紧握住对方的手,成为彼此活下去的信念。 但上天不遂人意。 右繁霜在急救室外许愿苏忧言活下来时,苏忧言在手术台上闭了眼。 希望在他死后,爱右繁霜的,是整个世界 — 你的顶级美貌在旁人眼里是肆意挥霍的资本,但在她眼中只是委曲求全的残次替代品。 男主苏忧言,没死,心脏病治得好。 立意:不准恃靓行凶
目录

11个月前·连载至完结感言

第一章来接我

  置顶提醒:男主苏忧言

  —

  右繁霜看着手里的照片出了神,她一向耳力敏锐,这一刻,却连隔壁闹哄哄的装修声都被她屏蔽,显得不那么刺耳。

  细白的指尖滑过照片上的面庞,似乎从前的记忆都在一点点浮现。

  医院机器的滴滴声和推动病床进急救室的声音交替。

  照片上的她笑着,无比单纯,也无比热烈,似乎只有在那个人身边,她才能拥有这样的心绪。

  那个人的眼睛,如此和煦。

  手机忽然响起,她依依不舍地看了照片许久,才放下照片,去看手机。

  一条信息挂在通知栏里。

  『等会儿来后街酒吧接我,买杯解酒汤。』

  她一愣,沉默了些许时间,才叹了口气,将照片塞进书里。

  而她赶去的时候,陈晏岁正喝得眼尾发红。

  他拿着酒杯,生得温柔的眉眼,眼神却无比冷漠凉薄。

  他的眼睛是温润和煦的鹤眸,眼神澄澈,神藏不露,上波重叠,清秀而长,可他近来的眼神总是如此冰冷,仿佛失去句芒,一切都不需要他再留心。

  他最近,总是酗酒。

  右繁霜在酒吧交错的灯影中走近他,温声道:“陈晏岁。”

  陈晏岁撩起眼皮看她。

  只有喝醉后,眼神微醺迷离的时,这双眼睛才会有那么一刻,温润明亮,专注而温柔,连眼尾那抹微红都那么恰到好处,像是右繁霜刚刚认识他的时候。

  右繁霜看着他那双眼睛的时候,不自觉晃了神。

  下一刻,陈晏岁却微皱起眉头:“解酒汤你带了吗?”

  右繁霜回了神,走到陈晏岁身边,把保温盒递给他:“带了。”

  周围人面面相觑,窃窃私语:“她不是晏少上一个女朋友吗,怎么感觉好像没谈多久就这样了?”

  旁边人嗤笑:“对晏少来说,那不是正常吗?他哪一个女朋友能超过一星期?”

  右繁霜,陈晏岁只谈过两天的女朋友,算什么女朋友?

  要不是右繁霜一直跟在他身后,恐怕晏少早把她扔了。

  陈晏岁听见她说带了的时候,扫了一眼那个保温袋,眉头却微皱,抬起头晦暗不明地盯了她片刻。

  右繁霜,什么都照做。

  而旁边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毫不客气地接过来了。

  女孩子笑着,故意瞥了一眼右繁霜,一点也没有犹豫,倒出来喝了,倒出来的解酒汤还热。

  那女孩不知是赞赏还是嘲讽,勾了勾唇:“居然还是自己煮的,真用心。”

  只可惜是给她的。

  陈晏岁转过头,看了那个女孩一眼,眼神落在她手中的保温杯上。

  右繁霜被酒吧的灯光闪得有些眼晕,彩色的射灯拂过她素白的面庞,她站在卡座前,却没有回答。

  原来陈晏岁让她送解酒汤,是给别的女孩送的。

  这份汤,她炖了两个小时。

  右繁霜看了那个女孩一眼。

  有几分像。

  而旁边的人提醒陈晏岁:“欸,你那个小女朋友还没走呢?”

  陈晏岁抬起头看她:“还有事?”

  右繁霜看着他,声音平静而温柔:“你让我来接你,现在还没接到你。”

  周围的人没忍住笑了,眼神里更是轻蔑:“啧啧,你会开跑车吗就接晏少,清醒一点,想和晏少谈恋爱的人多了,你算什么,以前不讨好,现在来求和,你怎么这么廉价呢?”

  右繁霜平静道:“你看上去,也不是很值钱。”

  那人挂了脸,刚打算反驳。

  陈晏岁甩了那人一眼,冷得刺骨,那人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了。

  而右繁霜看着陈晏岁的眼睛,这样轻蔑而倨傲,在酒吧的灯光之下更是风流而带着戾气,毫无温润与和煦。

  温柔,一点也不。

  他不是护着她,只是懒得听人在他耳边聒噪而已。

  可她只是轻轻道:“如果你现在想我回去的话,我就回去。”

  陈晏岁没再说话,继续和朋友喝酒,陈晏岁旁边那个女孩子却瞟了她一眼,挑衅地晃了晃手里的杯子:“谢谢你的解酒汤。”

  右繁霜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子手中的解酒汤,收回了眼神,轻声道:“陈晏岁,我先走了。”

  陈晏岁没看她,淡淡嗯了一声。

  右繁霜走出两步,回头时看见陈晏岁已经搂住了那个女孩子的肩膀。

  右繁霜下意识闭了眼睛不想看,走出几步才睁开眼睛。

  他们,如此亲密,又如此随意。

  用这张脸,有些微地刺痛她的眼睛。

  胸腔中似乎有一团薄薄的墨色云雾,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将那团云雾呼出去。

  但右繁霜走后没多久,陈晏岁却放开了那个女生。

  众人不解:“晏少这是怎么了?”

  陈晏岁一口冷酒往嘴里灌,面色冰冷,比右繁霜来的时候更冰冷,语气淡漠疏离:“没兴致了,都滚吧。”

  众人面面相觑,却忙不迭都起身离开。

  而那个女生还想留,也被陈晏岁的朋友给拽走了。

  路上忽然下了大雨,但右繁霜下意识回头看,并没有人追上来,她干脆走进雨里,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淋得浑身湿透。

  句芒正做着瑜伽,一抬头看她淋成这样,连忙起身拿浴巾给她擦头发,语气却说不上多好:“他又欺负你了?”

  右繁霜的动作一滞,轻声道:“我只是想多看看他。”

  句芒听到这句话,一句都没有再劝:“先把衣服换了吧,别着凉。”

  她转身进了厨房,不多时端出一碗姜汤来,塞到右繁霜手上:“快点喝了去洗澡。”

  右繁霜手里被塞进温热的姜汤,可心里却空空荡荡,看着姜片在碗里晃悠,不由自主出了神。

  句芒看她这样,只能暗叹一口气,虽然心疼,却不好多说什么。

  陈晏岁之前喜欢她,但她拒绝了。本来这件事过了就该渐渐放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晏岁在那之后居然认识了右繁霜,而且迅速确定了关系。

  霜霜和她性情相投,说话做事如出一辙,长相上也有相似之处。

  这让她很难不怀疑,陈晏岁和右繁霜在一起的动机。

  没两天,陈晏岁就发现了她们俩居然认识。

  陈晏岁恼羞成怒,直接甩了右繁霜,并且开始报复式地一个接一个地换女朋友,每个都还和她有些像,比起真的是在怀念她,不如说是故意羞辱右繁霜。

  陈晏岁认为右繁霜是故意接近。

  句芒知道的时候,只觉得心疼。

  可右繁霜受尽轻蔑刁难,始终都不愿意分手,陈晏岁说什么她都不生气,让她做什么她大多都照办,句芒完全不能理解。

  直到句芒偶然间发现右繁霜房间里的旧照片,猛然间意识到,右繁霜为什么死也不肯分手。

  陈晏岁,他很像一个人。

  一个可能令右繁霜终生难忘的人。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