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修仙大佬靠直播爆红了
荒野求生:修仙大佬靠直播爆红了

荒野求生:修仙大佬靠直播爆红了

温一韶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2-09-16 22:16:39

【空间+荒野直播+玄学+灵宠+修炼升级+基建】 一朝飞升失败,凌净意误入了仙山下正在直播的荒野求生综艺,还成了人人喊打的私生饭。修为尽失,受人排挤。 凌净意本想低调修炼,奈何自带的仙侠属性让她频频上热搜。 凭空出现的桃木剑和符箓,月全食会长出九条尾巴的狐狸…… 本想看娱乐圈互撕的吃瓜群众一脸懵逼:有没有一种可能这是荒野直播而不是仙侠奇缘? 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再配上言出法随的预言家弹幕。 这边直播惊心动魄,那边导演组公关跑断腿。 “为了过审,加了特效,我们的嘉宾非常安全。” “特效组昨天加班。” “别问,问就是特效组。”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七十七章避水

第一章被雷劈了

  天边不断涌起布满闪电的乌云,阴沉沉地似要压碎它俯瞰的一切。

  凌净意即将迎来飞升最后一道雷劫,只见她飞驰半空,盘坐于虚无,灵气汇顶,神识凝聚。

  突然她感知到山下的结界似有人靠近,一个分神,那漫天的雷便压了下来,凌净意一时惊慌,避雷诀都没念出来就被打下了山头,很快便被随即而来的倾盆大雨淹没,顺着水流漂荡。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快看,那里浮着的不是小私生饭吗?”

  “隔那么远都能看到那雷光落在她身上了,现在还有救吗?”

  “别管有救没救,快捞上来啊......”

  “真是奇了,还有呼吸。”

  “就说这岛邪门,雷劈了还能活下来。”

  凌净意头痛欲裂,挣扎着坐起来,平复调息,她感受到自己的修为正在一点点的散去,一阵陌生的记忆袭来。她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穿着奇异的人群,想着自己怕不是神游出窍了,占了其他人的身体了。

  记忆里原主也叫凌净意,眼前的这些人登岛是来参加一个叫“百日荒岛”的直播活动,坚持生活百日便可获得上亿奖金。因为其他人都叫她什么“私生饭”,这好像是个令人鄙夷的身份,所以她就被孤立了,独自跑到山上,碰到结界,受天劫影响被劈死了。剩下来的记忆零零散散,也就看不懂了。

  这鲜有记载的荒岛其实就是凌净意修炼一千多年的海外仙山,因为结界磨损才一点点的被发现。初登岛的调查人员在这里发现了不少难以解释的现象,加上经费问题调查也就搁置了。后来几个国家的财团准备在这里投资旅游业,碍于之前传出的“未解之谜”太多,所以和世界探险协会合作,邀请了各界人士上岛生活来“驱驱邪”,其中不乏有影视行业的演员大腕想凭此赚一波热度。

  凌净意的修为慢慢定格到了炼气期,她是记得古书中曾经说过铁拐李神游,其肉身被弟子焚烧而后附在坡脚乞丐身上,但是修为并没有变化啊,她这是什么情况?

  一阵似乎是从很远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根据气象局研究分析,本次探险的岛屿雷暴预警解除,本台会实时监控,救援队也准备就绪,请嘉宾们各就各位,迎接一场难以忘怀的探索之旅......”

  这是千里传音?似乎其他人也听到了,要达到这个水平实力最低元婴,莫非这些穿着奇怪的人也是修道的?

  其他人听到广播也就散了,因为私生饭的身份,没有人愿意带着凌净意,不过也好,她修炼多年早就不知如何与人交际,这样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她躲着人群到一边盘坐调息,修为没有恢复,但是随身带的空间还能打开。她拿出一件长衫,念了个口诀,便自动换上了,又找到一张瀛洲舆图,这是刚入岛时,师父留给她的,此岛灵气充沛,也多吸引精怪邪灵,为了维持平衡,设置九层结界来隔离不同实力的精怪。这群人刚登岛三天,还没到第一层结界,她炼气期的实力应该够用。只不过她的身体在九层结界之上,要想寻到就很艰难了。

  导演组开启了直播间,观众们涌入直播间,因为路人嘉宾走失被雷劈的事情已经冲上热搜第一位了,观看量直接翻了三倍。

  当凌净意的身影出现时,虽然只有两秒,弹幕却疯了:【这小私生饭不是被劈了吗?】

  【她怎么穿成这个样子了,隔壁仙侠组的跑错地方了】

  【我说吧,怎么可能真的荒野直播,肯定都是搭棚子的】

  【雷劈的也是假的吧,都是营销手段】

  导演组为了国内的收视,转播的都是流量小生周鹤轩的镜头,只给凌净意这样的素人准备的一组无人机摄像设备,巧的是周鹤轩的镜头却一直没人,让这小私生饭混了一波浏览量,马上就上了热门直播。

  凌净意修为变低了之后,注意不到一直有摄像头在跟着她。她照着仙舆图寻找第一层结界,忽然听到附近有奇奇怪怪的动静,顺着声音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男人陷入泥沼,整个胸部都没进去了,看得出来他已经呼吸困难,意识模糊。

  济困解厄乃无上功德。凌净意赶紧查看空间,高阶的法器她拿不了,只好拿出一把普普通通的桃木剑,从附近抱着一堆干草树枝铺在泥沼上,借着轻功踩在上面拿着木剑在那挖。

  凌净意吭哧吭哧地挖着,尝试先把双腿拉出来以至能增加受力面积,污泥四处喷溅,糊了那个男人一脸。

  而此时观看的人都惊到了,怎么突然多了一把桃木剑。

  【仙侠组在逃道姑?还带着桃木剑】

  【太假了吧,生存资源都放不下,还带桃木剑?】

  凌净意这时候已经把人拖了出来,用袖子清理男人脸上的污泥,观众们看清被污泥糊脸的人竟然是顶流周鹤轩时,又沸腾了。

  【高岭之花入土吸收养分吗?】

  【某人家的哥哥掉泥坑里去喽。】

  【****导演组,什么安保措施,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娇气别来啊,拉低世探的水平】

  【我哥哥拿命赚钱是敬业好吧,有什么好笑的。】

  #顶流小生周鹤轩落入泥坑#

  #一代顶流狼狈不堪#

  周鹤轩的经纪人在后台气得不行,“怎么搞的,我们家鹤轩怎么掉那里面去了,赶紧派人救他啊,还有那个摄像头,怎么回事,赶紧切啊。”

  导演组可不管这么多,签了协议的,是生是死概不负责。导演组见热度上升,又派了几架拍摄的无人机去。

  真爱粉和黑粉吵得不可开交,而凌净意这边废了老大力气才把周鹤轩拖出来,正掐着腰歇口气呢,注意到身边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飞行物,她试探了一下没有灵气,思考着怎么会突然多出来这些奇怪的低级飘浮灵。她随即拿出几张姜黄纸,指尖无规律地花画几道,贴在无人机上,观看直播的观众两眼一“黄”。

  【什么情况?在逃道姑入戏太深?】

  【别让这小私生饭碰我们哥哥。】

  【这是暗示我们,干了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好家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导演多来几个摄像头好不好】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