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摆烂!奶包是玄门最卷打工崽
拒绝摆烂!奶包是玄门最卷打工崽

拒绝摆烂!奶包是玄门最卷打工崽

宗提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3-01-20 14:50:22

【团宠+苏爽】
谢家遗失多年的真千金终于被找了回来。
所有人都说她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假千金.谢然然:“就算妹妹是乡下回来的,我也不会嫌弃她的。”
真千金.祁苏苏:“刚出道观,收礼十万。原来这就是乡下呀。”
*
直到有一天——
“诶你知道吗?太子殿下的心上人是长老!”
众人震惊:“:不……不愧是太子,口味就是与众不同。”
祁苏苏:?
#什么我们太子的心上人竟然是长老?!
#你在惊讶什么?
#咱们的长老不是老头子吗?
#啊?!!!!!!
————————————
祁苏苏×慕容白
喜欢的小可爱记得点个收藏哦!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无标题章节

1.祁苏苏

  在京城城郊的一家道观里,一身道袍的小姑娘正追着一个毛茸茸的小鸡仔。

  “不要跑啦,小家伙快回来!”

  小姑娘大声招呼着,脸颊红扑扑的。

  小鸡仔腿短跑不快,小小的一团很快被她抓住。

  小姑娘捧着软乎乎的小黄团子,忍不住戳了戳。

  道观里又走出一个胡子花白的老道士:“苏苏回来吧,客人们马上就要来了。”

  小姑娘抱着小鸡仔:“来啦,师父!”

  她跑到老道士面前:“师父,师弟是不是也要来?”

  老道士点点头:“算算这时候,启明应该走到山下了。”

  ……

  此时道观外,各路豪车云集。

  鸣了半天笛车子一点没动,沈卓然摇开窗子扫向车外,看见路上挤挤挨挨,都是豪车气派的车脑袋。

  副驾驶上的傅启明感觉到车子半天没动。

  他把扣在头上的鸭舌帽掀起来,懒懒看向沈卓然:“怎么停了?快点开。”

  沈卓然无奈耸耸肩:“看不见?堵车了。你这么着急干嘛?”

  傅启明瞥他一眼:“明知故问,我当然是要去看我师姐了。”

  沈卓然哈哈尬笑两声。

  傅启明十八岁抛下家族集团,进入娱乐圈成为双料影帝。最近据说娱乐圈终于混腻了,拜入道观体验道士生活去了。

  当然,京城最有钱的大少爷拜的道士,也是京城最有名的玄门高手——玄清大师。

  傅启明的师姐就是他座下的大弟子。

  他以前也不是没脑补过傅启明他师姐的形象。

  根据他绘声绘色的描述,沈卓然很快拼造出一个活灵活现的四五十岁灰袍老道姑。

  这回去道观他还特意挑选了礼物。

  傅启明曾说过他师姐走路不快,还一颠一颠。

  沈卓然听了十分震惊!

  没想到傅启明他师姐才四五十就走不动道了!

  因此他痛心疾首,特意定制了一款八十五厘米可伸缩豪华金拐杖。

  此时那根拐杖就装在一个大盒子里,放在后备箱。

  沈卓然偶尔得意的看一眼后视镜,还能看见它在后座露出的漂亮盒角。

  他忍不住嘴角上扬。

  眼前车流滚动,越野车终于能动了。

  一路前行,沈卓然顺着车流在道观后停车。

  傅启明开了车门,拎起他一直抱在怀里的巧克力袋子就急匆匆往前走。

  沈卓然也从后座抱出他半人高的拐杖盒子,快步跟上去。

  两人一同往道观前走,路上遇见不少京城贵妇。

  女人多的地方一向八卦少不了。

  “诶,你们听说了吗?谢家走失的真千金找回来了!听说找到的时候是在乡下,成了一个不识字的野丫头。”

  “什么?连字都不识?这比现在谢家的那位假千金,不是差远了?”

  “这当然不能比,谢然然虽然是收养的,但可是个天才。我看那野丫头回家也不受待见,谢家的千金,还得是谢然然。”

  说话的贵妇努了努嘴,不屑说道。

  傅启明默不吭声的拎着巧克力袋子从旁边走过,听见这话,撞了那贵妇一下。

  “诶你……”

  贵妇站不稳,一下崴了脚,她掐起尖利的嗓子就要骂出来,看见是谁,却又哑了嗓,呐呐说道:“哈哈……原来是傅大少,傅大少早上好……”

  傅启明没理她,快步走远了。

  大盒子实在费劲,傅启明一加快速度沈卓然就跟不上了。

  他抱着大盒子在后面乌龟一样吭哧吭哧走,边走还边喊着:“你等等我啊,傅大少!”

  傅启明走的急,压根就没听到。

  道观前出来几个小道士准备迎他进去,傅启明这时候却突然想起沈卓然来,他回头喊道:“沈卓然!快点!”

  沈卓然累成狗,听见傅启明叫他,一咬牙,把盒子抗肩上就跑:“来了来了!”

  走过后门,远远看见一群人,傅启明双眼发亮,顿时笑开了:“师姐!”

  沈卓然连忙抬头看,果然看见人群中一个四五十的佝偻老道姑正哔哩哔哩发着光。

  他心头顿时一喜,直夸自己料事如神。

  于是此时也大喝一声:“姐姐!”

  沈卓然屁颠颠跑过去,准备让他的拐杖惊艳亮相。

  却见前头的傅启明兴冲冲的跑过去,跑到老道姑的身前……

  打了个弯。

  “师姐!”

  傅启明响亮的叫了一声。

  沈卓然手里的大盒子“叭”的掉了,他的嘴张成了O型。

  只见傅启明身前站着一个……

  小奶团?

  小奶团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白嫩嫩的脸颊,梳两个可爱的小揪揪。

  两只短短的小手还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黄团子。

  沈卓然仔细看了看,发现竟然是……小鸡仔?

  这……这小萝卜头是傅启明他师姐?

  啊哈哈?

  沈卓然当场震惊!

  京城里恨不得当螃蟹横着走的傅大少,已经蹲下他那高贵的身子,拿过来巧克力袋子,笑得像个傻子:“师姐吃糖!”

  小奶团似的小姑娘咬了一口,拿小手也给他掰了一口:“好吃,师弟也吃!”

  沈卓然站在原地,目光呆滞的看着他的拐杖盒,不知该拿还是不该拿。

  傅启明喂了小奶团师姐一大块巧克力,才想起自己来的时候还带了个好基友,于是他偏过头:“沈卓然,愣着干嘛呢?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师姐,祁苏苏。”

  祁苏苏歪了歪头,看眼前这叔叔三庭五眼,生的很标致,只是印堂发黑,似乎有血光之灾。

  但师父说血光之灾这种事是不能轻易跟人说的,容易被人骂。

  于是她也就热情的跟师弟的朋友打招呼:“沈叔叔好!”

  傅启明殷切的将沈卓然拉过来:“师姐,不要见外,他是我的朋友,喊他沈弟弟就好。”

  沈卓然答不上话,只是扒拉了一下自己的拐杖盒,以前的得意都变成了悔恨,他心里的小人老泪纵横,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那个轻率的自己。

  谁……谁能想到傅启明他师姐竟然是小孩子?

  因为要拿巧克力袋子,所以祁苏苏把小鸡仔给旁边的小道士,让他带着小鸡仔去找麻麻。

  而她则看向尴尬的沈卓然。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