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互穿日常
大佬的互穿日常

大佬的互穿日常

简听夏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3-02-18 17:04:13

夏枳穿越了,但是她不明白,别人穿越一堆马甲,金手指,她屁也没有,她将手缩到已经破旧的棉袄里,冻得浑身哆嗦,抬头望天?你以为她很穷吗?不,京城顾少爷是她的霸道老公,天天裹着她说:要什么马甲,我是你的小棉袄!夏枳:呵呵!不过想让我善待你的身体罢了,老子不上当!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结局

亲亲老公回家了

  夏枳在门外边,靠着墙,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裹着自己的军大衣,吸溜了一下鼻子。

  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二个月了,每天都是自己从八百平方米的豪华大床上醒来,她拥有一座皇家花园,拥有超大的游泳池,可是这有什么用?

  她每天撒尿都唯恐跑不到厕所,大冬天的,花园里光秃秃的,偶尔有几只鸟停留也只是为了排一坨热乎的粪便,游泳池倒是挺好,可是连在水里扒拉两下她都得喝两口自己的洗澡水……

  哦,对了,她还拥有一个据说富可敌国的老公,可是她从来没见过他长什么样子。

  管家说他风流倜傥,夏枳却觉得他肯定丑陋无双,要不然为什么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露面。

  夏枳心里极度不平衡,再怎么说夏家也是富裕非常,和他顾家联姻,顾家应该感激涕零才对,而不是把她一个黄花大姑娘扔在这么大的家里不管不顾两个月!

  想到她这个便宜老公,夏枳就来气,狗东西,再不回来你就别回来了!

  这样想着,夏枳手也没闲着,一只棉拖就顺着手扔了出去。

  夏枳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男人眼疾手快的抓住她扔来的小猪棉拖,然后把它扔在了地下。

  夏枳看呆了,这个男人……太特么好看了!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略显单薄,看不清颜色的头发在风中飘摇,他的眼睛在星空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明亮,眼神锋利,跟要吃人一般,等等,吃人?!

  夏枳开始忍不住颤抖,这个男人是谁,不是说这里安保很好吗,他是怎么进来的!

  她扭头就向屋里跑去,边跑边喊着:“德叔,家里来贼了!”

  郑德听见夏枳的叫喊声,赶紧跑了出来,刚想启动安保系统,却突然看见跟在夏枳身后进来的男人。

  郑德的面色立马严肃起来,他弯着腰,恭敬的说:“少爷,您回来了。”

  “德叔,他就是……”夏枳话音未落,突然愣住了。

  少爷?德叔叫他“少爷”,莫非他就是她的便宜老公,这也太帅了吧!

  夏枳突然害羞起来,然后捏着兰花指说:“哎吆,老公回来了怎么不提前告诉人家啦,害得人家还以为家里进贼了。”

  顾景唯:……

  夏枳突然打了个寒战,她低头一看,才突然反应过来她的拖鞋被她的亲亲老公丢在了地上。

  她冻得脚趾蜷缩了起来,求助似的看向德叔。

  郑德无奈的摇了摇头,对顾景唯说:“少爷,您累了一天,先回房休息吧。”

  顾景唯点了点头,连一个多余的目光都没有给夏枳。

  他一走,夏枳赶紧用一只脚蹦哒到外面,捡起自己的小猪棉拖穿上。

  回到了楼上,夏枳躺在床上,想到顾景唯的帅气模样,她捂着自己大花棉被开始偷笑起来,突然拥有这么帅气的一个老公,上天真的待她不薄。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她也不太适应,但是后来知道她现在拥有花不完的钱之后,夏枳就坦然接受了,就等着她老公寿终正寝之后继承他的财产。

  现在看她老公这么帅,她就勉强接受了吧……

  这样想着,夏枳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第二天,夏枳迷迷糊糊地从床上醒来,用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突然她愣住了……

  这个触感,怎么这么糙?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睡了一觉,她的手变得又大又糙啊!她白白嫩嫩的小手呢?

  她赶紧摇了摇头,她在想什么,现在这个是重点吗,重点是她晚节不保啊!

  她跑到镜子前看自己的模样,眉目如峰,高挺的鼻梁,薄唇轻启:“我他妈的!”

  夏枳看着镜子里亲亲老公的脸,无能狂怒。

  她看了一眼周围,是自己不熟悉的黑色调房间,她反应过来,连忙跑到自己的房间。

  刚进门就看见顾景唯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旁边还放着她的大花被。

  听见声响,顾景唯抬起头来,在看到自己脸的那一瞬间,顾景唯眉心一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夏枳!”

  夏枳一愣,心说这男人脾气怎么这么差!

  一股凉风吹来,她不禁打了个寒战,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低头一看,她只穿了条内裤。

  夏枳赶忙夹紧了腿,用手捂住顾景唯的重要部位,手指还微微翘起。

  顾景唯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又娘又做作的动作,他神色麻木,静若僵尸,动如丧尸。

  他捏了捏眉心,头疼的说:“你……”

  突然,夏枳一溜烟钻进了他旁边的大花被里,她用大花被紧紧裹着自己,只露出一个头。

  顾景唯:……更娘了!

  家里的女佣日常叫夏枳起床吃饭,于是看见了……

  “夏枳”坐在床边,“顾景唯”缩在红色的花被子里,他们两两相望,含情脉脉,仿佛空气中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不过总感觉少爷有点娘是什么回事?

  顾景唯扭过头,看见女佣一脸磕到了的表情。

  很好,顿时不想活了。

  夏枳缩在被子里,还有一大片胸膛露在外边,女佣紧紧盯着他的身体看,还咽了咽口水。

  顾景唯紧皱着眉,伸手替夏枳捂住。

  一只手捂不住,那用两只……

  女佣:太太吃醋了!我磕的cp是真的!

  夏枳:这特么和摸我的胸有什么区别,流氓!

  夏枳清了清嗓子,对女佣说:“你先下去吧,我和我老……老婆一会就下去。”

  顾景唯瞪了她一眼,瞎喊什么!

  夏枳:(^з^)反正都结婚了,叫一下又怎么了!

  有这么帅的老公,美滋滋!

  女佣出去后,夏枳不自觉的哼起了小曲,掀开被子下床,打算去吃饭。

  顾景唯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夏枳,你别用我的身体做这些奇怪的动作。”

  夏枳疑惑的偏头看他,顺便演示了一下。

  “是这样吗老公?”她撅着嘴,脸都皱在了一起。

  “还是这样?”她又捏了个猪鼻子,眉毛努力往上挑。

  顾景唯:这世界就当我没来过……

  夏枳可不知他心中的崩溃,一心只想着自己的早饭,她回到顾景唯的房间换好衣服,蹦蹦跳跳的下楼吃饭去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