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复苏:我是神诡话事人
神话复苏:我是神诡话事人

神话复苏:我是神诡话事人

太原公子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3-02-23 08:54:07

三年内许宗衡父母妹妹离奇失踪,为寻找亲人,他尝试了一切办法,皆无线索。 什么,你想飞升? 等我跟上面聊一聊。 直到这天,收到一个快递,来到栖霞山··· 随后他的脑海响起这样的声音: “试炼者,欢迎来到秘境世界。” “栖霞山秘境已开启。” “难度:未知。” “任务要求:请保证自己在未来二十四小时内存活下来。”” 许宗衡心中升起一股荒谬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谁在搞恶作剧,但接下来他就遇到无法想象的危机。 幸好,快递里的东西发挥了作用: “恭喜试炼者,获得北斗传承一份。” 当许宗衡从秘境归来后,发现世界变了,观山太保、道家元君女仙人、太阳金乌、古代练气士···等等只存在于神话中的生灵,出现在世间。 许宗衡便是在这天翻地覆的混乱时代,强势崛起! 人间忽大危,一个声音响彻寰宇: 吾自当镇压一切神鬼!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大结局(3)

第一章 许宗衡

  三年前,许宗衡的父亲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两年前,母亲消失,一年前相依为命的妹妹也不见了。

  无一例外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许宗衡报警、发寻人启事、网上求助,疯狂的寻找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

  可是,人海茫茫,石沉大海一样毫无消息。

  许宗衡一度绝望,但他没有放弃,想方设法寻找。

  有时候他无法分清,这是执念?还是让自己活下去的动力···

  壬申年六月廿三。

  这天,许宗衡难得起了一个大早,煮了碗挂面,特地放了三个鸡蛋,来庆祝自己十八岁生日。

  四方的桌子,他占了一个位,其他三个座位上,俱放着一只碗,里面盛着半碗汤。

  他大口咀嚼着鸡蛋,冲着前方空气哼道:“今天我生日,我吃长寿面,你们喝汤。什么,你们也想吃面?”

  他放下筷子,板起脸,像一个小大人数落:“你们一声不吭的自己跑了,丢下我一人,还想吃面?有汤喝就不错了。”

  他想了想,叹了口气,拿起对面的碗,去厨房盛了面。

  “许妙华可以吃,毕竟长身体。你们两个就别想了,尤其是你,老许!”

  饭毕。

  洗漱归整好。

  许宗衡来到书房,打开电脑,照例先浏览“宝贝回家网”,看了下自己的帖子。

  “三年间父母妹妹先后失踪,重金求任何消息!!!”

  点开之后,帖子下面多了几条评论,都是加油鼓励的话,没有人留下有用的信息。

  然后是其他几个有关寻亲的网站,全无线索。

  最后上了贴吧,打开一个名为“怪事”的贴吧。

  这个贴吧收集各种离奇诡异事件,他之前也是无意中进来,觉得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很符合贴吧宗旨,本着广撒网的理念,发了帖子。

  很遗憾,在这里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不过,贴吧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倒是吸引了他,每天上来瞧几眼。

  漫无目的地翻看着,突地一行字闪入眼睑:

  “惊惊惊!九华山上游客,离奇失踪,三日之后,一人握雷而现,疑似成神。”

  他眼神一亮,点开这个充满噱头的帖子。

  帖主“乘鹤飞升”:

  “我是一个背包客,来九华山旅游,看到了无法想象的事,口说无凭,上视频为证。”

  往下拉,是上传的一段视频,只有短短七秒。

  许宗衡带着好奇点开。

  一阵喧杂的声音传来,画面中是一些游客,在攀爬一条石阶,画面闪动了一下,很快播放完。

  “没什么奇特的啊···”

  许宗衡撇了撇嘴,正准备右上角点×,突然握鼠标的手僵住了,再次点击播放。

  石阶,游客,攀爬,画面闪动。

  就是这里!

  许宗衡迅速点击暂停,看到什么恐怖之物般,瞳孔为之急缩。

  攀爬的游客,其中有几人,不见了。

  他滑动鼠标滚轮。

  乘鹤飞升:

  “相信一些心细的人,已经发现,一些游客不见了,数目在四人。可惜的是我当时没有留心,等发现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了。”

  下面有人评论。

  正派的乌鲁:“卧擦,是真的,我看到了,有几个人在画面闪烁了一下后,就不见了。”

  小米花:“人呢?去哪里了?不会穿越了吧?”

  中庸的牛头怪:“呵呵,楼主用一个剪辑的视频糊弄鬼,居然真有人信。”后面是一个“我已看穿一切”的讽刺表情。

  “是剪辑吗?”

  许宗衡皱起眉头,继续向下翻。

  乘鹤飞升:

  “我就知道有人不信,下面是我将视频十倍慢放的速度播出,直接打脸。”

  许宗衡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三个鸡蛋吃的有点腻,喝了一口才点开视频。

  画面果然十倍缓慢播放。

  游客在石阶攀走,三个青年指着远处云山兴奋交谈,一对中年夫妻相互搀扶,两名年轻女子摆出各种姿势拍照,还有一个男生在背着女伴。

  晴空万里,一切正常。

  画面突然闪动,出现弯曲的扭痕。

  许宗衡瞪大眼睛,十倍慢放下,这哪里是什么画面闪动,是空气在颤抖。

  不!

  许宗衡确定,是那方空间扭曲了,几乎一瞬间恢复,但那对中年夫妻,跟拍照的两名年轻女子,诡异的消失。

  下面评论炸了。

  一天十卷卫生纸:“靠,来真的?”

  中庸的牛头怪:“我向楼主道歉,视频没有剪辑,没有任何后期处理。但问题是,消失的人哪里去了?”

  小米花:“那什么···报警吧。”

  一号键盘:“光天化日之下,何方妖孽作法?”

  评论还有很多。

  许宗衡直接绕过,去看楼主。

  乘鹤飞升:

  “不要私信了,在这里统一回复,已经报警,并配合上交了视频。”

  到这里楼主断更,再次更新的时间是壬申年六月廿二,也就是昨天。

  “有些事耽搁了,继续话题。”

  “本来我已经要走了,但是因为去警局做笔录耽搁了一天。今天中午我在收拾行礼,忽然看到九华山有光闪烁,下意识拍了照片,不多说,上图。”

  图有两张。

  第一张,远处青山上空,闪烁一抹亮光。

  第二张特别标注着“放大版”。

  还是那座青山,亮光数十倍放大,可以看出是一个模糊的人影,单掌作托天状,其上漂浮一团雷光。

  在人影上衣,划出一条红线,写着“注意”两个字。

  乘鹤飞升:

  “照片绝对真实有效,不加任何私货。”

  “大家可以目测,人影距离地面,至少一百米,不依靠任何科技,悬浮在空,手掌上托着一团雷,恕我直言,这不是神吗?”

  “注意我划出的红线,人影虽然很模糊,但依稀可辨衣衫是一件格子衬衣。”

  “大家回翻视频,会发现跟消失的中年男子衣衫非常之像,可以说就是同一件。”

  许宗衡无需向回翻,下面的评论,有人截图给出答案。

  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是同一个人。

  评论炸了,有人说“格子男成神了”,有人说“在表演”,有人说这是神异,也有人说是诡异,说什么的都有。

  许宗衡被勾起探知的欲望,可惜的是楼主更新到此为止,他正准备退出帖子,忽然提示有“更新”,连忙将页面刷新一下。

  乘鹤飞升:“兄弟们,完蛋了,格子男大开杀戒,九华镇被毁了,死了好多人···老规矩上图。”

  这样的开头,让许宗衡大为吃惊。

  图片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镇,而今像是遭受战争洗礼般,千疮百孔,一片破烂。

  没几秒钟,又一张图更新。

  照片是一栋钢金混凝土建造的大楼,格子男右掌举起,自掌心喷射出一束雷光,将大楼炸出半边缺口。

  许宗衡瞪大眼睛,第一个反应是太荒谬了,拍电影吗?

  但仔细看,又非常真实。

  乘鹤飞升:“完了,他发现我了···”

  一张照片。

  依旧是被炸出硕大豁口的高楼,格子男转过了头颅,脸上沾满鲜血,冷冷注视过来。

  眼神冷漠的不含半点人的情感,仿佛···一个另类生物。

  是的,许宗衡觉得,只有这样形容,才能描述出格子男的神态。

  不出意料,几分钟后,许多人涌进评论。

  蓝色火焰:“我擦,这是神贴,火钳刘明。”

  一天十卷卫生纸:“格子男是怪物吗?那眼神看的我头皮发麻,今天一卷卫生纸也用不了了。”

  铁头女王回复一天十卷卫生纸:“猥琐男滚。”

  颜值天花板:“城镇像是挨了导弹。”

  演:“坐等真相。”

  风扇转呀转:“我说···如果是真的,楼主可能凶多吉少。”

  小米花:“散了吧,楼主已乘鹤飞升。”

  中庸的牛头怪:“我相信是真的,世间诡异的事太多了。我说一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我是一个包工头,常年跟土地打交道,去年吧,承包了一个小工地,给学校盖餐厅,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一座古墓。

  墓中有一具石棺椁,工人手欠,竟给打开了。

  里面躺着一具女尸,穿着道士服饰,不腐不烂,甚至能看到脸上气血。

  你们猜怎么着?

  诈尸了!

  女道士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飞走了,是真的飞走了,跟电影里演的一个样,咻一声,没了。

  后来,我大病一场,到现在还躺着病床,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直到我碰到一个算卦的瞎子···”

  许宗衡正看的起劲,页面突然一闪,变成空白,最上中央写着一大字:

  “404”

  赶紧点击刷新,这一次整个贴吧404。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