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入君心
何日入君心

何日入君心

青云玉宴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3-11-16 23:12:02

“你难道真的没有一丝心动吗?”无妄海上,凌珟满眼期待地望着高高在上的逢妤,心里想着哪怕她犹豫一刻他都可以选择原谅她。
然后逢妤却冷漠地闭上眼道:“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
凌珟彻底绝望了,是了,是他想多了,她高高在上怎么会有七情六欲呢,往日种种不过但是对他的利用罢了,他松开手里的剑不再说什么,脚下仙法撤去,他径直跌落无妄海中。
诸天尊神看到他跌入无妄海后暗暗松了口气,逢妤的语气依旧没有半分情绪的波动:“孽障已除,三界再无祸患。”
祸患?原来在她眼里,我就是危害三界的祸患啊,无妄海里凌珟似被凌迟一般痛苦,身体就如同被撕裂一般,意识模糊之间,他的脑海里想起了那个人说的话,“无心之人尚可生出血肉,她倒是比无心更无情,你终会被她所伤……”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二:孟槐

一:或许是宿命使然。

  茂密的树林里,一只虎兽与一只巨鸟在河边休息,虎兽舔了舔爪子道:“没想到哇,此次风羁仙岛竟迎来了这么多方势力,就连这种蝼蚁人族也进来了。”

  巨鸟冷笑道:“这不是正好嘛,这些人族刚好成为我等的盘中餐,不自量力的东西也配与我们争天材地宝。”

  虎兽酒足饭饱之后打起了盹道:“若非是受这仙岛的法术禁忌,吾早便上了灵山顶夺了那九瓣仙莲,哪还有凡人什么事。”

  “小小妖兽竟敢口出狂言,就凭你们,也想跟我们凤族抢仙莲!”一个顾盼生辉,腰若细柳的女子款步从林中走来,每走一步腰间的凤铃便响一下。

  虎兽立即惊坐起来道:“凤族!”

  巨鸟倒是不怕道:“得瑟什么!可别忘了在这风羁仙岛除了那玄鸟一族外都不能使用法术,若是外面我们倒是畏惧于你,这里可不是你们凤族说了算,你还未必能赢我们。”

  那女子微微抬手,手上立即燃起一团熊熊烈火,火光让巨鸟一惊,她冷笑一下道:“是吗,你们确定能打得过我?”

  虎兽赶紧认错道:“韵娉仙上息怒,吾等怎么可能会跟仙上抢呢,快快收起这业火,我们有事好商量嘛。”一边说,一边按着巨鸟磕头。

  韵娉微笑地收起火道:“好说好说,凤族最不喜打打闹闹,这灵山高耸,本仙不过是看两位有缘,特来结伴罢了。”

  虎兽赔笑道:“哎呀,仙上真是说笑了,这路途艰辛,仙上不如坐吾背上,吾背仙上上这灵山。”

  巨鸟咬牙切齿暗自道:“若是玄鸟一族没有灭族,哪里轮得到你在这猖狂。”

  韵娉睨了一眼巨鸟,巨鸟马上道:“能与仙上同行,是我的福气。”

  “那还杵在那做什么,再慢一些这人族,仙族,魔族可都上去了。”韵娉坐到虎兽背上,语气阴冷道。

  虎兽赶紧往山上跑道:“仙上坐稳了。”

  高耸的灵山上不一会就聚集了仙族,魔族,人族,妖族以及其他各族的人,灵山上遍地都是天材地宝,所有人都哄抢一片,一棵万年灵树上,一个黑袍看着哄抢一片的局面不屑道:“愚蠢,看看这些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抢夺着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黑袍旁边的人道:“此地灵力醇厚,这些植株都是十万年一结的,夫人当真不带一些回去吗?”

  黑袍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把这些仙草带走,这次那九重天来的祈禹仙尊都还没出现,不急。佀惕,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另一边的石台上,身姿绰约的女子低声细语道:“尊上,我们真的不采些回去吗?”

  她身边的男子凤眼微垂,远远望去身姿挺拔如松,一袭蓝袍,腰间的玉佩格外透亮,指节修长,握着一柄长剑,说是三界第一俊朗都不为过,他道:“我们的目的不是这些仙草,九重天上不缺这种十万年的仙草,此次来这风羁仙岛是为了阻止魔君夫人带走九瓣仙莲。”声音朗润如玉。

  随行的仙官道:“这魔君夫人乃是玄鸟一族最后的血脉,她可不受此地的禁制随意使用法术,我们都不能使用法术,这要如何阻止啊。”

  祈禹道:“莫多言,看地上。”

  仙官看向地面,却见原本植被繁茂的地面正以极快的速度变为荒原,原本还在哄抢的人,妖,魔,仙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干灵力一般通通倒下。

  佀惕惊呼:“这是怎么回事!”

  黑袍倒是像早已料到一般笑道:“这是九瓣仙莲即将出现的征兆,在它即将出现时地面上的所有灵力都会被其吸干,我等了数万年,终于让我等到了!”

  在幸存的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无数的藤蔓破土而出,然后直直向所有人袭去,祈禹挥剑斩断藤蔓道:“莫要被这些藤蔓缠住,否则会被吸干灵力!”

  一时间躲在暗处的人都被逼了出来,黑袍施法设了一个法阵抵挡住了藤蔓的攻击,那些武功不好的人一下子就被藤蔓缠住后吸干了灵力,妖族顷刻间全部倒下,人族也只剩一个人在苦苦挥剑抵挡,剑花挥舞,竟也只是堪堪抵挡。

  祈禹身边的女子也在尽力抵挡,祈禹也是分身乏术,奈何藤蔓太多,未能及时防备,眼看着一根藤蔓就要缠上她,危机时刻,一道剑光划过,生生砍断了藤蔓,并且在他们周围升起一道结界保护住了他们。

  一个素衣白裙的女子出现在祈禹面前,她的脸除了左边的脸颊外全都被面具覆盖了,她的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药香,祈禹调侃道:“本君还以为逢妤仙尊是要等到我们被吸干灵力再给我们收尸呢。”

  仙官看了眼结界,又看了眼逢妤震惊道:“结界……想不到一向深居简出的逢妤仙尊竟也是玄鸟一族的。”

  逢妤没有理会他,而是死死地盯着黑袍的方向,黑袍也看了过来,她显然是没想到逢妤会出现,“没想到万年前竟还有漏网之鱼,她居然没死!”

  “此处就给我,这些是珍贵的仙草,劳烦祈禹仙尊带着这些先行回去复命。”逢妤扔给祈禹一个锦囊,然后二话不说就用结界送他们离开。

  仙官想说什么,祈禹道:“不必担心她,她既是玄鸟一族自然可以脱身,各界通过无妄海的通道即将关闭,我们再不走便要葬身海底了。”

  祈禹他们刚离开,藤蔓便缩回了地里,同时地面变得透明无比,竟可清晰地看到地下一朵九瓣彩莲正盛开了,“终于等到了!”黑袍从树上越下想要去采,被逢妤一剑拦下。

  逢妤冷漠道:“想采仙莲就先过我这关。”

  黑袍唤出法器就与之打了起来,二人混战激烈,丝毫没有注意到一个人正满身是血地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朝仙莲上方的地面爬去。

  那人呢喃着:“一定要采到,我一定要救阿叙……”他好不容易爬到了,竟不知如何才能采到,他用剑想敲开地面。

  黑袍率先发现了他,印象里逢妤是最心软的人,要是自己先出手杀那凡人,逢妤必定分神,届时就是她夺仙莲的最好的时机。

  如此想完,黑袍调转法器方向,法器离手径直刺向那个凡人,逢妤的剑在黑袍的法器刺入那人心脏的同时刺入了黑袍的心口。

  黑袍不可置信地看着逢妤道:“你竟然先杀我,逢妤,你居然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凡人死在你面前。”

  逢妤语气生冷道:“凡人罢了,不值一提。”

  佀惕看到黑袍受伤立马扔出暗器救走了她,逢妤想追,不曾想脚竟被突然伸出的藤蔓缠住,拉着她下到地里。

  逢妤斩断藤蔓后想去取仙莲,却发现仙莲竟也把那个凡人拉了下来,仙莲的灵气围绕着他,逢妤没想到仙莲会择主择了一个凡人。

  她曾听族里的长老说过,仙莲已经生出了灵性,会自行择主,只是没想到会是一个凡人拥有这千万年难得一遇的机缘。

  不过以凡人之躯是承受不了仙莲强大的法力的,逢妤只好以自身的仙力祝他吸收,凌珟意识虽然模糊,但是也看到了逢妤在帮他。

  逢妤道:“今日本君祝你得此机缘,待出了此地,你便可拜入本君门下。”

  凌珟嘴巴微动,他想拒绝,他在凡间还有妹妹,他会来这里就是为了替君主取仙草,助君主完成长生不老的大业的,这样子他才能从君主手里救出他妹妹,可是意识却在这时失去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