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大明那些年
我穿大明那些年

我穿大明那些年

章鱼会卖报

历史/两宋元明

更新时间:2022-08-31 11:00:27

洪武初年,天下百废待兴。 所有贪官污吏将这个朝代点缀成红色,凄凉、兴盛的洪武朝啊,人人都是走在薄冰上的相怜人。 朱榑想了想,他不想被削藩…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完结了

第1章 重开到大明

  洪武七年,立秋。

  好几个月没有下雨了,乌云压在皇城上方,空中却久久不见雨滴落下,深长幽僻的宫廊尽头,太监们低着头,默默打扫落下的黄叶,不敢发出人的声响。

  这是一个凄凉、被红色点缀的朝代。桀骜不驯的宿将被杀光,策谋多端的文臣被杀绝,不归顺的地方巨室被杀得断子绝孙,搬弄文字的儒生也被大杀特杀,杀得无人敢说话,无人敢出一口大气。

  “齐王殿下,该去大本堂了?”

  伴读太监有些惧怕地抬头。

  朱博渐渐回过神来。

  毕业几年创办了一家很小的公司,生意小有成就,一次回家疲劳驾驶车撞到桥墩上,睁开眼就在这里了。

  搞生意的喜欢看史书,从中借鉴管理和经营的方法。

  他也一样。

  原身是朱元璋的第七子,齐王,朱榑。

  在皇子中,齐王朱榑最不服从管教,干过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是皇子中最贪玩的。

  削藩时,朱榑的结局凄凉。

  洪武末年,朱元璋意识到藩王的强大,一条条限令加在藩王头上,叮嘱朱允炆,他死后,藩王都不得来京城奔丧,意图一生将藩王禁锢在封地。

  到了朱允炆,将代王、岷王和周王等废为庶人。

  朱棣也削藩,剥夺去藩王手中的兵权,从藩王逆袭获得皇位,没有人比朱棣更清楚藩王的危害。

  即便废为庶人,藩王一生也在朝廷的监视中,稍稍赚点银子改善生活,也会引来朝廷目光。

  历史上,不乏功臣宿将死于文官的三言两语,远将不如近臣便是这个道理。

  朱榑看得很通透,出身无法选择,彻底闭上眼睛那一刻,藩王才能真正解脱吧。

  小太监忍不住,道:

  “陛下说,诸王生长于富贵,若不跟师傅学习治理之道,将来如何治理藩国?殿下,礼乐之教,马虎不得啊!”

  小太监名叫刘九,白净清秀,是马皇后从卓尔不群的太监中挑选的。

  朱榑略一沉思,“本王听说文楼藏着天下典籍,今日去文楼转转。”

  刘九眨了眨眼睛,“殿下?”

  朱榑已大步走出去。

  这才是这位王爷啊,一旦决定的事,孔圣亲自来说也没用,能让这位王爷屈从的,只有陛下。

  太监不情愿地挑起一盏提灯。

  走过深长的宫廊。

  在左掖门,朱榑被一行青衣禁卫截住去路,领首的是专职侍奉在御前的仪鸾司千户,毛骧,明朝第一任锦衣卫都指挥使。

  “齐王接旨!”

  毛骧缓缓展开圣旨,传达圣意,直到念完后缓缓合上:“请殿下速去。”

  朱榑怔了下:“父皇为何会命我监斩?”

  “此人特殊,陛下原意是要亲自监斩,可今日碍于朝事,便想到了齐王。”

  毛骧牵过马绳,平静地递给朱榑,“请殿下动身。”

  朱元璋如今十三个儿子中,年长的七个最为特殊。

  生下他们时,朱元璋正在和陈友谅、张士诚打仗,顾不上他们,除了世子朱标能跟随宋濂学习,剩余六人只能随军。

  朱元璋当家早,推己及人,认为他的儿子也理应如此。

  为了教导行军打仗,有一次,朱元璋让他们六兄弟,穿着麻鞋,裹上缠腿,像士卒那样到城外远足,十分之七的路骑马,十分之三的路步行。

  当时年幼的朱榑,脚板都快走烂了。

  接到这样的命令,朱榑一点也不奇怪,还是接过了圣旨,骑着马匆忙赶到法场。

  佐官是一个五品刑部主事,横木外,百姓水泄不通。

  看出朱榑的紧张和茫然,那刑部主事恭敬道:“殿下安神,一切有下官,您就坐在堂上,等刑毕,再回宫向陛下缴旨。”

  朱榑由衷为朝廷有这样的官员,感到欣慰。

  “开始行刑!”

  时辰到了,刑部主事丢下一支令签,大叫一声。

  刽子手喷了一口酒开刀,随后高高抬起,铡刀落下,那汉子断成两截。

  双手上、脸上、裤腿上溅满了鲜红。

  朱榑刚开始还不太适应,慢慢地,木然看着眼前的场景。

  终于见识到洪武的冰冷与凄凉。

  朱元璋杀官员,并不真的需要一个理由。

  文官被屠杀,抄家灭族的危险气息弥漫在空气中,有些官员实在受不了,想要辞官回家,不料却说不肯替朝廷做事,非杀不可!

  儒士们躲在乡间不敢出来应考,朝廷又下令地方官员举荐他们出来。

  后世有人评论朱元璋杀的,都是贪官。

  未必。

  只是朱元璋秉承一个原则,既然不是你贪就是他贪,那咱全部杀了,准没错。

  空印案就无法解释,方孝孺的父亲方克勤,为官清廉,死在空印案中。

  虽然官生黑暗。

  但后来方孝孺仍出来做官,为大明朝廷效力,实在令人敬佩。

  朱榑明白,想在冰冷的洪武活下来,就必须睁大眼睛,他转头向旁边的刑部主簿,“他们犯了什么罪,全是腰斩?”

  那刑部主事不敢谈论,可想到朱榑背后的朱元璋,便道:

  “回禀殿下,主犯叫高启,赴苏州知府魏观的邀请,写了一篇上梁文,其中四个字,惹陛下勃然大怒!”

  “什么字?”

  “龙盘虎踞!”

  朱榑仔细回味,龙盘虎踞,这四个字放在后世随意用,可放在古代,龙象征天子。

  那刑部主簿娓娓道来,道:“殿下不知,魏观修的府邸,是张士诚宫殿旧址,高启真是胆大包天!”

  “高启,是吴中四杰之首。”

  “三年前,高启任翰林编修,陛下想让他升任户部侍郎,高启推脱,陛下没有为难他,反而赐给大量金帛放其回归故里。”

  “名儒大才纷纷投靠朝廷。”

  “……”

  朱元璋杀这位的原因,除了写了龙盘虎踞四个字。

  还有一个,就是高启太有名了。

  朱元璋放牛娃出身,当过和尚,如今坐上皇位自然会引来读书人诋毁和轻视。

  斩杀高启,是为了敲醒那些自以为是的文人,不要口嗨。

  高启在文坛的地位举足轻重,杀一个高启,正好堵住天下儒生的悠悠众口。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