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每天都说爱我
王爷每天都说爱我

王爷每天都说爱我

茉莉琴欢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07-28 14:02:23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章

第一章

  月劈头盖脸的拉下序幕,我倒入那偌大的莲花池。

  扑通一声,将在荷叶上栖息的蜻蜓赶走。

  我这一生,甚是凄凉,惟愿死的时候,能漂亮些,带着荷的清香,轮回辗转。

  他们都说,说我是个废物。

  他们都说我们相爱是一种过错。

  他们口中,你是珍贵的灵芝妙药,我是一颗野草。

  于是我努力改变,慢慢靠近你,你却被我害死。

  我忘不了你曾经拉着我的手,许诺我青丝白发。

  可妒忌使人面目全非。

  那妒忌我的人,将毒箭射向了我,可你却为我挡下。

  若有来世,我们一定还要在一起。

  候府

  “老爷,小姐醒来了。”一个小丫鬟高兴的喊着。

  李曼婷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谁呀,大吵大叫的。”

  小丫鬟名叫琪琪。

  琪琪推了推李曼婷,说道:“是我呀,小姐。”

  “你是。”李曼婷疑惑着。

  难道我穿越了?

  小丫鬟擦擦眼泪“你是候府嫡女李曼婷呀。”

  李曼婷!

  这不是我小时候看的小说里面的名字吗,这到底是巧合,还是........

  “咳咳咳”李曼婷假装咳嗽“

  你们这的而小姐是不是叫李美慧,而且我是不是马上要替她嫁给一个样貌凶猛,且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了?”

  琪琪突然拿出手帕哭泣:“小姐,正是如此,明日你便要大婚,你不想嫁给他,于是跳了河,还好小姐命大,将小姐打捞起来后,小姐您醒来了。”

  李美慧扶额无奈,还是这么老套的剧情。

  不过,他,会穿越过来吗?

  第二天。

  李曼婷身穿红嫁衣,头戴凤冠,似有倾城之色。

  “啧啧啧,小姐,您这容貌,真是谁看了都会心动啊。”琪琪赞叹着。

  “去给我准备一些点心来。”

  “啊?小姐,待会儿花轿该来了,您确定吗?”

  “确定。”

  琪琪行了个礼,那奴婢去了。

  好不容易支开了琪琪,李曼婷脱下嫁衣和凤冠,换成男装。

  一番打伴后,李曼婷便成了一位翩翩公子。

  她打开窗户,一跃而下,正入怀抱。

  原来,李曼婷早便甚至的时机,猜测到这里会有一位武功高强的人经过。

  那位男子便是原来小说里面的男二。

  男子看着李曼婷,“你何时从我手中下来?”声音冷淡,毫无感情。

  “哦哦,好的。”李曼婷赶紧跳了下来。

  徐徐微风吹动着他们的发丝,也吹动了李曼婷的心。

  就是他!会奋不顾身为我死的人,居然穿越成了书中的墨如玉

  “你就是墨如玉还是.........”李曼婷叫不出那个名字,她害怕,害怕他不是,害怕他们只是长的一模一样罢了。

  “我就是墨如玉。”

  “哦。”李美慧极不开心。

  李曼婷转身便要走,却被墨如玉拉入怀抱。

  李曼婷重重的砸在了墨如玉比石头还硬的胸脯上。

  一瞬间头晕目眩。

  “你干什么!”李曼婷怒吼道。

  “现在江湖险恶,姑娘怕是逃婚没地方去了,要不就随我去碎云阁吧。”墨如玉说着,便拉着李曼婷走。

  任凭李曼婷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碎玉阁,是一个雕刻珠宝卖珠宝的地方,他们所雕刻的珠宝大多进贡在皇宫。

  “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

  墨如玉转过身来“我想收你为徒,你以后跟着我学雕刻可好?”

  李曼婷愣了一下,毕竟,她爱的那个人,以前也是最厉害的珠宝鉴定师。

  李曼婷甩开墨如玉的手,“那我要学鉴定。”

  墨如玉看着李曼婷,沉思了好久,说道:“好。”

  而另一边,琪琪见屋子里面没人了,赶忙和老爷汇报。

  当花轿来的时候,老爷支支吾吾的向太子的人解释。

  太子的侍卫最讨厌就是拐弯抹角的人,于是提起老爷的衣领问他新娘去哪了?

  “我........我也确实不知道,就.......就一眨眼的功夫,李曼婷便跑了。”老爷擦了擦脸上的汗。

  “废物”侍卫放开了老爷,又对其他侍卫说“还不快找找。”

  “是。”

  一个士兵走到一个路人面前,士兵拿出画像“你认识这个人吗?”

  “不认识。”

  士兵又问了另一个人,那人刚好去过碎玉阁。

  “你认识这个人吗?”

  “这个人,嘶,我想想,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可把士兵急坏了,拔出剑说道“在哪里?”

  行人被吓坏了,说道:“碎......碎玉阁。”

  接着,一大堆士兵包围起了碎玉阁。

  墨如玉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哟,好大的阵仗,不知这些狗崽子是借的谁的威风?”

  “我的威风。”太子走了出来。

  “我说今天的风怎么这么大呢,居然把太子殿下都吹过来了,欢迎欢迎,不买东西别想走。”墨如玉一边鼓掌一边说着。

  “要我买东西可以,不过你得先把人交出来。”太子指了指阁里。

  “哦?什么人。”墨如玉假装不知道。

  “当然是我的太子妃。”

  “高堂都没拜就算太子妃了?”墨如玉笑了。

  “还不是托你的福。再说了,她可是我父皇钦定的太子妃,难不成你想抗旨?”

  “我可是听说,与你订婚的是候府二小姐李美慧,但是李美慧不愿意嫁给你,于是便和他父亲一起使计让李曼婷嫁给你。”

  太子听得恼羞成怒,对士兵说:“我们走,去找候府算账。”

  太子的人走后,躲在墙角一直偷听他们对话的李曼婷出来了。

  李曼婷想跟上前看看,却被墨如玉拉住了。

  “你想干什么。”

  李曼婷一边挣脱,一边回答道“我去看看候府的情况。”

  “现在你已经不是候府的人,而是我碎玉阁的人,候府的事,与你在无瓜葛。”

  “我.........”

  你如若是当真好奇,那便等我派人打探一二。

  “好。”

  候府

  太子坐在太师椅上,侯爷一家都跪在地上。

  太子正在玩弄着她手中的匕首,“你可知欺君可是大罪。”

  侯爷害怕的给太子多磕了几个头,然后说:“太子饶命啊,我只是爱女心切,一时糊涂,就翻下了这滔天大罪,还请太子原谅。”

  “呵,爱女心切?李曼婷就不是你女儿了,”太子走到李美慧身边,用匕首抚摸着她的脸颊,随后在她耳边说道:“本太子,就有这么不堪,令你不想嫁?”

  说完,又吩咐道:“既然他们全幅眼睛这么瞎,那就让他们没有眼睛吧。”

  说完,便离开了候府。

  碎玉阁,书房

  “报告阁主,太子挖了候府上下七十几口的眼睛。”

  “当真?”

  “千真万确。”

  墨如玉喝了一口茶,然后说道:“下去吧。”

  “是。”

  太子名叫墨炎真,是墨如玉的哥哥。

  哥哥啊哥哥,不愧是你,真恨心,不过这帝位,我可不与你真,不过这美人儿,既然落到我的手里,你就别想占到分毫。

  第二天,皇宫

  “皇上啊,您可得为我做主啊,太子陛下挖了我们全府上下所有人的眼睛,都是因为李曼婷逃婚,请陛下处置李曼婷。”侯爷一边哭一边说着,心里恨不得李曼婷快点死。

  皇帝表情十分严肃“哦?可有这事?”

  “千真万确啊!不信你看我的眼睛。”

  候府老爷解开遮眼布,直接他眼睛变成了两个大窟窿。

  “传李曼婷,传墨炎真。”

  不久,李曼婷和墨炎真,墨如玉便来到了堂前。

  文武百官看得饶有兴致,可却没有一个人替侯爷说话。

  “炎真,可有此事?”

  墨炎真抱拳回答道:“父皇,是候府用李曼婷冒名顶替嫡女李美慧。”

  侯爷这时候面露胆怯之色,虚心的狡辩道:“我们的李曼婷本来就是嫡女。”

  李曼婷跪地解释道:“我一直都是父亲在外的私生子,被养在农村,结婚前几天,他突然把我找回来,要我冒充嫡女嫁给墨炎真。”

  “此事情可真?”皇帝瞪了侯爷一眼。

  侯爷摸黑的对着空气一通乱指:“你个贱人,你胡言乱语。”

  墨如玉这时站出来,递给了皇帝两张出生证明。

  “儿臣早就派人调查过,所以阿晨可以作证李曼婷并非嫡女。”

  皇帝看了两张出生证明,李曼婷出生的时间晚于李美慧。

  一瞬间,龙颜震怒。

  “胆子肥了,连皇帝都敢骗了?”皇帝扔了出生证明接着说“欺君之罪,按照法律,给我斩了。”

  于是来了两位士兵拖着侯爷走了。

  墨炎真还是不死心,于是问道“父皇,那么儿臣的婚事?”

  “容后再议吧。”皇帝揉了揉太阳穴“都下去吧。”

  李曼婷和墨如玉是走路回去的,他们回去的途中来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

  墨如玉给李曼婷买了一个冰糖葫芦。

  “呐,昨晚你说想吃,今天我就给你买回来了。”

  李曼婷有点害羞,低着头,手随着记忆的方向接过了冰糖葫芦。

  他咬了一口,嘴里瞬间充满甜与酸。

  “谢谢啊。”李曼婷说道。

  墨如玉假装不知道她谢什么“啊,谢什么?冰糖葫芦吗?唉,就几个铜板的事。”

  “谢谢你刚刚帮我。”李曼婷鼓起勇气回答道。

  “哦,还有呢?”墨如玉有点欠揍了。

  “还有什么?”

  “还有我给了你一个温暖的家。”

  李曼婷“..........”

  我李曼婷确实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