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张总
请叫我张总

请叫我张总

贝加尔湖的小柠檬

现实/人间百态

更新时间:2022-08-04 22:18:16

土木工程毕业生张伟,从小张到张工到张总的人生阶段逆袭之路。 张伟从刚毕业开始,在工地上靠踏实好学一步步提升,靠着一个个转折点,走向成功之路。 张伟的人生历程代表着我们每个普通人的奋斗历程。 没有开挂,一切靠自己。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四章 返璞归真

第一章 初出茅庐

  毕业啦!学士帽往天上扔的那一刻,永远定格在了相机里。

  作为一名土木工程毕业的大学生,张工这个昵称从此就焊在了他的身上,土木人的名字就是各种某工某总。

  张工的大名叫张伟,叫这个名字的在咱中国接近30万人。

  张伟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南水北调工程的一个污水处理厂项目中作为施工学徒。

  这个项目在大山深处的村里,项目听起来就有那种为国添砖加瓦的自豪感。

  那时候刚毕业的他,还没经受过社会的毒打,对即将参加工作充满热情。

  满脸稚嫩的他拎着硕大的行李箱,从300公里外的城市坐着火车过来,确切地说是站着过来。

  恰逢毕业季和暑假,火车上到处都是人,行李满地都是,自己的座位让给了一个老爷爷,毕竟年轻,站几个小时也没问题。

  火车外的景色一幕幕快速闪到身后,张工对新工作的期待越来越浓烈。

  火车到站后,一个50多岁的中年的男人把他领到一个破旧的皮卡车前。

  这个男人的眼角爬满皱纹,但眼睛炯炯有神;头发很短,一根根稀稀疏疏直直立在头上,有黑有白,一看就是操心之人。

  这个时候,张伟还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带自己师傅,是自己以后工作中的第一位工作导师。

  男人破旧的皮卡载着张伟和他的行李箱,跑过大道、经过小道、穿过树林又颠簸了半小时,终于到了工地。

  车里的柴油味差点把张伟整吐了。

  这份工作是父母托熟人介绍的。所以,初入社会的他格外珍惜。

  每天跟着师傅屁股后面跑工地,师傅教他打桩测量、教他协助安排施工队伍的活儿、带他检查施工进度和施工质量、提前预定混凝土等材料,安排机械设备进场等。

  毕竟是小公司,人手不是按岗分配,许多杂事都是一个人负责,有时人手不够张伟还做小工的活儿,搬砖,卸货,打混凝土,只要能做的,都做过。

  那时候浑身都是干劲,充满正能量,不怕活脏活累,只要能学到东西他都无怨无悔。

  几个月的他迅速从一个啥都不会的毕业生变成了一个合格的杂工,什么活儿都能懂一点。

  这种质朴的精神和机灵劲不仅让带他的师傅连连夸赞,就是这里的施工负责人和监理工程师也对他另眼相看,觉得他就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未来可期。

  说起监理工程师,这个岗位倒让没见过世面的张伟打心底里羡慕,他觉得监理就是约束施工方的人,什么隐蔽工程签字,重要材料验收签字,付款申请签字,都得经过监理工程师手中的笔。觉得监理权力大极了。

  看来,张伟内心深处还隐藏着一股向往权力的力量啊!

  为了成为监理工程师那样的人,晚上的工作结束后,张伟便开始琢磨监理的工作要求和流程,当然了,他只是在电脑上默默搜索,然后结合这个项目监理的工作对比,心里大概有了框架。

  他不敢把现在的想法展露出来,怕师傅认为他嫌弃现在的工作,更怕同事们笑话他好高骛远。

  他在心里给自己设了一个三年目标,因为本科工学的他三年后才有资格考注册监理工程师的证书。

  当然了,现在还是得做好施工的本职工作,脚踏实地才是王道。自从有了这个考证的想法,张伟以往累得倒头就睡,现在不得不每天再抽点时间看看书,积累知识。

  当宿舍里的鼾声此起彼伏的时候,张伟悄悄地穿上衣服,来到简陋的办公室,开一个小灯,默默啃书。

  往往在这个时候,工地上的大橘猫便悄悄卧到灯下,不吵不闹眯着眼睛打盹,时不时伸伸懒腰,像一个监工又像是一个陪伴者,在旁边默默陪读。

  累了困了,摸摸大橘的圆脑袋,瞬间又能清醒起来。如果大橘能说话,此刻它一定是张伟在这个工地上唯一的一个交心的朋友。

  “嘿!小张,你半夜不睡觉,偷偷摸摸在这干嘛呢?”同事肚子疼来办公室找卷纸正好撞见了张伟在学习,大喊一声,把大橘猫都吓醒了。

  张伟一下子羞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我失眠睡不着,想看看书能打打瞌睡。”

  同事平时就看积极的张伟不顺眼,一把抓过书皮,撇撇嘴,一脸不屑,“骗谁呢,难道你想去干监理?要不要明天我给咱们这里的监理工程师说一下,让他带带你?看你怎么跟你师傅交代!你师傅不骂死你,哈哈哈”。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同事把张伟看书的事情在饭桌上阴阳怪气地讲了出来。本来不是一件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却让张伟十分尴尬。

  师傅也在饭桌上,看到小张快哭出来了,放下碗筷,敲了敲圆桌,严厉地对笑话张伟的同事说:“咱们项目部是在养牛吗?吃了干活,干活了吃,跟老黄牛有什么区别?你们年纪轻轻不学好,不上进不积极,还扯别人后腿,是谁给你们的自信?小张平时工作积极,下班还用休息时间给自己充电,你们知道为什么他偷偷学吗?还不就是怕像你们这样的人笑话他?他做对的事还招人耻笑,你们是对错都不分了吗?你们就这么想做一条咸鱼?”

  听完师傅的话,张伟心里好受了许多,师傅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休息时间是你自己的,你随意安排,自己决定的事,就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好好干!”

  就这样一入土木深似海,从此家乡是路人。每个月总有几天下雨,下雨的时候便是回家探亲好时机。

  但是张伟从来没请过假,只给家里的老父母打打电话,听听父母的声音,让自己干起来更有动力。只有做好这份工作,才能让父母更安心。

  在这个工地上待了一年多,从开挖地基开始,打混凝土、起基础、砌筑,每一个工作日的白天和每一个加班的夜晚,张伟从未缺席。

  眼见污水处理厂拔地而起,像一个孩子一样慢慢成长起来,已有了图纸上的框架模样,让人分外有成就感。

  这天,项目部来了一群人,穿着制服,戴着工牌一样的东西,先是工地上四处查看,后又在项目部的小会议室开会,项目上管事的人都在里面,开完会出来,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凝重。

  这让张伟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不明不白的过了几天,就当大家快要把此事淡忘的时候,项目部里有人送来了一个红头文件。

  晚上施工负责人召集所有班组长开了个简短的会议。

  主要意思是我们这些人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里施工了,这一个月里做好自己的事情,整理好需要交接的事项和资料,整理好隐蔽工程的签证、工程量清单外的签证及已完工程结算所需的签证。

  这话一出,会议室瞬间炸锅了。

  “为什么我们得撤出?我们不是干得好好的吗?”

  “是不是哪里出现了质量问题?”

  “是不是工程款不好结算,业主违约,双方协商解除施工合同?”

  大家纷纷把自己的疑问提出来。

  施工负责人摇了摇头,给大家看了看红头文件,是一个处罚通知。

  对大家说:“前几天是住建局的领导们来工地监管视察,在全市开展打击转包、违法分包专项行动。我们这个项目实际的施工单位的项目经理、技术负责人和其他项目管理人员并未到岗,而且我们施工签订的分包合同并没有报建设单位备案,所以监管部门认为我们是违法分包。

  当然了,大家之前所干的活不要担心结算不了,把该收集整理的资料做好,只要做完的部分验收质量合格,业主会给我们结算这部分工程款”。

  听完这些,张伟似懂非懂,只明白了这些活没白干,但是下个月就失业了。

  工头们骂骂咧咧地离开会议室,带着不甘和无奈,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过得飞快,纵使大家都不想结束,也不得不随着新施工队进场而结束。

  历时14个月的工作到此嘎然而止。大橘的陪读时光也到此结束,不知道它在以后的日子里会不会偶尔想起张伟这个人类朋友,它能不能明白此去一别就是一生。

  好在现在的张伟,已经有了一技之长,不再像刚毕业那样事事需要师傅带着。

  时间不会亏待认真做事的人,这14个月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汗水没有白流,施工的流程早已熟记于心。

  “小张,这个项目结束了,你准备去哪里上班?”师傅问张伟。

  师傅是一个老手,浑身本事跟经验,去哪里都有人请。他看张伟这个项目中表现不错,是一个踏实好学的人,就想带他一起去下一个项目。

  “你现在完全可以自己独挡一面了,如果愿意的话,我有个老乡那里缺施工员,你愿不愿意去?”

  “当然愿意啊!师傅!我正愁下一步去哪里,我不想让家里担心,不想让家里再帮我托熟人了!”张伟热泪盈眶地看着师傅,愁了几天的工作问题被师傅悄悄安排了。

  “小张啊,有什么事情不要自己闷在心里,适当跟身边的人沟通,敞开一点,不要把压力自己一个人抗哦!”师傅看出了张伟的忧愁,他能理解,这个刚出社会的小伙儿,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只知道默默干活,却羞于与人交流,人情处事方面还是差一点,会吃亏的。

  污水处理厂项目告一段落。

  收拾收拾,跟着师傅离开这个工地,奔赴下一个工地,完成下一个山川河流之约。

  依旧是那辆破旧的皮卡,载着人和行李箱一路颠簸,还有塑料桶里的衣架和拖鞋在里面摇摇晃晃,框框作响,浓烈的柴油味飘在空中,却再不是刚开始想吐的感觉,而是想哭。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