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与破碎森林
飞鸟与破碎森林

飞鸟与破碎森林

槐序长离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4-03-24 20:20:30

黎俞心里有个秘密。 或许不算秘密的,他一直都知道,可是从来没说破过。 从他无声无息地走了七年,到回来,也一直都很安静。 就算是黎俞和别的男人耳鬓厮磨,他也无动于衷。 那天顾裴轶看见黎俞穷困潦倒,因为钱被人随意凌辱,多年的忍耐才按耐不住。 第一个吻。 因为他也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很早就有了,很早很早,比黎俞的还早。 他爱她,只是希望她过得快乐,并不是强求她喜欢自己。 如果隔了十年才说出来,那也不算晚。 因为它不再是秘密了。
目录

22天前·连载至第十五章 变心

第一章 my lovely lady

  2020年6月15日。

  “黎老师!”

  黎俞如梦初醒,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助手邵锦凡,一副火烧眉毛的神情。

  “我们找了你半天呢!你怎么在这里呀!快跟我走,演讲马上就要开始了。”

  黎俞这才想起,这是自己高中天宁二中100周年校庆,自己是作为优秀校友被请过来演讲的。

  自己一路摸着摸着就摸到了音乐教室,让邵锦凡好找,毕竟她不是天宁二中的,音乐教室又在旮旯的地方。

  “时间紧得很,下午我们和远东集团的人还有会,你知道他们的脾性,要是我们迟到一会,就别想谈了。”邵锦凡跟个老妈子似的。

  “我知道了。”黎俞也默默应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钢琴,黑色的油漆都掉了,琴键发黄,声音又脆又难听,就跟学校一样,已经老得不成样子。

  “我听说他们下半年就要搬新校区了呢,“邵锦凡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新校区可漂亮了,政府批了2个亿呢!”

  “那这里呢?”

  “这里,应该是给初中做校区了吧?不过就算是还用着,那些老掉牙的东西也要换掉了,喏,就跟这台钢琴一样。”

  就要被换掉了,黎俞有些不舍,又回头看了一眼。

  琴凳上仿佛还坐着一个少年。

  自己脑海里永远无法忘却的一个少年。

  “黎老师快走啦!”

  演讲地点是在学校的大礼堂内。十年过去,只有这里几乎没有变,那些教过黎俞的老师,面容多多少少都多了苍老,以及岁月的沉淀。

  “黎俞啊,我记得你。“说这话的老头是教物理的徐老师,“高一我带了你一年,你物理就没高过你的鞋码,哈哈哈哈!”

  多年过去,徐老师说话还是这么伤人,不过黎俞已经不在意。

  “所以我没有选物理。”黎俞笑着,礼貌又有距离感,倒弄得徐老师有些尴尬。

  “我们天宁二中距今终于成就了百年历史,希望同学们作为本校的学生可以不负昭华,奋勇拼搏,共同打造二中的美好未来!”

  无聊。

  “接下来欢迎我们2013届优秀学生代表,黎俞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台下的气氛瞬间高昂起来。

  “同学们,大家好。“黎俞一个微笑,台下就开始欢呼。

  在职场这几年,早已让她变得坚不可摧,何况是这种小场面。

  “我去!学校这次算是有出息了,请了个美女学姐,这不比老头有意思!”

  “你懂啥,不仅是美女学姐,还是智慧与美貌并存啊,我听说学姐当年高考成绩还是省前100呢,最后还是被天宁大学法律系录取的!”

  “哈哈哈,这波血赚,等会我就去要签名合影!”

  黎俞听着这些夸赞,并没有失去重心,她紧接着说:

  “十年前,我也是你们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坐在这个礼堂,听王校长讲话,不瞒你们说,我那时候都听睡着了,后来是被后排的男生叫醒的。”

  “说实话,我这个人是很疯的,不是那种墨守成规的人,我今天要和你们说的,不是领导那些老掉牙的大道理,我要说的只有4个字:珍惜当下。”

  “我知道有些同学高考已经结束,恭喜你们,你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们也可以光明正大谈恋爱、抽烟、喝酒了。那高一高二的同学们,你们千万不要觉得学校里这些日子是禁锢,“她顿了顿,“青春的每分每秒都要它自己的意义,如果不痛快了,逃一节课,谈一场恋爱,哭一场,做过了之后再好好读书。”

  “那请问学姐,你有没有谈过恋爱呀!”台下胆大的男同学开始发问。

  “保密。”黎俞波澜不惊。

  “肯定有啊!”另外一个男同学站起来,“漂亮的女生永远不缺桃花好吧!“

  黎俞没有听他们争执,目光定格在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身上。

  很像他。

  不看脸都觉得像。

  不看脸都觉得像。

  男人很清瘦,骨节分明的手拿着手机,帽子挡住了神情,看不清。

  两个男生都快吵起来了,黎俞才反应过来。

  “喜欢与漂亮无关。“黎俞在这个话题上言简意赅,“我不是鼓励你们谈恋爱,因为你们这个年纪不懂爱,也不会爱,更不懂怎么面对别人所谓的爱。”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男人居然勾了勾唇角。

  像极了。她开始把控不住自己。

  心跳快要停止。

  “如果想做,那就去做吧,总比遗憾的好。”

  校长大概看出来她的窘迫,上来打圆场:“黎俞呢现在是在职律师,安排很满,我们请她过来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给同学们简单做一个演讲。那么接下来...”

  离开了目光,她的身体终于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

  “黎老师!”

  “黎俞!”

  “小俞!“自己是被惊醒的。

  黎俞睁眼,没兴趣看这是哪里,就看见邵锦凡打开门进来了。

  “刚刚你叫我?“黎俞迫切地想知道。

  邵锦凡一头雾水:“没有啊。”

  黎俞这才知道自己糊涂了,邵锦凡刚刚打完电话。

  况且,邵锦凡一直老师老师地叫,怎么会叫小俞?

  这种称呼只有一个人会叫,可是…

  不可能是他。

  “黎老师,你是低血糖犯了,”邵锦凡接着说,“刚刚你下了台就晕倒,吓死那些校领导了,虽然我知道这是老毛病了,但我还是有点束手无策,”

  “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送你来的,”她说,“他开了自己的车,我坐出租车来的,他送完你付了钱就走了。”邵锦凡文采平平,可黎俞早就激动得失声。

  “你还看见他有什么特征吗?”不得不承认的是,想念很迫切。

  “没看见,他速度可快了,他把你抱走的时候,我们都没反应过来呢,就只看了一眼。”

  邵锦凡目光一转:“哦,不过,他写了一张纸条给你,我想你们应该是认识的吧?”

  黎俞抓住了一般。

  那上面写着:

  今天见到你,觉得你比以前开朗了很多。ps:不要不吃早饭,照顾好自己,身体第一位。

   To my lovely lady.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