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旅程
梦魇旅程

梦魇旅程

骨民

诸天无限/无限

更新时间:2022-08-07 19:40:32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六章 腐团母体

第一章 失意的人们

  现在是上午,老土酒馆里有两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正在喝闷酒。

  安适给自己猛灌了一口酒,满脸苦涩地看着已经趴在吧台上呼呼大睡的另一个青年。

  “瘸叔,你说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么,我们可是这个镇子的治安官。”

  “你有什么办法?”中年大叔抿了一口酒,直愣愣地盯着前方,随口问道。

  “没有,要是有办法就不会来这里了。”安适叹口气,接着给自己灌酒。

  安适忍不住开始回忆自己的经历,大喝一声:“忆往昔,曾记否。”

  “闭嘴,别撒酒疯。”被叫做瘸爷的中年男子拿起手中的拐杖打在安适的头顶。

  这一下给安适打老实了,双手托着下巴,上半身摇摇晃晃得再次陷入回忆。

  “我,安适,堂堂联合议会的后勤部预备役,怎么落得这个下场呢。

  按照联合议会的法律,两个能力者到一定年龄有义务结婚生子,安适正是出生在能力者家庭。

  到了十四岁人就有机会觉醒能力,通常觉醒越早能力越强。到了十八岁还有一次统一觉醒测试,要是这次机会没有把握住,基本上就没有希望觉醒能力了,即使觉醒也是废物的弱能力。

  安适,十八岁测试失败后就被迫自力更生了,一是遭受了父母嫌弃,被视作耻辱;二是没有了居住的资格。搬离了能力者聚集的B区,前往了普通人聚集的C区。

  从此每日开始浑浑噩噩地度日,本以为今生就这样了,没想到二十岁的时候意外觉醒了能力。

  虽然只是弱能力,那也能重新加入能力者的世界,成为了后勤部的预备役,然后被派往了一座学校当保安。”

  “你说他们凭什么,把责任都推给我,好像都是我的错。”安适突然站起来拍桌子,只好又猛得坐下抱头痛哭。

  瘸爷看着两个失意的青年,依旧小口抿着酒,目不转晴地看着前方。

  “老瘸,你也不开导开导这两,别一有事就带到我这里喝闷酒,像什么话。”坐在吧台后面擦拭杯子的老土忍不住说道。

  老土虽然被叫做老土,但是穿着一点不土,穿着一身西服打着领带,也就三十出头,人看着十分精神。

  “那有什么用,还不是想我一样被困在这里,一辈子也没有调令,还不如让他们早点认清现实。续杯!”瘸爷毫不在意,让老土给自己的木杯里续酒。

  安适迷迷糊糊,好像那场噩梦就在眼前,嘴里支支吾吾不知道说着什么。

  “那天自己和同伴蒋怀一起在校门口站岗,可是一位学生非要把自己的宠物带进去,自己两人拦着不让,最后还是保安队长开口才放进去的。

  后来这位14岁觉醒驯兽能力的学生一个不小心,那头被驯服的野兽就显露真身咬死了同学。

  这件事追责下来,还在考察期的安适和蒋怀就背了折扣黑锅,考察期直接结束,一下子就被派到了这偏远座的小镇当治安官。”

  “去你的,混账能力,就一本破书。”安适满脸的泪痕,眼角还闪着泪花,站起身,转身就把一本书扔向大门,这本书刚飞出去半米就消失在空中。

  “这就是弱能力者,我就觉醒了一本日记,连砸人都做不到。”

  安适痛苦地趴在吧台上大口喘气。

  安适的能力叫做“旅者日记”,其实就是产生一本红皮的日记本,第一页上写着“养殖区,下面有手绘的城市俯视图。”

  那个已经睡着的青年就是蒋怀,他觉醒的能力是可以在双手附上一层火焰,平日里点个烟还能做到,要说持续时间,连烧壶水都做不到。

  瘸爷则是他俩到来之前,这个镇子上唯一的治安官,平日里就带着他俩四处转悠,帮人搬东西或者抓个小偷来维持能力范围内的治安。

  “啪”一个头发糟乱的男子推开酒吧的大门,满身酒气,跌跌撞撞地跪在安适三人身后。

  “求求你们了,帮帮我吧,我实在是没辙了。”

  安适提起精神看下这个男子,苦涩地笑了笑。

  昨天下午,安适他们得到紧急通知,马上有一支由强能力者子弟组成的飙车队伍要穿过这个镇子,立刻疏散通道,给赛车比赛腾道。

  安适三人立马开始疏散镇民,但还是发生了意外。

  一个小女孩的玩具从窗户掉到了路中间,当女孩捡玩具的时候,一辆改装越野车已经驶入了小镇,只听到车上有人喊道:“闪开,别耽误我比赛。”

  之后那辆改装车就把女孩撞飞,并且碾压过去。

  眼前跪着的这个男子,就是小女孩的父亲,父女俩在这个镇子上相依为命,如今跪在三人眼前,希望可以惩戒那个开车的人。

  安适看着眼前的人,有些哽咽,感觉话就在喉咙里,可就是说不出来。

  “没办法,我们要是有折,就不会在这里了。”瘸爷冷漠地说道。

  安适想要反驳,但是想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失意的边缘人物,哪有能力惩戒强能力者的孩子,更何况,强能力者的后代必定觉醒能力。

  眼前的男子给三人连磕三个响头,“我知道你们也没办法,不然也不会一辈子发配在这个偏远小镇,那你们应该愿意为我的复仇贡献力量吧。”

  男子把一个黑色的胶囊塞进嘴里,之后就痛苦得浑身颤抖,大量的黑气从男子的脸部冒出,之后男子的面部开始迷糊,当男子抬头时,面部就像鸡蛋一样光滑,没有五官。

  “不好,无面鬼快开枪。”瘸爷赶忙举起拐杖。

  男子将脸对准瘸爷,脸部直接上下裂开,一条红色的细舌头在嘴里不停抖动。

  瘸爷抡起拐杖就打中了无面鬼,正在起身的无面鬼直接趴在地上。

  安适慌忙拿出腰间的能量枪对着无面鬼扣动扳机,但是没有能量束发出。

  “怎么还不死,还不死呀。”安适闭着眼睛,连连扣动扳机。

  “混账,还不快插入身份卡。”瘸爷的声音传来。

  倒地的无面鬼摇摇头,再次站起来,当瘸爷拔出腰间生锈剑准备迎敌时,一个喝酒的木杯砸中无面人的头部,酒水洒了无面鬼一脸,无面鬼慌忙用手擦拭脸部。

  “死吧”安适打着酒意,成功发出能量束,一枪打中了无面人的胸口。

  无面人一愣神,直接跃起,向着安适扑来。

  瘸爷起身,一剑刺中无面人的腰部,“打头部,你个傻子。”

  安适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人,举着枪站起来向着无面人跑过去。

  对着无面人张大嘴的头部就是一枪,绿色的能量束穿过无面人的头部。

  摔在地上的瘸爷拄着剑站起来,给了安适一个嘴巴:“混小子,耽误事。”

  出了一身冷汗的安适,此刻有些酒醒了,手中的能量手枪直接掉到地上,“我,我杀人了。”

  “啪”又是一个巴掌,“什么人,他已经被灾厄侵蚀了,你看看他的尸体。”

  安适赶忙看去,只见无面人原本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一滩黑水。

  “把那个窝囊废叫醒,跟我回去开会。”瘸爷捡起拐杖,对着安适喊道。

  “老土呀,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那杯酒扔得准。”瘸爷向着老土拱手。

  “没关系,堕入深渊的家伙,应该清除掉。”老土笑着摇头。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