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中的他们
黎明中的他们

黎明中的他们

单酒于

轻小说/唯美幻想

更新时间:2022-07-30 16:55:59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再给我屏蔽、我去晋江玩

死亡不是终点

  为了阻止阿西尔文明,为了让家园不在受损,法耳军队将会公众解决人类的走狗,为地球文明迎接光明!

  人群高举着手臂,欢悦呐喊着为地球而战的口号,殊不知的黑暗已经将他们侵袭。

  时隔三个月的战争,混乱的残荷,不论是街头的饿死骨,还是众叛亲离都已经纳入人类最根本的内心。

  他们都是呐喊者同是也是罪恶者,为了自我的生存犯下人类理论的错误,推判着“罪人”。

  只不过这次站在制高点的人,不再是个权利者,而是幸存者了。

  没有绝对的公平,就像没有绝对的黑暗,沈枫被推入车站死亡点,他踉跄的步伐丝毫不影响自己的美感。

  他禽着笑看向脚下最后的人类,张开双臂迎着风,轻轻道:“死亡不是终点,只是开始。”

  “哈哈哈哈,看看这位疯子!又要向那该死的外来侵略者,进行祈祷了!”幸存者A道。

  “祈祷什么?祈祷我们放过他?”幸存者B扭曲的面孔,慢慢吐出:“可惜,要不是你摧毁核战,制造研究院爆炸……”

  “我们可以研究出人肉免疫?”沈枫讽刺道,“还是说利用克隆技术拟作人类奴隶?”

  他们的欲望被沈枫说中,幸存者人群越越发吵嚷。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我们这是自保。”幸存者C反复道。

  在不停否认残忍的事实,在座的幸存者,皆开始露出迷茫的目光,似乎不相信人类有一天会和牲畜一样,自杀残杀。

  地球的异变,却只让人类保持着健康无污染状态。

  在这个文明争夺的战场上,餐桌上的食物是人类,灌溉下土的肥料也是人类。

  沈枫向后退了一步,听着耳后的轨道的列车响声,看着表面为人的怪物,向后仰去。

  「叮咚——最后的玩家已确认,恭喜玩家沈枫进入阿西尔文明列车!地球正在销毁中,销毁已完毕,祝玩家路途愉快。」

  再次睁眼,沈枫摸了摸身后的靠垫,看了看手腕上的末日计时器停在了零的位置。

  惊奇的是,没过多久,手腕上的计时数,渐渐变为猩红色的4-2688。

  无论是周围设计还是桌面摆放,沈枫确认了自己在一列火车上——一架正在启向黑暗的列车上。

  「玩家已载入,请玩家在24小时内进行补票。」

  「列车已满载!请玩家尽快找到乘务员进行补票。若玩家,未在规定时间内进行补票,则驱赶出列车,计时开始。」

  沈枫目光不明,点了几下手腕上的数字,浮窗渐渐出现在沈枫面前。

  身份:偷入者007

  技能:未开启(请玩家获得正式入住资格)

  车票持有数:0

  体质:正常(请玩家获得入车资格进行分配。)

  轰——!

  车厢不停恍荡,沈枫立马移开目光,抓住行李栏,稳住身体,看向隐隐约约出现的人影。

  怪物?不,是正常的人类,他们的身影渐渐清晰,出现在了列车里。

  沈枫淡淡打量着周围出现的几人,有的脸上满脸黑线,另一批则是无知恐惧的神情。

  分批?

  “该死,被黑了一手。”不远处的粗壮大汉气恼道。

  “别气啊,老大。至少咱们运气还不算差,哎嘿嘿,进入新手补票间了。”他身旁的蓝毛讪笑道,“至少能保证了存活率了,哈哈哈……”

  “闭嘴!”被蓝毛称为的老大,不耐烦道。

  要不是因为联合副本被敌方拖误了上车时间,他们也不至于被剔除了旅客身份,出现在这个糟糕的复活点。

  不过三个月了,没想到还有幸存者?蓝毛老大黠笑着,数了数这节车厢的人数。不知在谋划着些什么。

  见对面的转移到他这边,沈枫缓缓垂下眼眸,静静看着新发布的规则信息。

  「乘务员服务时间为早上8-11点,下午3-5点,晚上12-???」

  现在八点零六也就是说只要在明早八点前补票就可以拥有入票资格。

  不过,正常的补票时间是列车出发前的20分钟,也就是在检票时进行补票。

  沈枫又透过车窗看向外面,还没有行驶。

  不过倒是有些意外的发现,窗外的悬挂的刀尖,面向了每一节的车门,看来被驱赶车厢还是擅自离开,结果都只会是死亡。

  沈枫坐着不动,没有丝毫要去补票的动作,他手指敲着桌面,一沓一沓思考着面前的局面。

  时间开放,一列车厢的人数,乘务员应该不止一个,但是如果那么简单的话,所有人都会晋级,这可不像会是阿西尔文明会做的事。

  亏大了。

  还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时间,人物身份,列车人数,新老成员混合……这么做公平吗?

  列车的规则应该都是平衡的,老手要有限制。

  沈枫偷偷瞥向蓝毛那堆人,见他们没有任何行动。

  沈枫想要站起离开座位,去打探一些其他的消息。

  却不料被蓝毛的老大叫住:“你是新人吧?”

  “是。”沈枫也不避回,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他利索的回答让蓝毛老大有些意外,蓝毛老大也没见过直接亮开底牌的新人。

  新人分三种,一是装作老手伪造身份,二是说话心虚拖拉,三嘛就是,像傻子一样笑着亮出底牌。

  而眼前的青年似乎不在意自己的身份,开口道:“有问题吗?”

  蓝毛老大嗤笑看向沈枫,说:“这倒没什么事,不过相遇一场,互帮互助有个队友也是好的。”

  “不可否认,不过——”沈枫勾了勾嘴角,道,:“这要看你们有没有合作的诚意了。”

  “毕竟我们都知道阿西尔文明有多烂。”沈枫不慌不忙道,“我吗?只是一个新人,价值不高,随时可以鄙弃……”

  沈枫话没说尽,蓝毛老大也知道了对方什么意思。

  不知是生气还是开心,蓝毛老大漏出黄牙大笑,擦过沈枫的肩膀,意味深长留下一句:“希望你能活过一小时。”

  话完,沈枫眸子暗了暗,手里的灯光闪了闪。

  然后不紧不慢走向乘务员附近,观察人群的拥挤补票。

  人群的穿着杂乱正常,乘务员脸上也维持着笑容,没有一丝丝改变,倒是有些僵硬。

  三分钟后,沈枫攥了攥手,抓起补好票人的手。

  被抓住的人面露依旧疯狂,手里的车票不知已经变成了沙土漏出手心。

  假的,票有问题。

  沈枫立马甩开手,人,也是假的。真正的乘务员不在这。

  意识到问题,沈枫快速往回走,身后的诡笑声渐渐响起,伴随着尖叫,更愈刺耳。

  不知何时再回头,沈枫先前所在的车厢已无踪迹,留下的车节号慢慢由先前的17号变为15号。

  看来现在才开始真正的规则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