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边的向阳花
窗边的向阳花

窗边的向阳花

孤木无兮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2-08-23 16:08:00

宋云是凉州偏远小山村里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在他五岁的时候,一场发烧让他瘫痪在床。
落后的小山村,无良的赤脚大夫,宋云彻底瘫痪了。
好在在他娘的坚持不懈下,等来了两年后的县卫生院,更是治好了宋云的瘫痪。
瘫痪治好了,阿云却彻底残疾了。但他不信命,拼了命的读书,即便没能上大学,但他还是凭借自己的知识,靠自己努力的活着。
谁说残疾人没有未来,他不仅有未来,更是培养了出色的子女,甚至活的比许多正常人精彩。
(本文由真实人物改编而成,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无论何时,我们都应该尊重每个人的生活。)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2章 结局和开始

第1章 祸端

  “轰隆隆”

  “轰隆隆”

  “大夫,大夫,大夫救命啊。”

  雷雨夜,王秀抱着五岁的独子宋云不停敲击着木门,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她心底的慌张。

  “咯吱”一声,门从里面打开来,闪电的光亮将里面的人照的有些阴森。

  小阿云一个哆嗦,揪紧王秀的衣角。

  “怎么回事儿?”大夫将人引进屋里,擦了根火柴将煤油灯点燃,沙哑的嗓音让人听不出他高兴还是不高兴。

  “大夫,我儿子发高烧不退,求求你救救他。我有钱,我给你十块钱。”

  阿云是她唯一的儿子,上头有个女儿,下头还有三个女儿。原本再上头还有两个儿子,只是夭折了,这次再夭折的话,她都不想活了。

  还好前些日子村里来了个赤脚大夫,否则她都不知道该求谁。

  十块钱,这是家里能拿出来的所有积蓄,定能救儿子的。

  “我看看。”大夫眉角动了动,伸手将阿云接过来仔细瞧了瞧,随后道:“不过是烧糊涂了,我捡两幅药给你,过两天就好。”

  过了一会儿,大夫才佝偻着背,从里屋提了两个纸袋出来:“每副药可煎三次,一天喝三次就行。”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王秀将十块钱递给他,抱着阿云急匆匆回家煎药。

  大夫收了钱很高兴,可他竟连夜背着行囊出了村子,那步履看起来还挺轻快。

  也对,这才六十年代,十块钱,算是一笔巨款。

  “娘,娘,弟弟不好了。”

  “砰”王秀手里的药碗摔在地上:“阿云,阿云,我的儿啊。”

  阿云努力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他好像要死了,跟阿奶一样,要死了。

  阿云的病没被十块钱治好,却被赤脚大夫的一副药给打入地狱。那药,有问题。

  王秀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她又能蹦又能跳的儿子瘫痪了。就这样没日没夜的瘫在空旷的架子床上,不省人事。

  她每日都在祈祷,一有机会就去求旁的大夫。耗费的心血和钱财无数,都没有办法。

  亲戚们劝她放弃,不要为此落的家破人亡。但是她不愿,这是她的孩子,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求遍神佛,吃斋念佛,只为求的一线生机,能让阿云好转。

  许是因为她的诚心打动了悲悯的神佛,两年后县里建起了卫生院,听说都是山外头来的医生,很厉害。

  听到消息的王秀立马决定背上孩子上县里求医,这些年她当家的都在外面做活挣钱,她将这些钱都拿上。这一去,就是一个月。

  阿云再次有记忆时,是在县卫生院,距离他发烧那夜已过去两年。

  他努力睁开眼,朦胧间看到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人在跟王秀说话。

  “这孩子误食了有毒的乌鸟翅,所以才会中毒麻痹神经。现在毒素清除了,回家好好调养吧。”

  “谢谢医生。”明显老了几岁的王秀不停的感谢医生:“那阿云的腿。”

  医生摇了摇头道:“细胞坏死,日后,听天由命吧。”

  他也很遗憾,这座凉州大山里的人太穷了,以前大都是赤脚医生。加上交通不畅,也就今年才成立了卫生院。

  他是从外面的地方过来支援的,如果早两年,这孩子也不至于成这样。可现在,不好说,可能日后都站不起来了吧。

  来这儿的两个月,他见过太多这种情况。但是他无能为力,只能尽力去做好当下能做的事。

  一个月的治疗让阿云清醒过来,这已经让王秀很满足了。阿云被她背在背上,感受着她的满心欢喜踏上回家之路。

  然而,回家之后等待王秀的又是一大噩耗。家里的房子被烧毁了。

  “娘,咱家怎么没了。”阿云伸出手替王秀擦着眼泪。

  他记忆里的家很大,很宽,是村里最好的房子。听阿爹说他们家是中农,而且在村里算是最好的。

  听说爷爷还在的时候,便经常会帮村里做事,比如替村里修了条四通八达的小堰沟,让村里的庄稼都免于干旱。

  后来阿云才知道,有句话叫人心不足蛇吞象。即便为村里做了那么多事儿,依旧有仇富的。

  王秀胡乱抹了把眼泪,背着阿云连忙往一团糟的家里去,家里只有几个女儿在,她担心。

  好在她当家的回来了,正叼着烟带指挥女儿们干活。

  “当家的,这……”

  宋品看到王秀背着儿子回来,连忙迎上来将阿云抱在自己怀里。

  阿云糯糯的唤了声:“阿爹……”

  “欸!”宋品眼眶微湿,随后才解释起来:“烧了,又烧了。”

  为什么是又呢,因为他记得在他小时候,家里也被烧过一次。只是那时候家里条件好,很快又盖起了大房子。

  这次……他长叹一口气,这次怕是只能勉强将房子修起来。

  “阿爹不哭,我长大了挣钱。”阿云紧紧搂着宋品的脖子。

  只听王秀问道:“怎么会着火呢?”

  女儿们都在帮忙干活,一个不少,身上也没有伤,让她安心了不少。但房子的事儿更愁,所以立马关心起来。

  说到着火的原因,宋品沉默了。他单手抱着阿云,另一只手将烟袋往一旁的柱子上敲了敲不知从何说起。

  “娘,是宋孝家干的。我看到他最近都在咱家附近转,鬼鬼祟祟的。”阿云的大姐宋慧跑过来的愤怒道。

  宋孝,阿云也记得。他记忆向来都好,还聪明。

  宋孝跟阿爹同岁,是堂叔家的孩子。他依稀记得堂叔两口子出去打工再也没回来,是爷爷帮衬着将宋孝兄妹养大的。

  不仅如此,每当农忙时,爷爷除了收拾自家的田地还会替宋孝家收,简直就是将宋孝兄妹当成亲生孩子来养。

  只是这两人就是养不熟的狼崽子,自他们成年后,便要求爷爷分家产要分他们一份。

  爷爷自是不同意的,无奈之下也只写了个凭证,让他们可以从自家门口的那块地里穿过,方便去他家的菜园子。

  对了,还写了他们若想回来,也可以回来看看。以此,才将成年后的两兄妹打发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