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女皇途径
诡秘:女皇途径

诡秘:女皇途径

纱琉璃

二次元/衍生同人

更新时间:2022-12-19 15:54:31

新书《今天开始当国王》已经发布,欢迎收藏阅读。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已经发布

第一章 女伯爵

  鲁恩王国首都,贝克兰德。

  艾丽莎站在穿衣镜前,目光灼灼。

  她从不同的角度审视镜中的人形,仍然只能得出同一个答案......她穿越了。

  身份是鲁恩王国的伯爵,艾丽莎·凡尔威,一位刚刚成年的......女性。

  “其实仔细想想,这具身体似乎也不是不行。”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指尖轻轻划过脸颊左侧,停在嘴角,微微一笑。

  这确实是一具成熟的身体,耀眼的金发垂直散在腰间,仿佛黄金所构成的瀑布,精致的眉宇下,一双蔚蓝色眼眸宝石般晶莹透亮。

  她静静地伫立在镜子前,看着骨肉匀停的双腿从裙摆中一点一点伸出,看着细致的脚腕透过微黄的灯光,美艳极了。

  “即使是‘魔女’序列的非凡者,大概也就这样吧。”艾丽莎轻声呢喃,“如果我也选择这项序列,会不会更......”

  “停,打住。”她吐出一口白气,“这想法太疯狂了。”

  她的额头冷不丁冒出一丝冷汗。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伯爵,马车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是侍女在提醒她参加尤瑟公爵女儿举行的茶会。

  “给我一分钟时间。”她朝着门外轻声喊了一句。

  “不就是穿女装吗?别小看穿越者,这样的开局对比克莱恩简直是天堂。”

  她褪下身上那件白纱织就的睡衣,裹上质地柔软的小件胸衣,换上从宫廷匠师那订制的礼服长裙,吊带沿着锁骨结成蝴蝶边,绣着紫色蔷薇的花边裙摆划过小腿,恰到好处地停留在脚腕处,像是一朵即将开放的蓓蕾。

  “完美!”她对着镜子打了个漂亮的响指,脸颊略带羞涩。

  庄园外,淅沥沥的雨声掩盖了一切,艾丽莎踩着月牙色的三英寸高跟鞋跨进了马车车厢。

  兼职马夫的管家副手弗朗西斯披着雨衣,熟练地握着缰绳轻拍马的臀部,一阵轻微地嘶鸣,马车开始驾往皇后区的尤瑟公爵府。

  “真是讨人厌的天气。”艾丽莎透过车厢的玻璃窗,望向冗长的街道,灰蒙的雾色夹杂着冰冷的雨滴迅速吞没了沿街的人流。

  “离‘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越来越近了,或许我该做些什么。”看着窗外那些为了生计急急而奔的行人,她忽然有了一丝悸动。

  “我掌握着世界的剧情走向,二十二条神之途径的魔药配方,甚至源堡的进入方法,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需要高效的使用它来获取回报。”

  “第一步就是成为非凡者,那么该选什么途径好?‘魔女’?不,坚决不。”

  “‘空想家’不错,后期能力简直无解,但这样我就无法掌控源堡。”

  艾丽莎思考了很久,忽然间,马车的速度开始减缓,一座典雅的庄园在雨雾中逐渐清晰明朗。

  透过车窗,艾丽莎看见了身穿黑色燕尾服的老管家举着一把足够容纳两人的黑色大伞,静静等候在门口。

  弗朗西斯勒紧缰绳,将马车停下,老管家礼节性地拧开车门把手,轻微躬下身段迎接:“凡尔威女伯爵阁下,很高兴雨天里也能看见您美丽而骄傲的身姿。”

  “谢谢你的赞美,管家先生。”艾丽莎下了马车,躲进雨伞里。

  “伊莎贝拉小姐在大堂,她看见您一定会非常高兴,奥黛丽·霍尔小姐也在不久前抵达,她和伊莎贝拉小姐同是神秘学的爱好者,和您拥有相同的兴趣。”老管家滔滔不绝。

  “我也很高兴见到她们,但愿这能成为一次令人难忘的聚会。”艾丽莎礼貌性回了一句。

  老管家一只手撑伞,优雅地笑了笑,始终保持着侍者该有的礼节。

  尤瑟公爵的府邸是一座堪称地标式的庄园建筑,豪华程度丝毫不亚于中世纪的大型城堡。

  名贵的白蔷薇和红色山茶沿着小道一路盛开,即便是雨天,白色的水汽也无法遮挡那沁人的花香在庄园内迷漫。

  出口的东西两方有着古典的水池,中央是一尊女性祈祷的石像,边角布满翠绿的青藤,仿佛女神的裙摆。

  “我的女神啊,艾丽莎,今天的你真是太美丽了,那条裙子是宫廷里的手工匠人制作的吧?太适合你了。”走进大堂,尤瑟公爵的十六岁女儿伊莎贝拉欢喜地走来。

  这话我听了应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艾丽莎内心惆怅,脸上却显得十分喜悦,因为伊莎贝拉柔软的身躯此刻正扑向她,随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的茶花香气,那是贝克兰德时下最流行的香氛。

  “伊莎贝拉,如果你的手一直这样勒着,我很快就会没有呼吸了。”艾丽莎将脑袋微微向后仰。

  “呀!我太高兴了,真是抱歉,可是,艾丽莎你知道吗?我和奥黛丽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哦。”伊莎贝拉向后退了几步,脸上充斥着无比的热情和兴奋。

  “什么东西让你那么开心?我来猜猜看,嗯......和神秘领域有关的......类似仪式魔法的咒文......早于这个时代......可能是第四纪元或者更早的古代文献?”艾丽莎随口一说。

  “女神啊,你是怎么猜到的?”伊莎贝拉鼓起惊讶的小脸,两只手无意识的又扑了上来。

  艾丽莎笑了笑,其实小丫头的心思很好猜,她对神秘学的爱好程度丝毫不比奥黛丽少,这样的两位贵族小姐聚在一起,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我只是随口一说,真的是古代文献?那种东西应该都封存在皇家图书馆才对。”艾丽莎睁大眼睛。

  “事实上,我们也不清楚,那天我和奥黛丽在希尔斯顿的地下街区购买到一本古赫密斯文撰写的羊皮书,里面夹着一张羊皮纸条,上面的文字我从来没见过,可奥黛丽说那种文字和她看过的罗塞尔大帝笔记有些相似的地方,也许是某种魔法仪式的咒文。”

  “和罗塞尔大帝笔记类似的文字?”艾丽莎愣了一会,“那张羊皮纸条在哪?我也想看看。”

  “在我的卧室,奥黛丽拿着它。”伊莎贝拉指着楼梯。

  她住在三楼最左边的房间,有着匠人们精心打造的橱窗,挂有紫纱帐幔的梨花木大床,地板由花岗岩切割而成,四处充满古典韵味。

  “艾丽莎,好久不见,不,现在该叫你凡尔威女伯爵阁下。”卧室的房门被推开,奥黛丽优雅的身姿浮现瞳孔。

  她额头左侧别着一朵白蔷薇作装饰,穿着白绿相间的长裙,裙摆如荷叶层层下坠,露出一对洁白纤细的脚腕。

  “我喜欢你叫我艾丽莎,这样能让我感觉回到从前。”艾丽莎脱下脚上的月牙色高跟鞋,光着脚走向奥黛丽。

  “这就是伊莎贝拉说的那张羊皮纸条?”艾丽莎瞥了眼压在羊皮书下的微黄色纸条,那是一截古老的羊皮卷。

  “你也很好奇对吧?一本用古代祭祀体书写的笔记,其中夹着一张纸条,纸条上用罗塞尔大帝发明的文字写着四句语意不明的话,简直就像是传说降临了。”奥黛丽欢呼雀跃。

  “你怎么能确定纸条上的字体就是罗塞尔大帝发明的?也许,也许只是某种遗失的古代文字。”

  别说笑了,中文居然是罗塞尔大帝发明的?这是卷毛狒狒的单口相声吗?

  “喂喂!别这么扫兴好不好,奥黛丽可是看过罗塞尔大帝手稿的人哦。”伊莎贝拉扑上来。

  “我想看看那张纸条上的内容。”艾丽莎轻声说,“也许我能破解它,你们知道的,我曾经研究过很多古代文献,无论是古赫密斯语还是精灵语我都学习过。”

  “这就是我们把你找来的目的,艾丽莎。”奥黛丽将压在羊皮书下的纸条递过来。

  艾丽莎接过手,一股腐朽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望着上面四行古老的字体,身体仿佛被电流麻痹。

  这根本不是罗塞尔写下的文字,这是......小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