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小姐的爱情时代
辛小姐的爱情时代

辛小姐的爱情时代

男儿何不带吴钩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3-03-25 15:44:56

最初的美好,可能走向陌路。 爱情是什么样子?有人说是激情,有人说是温情。 当辛然尝试接受丘比特的箭,不论怎么样,爱情降临终究是美好的。 哪怕一地鸡毛。 …… 他很专注。 蜂拥而至也没有半点波澜。 直到遇到辛然,心动是什么感觉,婚姻是坟墓吗?他想试试。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柒拾捌章,苏乾坤13(完结,正文加小番外)

第壹章,再次相遇

  林城,某个饭店中。

  辛然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带着一架金丝眼镜,给人一种特别斯文的感觉,她连忙微笑,忍不住动了一下心。

  刚才看了一下他的简介,留过学,工作优秀,工资也不错,根本就不是自己一个本科毕业可以够得到的。

  男子抬头看了看辛然,默默的来了一句:“辛小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辛然有些失神,她单身多年,如今终于时来运转了。

  “赵先生,你说。”

  男子自认为很优雅的叠起了桌子面前的餐巾纸,然后双手交叉,把头放在上面:“请问,辛小姐年龄也不小了,你……还能生吗?”

  这场相亲,辛然原本是不想来的,结果架不住家里两位老神仙,就当出来吃饭了。

  没有想到遇到了一个各方面都能碾压自己的,当然了,除了年龄。

  可是,他最后居然爆出来这样的一句话,令自己恶心极了。

  辛然回怼了一句:“不能了,以前打过胎,怀不上了。”

  赵先生听到后,表情瞬间石化,直接愣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

  辛然起身后,直接离开了这里,她也不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人,径直来到前台,买了一半的账单,赶紧溜了出去。

  刚刚出了大门,立马给老妈打了过去,张素红正在打麻将,一张一万刚刚甩了出去,姑娘的电话就来了。

  她双手没空,把电话夹在自己的脖子和肩膀之间:“喂,姑娘,啥事,这一次老妈给你介绍的海龟可以吧!”

  辛然也不客气,直接怼了一句:“可以个屁,妈,这种男人根本就不把我当人看,以后这种海龟就让他们在大海里趴着,别乱捞。”

  张素红听到女儿的话,对着旁边的三个牌友来了一句:“红中。”

  “妈,你又在打牌?”

  张素红来了一句:“咋地了,你要是给我生个外孙,或者外孙女,我就不打了,毕竟我有事情做。你不看看你多大了,快三十了,连个对象都没有,不会还等着那个穷小子吧!”

  “妈,你别提他了。”

  张素红点头:“得得得,不说了,你赶紧点,争取一两年内,结婚生子全部搞定,听见了吗?碰——”

  最后一句话,张素红打了一张不错的牌,心里开心极了。

  “妈,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你……,还这么封建。”

  张素红来了一句:“老祖宗留下几千年的规矩,总没错,不说了,赶紧继续相亲。我给你请了长假,工作不用着急。”

  “妈——”

  张素红那里已经挂了电话,辛然耳边听到的只有嘟嘟声。

  没办法,只好继续相亲了。

  ——

  “辛小姐,你肚子里死过人吗?”

  辛然:“死过,怀过八胞胎,比葫芦娃还多了一个。”

  “……”

  “姑娘,你…还是处女吗?”

  辛然又是一句:“没有,当过小姐,你要不要试试,活好不黏人。”

  对面的男子听到这句话,直接靠在老妈的身边,像是个……孩子。

  他妈妈瞅了瞅辛然:“看着模样还不错,谁知道是个小浪蹄子?”

  说完后,她赶紧拉住自己的儿子:“宝贝,赶紧走。”

  辛然瞧着他们母子二人,嘴里毫不留情,喃喃自语:“极品,这个男的怕是没断奶吧!”

  “……”

  剩下的就不说了,基本没几个正常的。

  快到中午,辛然看到手里的目标越来越少,就快完成任务了。

  直接找到老妈的微信,回了一句——没有正常的男人。

  随后直接打开了美团,男人哪里有美食的吸引大。

  就在她扣着手机的时候,后面也有一个来这里相亲的男子,开始了最后的“挣扎”。

  “你好,美女,这个是我的情况,你了解一下。”

  “你好,阿姨,你看看,这里是我的简历,你带回去给你姑娘看看,可以认识一下。”

  “……”

  男子转了一圈,手里的简历基本已经清空,还剩下最后一张,他递给了辛然:“美女,你看看,这个是我……”

  应致远话还没有说完,辛然回头看着这个男子,刚准备拒绝,男子开口:“辛……然,你变化好大。”

  辛然听到自己被人叫出名字,怔住了。

  而她面前的男人穿着西装,板板正正,没有一丝皱褶,身材宽伟,看着就特别有安全感。

  辛然半天没说一句话,几分钟后才缓缓的来了一句:“你……谁呀!”

  男子一笑,直接坐在她的对面:“辛然,你不认识我了,我,应致远。”

  辛然听到后,记忆长廊仿佛被人打开,那个少年闯了进来:“应致远,那个酸臭诗人。”

  应致远笑笑,他少年时爱诗词歌赋,与人交谈时常蹦出来一两句,让人听的云里雾里,最后就有了酸臭诗人的外号。

  应致远点点头:“是。”

  “我记得你结婚了呀!怎么又来这里相亲?”

  应致远停顿片刻:“我…离婚了。”

  辛然听到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小心揭开了人家的伤疤。

  “抱歉啊,我不知道。”

  “没事。”应致远笑了笑,然后把手里最后一张简介给了她:“来看看,我现在不挑,你要是能看上我……”

  辛然没有拒绝他的简介,但是嘴里边拒绝了他:“不了,我决定过几天去出家,当个远近闻名的尼姑。”

  应致远笑了笑:“初中三年到现在,你的嘴巴还是没变,时间过的真快。对了,你做什么工作?”

  “一文员,写写填填,你呢?”

  辛然问他。

  应致远指了指简介:“这里有。”

  辛然噗嗤一笑:“我忘记了。”

  几分钟,辛然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应致远就这样看着她,眼神温柔。

  “医生,不错啊!”

  应致远拿出自己的名片:“林城第三人民医院,三甲,骨科副主任。你拿着这个,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找我。”

  辛然看了看名片,一时有点愣,不知道该不该接下来。

  应致远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抱歉,我忘记了我是个医生,这个有点不合适。恐怕,没有几个人喜欢去医院吧!”

  “没事,我知道你没啥坏心,我收下了。”辛然接了过来,顺手把他的名片揣在自己的兜里。

  应致远对着服务员来了一句:“把菜单给我拿过来。”

  然后回头对她说:“把外卖退了吧!吃那些东西不健康,我请你吃午饭。”

  有人请吃饭,辛然自然不会拒绝:“好,不过我可不会以身相许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