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垠世界:我可以无限复活
无垠世界:我可以无限复活

无垠世界:我可以无限复活

重楼墨羽

玄幻/高武世界

更新时间:2022-08-07 17:59:51

一场车祸,把古业送去了地狱,在哪里,他受尽了无数的折磨,不曾想,待他复活后,这份折磨却变成了一份属于他的无穷宝藏…… PS:主角金手指与地狱有关。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9章 战!

第一章 地狱开局

  某地,

  “哇——哇——”

  乌鸦嘶哑的鸣叫着。

  这里的天空遍布血色,不时有漆黑的流星落下,粗狂的土地光秃秃的暴露在血色的天空下,不带一丝绿色和生气,只有暗沉的泥土和偶尔的岩石裸露。

  暗沉的大地上只偶尔可以看到几个扭曲的人影。

  此时,一刻漆黑的流星从血色的天空陨落,在暗沉的大地上形成了一道人形黑影。

  “我……我在哪……”

  人影似乎有些迷茫,他身上穿着破烂的衣衫,身上还有着大片大片的血迹。

  古业一脸迷茫的看着四周,尝试着往前走了几步,但是脑子里却不时闪过汽车、鲜血、尖叫等破碎的画面,即使现在,他的耳朵中残留着一阵阵鸣笛的杂音。

  “我……好像死了。”

  思考到这里,古业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忽然好像被什么力量飞速影响了一般,正在飞速消失。

  很快,不一会,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父母,姐妹,兄弟,通通从他的脑海里消失,脑里海变得一片空白。

  随着记忆的消失,他似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慢无目地的游荡了起来。

  血色的暗沉天空下,

  他无意识的佝偻起身子,不断徘徊着,变成了荒野上扭曲黑影中的一员。

  ……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千年,也许更久。

  这段漫长的时间里,古业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干什么,自从记忆消失的那天开始,他整个人就一直处于一种意识模糊、无法思考的状态。

  他只知道,他一直不停的走着,路上还遇到过其他的‘东西’——那些扭曲的人影。

  他们是同类,但却仇视彼此,一见面就想与对方厮杀。

  古业记得,他第一次遇到其他同类的时候,脑海里就被一股怒火填满。

  仿佛没有记忆的他,还保留了一些情感,在为自己鸣不平,那是一股虽然隐藏至深但极度愤怒的情绪。

  他只记得当时他只想杀了眼前的人影。

  于是他动手了,同时对面的人影也动手了,似乎他的敌人也极度愤怒。

  在这无法无日的荒野,他们惨烈的厮杀在一起。

  至此以后,每当他遇到他的‘同类’,他都会无端愤怒,并疯狂的与其厮杀。

  厮杀结束后他的怒火就会平息,然后又开始无端的游荡,直至再次遇到同类,再次被愤怒填满,再次开始厮杀。

  长久以此,循环往复。

  有时他赢了,把敌人撕得支离破碎。

  有时他输了,被敌人撕得支离破碎。

  每一次被敌人撕碎,他都会疼得痛不欲生。

  可是在这里,‘他们’是不会死的,因为本来就已经是死人了。

  于是一段时间后,他们最终会再次愈合并站起来,再次开始游荡,再次开始厮杀。

  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一次又一次的倒下,一次又一次的被撕碎。

  永不停歇

  无数次的厮杀,无数次的倒下,无数次的痛苦,无数次的折磨,

  没有尽头的荒野,

  这里,便是地狱!

  ……

  这一天

  又一次,古业与荒野上的孤魂再度展开厮杀,那是一个骨瘦如柴,身体瘦削,牙尖嘴利的老人。

  虽然老人头发花白,身材只见皮和骨,但是速度却奇快无比,行动诡异。

  旷野上,古业看着面前的似乎是饿死的老鬼,大吼一声,伸手抓去。

  而饿死老鬼却诡异一扭,闪身躲过古业的袭击,反身就朴向古业,同时张开尖牙对着古业的脖子要去,似乎想咬碎骨业的脖子。

  可是古业速度虽然不如饿死老鬼,但是他狠,他见老鬼扑来得极快,直接不躲,在老鬼咬住他脖子的同时,手上也抓住了老鬼的手臂。

  老鬼面目狰狞地咬碎了古业的脖子,古业也同时扯断了老鬼那瘦小脆弱的手臂。

  于是两人一个嘶咬,一个撕扯,凶狠异常,

  很快,胜负揭晓。

  老鬼虽然牙齿锋利,但是身体瘦小,而古业身体只是看上去完整匀称。

  所以,老鬼在咬碎古业之前,先被古业撕碎了。

  在撕碎了老鬼后,古业看着满地的碎片,被咬得残缺的身体微微颤抖,他愤怒的仰天长啸。

  似乎想把心中的愤怒全部宣泄出来。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应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被呼唤的感觉!

  暗沉的天空下,古业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除了愤怒以外的其他感觉了。

  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随着这种感觉越来越强,古业忽然发觉,自己似乎飘浮了起来,

  他慢慢的,看到眼前暗红色的大地不断缩小,自己与血色天空的距离越来越近。

  一会后,他穿过了血色天空,消失在了这个血色的世界。

  穿过了血色天空以后,

  古业能感觉到,那股被召唤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在突破了血色天空之后,他似乎进入了一片青冥的空间。

  青冥的空间玄奥,深邃,似乎充满无穷奥迷。

  但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还在上浮。

  渐渐的,随着他的上浮,青冥的空间也消失不见。

  之后,古业的视野陷入了一片黑暗……

  一直到某一刻,

  “呃咳咳咳!”

  古业忽然咳嗽的睁开了眼睛,

  “……咳咳,呼~哈~”

  他睁大眼睛,仿佛刚刚溺水了般大口的喘息着,一边抬起了头。

  环顾四周,入眼的是一个不大的现代房间,房间内的装饰很简单,只有一个衣柜和一张床,以及他现在正趴着的一张桌子。

  桌子上摆着一本作业本,以及一杯被打翻了的水。

  房间内没有开灯,但并不很昏暗。

  古业看向房间的窗外,此刻天边露出一道鱼肚白,天色正蒙蒙的亮起。

  “呼~”古业长胡了一口气,坐了起来。

  “我、我这是怎么了?”古业喃喃自语。

  他抬起自己的手,放到眼前看了看。

  这是一只略显苍白的手,虽然苍白,但是在光线的照耀下非常真实,立体。

  “我……”古业满脸不可置信,“我好像活过来了?”

  前世遗忘的记忆如潮水般回归,

  ‘我的名字叫古业,是一名大三的学生,和朋友出去喝酒的时候,不幸出车祸身亡了……’

  就在这时,

  “啊——”古业忽然惨叫一声,满脸痛苦的捂住头。

  他突然感觉到一股陌生又熟悉的记忆涌入脑海,

  “我的名字是古业,我不是一名大三的学生,而是一名大四的学生,刚完成毕业设计,准备毕业的学生……”

  这、这?

  好像哪里不对劲。

  随着记忆的吸收,古业困惑的表情渐渐消失了。

  ‘都没错,我是大三的学生,也是大四刚毕业的学生,只是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是另一个世界的我。’

  古业有点难以置信,他回忆着。

  这里,似乎是与他那个世界类似的平行世界?

  他似乎复活到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了。

  只是这里的世界线似乎变动了一些,这里的他没有出车祸死,而是好好的读完大学毕业了。

  除了这一点不大一样之外,在此之前的人生都大致相同。

  一样的成绩普通,一样的15岁时父母双双失踪,一样的靠父母留下来的财产过活,

  大同小异。

  但是……

  “嗯?”古业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发现,

  这个世界似乎多了一个古怪的游戏?

  未完待续。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