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刀心
剑与刀心

剑与刀心

作家P7ZK66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3-12-25 21:22:12

少年张末意外的被一场事故卷入其中,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修炼者的江湖中,他又将如何面对这一切?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工作搞定 准备开始连载了

第一章 木庄

  当炽热炎红遇上流动的水流,铁色在碧蓝的水中瞬间翻腾后初显,同样也是蓝色的锻铁在阳光下略显深邃。男人表情沉默,随手拿起旁边的木碗,碗中装着绿色的液体,又顺手将液体倒在这块锻铁上,气泡与浓烟再次翻滚,男人暂停几秒,随后又将锻铁再次浸入水中,重复之前的动作。

  在他的身后,墙上挂着一排类似的锻铁,不过颜色都并不相同。这些,是锻铁,也是剑胚。

  木庄,位于楚国西北偏东的王阴山脚下,是个数百人的庄子,庄中基本生计以木材狩猎和莲泉水为主,而在数十年前因为一批锻剑人在此地落脚居住后,造剑,也成了木庄的一大生计来源。造剑需要铁,需要木炭和本地王阴山深处的莲泉,随着锻剑人的定居,木庄的其他生计也随之发展了起来。当一个地方突然有新兴的产业兴起时,这一地区的整个产业也会随着发展起来,而对于天希帝国来说,剑,又是一种普遍但又极为重要的的物资,木庄出现了这么多剑铺,自然少不了吸引来各路人马注意,于是借着剑的风头,木庄在数十年内逐渐扩张,直至现在的模样。

  “老板,垂铁剑胚二十,蓝精剑胚十,上月预定的,现在可取货否?”门外有人进来,对着正在淬火的男人问道

  “张末!”男人冲着剑铺里屋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

  里屋中有男声应道,随着一阵叮叮咣咣,里屋冲出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怀里抱着用草绳捆着的一摞铁胚。递到了门外人的手中,门外的人似乎嫌屋内锻剑的炎火温度太高,并未进入,只是站在门沿边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伸手接过了这一捆剑胚,并递给了他一个布包。

  少年接过布包,打开扫了一眼后突然疑惑抬头“这是?”

  门外客并未言语,只是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回来吧”,锻剑男人放下手中的锻剑工具,拿起旁边的麻布擦了擦手,踏步走出了锻铁台,走向门外

  “穆西情况如何?”

  “有好有坏”门外客摇了摇头,看着向他走来的男人,一旁的少年撅了噘嘴,抱着布包打算走开。

  “张末,接着我的继续,申八七乾,这条加红司入淬”

  “得嘞”少年将布包放入里屋后走向锻淬台,拿起了男人扔下的工具,对着铁块抡起了锤头。

  少年姓张名末,是庄里人,庄里人,这个词意思是土生土长的人,虽然锻剑人们来木庄定居已有数十年,但庄子里依然用庄里人和庄外人这两个称谓来进行称呼,亦或者是区分着他们。张末双亲在庄里以采取山中木材草药为生,因他小时看了沿路驻留商客带来的什么武侠小说集子后,萌生了仗剑走天涯的歪念头,于是父母干脆让他在学堂识字之余去锻剑人的铺子里当个学徒,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练一些本事也无妨。

  申八七乾,这是男人锻剑的谱绝,虽然男人一直宣称是他独到的秘法,但是张末觉得,就他这种大嗓门,每天开炉锻剑的时候还这么吼喊着,要是有心人想要知道,趴门口不知道偷听多少回了。少年心中胡思乱想着,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歇,黝黑的铁锤在少年有力的挥舞下,颇有节奏的一下下落在了暗中藏红的锻铁之上。

  视线转回男人这边,男人和来客并排走到一处阴凉地,确认四周无人后,男人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着刚才的来客,来客也收起了刚才的笑容,神色凝重的看着他。

  “我们边走边说,情况有点复杂,可能需要你跑一趟了”

  男人深呼一口气,踏步向前走去,有风从林间吹来,吹起了来客的衣角,但男人的身周却未曾有波动。

  “九老都不行吗?”

  “九老……”来客突然沉默。

  “九老已殁之其三”

  “是大灯出手了吗?”男人微微眯眼,身周的气息好似在顷刻凝固了一下

  “不是,是哲幽景,这可能是一个局,非常大的局。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商队在处理一次边境事务的时候碰到了汤池开灵,并碰到了御军,是哲幽景带的队,然后……”

  “不应该啊,即使碰面了,宫廷里那边已经有联系过的,不至于直接交手吧”

  男人言语里带了些怒意,挑眉看向来客。

  没等来客回应,男人又接着开口:“那九老呢?九老又是怎么回事,边境事务一直都是九老轮流督守吧,又怎么会死了三位?都是谁?清丰吗?还是廉之、顾一他们?”

  面对男人一连串的追问,眼前这位来客额头有些许冷汗沁出,他结巴了一下“不是……这个……”,然后又咬了下牙,沉声说“这个说来话长,我们路上再说,剩下的几位九老已经在峰那边商量对策了,总之,阿东,这件事可能需要你来跑一趟了”。

  男人叹了口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那就路上说”

  “嗯,马车在前面,刚刚在路上购置的,路程遥远你可能还需要在车上恢复一下,毕竟这么久了……”

  “哈哈,你还是这么细致啊,连冯”男人朗声笑道

  “没办法,习惯了”这位叫做连冯的来客苦笑一下,摇头向前走去,男人也踏步紧随其后。

  木庄这边,铁铺里。男人走后,张末正在一锤一锤的打着面前的铁块。夏日锤铁,确实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虽然张末也问过为什么男人能够在这么热的天气了锤上一天铁都能面不改色气不喘,但是男人也只是淡淡回一句到了我这个年纪你也可以这种在他看来极为敷衍的话。所以张末一直怀疑男人肯定是练了什么防热的奇功,因为其他铺子的铁匠都也没见有像他这样抗热的人,即使别人都说他天生体质,是吃铁匠这碗饭的人,张末心里也不肯信。

  不过还好,因为男人炼剑有个独家的秘方,就是不同季节要有不同的锻造方式,比如说放到夏季就是需要以在锻剑中加入一些冷的气息,来中和一下当下炎热的天气,因此男人在后屋有建一个冰窖,里面存着冬天时候男人从后山凿来的冰块,等铁块经过初次锤炼后,运一块冰在屋内隔着就好。这也是张末当时在挑选剑铺当学徒最看中的一点。看着面前的铁块已经捶打的差不多了,张末扔下锻造锤,甩了甩有些僵疼的手腕,向后屋走去。

  从前屋的锻造铺走出,经过一个小院,再穿过排屋,来到后院。后院中一口废弃的水井被男人改造成了一个地窖,正好来安置冰块。张末顺着木梯慢慢吓到了井底。虽然井口不大,约莫只能容一人穿行,但下到井底后,却又是完全不同一番光景。井底正对的是一个一人宽的过道,弯腰穿过过道,则会看到男人在井底挖出的巨大空间。他在这里甚至还凿出了隔间来存放不同物品,在这个较大的井底空间中,除了放置有一般的杂物外,还放了不少特殊制作属性偏寒的珍贵剑胚,以及炼制剑所需的凝寒石,甚至还有一个专门用来培育一种炼剑所独需寒属性的植物的培育室。而张末这次需要找的冰块在走道尽头的置冰室中。井底空间中放有萤石,整个地井显得不那么黑暗。

  找到合适的冰块,张末从怀中掏出绳索,麻利的将冰块套好背到身上,虽然他才十五六岁,但背上这快接近他一人高的庞大冰块似乎并没有那么费力,臂膀上隆起的肌肉也在彰显着这个少年体内蕴含着的惊人力量。

  从地井中出来后,张末将冰放在熊熊的锻造炉旁,冰的寒意使得屋内的温度瞬间下降不少,

  “呼。。。。别的不说,师傅这个秘方可太好了哈哈”,感受着室内没那么热的温度,张末暗自窃喜,挥动的铁锤似乎也更有力道了。

  屋内的少年一下下挥动着铁锤,热浪从炉火和屋外的夏日围裹着他的身躯,远远看去,他的身影在其中甚至有了叠影,而一旁的冰块幽幽然释放着凉意,似乎在于炉火与夏日消融着,融进了正在被锤炼的锻铁中,在捶打中铁开始变得逐渐哑光,在丝丝凉意的围裹下渐渐变得深邃起来。

  就在张末一遍挥动着铁锤一边想着晚上的功课的时候,一阵寒意突然在他脚下冒起,这寒意并非来自周围的冰块,它来的如此突然,像一把剑一般从张末脚下冲出。而正当张末微微一愣神想要低头往脚下看的时候,那股寒意似乎直接冲进了张末的身体,向着他的心脏和大脑冲去。

  也在这刹那的瞬间内,他好像一下失去了身体的控制,甚至神志都已经开始模糊,但却又能隐隐约约的感受到周围的一切。

  自己手中的铁锤在模糊的神志下难以握紧,不自主的滑落,像沉重的石头一般,重重砸到地上。

  张末嘴巴微张,想要发出求救的音节,但是他的声带似乎已然完全瘫痪

  “张末!去冰窖,冰窖尽头再向里走”也就在这时,男人的声音兀然地在张末的脑海中响起。

  而这声音似乎给了张末缓气的机会,他瞬间猛吸了一口气,神志瞬间清明了起来,他的意识也又一次重新控制了自己身体。张末捂着自己的心脏,大口的喘着气,颤抖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冰窖尽头,一直往里走。”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张末的身体仿佛得到了些许力量,男人的声音仿佛有一种特殊的召唤力,他茫然的开始拖着脚步,踉跄的向冰窖的地方走去。

  “张末,照顾好自己。”

  男人的声音突然柔和了下来,又一次的从张末耳边响起。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