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之凡
仙魔之凡

仙魔之凡

茶小镛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3-03-24 00:23:50

一本純粹的修仙小說,沒有金手指、沒有穿越、沒有重生,寫的是一個修仙時代,一個人物的故事。
目录

10个月前·连载至第二十八章:欧阳少辰

第一章:炘燿山

  “不——!”一声惊喊,划破宁静黑夜。

  树林间,一道黑影猛然跃起,残缺的新月照映在漆黑的树林,茂密树枝互相交杂透不进一丝月光,看不清黑影全貌,不知是受到惊吓抑或其他情绪,隐约可见那黑影双手握拳以及不停颤抖的身躯,撩动著原本平静的树林。

  乾涸沙哑的声音低声呢喃:“咳咳!又是同一个梦!还是不睡了,先往村裡赶吧。”

  说完,那人影随手提起身旁佩刀,伴随著星月与虫鸣,开启在夜幕之下的孤单旅程,走过整个黑夜,太阳伴随著远方鸡鸣声缓缓从东边升起,驱散漆黑开启新的早晨,湛蓝的天空与皓白的云朵,交织成全新的开端,一位少年正在辽阔的平原上赶路。

  “终于到了,炘燿村!”看到远方袅袅炊烟,少年加快了脚步,不久后已经能看见村口匾额。

  炘燿村因邻近“炘燿山”而得名,人口不足一百人,由于村民全为“叶”姓,又被称为“叶村”,也是炘燿山方圆五百里内唯一的村庄,而村民平时多以採矿维生,虽然地处偏远,但是倚赖炘燿山所盛产的高品质矿石,生活还算富足。

  炘燿山则位于神州大陆的北方,为北方群山之首,足有数万仞之高,长年被炙热高温垄罩,整座山如火炉般燃烧著,而北方群山属横断山脉,切割“神州大陆”与极北“岳沧海”之间的连结,从远处望去叠峰层峦,数十座大山耸立,连绵数万里,每座山峰与深谷有著不尽相同的地貌,又被称为“天险之境”,少有人来往。

  “呼,终于到了!”经过连夜赶路,少年到达此行的目的地。

  此时村门口正有几位村民在閒聊,他们注意到这位外来的陌生少年站在村口,但是并没有马上搭理,而是转过头小声嘀咕了几句,才由其中一位老者慢悠悠地向著少年走来,用著低沉声音问道:“少年郎,来此何事啊?”

  少年礼貌性地作揖后,说明来意:“在下昊玄宗——欧阳少辰,日前师尊收到村长来信,故遣我前来拜访。”

  说完,便从腰间掏出一块作工精细的墨玉腰牌,腰牌上以红字刻写“昊玄”二字。

  老者瞥了眼腰牌后,抬头看著眼前少年。只见他面容约莫十七八岁,眉宇之间透露著不凡英气,黑灰色的头髮,扎著整齐马尾,如低坠稻穗,身穿一席墨黑色长袍,边角上带有金丝线条压纹,而长袍上的丝绣极为精美,是由金、银、红丝线交织而成的图腾,隐约外溢著微微灵气。

  “原来是昊玄宗的人,老朽请人去通知村长,咱们就先到村裡的议事厅去等吧。”老者转头向村口吆喝,便示意欧阳少辰跟他走。

  欧阳少辰跟著老者往前走,礼貌性地问道:“劳烦您带路,还未请教老先生如何称呼?”

  老者简单回覆,“叶福,叫我老福便可。”说完,便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欧阳少辰跟在老福身后,一边观察著村子。村子裡气氛和谐,不时还能听到村民閒话家常的笑声,小娃儿的嘻闹声更是不绝于耳,这让他心裡不禁产生了疑惑,如此平静纯朴的小村庄,若非村长信中所述,很难想像会发生什麽大事。

  步行约莫半刻钟,欧阳少辰眼前出现一座宏伟的建筑物,远远就看到上方黄檀色的匾额以红字清楚写著三个大字“陵光殿”,而这短短三个字却饱含著浑厚精纯的火焰灵气。

  欧阳少辰心想:“此匾额灵气精纯,绝非寻常人所刻。”

  定神细看陵光殿,屋簷总共分为两层,顶层屋簷是靠砖红色瓦片堆叠而成,而最顶上有两隻色彩缤纷的彩鸟交互盘踞,细节生动、活灵活现,而底层屋簷则使用暗褐色瓦片接续,牆壁与顶层都是由砖红色石砖叠砌而成,大门镶著金色边框,门把上也闪烁著金黄色光芒。

  欧阳少辰忍不住开口问道:“这陵光殿顶上可是凤凰?”

  老福解释道:“不错,这凤凰可是咱们叶村的守护神,当年先祖们开闢此地,全是仰赖祂们的庇佑与协助。”

  “相传凤凰乃是不世神兽,难怪越接近村庄越能感受到丰沛灵气,想必也是拜祂们所赐,这叶家先祖真不简单!”欧阳少辰不禁在心中感叹。

  此时,村民听闻有外地人来到村裡,纷纷放下手裡工作,慢慢聚集到陵光殿前。

  毕竟叶村地处偏远,平时很少会有外地人来访,使得村民好奇跑来凑热闹。

  老福顺势推开大门,引导欧阳少辰进入殿内,然而殿内佈置却出奇的简单朴实,不如外观看起来的富丽堂皇,简约的四合院设计,共有四个内屋分成东、南、西、北排列,中央广场处安放著一座石像,而石像下方有座石檯,石檯刻著模糊不清的文字。

  单看石像高度大约六到七尺、宽度大约三到四尺,虽说其外观与屋顶上的凤凤无异,但颜色却呈现青绿色,如此突兀的色彩与整栋建筑形成鲜明对比,仔细看石像周围环绕著些许翠绿微光,此等怪异景象立刻吸引住欧阳少辰的目光。

  片刻,欧阳少辰回过神从包裡拿出信件,询问身旁老福,“最近村裡是否不太平静?”

  转身正准备离开的老福深深地叹了口气,迴避了欧阳少辰的问题,“哎!这事情老头子就不多嘴了,你且在这等村长来吧。”说完,他缓步走出殿门。

  查觉老福表情些许的不自然,欧阳少辰也不再追问,客气地说道:“那就多谢老人家了,晚辈在此等候村长。”

  片刻,一名中年男子缓缓从人群中走进殿内,男子身著朴素,一件素白长衫,面容虽然看上去有些沧桑,但是身体却十分精壮,而一头灰白头髮则诠释著岁月所留下的痕迹,看著他那如同湖泊般深邃的眼睛,温和稳重却又难以看透。

  不远处,那男人缓缓向著欧阳少辰走来,礼貌地介绍著自己:“不好意思,来晚了。我是叶村的村长——‘叶晨’。”与此同时,他指著北面的内屋,示意著要欧阳少辰跟他一起走。

  欧阳少辰双手作揖,再次介绍自己,“在下,昊玄宗——欧阳少辰。”之后便随著叶晨往北面的内屋走去。

  走进屋内,叶晨先招呼欧阳少辰坐下,坐定后叶晨笑著说道:“少辰?是你啊!真想不到洛大哥捨得让你到这北境之地,哈哈!”

  “您是?”欧阳少辰满脸疑惑的看著叶晨。

  叶晨一边用手比了比高度,一边笑著说道:“哈哈哈,你师尊都没说吗?想当年我带你上山时才那麽点大,多年不见,没想到你已经迈入元婴期了啊!”

  欧阳少辰看著眼前沧桑的男子,语气讶异地说道:“啊!您是叶晨前辈!前辈您怎会在此?您貌似憔悴了许多?当年听师尊说您要回家处理事情⋯⋯”

  叶晨苦笑著摆了摆手,“哎呀,都过那麽久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倒是我应该跟你打声招呼再走,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这时欧阳少辰突然想起师尊交代的事情,便从怀裡拿出一个木盒放到桌上,“前辈,师尊交代请我务必将这个木盒转交给您。”

  看到木盒,叶晨先是愣住才缓缓伸手接过它。

  随后,他静静地看著木盒,彷彿陷入某段回忆,顿时,空间内陷入了沉默。

  欧阳少辰试著打破这静默的气氛,说道:“叶晨前辈,您信上提到有村民无故失踪?但是依前辈的修为⋯⋯”

  欧阳少辰说话的声音,将叶晨拉回现实,他深深叹了口气,打断说道:“唉!什麽修为不修为的,自当我决定回到叶村时,就已捨弃仙缘。”

  听到叶晨如此说话,欧阳少辰暗自在心裡感叹道:“想当年叶晨前辈与师尊两人先后迈入合体期,离渡劫期也只有一步之遥,如今师尊已闭关准备渡天劫,而再见到叶晨前辈却是白髮苍苍,不知道是发生何等大事,才能让前辈捨弃仙缘。”

  修仙总体可以分为“三境”和“九期”,分别为“凡人境”:锻体期、引气期、筑基期;“炼元境”:金丹期、紫府期、元婴期;“半仙境”:分灵期、合体期、渡劫期。修练至渡劫期,又被尊称为“仙尊”。

  由于“修仙”违背天道伦理,此举将打破世界规律、突破生命轮迴,故功成时会引发天地剧烈反噬,其形式以雷击所呈现,称为“天劫”,意味从毁灭中孕育生机,唯有如此才能超脱天地规范,也唯有跨过“天劫”才能脱离凡身肉胎飞升成仙。

  叶晨拿起茶杯,喫了口茶接著说道:“叶村人口不多,而且地界也不大,自从我接任村长以来,没发生过什麽大事,但就在这半个月裡,前往矿场採矿的村民已经有数人莫名失踪。”

  欧阳少辰也学著叶晨拿起茶杯,喫了口茶后问道:“前辈可有发现什麽异常?”

  叶晨放下茶杯后,脸色凝重地回应道:“说来惭愧,我也曾多次到矿场探查,虽然发现不少诡异的痕迹,但是无法判定是人或妖所为。”

  欧阳少辰疑惑地问道:“妖?此地灵气如此丰沛,怎会有妖呢?”

  叶晨把玩著桌上的茶杯,皱著眉若有所思的继续说道:“我已调查多日,但是那些失踪的村民就像是凭空消失,所以才会衍生出此等猜测,而洛大哥素来醉心妖兽研究,我才会向他求援,只是没想到他会让你过来。”

  听完叶晨的叙述,欧阳少辰解释道:“其实师尊早已闭关多年,这些年‘墨竹峰’的大小事务都是由晚辈操持,那木盒也是师尊闭关前託付给我,因为他老人家再三交代,所以晚辈只要外出办事都会随身携带。”

  此时,叶晨心裡也明白原因,语气平淡地问道:“洛大哥是准备渡劫了,对吧?”而他那原本就忧愁的眼神,彷彿又添上浓墨的一笔。

  忽然,殿门外引起一阵骚动,一位约莫八、九岁的男孩推开围观村民衝了进来,嚷著:“阿爹!我也要去⋯⋯”

  然而男孩话音未落,只见石像旁环绕的翠绿微光突然静止旋转,像是被吸引般快速地朝著殿门口的方向移动,吓得围观居民纷纷退开。

  此时,叶晨表情严肃,一个箭步衝出内屋,刹时之间就来到中庭,他单手将少年擒住,另一隻手连忙挥开男孩身旁微光,紧接著顺势就将男孩抛出殿外,同时严厉地说道:“叶凡,你太胡闹了!早就说过你不可随意进入殿内!”

  殿外,传来叶凡一声声惨叫声:“阿爹——痛呀!痛——”

  喧闹中欧阳少辰注意到石像旁微光,接触到叶凡时,有少部分融入他的体内,便好奇地问道:“前辈,这石像?”

  叶晨一边走回内屋,一边详细地解释道:“这尊石像是先祖为了镇住此处‘地火’,以‘凤凰元神’融入‘封魂石’所铸,也正因为如此‘叶氏’才得以在此建立村庄,不受炘燿山高温所苦。但是不知何故,叶凡出生后石像的颜色却渐渐产生变化,随著他的年纪增长,石像颜色逐渐由原本的橘红转为青蓝,而只要凡儿踏入殿内便会被微光所纠缠,长久以来貌似也对他无害,但是为防意外我还是叮嘱他不能随意入内。”

  欧阳少辰若有所思地说道:“晚辈刚进门就注意到此石像,推测应是以‘封魂石’所铸,而这‘封魂石’必须取得妖兽元神加以炼化,其既为‘凤凰元神’,凤凰本属为火,故颜色不该如此,原来还有此一怪事。”

  叶晨继续说道:“这封魂石乃是先祖流传下来,当年叶氏与凤凰族共同对抗魔族,现今也受其庇护。”

  欧阳少辰欲言又止地问道:“敢问前辈,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不寻常之处吗?”

  叶晨一脸无奈,自嘲地说道:“叶氏后人均受‘凤凰’庇护,只要是叶氏子孙,出生就带有‘火灵根’,不过叶凡却没有灵根,从小体弱多病,病邪入体后虽然都能痊癒,但落下的病根导致四脉淤积,他到现在还活著应该就很不寻常了。”

  听到这裡,欧阳少辰的回忆瞬间被撩起,遥想当年踏上修仙之途的过往:“灵气乃是万物能量本源,修仙者可凝聚天地间‘万相灵气’,进而将灵气汇集于丹田处,而丹田为其根源,称为‘灵根’,灵根以金、木、水、火、土分为‘五行’,身体为其脉流,称之‘体脉’,体脉以任、督、阳、阴是分为‘四部’,各有数个穴位,将穴位打通,称之‘锻体’,虽然还无法运用灵气,但是可以提升肉体强度⋯⋯”

  叶晨看著若有所思的欧阳少辰,他出声打断,继续说道:“这些都是陈年往事,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先找到失踪村民,此事还要多劳烦你了,出事的矿场在村子东面,只要出村后向东边走不久便会看到。”

  欧阳少辰停下思绪,礼貌地回应道:“明白了!前辈您放心,晚辈这就前往矿场调查。”说完,他将双手高举致额前,致上而下行礼后,便往门外走去。

  叶晨默默看著欧阳少辰走远的背影,拿起空茶杯对天一敬,轻声呢喃道:“欧阳大哥,少辰长大了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