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喃自昱
难喃自昱

难喃自昱

四杏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2-12-29 19:47:57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6

1

  “沈难?她挺狠的。”见过她的人都这么说。

  对于这个小城镇来说,沈难就是小孩不听话用来恐吓的例子,但是在初高中的年纪里流传的却是个神话,她很年轻,早就不上学了,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家酒吧做驻台歌手。

  丁昱第一次见到沈难是某天的黄昏,沈难像是下班没多久,还没卸妆,细长的眼线上挑,烈焰红唇微抿,她妖冶又危险,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黑色吊带礼服衬着她雪白的肌肤,裙尾开叉出露出一条纤细修长的腿,高跟鞋像是不合脚,脚踝的磨伤显得触目惊心,她就站在巷子里,背着风点烟,黄昏的光透过丝丝烟雾。

  丁昱驻足看了一会,皱眉抿唇,转身进了校旁的小卖部,买了两个创口贴,她不怕沈难,关于沈难的那些流言蜚语融入不了她的生活,她走过马路,站在巷口轻声喊到:“你好。”说着伸出手把手心打开。

  沈难抬头看她,视线下移,落在手心里那两枚创口贴上,没理。

  “你需要这个吗?”丁昱再次开口,声音带着小心翼翼,她是不害怕沈难,但是一个学生往往对步入社会的人带着腼腆。

  “不用”沈难开了口,她有一副烟嗓,和她这副姣好的容貌不太搭调,沈难抬腿就要走,丁昱低着脑袋,双手紧握着书包带。

  丁昱高二,比高三放学早半个小时,此刻,高三的学生陆陆续续的从校门口出来,沈难就坐在校门口旁的石柱上抽烟,学生出门也只是飞快的看了眼沈难,他们从小就被告诫离像她这种人远点,好学生谁也不想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难姐?你真来了!”一道带着兴奋的男声响起,沈难有点近视眼,细长的眼睛微眯才能看清是谁。

  男生的校服上纹龙画凤,丁昱听说过他,不是好人,她收起创口贴转身离开,她有点瞧不起沈难了。

  男生走进后,沈难提着他的校服袖子打趣道:“冯均烨,就该给你块画布缝身上。”

  冯均烨笑了两声,拿出沈难嘴里叼着的烟,抽着,沈难没做声,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冯均烨抽了一口后,搭着沈难的肩,沈难拍掉他的手,说:“走吧,别让你学校的好学生对我印象大打折扣。”

  “还用打折扣吗?已经够坏了,什么时候你也开始在意别人的意见了?”冯均烨的话让沈难不由的一愣,回头笑道:“我快二十岁了”

  沈难话里有话,冯均烨没听出来。

  烟头冒着红光,看不清沈难的情绪,她只是话里带笑。

  冯均烨拉集了一群朋友去沈难工作的酒吧唱k,沈难也在,她一直放纵着冯均烨,也从不把他当回事,她也知道冯均烨有一半,甚至大部分看上的是她这个神话身份。

  沈难早就习惯了,没人爱她,她也不爱任何人,她很懂事理,倒也算是半个聪明人,冯均烨再浑,也浑不过沈难,沈难没有父母,没人教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