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卖部守护神
小卖部守护神

小卖部守护神

漏网之愚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9-04 22:45:07

毕业回家打算躺平的林密,被一个电话吵醒: “别睡了,起床发财了!” “他们有那个服务,去不去?” 偶然的洗浴中心之行让林密被迫卷入一场场古怪离奇中。 “灵觉印记消除的方法很简单,要么你死,要么他死。” 是选择做任人摆布的棋子,还是少不信命的强者? “未经许可,胆敢把小卖部开到灵域来,你算头一个!” 是选择苦行僧式的修行,还是做买卖完成资本积累? “以前,是你们守护我,今天,轮到我守护你们了!” 是选择偏安一隅苟且偷生,还是以身为烛开万世太平? 人间界归墟闭塞后的纷乱。 灵域与荒境的种族因果。 天地灵力的枯竭竟是人为? 小卖部守护神,为所有值得爱的人。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更新说明

第一章 祖传的小卖部

  “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

  夏日的午后被手机铃声打破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木制躺椅上才不耐烦地伸出一只手,朝声音来源的方向摸索着。用蒲扇盖着的脸却任然没有动弹,应该还在同周公对弈。

  “喂?”

  长长的尾音,充斥着少许起床气,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的样子。

  “林密!都几点了,你是不是还在睡?”

  “不是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懒散,一点儿都不着急!”

  “我要是你,我不做大做强,起码也混个人模狗样吧......”

  “......”

  电话那头连珠式的数落并没有激起林密的胜负欲,若不是二十多年死党的这层关系,像这样的电话没有挂断,已经算是极有耐心的时候了。

  短暂的沉默后,林密直奔主题。

  “你个龟孙儿少扯这有的没的,有事儿说事儿。”

  似乎听到了主人的声音,一条毛色漆黑,通体透亮的大肥猫,迈着与身材不符的轻盈步伐,三两下就跳到躺椅上。来回蹭着林密的同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林密感受到了来自胸口的压迫,不得已拿开遮在脸上的扇子,却宠溺地对着大猫扇了扇。

  “这事儿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带了两个丫头马上就到你那儿了,你快拾掇拾掇,咱俩合计合计。”

  “嘟,嘟,嘟......”

  还不等林密说话,那头就已经火急火燎地挂断了电话。

  “两个丫头?这货不会又欠了风流债要来避风头吧。”林密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想起之前因为自己这损友,被几个女人堵在自家店门口出不去的痛苦经历,不禁摇头。

  简单的梳洗后,林密从冷柜里挑出三两种食材,嘴上叼着半根黄瓜,悠闲地做着猫饭。大猫也慵懒地在一旁梳理毛发,一人一猫,岁月静好。

  这也不能全怪林密不求上进,大学毕业后恰逢经济下行,大环境内卷,大家都抱着一副躺平的态度。正好闲来无事,说回家休息几天,散散心。

  回到家中,空无一人,井井有条的屋中寻见桌上一封母亲的留信,娟秀的字迹却只有寥寥几句。

  林密我儿:

  听闻你父讯息,前去汇合。若一切安好,不日便回。我儿若归,遇事不决可寻你舅舅拿主意。

  勿念。

  早已习惯独立生活的林密也没多想,把信收拢在一旁,先睡一觉再说。事后第二天一想,自己恰巧也没工作,家里这间宅子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开门纳客,赚点闲钱也不至于忍饥挨饿。

  在这个凡事都讲传承,说历史的年代。林密稍加思索,便仗着自己略通皮毛苦练过几年的书法造诣,挥笔写下了祖传小卖部几个大字,然后挂了出去当作招牌。

  这间祖传的宅子,可有些年头了。从记事开始,除去常年见不了几次面的父亲,他和母亲就生活在这里。林密打小就听说自家宅子里有宝贝,可呆了快二十年,也就自己胸口的双龙吊坠有些别致外,其他再也没见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说起这个吊坠,那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往事。

  起初,小林密从妈妈首饰盒里找到它时,它只是外圆内方的金镶玉物件儿,像极了从前的货币,正反两面各有一个篆刻的古字,一个是“守”一个是“护”。打林密识字过后,翻遍史书也没有见过,哪个朝代的通宝是以金镶玉形式铸造而成的。

  它造型可以说十分独特,呈游龙衔尾状。简单的说,是由一条金龙和一条玉龙,相互咬着彼此的尾巴,从而构成了整个圆。放在阳光下看,流光熠熠,游龙真就如同活了一般。

  但最神奇,也是林密到现在也没有弄清原理的一件事,莫过于无论以什么样的姿态将它抛出,可当落地时,都会很自然的刚好立在原地。为此,林密从小到大便成了物理老师眼中的刺儿头,因为他总拿着这个物件儿去问为什么。无一例外,没有老师能够回答上来。

  久而久之,林密为了携带方便,就用红绳儿从它中间的方孔中穿过,将其挂在脖子上。随着时日的增长,对它的熟悉感愈发强烈,可以说双龙吊坠和他很是契合。林妈妈看到后也没说什么,至此双龙吊坠就没有摘下来过。而林密并不知道,自己正是凭借着双龙吊坠的庇佑,这么多年才能逢凶化吉。

  林家宅子的构造很规整,前厅对外,向着门前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树。屋里中间由隔断隔开,以前就是平时储货买卖的地方,以后就是母子两人的生活区,推开门还有一个小院子,种着些许不知名的花草。林密一直就喜欢睡在这院子里,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比别处睡得香甜,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

  还有一件事说来也怪,那就是林密身旁的这只大肥猫。陪着林密从小到大,丝毫没有老态龙钟的迹象。二十多年了,该吃吃该喝喝,也没听它叫过一声。平时不着人影儿的时候,唤一声球儿,它就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这里蹭蹭,那里蹭蹭。

  “酋长!我来啦,想我了没!”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紧接着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熊抱。面对来势汹汹的一击,大猫头也不回,轻松一扭身就跃到林密肩头,撇着个猫脸,肥脸上满是嫌弃。

  “咚”的一声,来人用力过猛,脚尖踹在柜沿上,一时间疼得眼泪花儿都快出来了,龇牙咧嘴。

  “不愧是我看中的猫,只有你才能让我孙梁吃亏!”一直在和球儿较劲,却总是被无形打压的孙梁如是说。

  林密可不管孙梁的惨状,甚至还说起了风凉话,给予他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可拉倒吧,让你吃亏的女的还少了?说吧,这次孙少爷又捅了谁,让哪个篓子堵上门来了。”

  “老林啊,兄弟我平时可没有亏待过你吧,你这话怎么这么伤人呢?像小爷我这种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人类高质量男性,求偶的对象那可是排队排出二里地去。”说着,孙梁还复刻起油腻的高质量动作造型,搭配着他宽大的花格T恤,像极了开屏的发情孔雀。

  “行了行了,哪有自己说自己长得帅的。又没外人,把你的社交牛X症收一收,这儿还有猫呢,可不能让球儿的心理产生阴影。”林密一边揭盖盛汤,一边打断孙梁的即兴表演。

  “这么壮的公猫,叫什么球儿,一点都不霸气。依我的意思改叫酋长多好。”望着球儿毛茸茸的长尾巴,孙梁补充着:“你看它,又黑又大。”

  用汤勺在碗中轻舀一勺,林密把汤放在嘴边吹了吹,尝了尝:“嗯,这次口味比上次好多了,下次应该就完美了,不愧是我。”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孙梁满脸黑线。

  “你说什么?”

  “林密!你欺人太甚,我要和你绝交。”

  ......

  “真香,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做饭还挺有一手,以后哪家姑娘跟了你可是享福了。”

  和帅气的形象大相径庭,大口吃饭的孙梁可以用胡吃海塞,狼吞虎咽来形容。和规矩斯文的林密简直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个汤再去给我盛点儿。”端着空碗,眼巴巴望着林密的孙梁丝毫没有刚才说要绝交的硬气。

  ......

  “嗝......”

  酒足饭饱后,孙梁撑的发出猪叫,瘫坐在那里,用牙签剔着牙。

  待水烧的滚烫,林密冲了两杯素茶,端放在两人身前,这才开门见山地问道:“说吧,这次你来又在打什么主意,两个丫头又是怎么回事?”

  “嗨,你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说着,孙梁憨憨一笑,从随身的口袋里提出一个保鲜膜包着的盘子,“我妈昨儿卤的鸭头,叫我一定带过来给你尝尝。还剩四个,我带了两个过来,兄弟我义气吧。”

  ......

  林密听完,头也不抬,只是握住茶杯的指节发白颤抖,显然在极力克制。

  孙梁见林密有暴走的倾向,讪讪一笑,连忙岔开话题:“这不是想着你老做这种随缘的买卖也不是事儿,虽说房子是你家的,不用交房租,可总得往后考虑吧。照这下去,你还不如把铺子关了,去当个厨子来钱呢。”

  见林密喝了口茶没有搭茬,孙梁又继续循循善诱地说道。

  “我最近听说城东有一家大客户,需要长期稳定的供货商,要不明儿我们一起去看看?这要是谈成了,不比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强?”

  “不感兴趣,有那时间,还不如在家里看会儿闲书,睡会儿。”林密直接了当地拒绝,孙梁这小子一天脑子里八百个想法,每个说起来都是大买卖,真做起来,却不是那么着调。

  “这次不一样,赶明儿你跟我去了你就知道了。去过的都说好,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还骗你吗?”孙梁凑到林密身旁勾着他的肩,小声说道:“他们有那个服务。”

  “哪个服务?”林密满是疑惑地看着一脸坏笑的孙梁。

  “和你想的一样。”

  ......

  “去过的都说好。”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