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天之佑
盛天之佑

盛天之佑

半面羽毛

仙侠/现代修真

更新时间:2022-08-22 11:19:45

修仙者,骨之坚秀;达道者,神之最灵。携箪瓢而入山访友,采百药而临世济人。摘仙花以砌笠,折香蕙以铺锑。歌之鼓掌,舞罢眠云。阐道法,扬太上之正教;施符水,除人世之妖氛。夺天地之秀气,采日月之华精。运阴阳而丹结,按水火而胎凝。二八阴消兮,若恍若惚;三九阳长兮,如杳如冥。应四时而采取药物,养九转而修炼丹成。跨青鸾,升紫府;骑白鹤,上瑶京。参满天之华采,表妙道之殷勤。比你那静禅释教,寂灭阴神,涅槃遗臭壳,又不脱凡尘!三教之中无上品,古来惟道独称尊! ——吴承恩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1章 收义子,拜义父

第1章 我这是在哪儿?

  “我这是在哪儿?”

  廖天赐这时候感觉晕晕乎乎的,头一胀一胀的发痛,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明显是宿醉后的生理反应。

  廖天赐眼皮沉沉的,使劲地想睁开,可就是怎么也睁不开,感觉有什么东西把眼皮给粘住了。

  胡乱的用手在四周摸了摸,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冷冰冰的地上。

  廖天赐用力强撑住身体,想从地上坐起来,可是始终你提不上劲儿来,努力了好几次,终于放弃了。

  头依然枕着冰冷的地面,还是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努力回想着自己喝醉前发生的事情。

  终于让他想起来,自己应该是个新郎官儿啊!

  今天可是廖天赐大喜的日子,经过漫长的6年恋爱,终于迎来了他和邦妮的大婚之日。

  两位新人同是国防科技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又同在一家研究所工作。

  由于两人手头上都有研究课题,原本打算两个人的婚期再往后拖一拖。

  可是邦妮的父母已经不答应了,拉着邦妮的三个舅舅,硬是逼着廖天赐在他们单位楼下的一个小酒馆里定下了婚期。

  这里说一下,廖天赐是一个孤儿,在他5岁的时候,父母因车祸去世。

  打那儿以后,廖天赐就一个人在福利院里长大,然后考进了国防科技大学。在他大二的时候,认识了邦妮。

  “邦妮?”

  当廖天赐嘴里念出邦妮名字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

  “砰!”

  “哎呀!”

  “咣当……”

  本来就头痛欲裂的廖天赐,这时候感觉头都快要炸开了。

  分明是起来的太猛,头部撞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又被弹回了地面,头部再次接受了二次伤害。

  廖天赐用手使劲揉着脑门上那个凸起的大包,却感觉有黏糊糊的东西从脑门上流了下来。

  廖天赐也顾不得许多了,用手使劲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想看看自己究竟是在哪里。

  这回眼睛是睁开了,可是却发现周围都是黑漆漆的,完全没有一丝光亮。

  “真是见了鬼了,我这到底是在哪儿啊?”

  廖天赐这回算是长了记性,一点一点的用手摸索着向前爬行。

  在爬行了约莫三四米距离的时候,右手终于碰到了前面的一扇像是墙壁的阻挡物。

  廖天赐摸索着墙壁,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时候他的视力已经慢慢的适应了这种黑暗的环境,已经可以隐约的分辨出周围的一些物事。

  真是奇了怪了,廖天赐怎么发觉自己身处在一处洞穴之中,刚才自己撞到头的那里,分明像是一个长条的石桌。

  “这他喵的到底是哪儿啊?”廖天赐有些愤懑的嘴里嘟囔着。

  正当他不知所以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声音。

  “天赐,你在吗?”接着就传来脚步声逐渐走近这里。

  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廖天赐的心终于算是落了地,知道这里并不是自己所想的一个陌生之地。

  “天赐?你在不在呀?你要是不说话我就直接进来啦。”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廖天赐可以从声音中分辨出,外面的人是自己高中乃至大学的同学宋书恒。

  虽说听出了是宋书恒的声音,但是廖天赐转念又一想,不对呀?宋书恒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国了,难道是这家伙从国外回来了?

  还没有等廖天赐想明白,一道亮光在他三米外闪烁了一下,接着就看到了宋书恒的身影。

  刚进来的宋书恒,此刻也看到了廖天赐,被他满脸血污的脸吓了一跳。

  “天赐,你这是咋了?你在洞府里捣鼓啥呢?怎么连灯也不点?作啥妖呢!”

  宋书恒说完,便走到了墙壁跟前,用手按了一下,随即天顶上就亮了起来。

  这时候的廖天赐才完完全全看到自己所在空间的样子,正像宋书恒所说的,这里其实就是一个人工开凿出来的洞府。

  此刻的廖天赐倒是有了一些荒诞的想法:“这他喵的是我的住所?难道我是修士?要修仙吗?真他喵的扯淡!”

  当廖天赐还在环顾着自己所在的空间时,又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宋书恒,这才发现宋书恒的年纪,跟两年前离开的他还要年轻许多。

  更离谱的是,他居然还穿着高中时的那套蓝白相间的校服。

  “喂喂喂!你咋啦?看你的样子像是第1次见到我似的。是不是真的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把你给整傻了?”

  宋书恒胡疑的问道,并且走到廖天赐的跟前,用手摸了摸他的脑门。

  “也不发烧啊,不过你脑袋上这个包是咋撞的?”

  廖天赐现在只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急忙用手扒拉掉摸在自己头部的手。

  “你先别问那么多,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怎么来这里了?对了,这里到底是哪里?我现在在哪儿?”

  看着一脸茫然的廖天赐,宋书恒走近了他,脸对脸的上下打量着他。

  “你不要着急问我,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

  要是你连这个问题都回答不上来,我真的怀疑你被人夺舍了!

  不要试图回避!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这个问题!”

  宋书恒此刻双眼紧盯着廖天赐的双眼,生怕廖天赐眼神中的细节被他漏掉了。

  看着宋书恒一脸认真的样子,这时候廖天赐的心情倒是有些轻松了下来。

  “你是我的同学宋书恒啊!看你穿的这个校服,你是我的高中同窗校友。”

  听到廖天赐回答的信息正确,宋书恒也松了一口气,对着廖天赐点了点头。

  “我就说嘛,你连练气都没入门呢,谁会夺你的舍呀,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好了,你先洗洗脸去吧,在这装神弄鬼的都把我吓着了,赶紧抓紧时间,还有不到一周我们就要参加会考了。

  你到现在连一点气感都没有吗?昨天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那瓶舒气酒,可都给你了。

  要是这东西对你来说也没有用的话,我可真是没有招了!回头会考考不进学院,那你只能当凡人,去凡人社会找工作了。”

  听着宋书恒云里雾里的那些话,廖天赐是更加糊涂了!

  “我他喵的到底在什么地方?面前的这个宋书恒,到底是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同学,什么凡人社会?什么气感?那个疏气酒又是什么鬼东西?”

  廖天赐脑子里在想,眼睛却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宋书恒。

  看着一脸呆相的廖天赐,宋书恒也觉查出哪些地方不对了!急忙离开了廖天赐,开始在洞府内巡视。

  终于在廖天赐撞头的那个石桌上,找到了一个空的玻璃瓶,随后一把抓起来。

  “我的老天爷!这么一瓶舒气酒你都给喝了?难怪你会变成这样,会不会是脑子给烧坏了!

  这东西可是给你一周的量,每次寻找气感的时候喝一口,你这家伙可真行,拿这么好的东西当饮料喝了?

  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才从亲戚那里弄来的!你可倒好,就这么给喝光了?”

  看着近乎癫狂,挥舞着手中酒瓶的宋书恒,廖天赐也大致能了解事情的真相。

  极可能真像宋书恒所说的,把这什么疏气酒的鬼东西一股脑的都喝了,这才让他有那种宿醉已久的感觉。

  可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难道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生存的那个世界了?

  穿越了……

  太他喵的扯了!

  廖天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这个宋书恒,嘴角弯起一抹弧度。

  “这个什么酒可能是我喝的,不过我现在还暂时不能回答你的问题,等我去把脸先洗洗。”

  廖天赐说完,绕过了面前的宋书恒,径直走向这世记忆中洗手间的那个方向。

  在福利院长大的廖天赐,已经养成了独立思考问题与解决问题的习惯。

  他一边洗着脸,一边思考着自己现在所面临的问题。

  首先是自己现在身处的这个世界,和曾经的那个世界是截然不同的。

  其次是现在的自己,也已经回到了高中时代的那个年纪。看着洗完脸后镜子中自己的那张年轻的脸,廖天赐已经可以下结论了。

  接着廖天赐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高中时代,他和邦妮还不曾相识。那么在这个世界里是否会遇见邦妮?

  想到这里,廖天赐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苦笑了一下。一切都随缘吧,既然在上个世界可以遇见,那么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也一定会遇见。

  已经释然的廖天赐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着仍然一脸茫然表情看着自己的宋书恒笑了一下。

  “抱歉啊,书恒!可能是我喝了那个酒的缘故,让我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好像忘记了好些东西。”

  廖天赐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给宋书恒增加负担。毕竟眼前的这个宋书恒,不是以前那个世界的宋书恒。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时空错乱,再给自己至交好友增加心理负担,也不想因此打乱了别人的生活。

  看着气色比刚才好多了的廖天赐,宋书恒这才舒出了一口气。

  “你这家伙!刚才真是把我吓到了!”接着重重的在廖天赐的肩头来了一拳,两人也相视笑了一下。

  不过宋书恒还是有些担心的看着廖天赐,接着问道:“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我就忘跟你说了,那个酒怎么喝。

  谁知道你这小子还真实在,居然将这一整瓶的舒气酒都喝了。

  回头我得问问,这酒还有什么其它的副作用,别再把你这个家伙真整傻了。

  对了,这一整瓶酒你都喝了,你现在到底有没有气感呀?要是这都整不出来你的气感,我的劲儿算是白费了!”

  看着宋书恒询问的目光,廖天赐浑身不自在的上下摸了摸自己,很是歉意的对宋书恒说道。

  “啥是气感呀?”

  “ Oh, my god!看来你是真的喝傻了,李老师一番苦心也白费了!”

  看着宋书恒一脸懊恼的样子,廖天赐是真心有点过意不去了。

  “书恒,你先别急,我这不是脑子有点问题了嘛!一时间还有点适应不过来。

  你先跟我说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间洞府里?”

  “难道你小子连这个都忘了?这间洞府是咱们班主任李老师特意给你争取来的。

  你小子可是咱全年级的高材生,李老师可是对你寄予了厚望了。

  全年级一共才有两个名额,李老师第1个想到的就是你。

  你的这间洞府曾经是一位飞升仙人的洞府,要是在这里你再培养不出来气感,你可真是辜负李老师的一片苦心了。”

  听着宋书恒的话,廖天赐的脑海里浮现出另外一个世界曾是自己高中班主任的李清华老师。

  “你说是李清华老师为我找的这个洞府?”

  “当然是他了,不然还会是谁这么惯着你!李老师对你可是太好了,我都有点嫉妒了。”宋书恒对着廖天赐撇了撇嘴。

  经过了与宋书恒一番谈话之后,廖天赐了解到这个世界与自己来的那个世界有很多地方是重合的。

  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里多了一种上个世界没有的东西,那就是灵气。

  所谓的灵气就是修真所必备的因素之一。或许以前的那个世界也曾有过仙境,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的神话故事。

  廖天赐了解到在这个世界分为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就是凡人世界,他们现在所处的空间中。

  另外一个就是真正的修真界,那里才是修仙的最佳空间。但是这两个空间并不是互通的。

  凡人想进入修真世界,就必须通过修真学院,先进行练气初阶的修炼,只要是达到了筑基要求,就可以进入修真世界进行修行了。

  当然了,不光是通过修真学院。凡人世界中,只要是有人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达到了筑基,一样可以进入修真世界进行修行。

  所谓的气感,就是炼气初阶的入门。现在他们通过以往传承下来的一本叫做《太初感应篇》的功法,进行气感的培养。

  廖天赐是学校的优等生,自然也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对象,所以他的班主任李清华老师,才为他争取来这间很不错的洞府。

  “洞府的名额不是有两个吗?那另外一间给了谁呀?”廖天赐看着宋书航问道。

  宋书恒撇了撇嘴,扬了扬自己的脑袋,顺势用右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接着又打了一个响指。

  “当然是本公子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