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晏先生命中缺我!
掐指一算,晏先生命中缺我!

掐指一算,晏先生命中缺我!

江川烧饵块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2-10-04 19:52:02

惊爆! 苏家从深山老林接回来的大小姐,居然是A市顶顶权贵晏骁的未婚妻! 不少人捂嘴笑,村姑配上短命鬼,还真是绝配! 可到最后,晏大少好了,至于村姑……当红顶流叫她子归姐姐。 科研大佬关照她,她一力撑起苏家,甚至开场直播,一张平安符就买到了十万! 众人瑟瑟发抖:这是村姑? 谁踏马瞎说的?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六十二章 相见

第一章 苏大小姐是神棍?

  凤凰山半山腰上,有个道观,叫做中正观。

  据村民们说,在九七年一场大暴雨后,半山腰发出一道金光,众人好奇赶过去,便看见一座小破屋拔地而起,吸引人的金光,正是中正观三字。

  第二天,一个年轻的酒疯子抱着个奶娃娃进了道观,铁口金断,让大家信服。

  二十年后,酒疯子老了,奶娃娃也长成了略微古板的……妙龄少女。

  *

  苏子归一觉醒来,师父跑路了。

  只留下一张条子,大意是山脚下某个妇女怀了孕,他担忧挨打,所以先提前躲一躲,过段时间再回来,以及她尘缘未了,今天有客上门云云。

  苏子归不意外的把纸条扔进垃圾桶,这样的事情,一年最少一两次,山脚下哪个未婚或者寡居的女人怀孕,师父必要跑,要是没及时跑掉,那必定要被狠打一顿。

  偏偏他老人家不解释,一转眼二十年过去,除了酒疯子,他还得了个色中饿鬼的称号。

  她做了早课,刚打算给自己算一卦,便听见‘砰砰’的敲门声。

  这是未了的尘缘来了?

  她理理洗的发白的道袍,起身开门。

  门外一对中年夫妻,男的西装革履,眼眶通红,女的略小两岁,一身旗袍。

  苏正看着眼前的美丽少女,一下子想到亡妻,当即便掉下眼泪,声音哽咽道:“子归,我、我是你……”

  “我知道,你是我生物学上的父亲,这一次,是要接我回家。”苏子夜不紧不慢打断对方的话。

  苏正大眼睛一亮,略带几分兴奋道:“你那么快认出我,是不是因为我们父女相貌相似,所以你一见我就觉得亲切?”

  苏子归摇摇头,一本正经道:“师父给我看过你的照片。”

  苏正愣住了,半晌后嘿嘿笑道:“不愧是我闺女,记忆就是好。”

  “子归,你还有个妹妹,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好吗?”肖苒小心翼翼道,她是苏正后娶的老婆,知道内情,可怜苏子归,但也忐忑不安,生怕自己不得对方喜欢。

  苏子归母亲当年快临产的时候,被苏正生意场上的对手劫持,等再找到的时候,尸体都不全乎,漫山遍野也没有孩子的下落。

  苏正当年只以为孩子被狼吃了,回家后大病了一场,这才把所有心思放在报复上,所以才让苏子归流落道观二十载,吃了那么多年没有父母的苦。

  苏子归点点头,板着小脸道:“我跟你们进城,然后能不能马上结婚?毕竟只有尘缘了了,我才能铁口金断。”

  苏正和肖苒面面相觑,有门婚约的事情,他们还没跟子归说啊,这孩子从哪儿知道的信?

  还有铁口金断?

  闺女年纪轻轻,难道脑子有病?

  苏正心一沉,声音哽咽道:“走走,爸跟你一起收拾东西。”

  苏子归摆摆手,满不在乎道:“不用,我东西不多。”

  说完,她就进房间,不一会儿,背着个小布包走了出来,“走吧。”

  苏正心痛的看着小布包,女儿穿的道袍都洗白了,全部东西只有一个小布包,这些年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明空师父还敢腆着脸要钱,说女儿非常好?

  他难受的哭出声,捶着心口痛心疾首道:“子归你放心,以前我亏欠你的,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千倍百倍的补回来!”

  苏子归眨眨眼,一脸认真道:“补不补的没关系,快点把我嫁出去,了了我的尘缘就好。”

  苏正眼泪停了,他绞着手指,不好意思道:“子归,当年在你身上,确实有门婚事,但是这几年晏家发展太快,两家相差太大,估计不会作数了。”

  其实何止是相差太大,简直是天壤之别,呜呜呜,女儿该不会嫌弃他没用吧?

  苏子归扳着手指头算了算,然后拍拍对方肩膀,自信道:“万发缘生,皆系缘分,前世种下的因果,亲事他逃不了,他注定只能是我的丈夫,我也注定只能是他的妻子。”

  苏正看一眼神神叨叨的女儿,再看一眼担忧尴尬的妻子,再一次痛哭出声。

  他可怜的女儿,就因为阴差阳错,变成了小神棍!

  呜呜呜,就算是小神棍,他也会爱她、弥补她!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