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娇娇,冷欲影帝不经撩
小花娇娇,冷欲影帝不经撩

小花娇娇,冷欲影帝不经撩

胡同小四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

更新时间:2022-08-28 18:01:02

大满贯影后许幼清穿成了十八线小艺人。
小艺人长得倒是娇滴滴,可惜没演技,手段下作,全凭绯闻炒作上热搜。
她在医院刚醒,就被影帝顾渊带着白月光来问罪:许幼清,再警告你一次,不要伤害她。
许幼清忍住白眼:您哪位?
哦,这位影帝大佬竟然是她的隐婚对象。
原主苦恋豪门影帝,为了接近他勇闯娱乐圈。
她混成了这个德行,和影帝的心机白月光脱不了干系。
此处应有不要靠近男人,否则会变得不幸.jpg。
前工作狂影后许幼清表示:搞男人哪有搞事业爽。
说她抠图女演员代表,带资进组也只配给白月光作配?
她用实力吊打女一号,惹得剧组里的导演男主一众纷纷侧目。
说她人品差,节目官宣有她楼下全是黑粉吐槽撕×热搜预定。
她偏就综艺真人秀一个接一个,靠本事手撕绿茶爱豆油腻顶流。
路人和黑子们震惊后,一秒变脸:姐姐我可以!
各路商业精英、艺术天才、豪门公子都成了许幼清的裙下之臣。
一度以为许幼清只是在欲擒故纵的前夫影帝不淡定了。
顾渊亲手拆穿白月光后,红着眼将许幼清堵在了墙角:“乖,我们复婚好吗?”
许幼清笑得娇俏:不好意思顾影帝,求婚请拿号排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六十六章 杨依依的心思

第一章 重头开始

  许幼清是被一阵刺痛惊醒的。

  脑子里一片混沌,睁开眼只看到头顶一片纯白,鼻腔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她微蹙着眉坐起身,向四周看了看。

  这是...医院?她试着调动自己迟缓的脑部神经,这才回忆起自己好像是拍戏受了伤。

  “太太,您醒了?”

  病房门被人打开,许幼清闻声望去,来人是个中年妇女,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这是谁?

  她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人,显出一丝疑惑。

  “太太,这次的事,您不要太伤心了,钟小姐和顾先生是青梅竹马,你们发生了冲突,顾先生也是一时生气冲动才会说这么重的话,他再怎么样也是您的丈夫,您服个软先生肯定会原谅您的。”

  “等等,顾先生?”

  许幼清话说到一半忽然哽住,脑子里突然涌入大量不属于她的零碎记忆,许久才缓了过来。

  她竟然穿越了?!还成了个18线小明星?这不是只有在小说和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吗!

  太荒唐了!

  许幼清不由地揉了揉眉心。

  一边的保姆却还在滔滔不绝:“顾先生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在他面前那样说钟小姐,他怎么会不生气。要不,这次您就退一步,跟他认个错吧?”

  “认错?”许幼清极轻地嗤笑一声,掩在浓密睫毛下的眸子里闪着细不可察的不耐。

  “麻烦您先出去一下,我想静一静。”

  张姨一愣,随即道:“好的,您有事再叫我。”

  她看着床上坐着的太太明明看起来跟平时一样,但总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张姨心中不禁暗讶,虽说不上来,但总觉得太太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许幼清望向身侧的手机,微阖的眼眸下满是无奈。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她不允许自己什么都不做。

  不就是从18线重新开始么?

  既然缘分让她成为原主,那么之后的路,她会一步一步,替她走得漂亮。

  心念至此。

  许幼清拿起手机,在寥寥几个朋友里找到了经纪人“小沫”,立马打了个语音电话,但没人接,只得又发了条消息过去。

  下一刻。

  病房的门被毫无征兆地推开,顾渊和钟灵并肩走进来时,恰巧看到这一幕。

  许幼清闻声一转头,正对上顾渊淡漠的瞳孔。

  饶是在娱乐圈看惯帅哥美女的她也是微微一怔。

  顾渊的五官放在娱乐圈仍旧出挑,一双多情桃花眼,因这人周身的气场多了几分冷冽,气质却透着一股慵懒,身材比例优越,的确有成为影帝的资本。

  只可惜,眼神不太好。

  两人一同进来。

  钟灵有意无意地靠近了顾渊一些。

  许幼清却敛去脸上的表情,淡漠地收回视线,声音淡如水,没有起伏:“你们怎么来了?”

  钟灵从进门起就在暗中观察许幼清,得知对方差点自杀的消息,她心中格外的舒畅。

  她就是要让许幼清明白,就算靠家里嫁给了顾渊又怎样,还不是得不到他的心,顾渊只会是自己的。

  只要她和顾渊一同出现,许幼清一定会哭哭啼啼,她最爱看的,就是许幼清这副廉价的样子。

  她熟练地装出一副担忧模样,说话的声音细细柔柔的,让人听了不免生出怜惜,“幼清,你没事吧?我听说你受伤了?”

  可惜许幼清不吃这一套,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大方承认道:“被狗咬了。”

  顾渊闻言,眉头一皱。

  许幼清则是全然懒得理会,只是低头看着手机,等着小沫回复自己。

  顾渊见她完全当他是空气,神色有些郁沉,也有一丝疑惑。

  这要是放在以前,对方应该就会主动跟自己道歉求和,断然不可能是这幅冷漠的模样。

  “许幼清……”

  “有事就说。”

  许幼清一抬眼,就看到他冷如冰窖的眼神,语气仿佛和陌生人说话:“没事的话就可以走了。”

  不过,她话锋一转,又多问了一句:“还是说,你想谈谈离婚的事?”

  许幼清的声音冷漠,宽大的病号服穿在她身上,显得瘦弱不堪,本该是弱势的一方,可她的神色实在太过平静,反而有一种不输顾渊的气势。

  听她竟然主动提起离婚,顾渊微微一惊。

  难道她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明知他们不能离,所以故意以此膈应他,借机引起他的注意?

  钟灵闻言则是心中一喜,开口安慰道:“幼清,我和顾渊哥哥正好碰见,你千万别多想啊。你才醒过来,还是身体要紧,我听说你最近因为那个黑热搜,都没接到什么工作,我也是艺人,我知道那种事影响很大的,所以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再说工作,慢慢来嘛。”

  她一副知心妹妹的样子激起许幼清一阵鸡皮疙瘩,不过面上仍旧客气道:“多谢惦记,不劳操心。”

  这句话说得高明,一下便将钟灵堵得接不了话...

  钟灵不可思议地打量着许幼清,总觉得她变了个人似的。

  而许幼清一心都在手机上,根本无暇顾及两人。

  顾渊终于忍无可忍,声音冰冷:“许幼清,闹够了吗?”

  “嗯?”

  许幼清停在屏幕上的手一顿,她疑惑地看向他。

  顾渊迎上那双不解的眼眸,语气又凉了几分,“我再说一次,许幼清,我们的婚姻只是一场生意,你最好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我并不需要你的殷勤讨好,所以管好你自己。”

  “下次说话之前,动脑子,别忘了,你还欠钟灵一个道歉。”他字字坚决,仿佛许幼清在他眼里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许幼清噙着冷笑,身侧手机传来震动,小沫听到她要接戏后,激动地发来一长串消息,她打着字,语气平静:“你们可以走了。”

  先让他们得意一阵,这笔账等她之后再慢慢算。

  顾渊不想再同她说下去,带着钟灵起身就走了。

  许幼清看着两个人离开病房,顿时觉得空气都舒畅了。

  手机一声震动,是经纪人发来的消息:

  小沫:这个本子是大IP大制作!而且是导演主动找的我们!还是女二!姐,说不定这就是你转运的时候了啊!

  许幼清盯着手机思量了一会儿,大制作找她一个18线演女二?

  想了半天,许幼清还是没问出自己的疑惑,只是回复道:

  接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