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玉瑕前传
只为玉瑕前传

只为玉瑕前传

再留一手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4-05-31 09:24:33

西汉末年,天下大乱。宫廷内斗不休,昆仑山下西突厥王令王子保护汉王室来昆仑避难。可惜终究天命难违。汉王室受难,只留护汉法师一脉隐居上林秘境,纯留法师圆寂前将十大法器分发弟子。不想大弟子卢三石因为机缘偶遇,化身为牙医浪迹江湖,却与师门仇敌上演一段情缘…
目录

25天前·连载至红衣包裹藏妖心,萝莉病娇犯牙疼

赤眉教举旗起势,汉法师受难归隐

  话说汉室王朝,至汉成帝后期,已经开始呈现衰败之相。成帝好女色,先后宠爱赵氏姐妹,就是国史上有名的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而赵氏姐妹不能生育,其他嫔妃又均遭赵氏姐妹残害致死,史称“燕啄皇孙”。

  适时天灾降临,连年干旱少雨,百姓庄稼颗粒无收。饥肠辘辘的灾民在国内四处流窜。有钱的士族家多请了家丁护卫,没钱家的乡绅大户也都结成联盟,守卫这为数不多的一点口粮。也有一些大户为了荒年里不被打劫以求自保,也加入了赤眉教。赤眉教教众竟有近十万之多。这赤眉教人行事诡异,异于中原道教佛教。据说赤眉教原是西域古教,流传三百余年。在这灾荒之年乘机吸纳信徒。一时间举国遍地各省市都有赤眉教分庭。但这这赤眉教首席却没人见过。听说正是赤眉道人本尊。可是这样算来那赤眉道人岂不是有三百多岁的仙人,真是难以置信。朝廷内部纷争不断,也没有人会去管江湖教会之事。

  而在宫内的汉王,在酒色侵骨之下,一代大汉成帝竟成废寝忘食、不理朝政之君。宫廷里妖气肆虐,赵氏姐妹和她们的主人阳阿公主逐渐掌握了朝政,肆意妄为,宫廷内已经没有哪位大臣能见到汉皇。

  而这一切的乱相也只有一个女人还在坚持着。她就是太皇太后王太后。这次册封赵飞燕为皇后的事传到王太后的耳里,太后大怒,她打算亲自组织反击。

  太皇太后的反应如此之大,自然很快就传到了赵氏姐妹那里。两姐妹随即动身去拜见她们的主人,阳阿公主。

  话说这阳阿公主虽然册封是正牌的汉王室公主,但她却并不是王室血脉。当年汉武帝曾孙刘询,就是西汉第十位皇帝刘病已,也是历史上有名的贤君汉宣帝。他在联合乌孙打击匈奴亲征之时,到往天山脚下,击败统治西域的匈奴日逐王先贤掸。

  当时匈奴日逐王先贤掸有一幼女,刚出生满月。先贤掸为了能和大汉结盟,把此女献给汉宣帝。汉宣帝带着女娃回长安时,女娃已经三岁了,没有母亲照料,所以也是顽劣异常。长安城宣帝之妻许平君是菩萨心肠之后,看到这个女娃虽然顽皮,但是心念是异族女子,又是无人招顾,所以难免有些顽劣。立即请示宣帝,愿意代为扶养,视如己出。可惜一年之后,许平君竟被妖女淳于衍毒害。宣帝伤心不已,面对当时的大将军霍光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忍气吐声。而直到三年后霍光去世,宣帝才亲掌大权。那日宣帝游历许皇后故地,看到已经六岁的匈奴女娃出来拜见,才想起尘封已久的往事。遂封为阳阿公主,赐名刘孝梨。

  是时阳阿公主已经年过三十,却不肯外嫁。宣帝在位之时还时常问起,但公主一口拒绝,多次相劝以往无效,时间一长,大家就不提了。公主位高本可以公主府内养尊处优。可是这位阳阿公主却不同。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阳阿公主自宣帝去世之后就很少在王室中露面,也很少有人知道公主府中的情况。这日,赵氏姐妹手持玄铁令进了公主府。一见公主,赶紧俯下身子跪在公主面前。

  “主上救我!”赵飞燕头也不敢抬,伏在地上,双手不止颤抖。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公主府内装饰类似波斯风格,地上铺着花纹精美的羊毛地毯,所以即使女人跪在上面也不会有什么不舒服。室内灯光阴暗,只有公主面前串珠琉璃帘子和两旁穿着丝绸的女侍身上的宝石首饰在闪闪发光。

  阳阿公主身披黑纱,头上戴着丝巾面纱,远远的看不清相貌。只觉得比中原人肤白许多,黑暗中看不见她的眼睛。头上戴着掐丝编织的金皇冠,皇冠上镶嵌着大小不等红宝石,脖子上戴着双层珍珠项链,中间是一块血红的大红宝石。公主慵懒的坐在兽皮椅子上。

  “你们两个那点事,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公主慢慢的说着,手里端着一个金质酒杯,“就是别往了自己的身份。”

  说完轻轻的站起身,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拨开面前的琉璃珠帘,缓缓的走到赵飞燕的面前。赵飞燕在宫里那是仗着皇帝宠爱,飞扬跋扈。想不到在这公主府中,却像个低三下四的侍女,一声不吭,头也不抬,默默的跪在地上,双手附在地上不敢起身。

  公主用手抬起赵飞燕的下巴,一张清秀佳人面孔就出现在烛光下。哪想这就是未来大汉的一代妖后,现今即使不过十八岁年华,也已经是出水芙蓉一般面貌,一副我见犹怜之相貌。

  “很好、很好,你果然不负我所托。现在的情况我早有打算,不必惊慌。”公主眼睛看着赵飞燕,右手的食指拨开她的嘴唇,“你命中注定就是来为我开创大业的,懂吗!赵宜主。”

  “赵宜主”这三个字一出,张飞燕立马跪倒在地上。原来这赵宜主就是赵飞燕卖身给阳阿公主为婢之前的名字。阳阿公主此时悠悠的一声名字已经让张飞燕彻底的想起自己那吃不饱穿不暖流落街头时的囧样…

  “好了,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两个可以回去了”公主立起身来,继续慢悠悠的说道,“只是别忘了你的身份…”

  公主话音刚落,赵飞燕姐妹俩立刻感觉一整剧烈的牙疼,一阵抽痛感至冲头顶,像一个三寸锥子从脑门上往外钻。两人双手抱头,头如捣蒜,“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小人再也不敢妄自行动了。”

  “你两人自进宫以来,把我这个主人似乎给忘了吧?”阳阿公主拿起手帕擦干手指上两人粘上的唾液,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记住你们的使命,如果再有什么小动作,我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两姐妹连连叩头称诺,低着头就退了出去。

  这阳阿公主府上透着一股说不清的邪气。两人出来以后才感觉自己有做回了人。立即头也不回的随着宫内出来的轿子回了宫…

  话分两头说,王太后自从得知皇上要册封赵飞燕为皇后的事情后,立刻召来一众老臣,当然这些老臣也是王太后的亲信。为首的一老臣说道:“太后可知,陛下久未临朝,我们这些老臣也不能面圣啊!”

  傍边一位较年轻的老者附和道:“是啊,陛下成天和赵氏姐妹嬉戏,只怕要误了国家啊!”其他大臣也连连点头称是,大家一起推让王太后主持公道,面见成帝。希望说服成帝莫做商纣王周幽王之事。

  “天下之事岂是女子所能左右,我等都是一把老骨头了,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能让先帝蒙羞,让陛下被美色所惑而废了朝纲!”西首一个白胡子老臣铿锵有力的说道。

  “既然大家有此决心,老身就放心了。”王太后手握龙头杖,在地上杵了一下,“这龙头杖是先帝所赐,它可上打昏君,下诛佞臣!既然大家肯同心协力,我们一起铲除这对妖女!”

  “各位稍安勿躁,我有一言”之间一位道士打扮的老者朗朗说道。这道士白发成髻,长须飘飘。一看就是道家仙客。

  “是护国法师纯留上人来了,快赐座!”王太后吩咐下人挪开一把太师椅上覆蒲团,请法师就坐。

  纯留法师说道:“各位都是大汉忠良之士,一腔热血实为可嘉。”法师顿了顿,“诸位可知这赵氏姐妹是何来历?”

  一裘服老者说道:“法师明知故问,那赵氏姐妹正是陛下去往公主府上临幸的婢女,带入宫中。身份低微,怎么可能做后宫之主!”

  “非也,我的意思不止于此。”法师继续说道,“这二人修炼摄魂之术,而且法术高强,平常人只是看她一眼,就能被其控制,玩弄于鼓掌。”

  “如果我们贸然前去宫中,遇到这对姐妹,只怕众位没见到皇上,就被勾走魂魄!”法师说道。

  众人低头不语,王太后连忙问法师破解之法。

  此事不难,我已准备了定心丹,大家服用定心丹之后,绝不会被妖女迷惑。

  众老臣各个喜笑颜开,想不到这妖女的妖法这么简单就可以破解,纷纷向法师讨定心丹。纯留法师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琉璃瓶,缓缓的倒出一粒粒绿豆大小的丹药分发给众位大臣。大家看这丹小,也不用和着水就直接吞下了。王太后年纪大,平时服药都用茶水和着药下,已经成了习惯,连忙吩咐下人去端来茶水。

  不想那下人刚一打开门,和一个白须老道撞了个满怀。下人一看却惊呆了,怎么又来了一个纯留法师?

  来的这人打扮和屋里纯留法师一模一样,只是双手双脚上沾满了血迹。一看就是经过一场苦斗脱困而来。

  “太后莫要听信这个妖人,大家小心!”门口的法师说道,“你到底是何方妖孽,为何害我大汉臣民?”

  只见那假法师也不装了,身旁化起一道黑云,全身蒙上一袭黑纱丝巾,颜面也用黑纱挡住。但从那身形和纱后露的样貌来看,应该是个女子。只是这身打扮不想中原汉人装束。

  那黑纱女子眼露凶光,微蓝的瞳孔下露出摄人魂魄的幽光。她转过身犹如鬼魅一般,一掌拍在王太后胸口,然后长啸一声,越窗而出,“死道士,有种就追上来,你的大臣已经服了我的摄魂丹,没有我的解药,活不过一个时辰!”一股黑烟头也不回的往城外飘去。

  这时又有几个人闯进屋来,也是道士下山打扮。三男一女,一共四人。来人正是是纯留法师的弟子,一路追随法师,因法力尚不精纯,路程落下一截,晚了些到。

  法师大喊一声:“保护好太后,我去追那妖女!”说完“嗦”的一声一道白光窜出窗外。

  那些大臣因为吃了摄魂丹,眼睛瞳孔缩小得只有针尖大小,虹膜布满血丝化成一片火红色。口中鼻中散出阵阵热气。全身皮肤变成炭黑,表面散部着红红的血管网。想不到一粒小小丹药,竟能把大活人逼成这副模样!

  四人中年纪最小的女孩子被眼前的一幕着实吓到了,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呆呆地站在原地。那些大臣完成转化以后,像饿鬼一样扑向四人。

  为首的是大师兄沈月飞,他大喊一声“大家注意,摆开昆仑防御阵!”

  他这一句提醒了其他几人,大家立即互相背靠,四人各自手持宝剑,那女孩子是七师妹夏玲珑,她手持宝剑直指上方。

  这昆仑防御阵分大阵和小阵。师兄妹四人摆的正是这小阵。这阵法以五行相生相克为要义,而处在上方的夏玲珑是这阵的要点位置。如果这阵法要点位是一攻击力为阳刚为主的人占据,那这阵法就是以攻为守,守中有攻。如果这阵法要点位是一位以防守为主的人占据,那这阵法就是以柔克刚,绵密不漏。这昆仑防御阵看似简单,确是昆仑派创始人昆仑道君演示伏羲八卦推理演化时亲自传授坐下弟子。历经三十二任掌门相传而从未中断。早已成为昆仑山修道之人必修的初级绝学。但是一旦学成,纵使面对四个功力高出一倍之人围攻也不能破解。

  夏玲珑以防守为主,让这阵法威力以柔防为主。不论这些变异的大臣如何疯狂的抓咬,在四把宝剑的相互配合之下不能前进半步。只一盏茶的功夫,也顾不得还有没机会再变回人形,所有变异大臣已经被宝剑削得七零八落了。场面暂时是得到了控制。沈月飞一回头看到了靠在墙边的王太后,已经捂着胸口奄奄一息了。

  王太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白玉印,正是大汉的传国玉玺。太后将玉玺递到夏玲珑手中。用尽最后一口劲,咬牙说道“这玉玺关系大汉存亡,请一定要让法师守护好,待大汉清除妖孽,再传给陛下…”说完就断气了。

  夏玲珑把王太后眼睛抚下闭上,然后把她抬上了内室床上。头一低就出来了。

  正在这时只见西方一枚穿云箭在云端中炸开,师兄妹四人同时抬头一望,知道是师傅纯留法师发出的集结信号,赶紧起身,四道光芒一般朝西面飞奔而去…

  这边与其说是纯留法师截住了黑纱女子的去路,还不如说是法师又落入了黑纱女子的圈套。这里是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湖的地形,地名七里沟。那黑纱女子飘落在湖面上。法师以和她形成对峙。这时法师四周水面上突然浮出四位手持兵器黑衣侍女。黑纱女子微微一笑,说道:“想不到你这么容易上当,这次就算插翅也难逃了!”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要来我大汉中原挑起是非?”法师问道。

  “这里可是我汉域王土,你这个贱奴。怎么,修仙就可以忘了主人啊!”黑纱女子悠悠的说道。说完慢慢摘下面纱,不想那人正是阳阿公主…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