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被大反派娇宠了
穿书后我被大反派娇宠了

穿书后我被大反派娇宠了

聂泠笙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10-23 23:51:49

(伪穿书,团宠,玄幻,锦鲤) 云归浅穿书了,穿成了她看的一本玄幻大女主文中的...炮灰女配。 书中自己只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觊觎男主的女配,出场三次即丧命。 云归浅:无语 为了避免自己的悲惨结局,她决定离男女主远远的。 谁知女主自己凑了上来,然后自己就被一大波大佬给团宠了。 女主:浅浅是我好闺蜜,欺负她就是欺负我。 女主的小弟:老大的闺蜜就是我们的闺蜜,谁都不能欺负她。 男主:夫人的闺蜜就是我闺蜜,我看谁敢欺负她。 书中的大反派魔尊也围绕着云归浅。 群众:她也是你闺蜜? 大反派:不是,她是我的小祖宗。 云归浅捡了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小可怜回去,起初只想万一哪天她死了有个人给她收尸,可是后来,她安全了,小可怜看她的眼神却越来越不对劲。 最后知道他是书中的大反派,想跑,却被他抓回去。 大反派:浅浅,你想跑到哪里去呢 云归浅:哭唧唧(´;︵;`) 大反派宴北辞从小无父无母,受人欺辱,成为魔界至尊后性情无常,杀人不眨眼。后一朝失利,成了一个手无寸鸡之力的小可怜,被云归浅救了回去。 一开始, 宴北辞:等我恢复了本尊一定要杀了你。 后来, 宴北辞:浅浅,你别赶我走 本文又名《穿书后大佬都是我闺蜜》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80章 秘境开启(一)

第1章 她穿越了

  痛!

  云归浅醒来时,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痛的,骨头好像都断了。

  她睁开眼睛,眼神凛冽锐利,布满了冷静的杀气。

  刚想要起身,却觉得自己的胸前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压住了。

  她抬眼看去,一张布满鲜血、坚韧不拔的美丽女子的脸映入她的眼中,只是这个女子紧紧的把她护在了身下。

  她脸上的血早已冷却,甚至已经结痂变色,可见这女子已经死去多时。

  云归浅又转头看了看周围,这里是一片森林,只是附近已经被尸体覆盖。

  满地的尸体和红的发黑的血,一般人看了就觉得毛骨悚然。

  看着死在地上的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断的在朝她这边一直走来,想要保护她逃走,最终全部丧命于此。

  而他们付出性命想要保护的人最终没能活下来。

  她的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了一种名为难过的情绪。

  她知道,这不是她的情绪,而是属于原主的残留的情绪。

  就算是个笨蛋,她也知道自己穿越了。

  这些人,这副场景,绝对不是她熟悉的。

  突然间,她的脑袋剧痛了起来,脑海中多了一份不属于她的记忆。

  是属于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

  原主,也叫云归浅,是云川大陆东玄国镇国将军府的小姐,是东玄国有名的草包废物。

  这次的谋杀,是华阳郡主和兵部尚书家的小姐方怡所做。

  只因原主爱慕太子霄墨,羞辱过她们,原主又和方怡结过仇,所以她们就找人想要杀了原主。

  只是,云归浅皱了皱眉头,这情形,这名字,貌似很眼熟啊。

  脑海中灵光一闪,远久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

  她想起来了。

  这不是很久之前她看的那本玄幻大女主小说中的炮灰女配吗?

  所以说她......不是穿越了......

  而是......穿书了!!!

  只是...她当初看小说时,书中并未有这么一出啊,怎么云归浅如今在这里生死不明。

  而且小说中云归浅是个很坏的女人,后来是死在男女主手中,不应该死在这里啊。

  剧情还未发展,就出了bug,原主就领了大结局。

  云归浅的嘴角抽了抽,她当初看的时候作者大大可没搞这么一出。

  怎么她一来,就要面对随时要挂掉的情况。

  尽管知道自己没死成,但她身上的伤可不轻。

  她身上,肋骨至少断了六七根,更有无数的擦伤和剑伤。

  她现在的情况,恐怕要在床上躺几个月了。

  云归浅费力的把趴在胸前的女子尸体给扒开,从地上爬起来。

  身上的伤实在是痛,原主又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这痛苦,她恐怕从未受过。

  虽然痛,但对作为云族少族主的她来说,倒是可以忍受。

  反正从小摸爬滚打没少过,更经历过无数次的暗杀偷袭。

  就是她在原来的世界,死之前,她也是被人暗杀逼的掉落悬崖,本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想到穿到了书中。

  只是现在她必须离开这个地方,不然万一还有她的仇人来了怎么办。

  不然就凭她这副小身板,都不够她们砍一刀的。

  今天这副情景,她敢肯定这是华阳郡主和方怡有组织有计谋的一次谋杀。

  她的眼里冷光犀利,这份仇,她记住了,来日必当奉还。

  不过如果原主真的如她看的小说中那么可恶的话,仇家应该不会少。

  至少在东玄国的京城应该有不少。

  云归浅忍受着身体各处的剧痛不断的向前走,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她的心突然砰砰跳了起来。

  好像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

  她又继续走了一小段路,一个山洞就显现在她的眼前。

  她拖着疲惫到了极致且浑身疼痛难受的身体走进了山洞。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