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开了修改器
就是我开了修改器

就是我开了修改器

大声的狮子

二次元/原生幻想

更新时间:2024-02-08 22:52:12

动动脑袋即可通往青春美好结局? “没错,”小林点头,“谁让我开了修改器。” 北条,加点!
目录

18天前·连载至我家的遗孤

1.今日旧铁皮依旧南开

  脖子艰难地扭转过去,远处电车刚刚驶离站台。

  他,小林孝之,正被不知道谁绑在轨道上。

  电车呼呼开。

  嘴里倒没塞着东西,可是四下无人。

  无人应答之地。

  小林想问这是什么情况。

  一头雾水。

  只知道电车运动时刻不停。

  只知道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要挣脱绳索,要逃上月台。

  虫起身子,试探松紧,还差一点。说不定能行。

  那么——

  “魅力四点,转给体力!”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嗨~】

  【一个父马可亲的决定、小林】

  【魅惑:13→9】

  【体质:9→13】

  【已锁定】

  【over~】

  耳边传来的是早已听过N遍的电子女声,慵懒而风情。

  这个修改器又在玩听不懂的梗了,不过……

  力量,涌上来了!

  就算是绳,现在我也杀给你看。

  太中二了。好羞耻。想死。

  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四点,是当前小林变更点数的上限。

  继续用力。

  巨物迫近。

  【呦呦呦、这不电车难题吗】

  【不是喔少年电车难题是一辆电车行将创飞五人使其改道则仅创死另外一人是否改道它……】

  好快的嘴。

  谁问你啦!?

  叉出去。

  电车将至,风压可感。

  此时此刻轨道上唯有小林一人。

  用尽全身气力。

  绳索绷直。

  绳子变形,变形,再变形。

  已经要到极限了。

  就是现在!

  还有7秒,就是快的新干线就要毫不留情地碾过来。

  只需4秒,他就能完成脱身翻滚运动到靠近月台的另一条轨道上一系列动作。

  那样还不行。

  继续用力。

  不上月台的话,还是会被速率极大的电车给卷进去。

  迎面打来风。风,气走了他的汗滴,揉乱了他的鬓发,骗得他牙齿直打战。

  风,只懂得怜香惜玉。

  眼角,瞥到迎面开来的电车头控制台上一个驾驶员也没有。

  暴走?

  现代版幽灵列车?

  然而,绳子不动了,不管再怎么发力也纹丝不动。即使放松腿脚泄去劲力,它也不会回弹。

  星球好似陷入一种卡死的未知错误当中。

  【喂喂喂少年。不认真的话,会死哦~】

  现在搞不清状况的到底是谁啊?

  只有那轨电车,仍然不为所动,仅仅是高歌猛进着。向前,只是向前。一心向前。

  万策尽。

  小林孝之,再起不能。

  下一个瞬间,无情的钢铁践踏过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吾命休矣。

  保有意识的最后一秒,他想到一个冷笑话。

  “存在无头司机的地方,不是只有学园都市吗……”

  其后,他的运作便随之宕机。

  【辞世诗说什么好……诶诶诶骗人的吧。】

  就连她这句不知所措的慌乱话语,也没来得及听到。

  ·

  讲台上连硕果仅存的头发都已斑斑白白的斋藤老教师粉笔一顿,嘴角难看地抽动了一下。

  “小林,这题你的。”

  “是!什……我?”

  传来学生起身带动桌椅的摩擦声。

  睡眼惺忪的小林孝之也站得笔直。

  邻座的、前排的同学顺着看向他,他看黑板。

  “我看看。一元二次不等式x²+2x-15≥0的x取值范围是、是……x≤-5或x≥3。”

  学生答上了自己本节课的“重点难点”,斋藤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些什么。

  听说是得到了退休申请已在审核的答复,反正心情不错的他还来上一句俏皮话:

  “小林同学,近视了要戴眼镜哦。”

  一年E班的教室里回响着大家无恶意的笑声。

  “‘大于取两边,小于取中间’,这就是二次项系数a>0时一元二次不等式的解题口诀,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记下。x²+2x-15≥0,也就是(x+5)(x-3)——十字相乘法相信大家国中都学过,就不赘述了——还可以利用画出图像的办法……”

  国中、吗?

  中间得到了数学老师的眼神示意,小林就此坐下。

  他的视力没有问题,是因为刚醒来眼睛对不上焦,只好眯成一条缝才这样的。不过,这段时间确实状态不佳,他检讨。

  小林孝之把头重新埋下来,专注于眼前摊开的习题册。

  动笔,首先挑战真题。

  他用笔尖划出每一处觉得有用的条件。

  这是一道送分题。

  一眼便有了思路,所以小林他如此断言。不过有了思路也可能只是错觉,故而还是得写过一遍为好。

  秒针拼命想跑完一圈,可是不能够。

  用时算作一分钟,解答过程有条有理,他满意地摁下按动笔。分数到手。

  「所以,展开式中含x²的项的系数为-842.」

  他将自己的答案默念出来。

  总算是有了现实的感觉。

  “借读题拖延时间,好让自己恢复清醒,机智的说……可惜对斋藤没用。”

  “也不需要对他有用。”

  “是是是!”话语来自旁桌。

  语气很是矫揉造作。三重肯定表否定?

  是竹内华,入学测试和月考放榜后,班上能一直跟他争名次的家伙,也是自己为数不多够格说是朋友的人。

  能在他一做完题的时候就搭上话来,看来是一直等到现在。

  孝之扬扬眉毛,抬起头来。那家伙同样一副认真刷题的好学生作态,不仔细很难看出说话人是他。

  “这就是所谓的‘人善被马骑,马善被人欺’吧。”

  还是没什么端倪。

  「此非吾之本愿,庶众同窗切勿以余为不尊师重道之徒。另,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小林把这些写在草稿纸上后,不动声色地向右方传去。

  “说人话。”

  这是回复。

  悄悄话告一段落。

  二人重回学习状态。

  四分钟。七分钟。十。十三……

  这个季节的风经门窗闯入教室,给众师生带来或温暖或清凉的福利。

  最后,还是修行不够的小林孝之在最后五分钟先败下阵来。

  一只手撑着脑袋,他眼神往上,明亮的白炽灯稳定地发光,吊扇上积了点灰尘,不过估计下次大扫除后又会光洁如新。

  数学课上,百无聊赖的小林孝之目光回到斋藤老师聪明绝顶的后脑勺处,立在课桌上的左手往下一划。

  这个看似无意义的行为,却为他唤出了柚白色的透明面板。

版权信息